第9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话筒大嘴一张,“嘻嘻嘻嘻”笑着就一口重重咬住了金楠的手臂。
  清脆响亮的“咔哒”一声,血液飞溅出来,金楠哀嚎出声,疯狂地挣动手臂,挣了好几下,才从话筒的口中挣出来,彼时已然被咬去了大块的血肉,隐隐露出了森森白骨。
  刘意和贾清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
  宋仰也愣了神,他虽然已经注意到这只话筒,猜到了点什么,但是他以为这只话筒既然能被夏景拿出来,那应该就是已经“死”了……
  金楠翻倒在地上打滚,痛得脸色惨白浑身冒汗,嘴里不断地痛吟!
  立式话筒还在“咔哒”“咔哒”张合着嘴巴,两排牙齿发出恐怖的声音,夹杂着“嘶呼”“嘶呼”的喘气声,仿佛还在渴望着更多的血肉,凶狠地像一头猛兽。
  一只好看的手落在了立式话筒的顶上。
  话筒一僵,嘴巴的动作顿在了那里,一条鲜红的细肉还在它的牙缝里晃了晃。
  那只手再轻轻一抚。
  ……话筒乖乖合上嘴巴,慢慢缩回杆子,一秒钟时间,重新变成了一只看起来正儿八经的话筒。
  贾清和刘意倒吸一口凉气,后退一步,脸色骤变:“这、这玩意儿是——”
  夏景勾唇笑了:“我说了广播员不是怪物,但我没说广播室里没有怪物。”
  广播员的嗓音平滑正常,和他们在校园喇叭中听到的粗嘎男声完全不一样。
  这是因为,真正的怪物,是这只立式话筒。
  是它改变了广播员的嗓音,增添了魔性、洗脑的成分。
  只要通过它释放出“不要去想”的话语,玩家们会不由自主更加想要去思考。
  只要是通过它释放出的其他任何声音,都有扰乱玩家,让玩家心神不宁的作用。
  贾清和刘意已经缩到角落里团团抱了起来——
  不是啊,他们想说的是,你特么就这么跟抱了一只宠物狗似的抱着一只活的怪物?!
  你特么就这么抱着一只活的怪物出来跟他们聊天?!
  这是人吗是人吗是人吗?!
  宋仰有那么瞬间也失了语。
  他回头看了眼在地上已经快痛昏过去的金楠,沉默片刻,给了贾清一个眼神,示意他把空间袋里的医疗品拿出来。
  宋仰不是圣父,没太多的烂好心。
  若现在是在战斗,别说金楠只是没了根手臂,就算他死了,那也就是死了,宋仰顾不上也救不了,更何况,谁进了恐怖世界还看不淡生死。
  但现在毕竟不是那种时候。
  当然,对于夏景的举动,他也没有多置喙。
  金楠是活该,眼前这个青年,也显然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宋仰只闭上眼,感受了下。
  怪物被杀死,或者被玩家整个收入空间袋中,就算死亡,游戏结束。
  游戏如果结束,玩家会在意识中得到退出副本的选项,但现在并没有。
  想来也是。
  二星副本的怪物,不可能只是一个区区的话筒怪。
  话筒怪只是一个小小的副怪罢了。
  宋仰睁开眼,就看到夏景收敛眉眼,认真地把话筒怪塞进了香囊一般的空间袋里,重新塞回裤兜,不由笑了一声。
  这人看起来古古怪怪,好像没什么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但是这么紧巴巴收集怪物的举动,倒是幼稚得可爱。
  宋仰当然也会在副本中收集怪物躯块和攻击部位,不过就这么一个话筒怪,他才懒得跟夏景抢。
  他只问:“你是怎么猜到金楠有异能的?”
  夏景平和地分析:“他想要利用我的意图,显而易见,而他验证我能力弱于他的办法,仅仅是短暂的试探与观察。一个人多少得有点东西在身上,才会这么自负吧。”
  “如果他的‘东西’是他曾经从其他副本里获取的怪物道具,那么谁都知道,怪物道具用在玩家身上会被系统判定自相残杀,扣积分关小黑屋。亲自动手陷害玩家同理。除此之外,他的依仗就只剩下了部分能够躲避系统监视的异能。”
  宋仰挑眉:“那你又怎么就确定,他的异能只是‘轻轻一推’,而不是会把你搞得更惨?”
  “如果他真的有这么厉害的异能,还需要拉别人当垫背吗?”夏景扬唇。
  真有那么厉害的异能,以金楠贪婪的性格,早就自己冲上前把怪物大卸八块,再把所有怪物躯块收入囊中了。
  确实,其实宋仰不用问,也大概能猜到答案。
  只是他从夏景的语气中听出来了,这个人真的是在玩弄游戏,甚至是在玩弄玩家。
  宋仰摇摇头,说不清是觉得惊奇多还是觉得诡异多,他踢开广播室大门,扫了一圈,对刘意和帮金楠处理完伤口的贾清说了句:“还有点时间,一起把这里搜一搜,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吧。”
  广播室面积并不大,四个人花了十几分钟就全部检查完了。
  并没有什么非常明确的收获,只有刘意找到了一本校规册子,在那盯着看。
  作者有话要说:
  话筒怪:我很乖.jpg


第8章 不要去想!(六)
  008 不要去想!(六)
  “怎么说怎么说,你发现什么了吗?”贾清连忙问。
  几人凑了过去,看向刘意翻开的那一页。
  校规条条框框,一行行看下来,乍一眼找不到什么重点。
  刘意迟疑地指了指其中的第四十八条,仪容仪表,说:“总觉得……这条有点眼熟。”
  仪容仪表这条校规清楚规范了校内男生的头发长度不能超过一厘米,女生的头发长度不能超过肩膀,这自然是非常严苛的规定,但也绝对称不上是第一次见到。
  贾清拧着眉头道:“这个好像,现实里也有这种学校吧?”
  “确实。”刘意迟疑地说着,又合上校规册子,看了眼封面。
  整本册子显然是学校自己找印刷厂印的,封面的设计非常简单,一张米色卡纸上印着“笑脸城第一附属中学校规”几个大字。
  夏景点出了刘意的狐疑:“类似的校规,你曾经从黄默那里听说过?”
  刘意想了想,没有否定夏景的说法,抿唇道:“我和他是小学时候认识的,初中之后就没在同一所学校一起读书过。黄默也只是偶尔和我聊起学校里的事情,更何况那都是好多年前了,所以很多事情我并不能确定……也有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就像贾清说的,现实中也不是没有这种学校,我可能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新闻。”
  “有任何的怀疑都可以放在心里想一想,不用急着自我否定,”宋仰道,“你可以先试着回想看看,黄默和‘不要去想’四个字之间有过什么样的联系。”
  被三个人围着,刘意眉头微蹙。
  可是直到时间快接近午休结束了,他都没想出什么,有些悻悻。
  宋仰冷静地安抚:“没事,不急,现在线索还太少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金楠这会儿已经缓过来。
  玩家们空间袋中备着的医疗用品都是从官方超市里买的,疗效非常好,只要人还吊着一口气就能救回来,更何况金楠只能说是废了根手臂。
  这会儿他断裂的手臂骨头已经接上,皮肉还在暗暗地缓慢生长,又痒又疼。
  金楠面如金纸,见到夏景,不复之前的蔑视,只有恨和畏惧。
  然而不论是夏景,还是其余三人都没理会他。
  毕竟,是他先计划暗算同伴。
  没有丢着他不管,他们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走出行政楼时,贾清还在纠结地问:“仰哥,副本会特地以一个人的过去经历构造一个世界吗?”
  宋仰踏下台阶,摇头:“理论上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所有副本都是事先就构造好的,封面、主题全都会在登录室里就展现在玩家面前,不可能等到玩家进入副本之后,再临时以其中一个玩家构造出一个世界。”
  “如果副本真的这样做了,主题也许还能勉强契合,但是封面必定会截然不同。而且现在的情况显然也并不是副本完全借用了黄默的过去。”
  “是的,其实根本完全不一样,只是有几个细节让我有点熟悉感,”刘意叹了口气,“也有可能真的都是巧合,毕竟现在也都是我们的猜测,还没有实质性证据证明这个副本真的跟黄默有联系。”
  在教室和王跃冉他们汇合后,几人交换了下情报。
  两个女生和老奶奶逛遍了整个学校,没能搜集到什么线索,听说校园广播室发生的事情之后,她们震惊地打量了夏景一番,好像重新认识了他一样,而她们对金楠的提防也变得更浓。
  宋仰把家校联系簿拿了出来,让大家把自己“父母”的联系方式抄走,趁下午课间,各自联系试试。
  所幸在这个副本里他们不用晚自习,不然贾清率先要吐出一口血来。
  在食堂吃完晚饭后,他们直接回了宿舍,确认411寝室黄默的手机确实被收走了之后,聚集到了414寝室,关上门讨论。
  八个人,十六位家长,全部已经电话联系过。
  宋仰的推测是正确的。
  王跃冉在这个副本里的“妈妈”,竟然是这所学校的办公室行政人员,能够打听到内部消息。
  然而关于黄默的死,王跃冉的表情很古怪。
  “‘我妈’说,他确实是死在了半夜,差不多零点的样子,但,是猝死的。”
  几个人一愣。
  猝死?
  只有宋仰和夏景没有太惊讶。
  早上他们两人和刘意观察过黄默死亡时的状态。
  副本并没有给死人显现出尸僵与尸斑,黄默身上亦没有丝毫伤痕,他的躯体状态甚至和还活着一般,最大的可能就是,副本想要传递黄默是非外力导致死亡的讯息。
  死亡方式最终被确定为“猝死”,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然而作为黄默的兄弟,刘意的情绪很激动:“被怪物杀死的怎么可能会是猝死?”
  “我记得早上我们讨论过,也有可能他不是被怪物直接杀死的,而是触发了怪物相关的死亡机制。”许今弱弱地说。
  刘意想起这回事,握紧了拳头。
  然而所谓死亡机制,又会是什么?
  目前的线索真的太少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王跃冉最先不安地说:“……黄默既然是昨天半夜死的,那就代表昨天半夜副本已经开始,他本人确实遇到了什么吧……会不会今晚我们也会遇到危险?”
  贾清咽了咽口水,紧张道:“不是说他昨天半夜手机响了两次吗,会不会怪物是半夜从手机里钻出来的啊?”
  这话一出,几个人都吓得差点把手机甩飞掉。
  宋仰:“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不过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睡觉前把手机关机,统一找个离我们比较远的地方放起来就可以。”
  这样一来,怪物就算真的从手机里出现,也不至于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是这个道理。
  可就算是听了这个解决办法,大家也完全没办法松口气。
  和一星副本不同。
  一星副本,怪物是显而易见的,大多数玩家都是与怪物对抗不成,才会被杀死。
  可现在,他们连怪物到底在哪里,是怎么杀人的,都不知道。
  这对于宋仰这些闯多了二星三星副本的人来说,也许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他们甚至可能已经习惯了在更多的牺牲当中找寻更多的线索。
  可对于王跃冉、许今这两个第一次进入二星副本的玩家,甚至是对老奶奶这么一个新手而言,等待未知的危险靠近,却是一件足以令人恐惧到浑身战栗的事情。
  许今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抽泣,老奶奶心疼地把她抱进了怀里安慰。
  眼看着整个寝室陷入到了沉默当中,宋仰依旧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他说道:“今晚重新分配下寝室吧。”
  所有人抬起头。
  贾清打起精神,环视了下八个人,说:“对,寝室还是得重新分配下。”
  他们现在八个人,刚好塞满两个寝室。
  四个人一间的话,把三位女性放在一个寝室里,显然是不合适的。
  许今的情绪有点控制不住,她侧过身,转到一边,擦着眼泪。
  王跃冉看看她,又看看老奶奶,有些不知所措。
  老奶奶拍拍许今肩膀,道:“我来提一点意见可以吗?”
  老奶奶难得发话,几个孩子都连忙点头,只有金楠一个人靠在角落里,冷眼看着。
  老奶奶嗓音沧桑:“两个女孩子就不要分开了,好朋友在一起会多一点安全感,但是我这么一个……你们不用花费太多力气来顾虑我,几个男孩子当中,选两个最强壮的过去保护小冉和小今吧。”
  这个分配,其实是合理的。
  不是因为老年人真的不用顾虑,而是三男一女,两男两女的情况下,总得把相对比较厉害的人分配到后者的寝室当中。
  只是所谓的“最强壮”,就有点微妙了。
  从体格上来说,他们八个人里最强壮的显然就是金楠,可这家伙俨然已经登记在他们八人组的“失信列表”里头了,根本不能算成一个战斗力,甚至别把他们卖出去就算不错。
  男孩子们面面相觑,最终,几个人的目光定在了夏景和宋仰的身上。
  夏景微微一顿,听到宋仰问:“你怎么说?”
  夏景看了看他,轻笑道:“没有意见。”
  只不过,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被人赋予保护他人的责任。
  *
  分配好寝室后,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会儿,主要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