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夏景从容地说道:“这个副本的开始方式非常微妙。我们直接从睡梦中醒来,很难确定副本真正开始的时间。但是玩家的死亡只能由他们自己亲身经历,这是永恒不变的副本原则,可以帮助我们理清线索。”
  “黄默的死亡时间——那个时间点,副本一定已经开始运转。”
  “所以假设,黄默是今天早晨死的,那么我们只能确定早晨那个时间点,副本已经开始运行,但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副本是从半夜开始的。金先生刚才转述的半夜发生的情况,极有可能和连响两次的手机一样,只是‘前情提要’。它也许和副本有关,也许与副本无关,只是一个干扰项。”
  “但是假设,黄默的死亡时间就在昨天半夜,他做出坐醒的举动之后——那么,坐醒这个举动就绝不可能是扰乱项,极大概率当时副本已经开始,坐醒的黄默,就是玩家本人,也就是说,那个时间点,他一定遇到了什么。”
  而半夜,黄默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异样情况,才会在寝室床上突然苏醒,坐起来盯着室友看,紧接着又死亡?
  是连响两次的手机惊醒了他吗?
  难道半夜有人打电话给他?会是谁?怪物?
  可惜,早上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他们被赶出宿舍后,那只手机肯定已经被npc收走了。
  更何况,当时npc提出了明确的不准让他们带走任何东西的要求,一旦违抗,发生冲突后他们多半也要被关小黑屋。
  夏景慢慢道:“只有理清楚这一点,我们才能挑出真正有效的线索,往下思考。”
  为了弄明白哪些线索是有效的线索,必须先弄明白副本究竟是从何时真正开始运行。
  而为了弄明白副本开始的时间点,他们就必须弄明白黄默死亡的时间点。
  这是整条思路。
  大家咽了咽口水,各自思索着,觉得又诡异又迷惑。
  夏景眸光一转,轻轻笑问:“我的解答你觉得如何,仰、哥?”
  宋仰:“……”
  被青年粗粝的嗓音慢吞吞咀嚼出来“仰哥”两个字,宋仰莫名觉得浑身痒飕飕的。
  他不自在地调整了下坐姿,清了清嗓子,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你之前一直在一星二星副本之间玩吗?”
  “怎么说?”夏景瞟瞟他。
  宋仰沉默片刻,似乎在考虑怎么组织语言,最终很直白地说了句:“你跟我脑电波挺合的。”
  他和这个青年目前有过的交流不多,但是不论是上午青年试探女老师的举动,还是方才的那些对话,这个名叫夏景的青年的思路似乎都和他严丝合缝在一条道上。
  这种感觉挺丝滑也挺奇妙。
  这个青年沉着老练的样子不像是只混迹一星二星副本,而他特意戴着人皮面具来副本里的举动——可能是宋仰太过敏感,他不禁怀疑夏景会不会是积分排名靠前的那几位之一,“夏景”只是个假名字。
  那几位他说不上熟,但也都互相见过。
  如果真是他们当中的一人……
  那此时对方知道他的身份,他却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感觉,略略有点让宋仰不爽。
  不过仔细想想,他又觉得就算是那几位,好像和他的脑电波也没合到这种程度。
  宋仰一脸探究地盯着夏景瞧。
  夏景听了宋仰的话,只露出非常讶异的表情,然后很诚恳地说出一句:“谢谢夸奖。”
  宋仰:“…………”
  就这?
  夏景扭过头去,一副认真听其他玩家发表讲话的模样,然而那侧脸上,唇角扬起的弧度却是越来越大。
  ——这是在逗他玩呢?
  宋仰黑线。
  而后,他正了正色,对着几人说道:“大家的随身物品里都有一只手机吧?”
  听到他说的话,一行人停下了叽里呱啦的讨论,连忙点了点头。
  每个副本世界的法则都不太一样。
  有些副本,玩家甚至能把笑脸城的全息小屏带进去。
  当然了,这个副本没有这条允许法则,但是在场每个玩家醒来时,都发现自己裤兜里有一只手机。
  宋仰:“上午我打开手机看过,我的手机通讯录里一个联系人都没有。”
  其余几人连忙点点头,显然他们的情况也都是一样。
  宋仰条理清晰地说道:“但是既然给了手机,那就是提供给了我们通讯方式,而我们可以联系的人有谁?”
  几人想了想,许今眼睛一亮,说道:“……家校联系簿!”
  宋仰点了点头。
  他们总不可能直接打电话到这个副本世界的110去,校园副本,最有可能出现在学校里的对外联系方式,就是学校登记的家校联系簿。
  “我们必须搞清楚玩家的死亡时间和死亡方式,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是指望不上了,但是我们的‘父母’可能会是我们获得线索的渠道之一。现在是午休时间,我们可以趁这个机会去一趟办公室,想办法把家校联系簿拿到手。”
  然而张老师虽然被排除了怪物嫌疑,可没人能保证怪物是否会是其他老师。
  一想到去办公室意味着面对危险,一行人又犹豫了起来——毕竟,他们总不可能让宋仰一个人去闯办公室,再怎么着都得两个人一起行动吧。
  贾清作为宋仰的朋友,虽然也害怕,但依旧第一个举手:“仰哥我跟你一起去!”
  刘意咬咬牙道:“我也一起去吧,人多点比较保险。”
  金楠的眼珠子转了转,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来得说话,就被宋仰打断。
  宋仰点了下头,干脆利落地对其他几人说道:“那你们几人趁这个时间在学校里走走,了解下地形,顺便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可以吗?”
  王跃冉、许今他们连忙点头。
  金楠暗暗握紧拳头。
  分头行动的计划就此定下,却在这时,夏景冷不丁扣住了一个路过的学生npc的手腕,大胆的举动把大家吓了跳。
  那个学生npc也被吓得差点打翻手上的餐盘。
  夏景本人却是笑眯眯一脸和善的模样,开口就问:“请问,校园广播室怎么走?”
  他这句话一出,所有人一怔。
  也是夏景这句问话,宋仰想起来刚才同样在他心底留下了一个疑问的场所。
  ——那道魔性的,听似告诫,实则让人越发在意,越发容易“去想”的粗嘎男声的来源地。
  校园广播室。
  想到这一点,几个人一一色变,紧张了起来。
  ——对了,那道声音很古怪啊!
  那道声音的主人,也很有可能,是个怪物!


第6章 不要去想!(四)
  午休时间,一行人匆匆走出食堂。
  校园广播室和教师办公室全都在行政楼,后者位于行政楼一楼,前者则在顶楼。
  夏景没有要任何人跟他一起去广播室的意思,但在副本中一个人行动非常危险。
  宋仰本想让刘意和夏景一道走,还未来得及说话,一只手按在了夏景的肩膀上。
  金楠慢吞吞地说:“喂,广播室我跟你一起去。”
  几人脚步一停,全都用怪异的目光盯着他看,实在是这个家伙不像是这么好心肠的人。
  金楠自然也能感受到那些目光,不由脸一沉,恶狠狠道:“老子想多拿点积分不行?”
  同一个副本中最后生存下来的玩家,会获取到的积分是不同的,系统会根据玩家在整个过程中的表现进行评定予分。
  所以,想躺赢也不是不行,只是笑脸城的规则是,累计一万积分的玩家才有机会彻底离开这个恐怖世界,而若是每个副本都只靠躺赢获取十个积分点的话,又要何年何月才能摆脱这个噩梦之地?
  金楠的理由无可指摘。
  怪物当然是怕的,谁都不想死,但是完全不主动也不行,不然这个副本就相当于白来了。
  宋仰瞥了下夏景,看他自己的意思。
  青年只意味深长地笑了,轻飘飘说了句:“好啊。”
  ……
  等到和王跃冉他们分开,踏入了阴凉的行政楼当中,宋仰想了想,对夏景低声说了句:“有情况就打电话过来。”
  八个人方才已经互相交换了这个世界的手机联系方式。
  听到宋仰这句话,夏景直勾勾看着宋仰道:“你可真的是个好人啊。”
  宋仰:“?”
  活了这么二十三年,宋仰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坏种,可他也确实是第一次被人夸“好人”,这滋味还挺……诡异?
  要是换个人来,宋仰这会儿指定会认为自己被嘲讽了。
  可这个青年,话语里确实没有嘲讽的意味。
  宋仰挑眉道:“所以?”
  “没什么,”夏景挑了挑唇,转身上了楼梯,“我挺喜欢好人的。”
  宋仰:“……”
  不是,这话听着完全让人开心不起来,反而让人心情更加微妙了!
  *
  行政楼的面积非常大。
  玻璃窗镶嵌在四周的墙壁上,离得非常远,外头灿烂的阳光没法铺满整片空间。
  因而整幢行政楼内的温度非常低,即使穿着长袖校服,依旧让人浑身冒鸡皮疙瘩。
  除此之外,就是安静,毫无动静的那种安静。
  每层楼的大厅,左右两条长廊,一个人影都没有,光影在锃亮的大理石地板上交错,没有丝毫的扰动。
  金楠神经质地扫视着四周,手拿匕首,肌肉紧绷,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阴暗的角落悄悄盯着他们看。
  走在他前头的青年,却步履闲适,仿佛没有丝毫的恐惧。
  夏景在前,金楠在后,这是不知不觉中形成的相对位置,两人谁都没有异议。
  金楠在紧张之中又分出一分注意力,观察夏景的背影。
  阴鸷的目光从夏景的后脖颈上扫过,移动到了夏景在长袖校服下若隐若现的手腕上。
  “喂……你进过安全屋吧?”他假装不经意地问。
  前方的青年偏了偏头,像是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金楠就好像是在闲聊,笑了声道:“听说安全屋里有很多小道具,只要有符合那个安全屋店长标准的怪物躯块,就能进行交换,你呢,就只买了张人皮面具,没买别的?”
  青年好像也笑了笑,嗓音轻缓道:“一般人也很难获得那么多怪物躯块吧?”
  金楠立刻嗤笑:“也对。”
  虽然宋仰似乎很看得起这个胖子,但金楠觉得这个胖子就是个惯会虚张声势的家伙。
  能进安全屋是运气好,以这胖子的实力,买张人皮面具也就顶了天了吧,也不知道是张什么脸,这么金贵,连看都不能让人看一眼。
  如此想着,金楠却也还在谨慎地关注着夏景在校服之外luo露出来的身体部位,查看是否有其他难以发现的小标志。
  ——除了代表安全屋售出小道具的标志,还有就是……积分的标志。
  笑脸城每周都会公布一次最新的玩家积分排名,但——是匿名公布。
  所有人只能看到前一百名玩家具体累计了多少积分,但并不知道那些积分分别对应的是谁。
  大家只是对前排那几个人的身份,心底大概有一个猜测。
  想要知道每个人的具体积分,只有一个办法——找到他身上的积分标志。
  笑脸城会将每个玩家的积分刻印在玩家自己的躯体上,往往显现在对玩家而言最重要的身体部位。
  可谁都知道,不论积分低或高,面对不同的玩家,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当做获取人头分的冤种,因此大部分玩家都会将自己的积分想办法遮掩起来。
  当然,高调如宋仰,即使把积分遮掩起来,认识他的人依旧都知道他积分不会低到哪里去。
  但是,宋仰他们这种人,和普通玩家的实力断层太多。
  不论是智力、体能、胆识,还是其他方面。
  正因为知道宋仰实力过于非凡,所以没有人敢把他当做人头分的目标——这是那个家伙连人皮面具都懒得用的原因。
  因为强大,所以无所畏惧。
  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金楠舔了舔唇,在内心判断着夏景的积分。
  忽然之间,刺耳的调试话筒声在整幢行政楼,不,是在整个校园里响起!
  两人脚步一停。
  与此同时,已经踏入教师办公室,面对成群的教师npc,感到头皮发麻的贾清、刘意和宋仰,在校园中小心翼翼查找线索的王跃冉、许今、老奶奶,全都停下了脚步,抬起头。
  ——校园喇叭又出声了!
  “喂?喂?”粗嘎的男声简单试了试声。
  就在所有人以为他又要喊出那句“不要去想”的口号,对他们进行魔性洗脑,不禁戒备起来的时候,粗嘎男声却道:“现在是校园点歌time!大家都期待很久了吧,今天想听些什么歌呢?”
  所有人愕然。
  校园点歌?
  粗嘎男声自说自话:“啊啊啊,但是今天依旧是没有人点歌的一天耶,怎么办怎么办?”
  顿了顿,他放声大笑:“嘻嘻嘻嘻,那当然只能是我自己选歌啦!”
  “什么啊,脑子有病?”金楠莫名其妙骂了句。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摇滚乐从喇叭中轰然闯出,像是一拳重击一般将所有人的脑子狠狠都震了震!
  急促的鼓点配合着疯狂的贝斯,期间还夹杂着粗嘎男声不着调的跟唱,简直是魔音灌耳!
  一时之间,金楠忍不住捂住了耳朵,感觉自己的大脑受到了攻击,脸都绿了。
  这特么是人能听的东西??
  夏景看着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