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是其他任何事情,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张老师不是怪物。”中间排,宋仰轻声说道。
  贾清听到这句话,愣了愣:“什么?怎么说?”
  第一排,夏景用笔敲了敲桌面。
  副本怪物千变万化,还会叠加各种各样的伪装,但是大部分副本怪物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征。
  一是会异变。
  二是会杀人。
  所谓的会杀人,就是指猎物送到了它们面前,还施与了一定刺激时,副本怪物必然会杀人。
  但是夏景做到了这种程度,张老师依旧没有任何表现,这足以证明,张老师不是这个副本的怪物。
  夏景用手撑着下巴,慢吞吞翻开桌上的课本。
  一个副本可能只有一个怪物,也可能会有主怪与无数副怪。
  夏景倒是希望怪物越多越好,这样收获也更大。
  可张老师竟然连副怪都不是。
  ……可惜了。
  背对着他,正在高声讲课的女老师npc莫名打了个冷战。
  一群玩家竟然正儿八经听了堂文言文课,等到下了课,脑袋已经晕晕乎乎。
  “卧槽,我好不容易高中毕业上大学了,竟然还要在恐怖游戏里重温一遍《出师表》,”贾清抓着脑袋吐槽,“仰哥,我们真的要做布置的作业吗,在校园副本里不做作业会被关小黑屋吗?!”
  宋仰没有理会他,而是皱眉观察着周围。
  也是这时,贾清才意识到,一下课,整个教室瞬间嘈杂了起来,五十多个学生,几乎同时叽叽喳喳地开始讲话。
  就这么会儿功夫,他们前排和左右两边的同学已经全都转身面向他们,一张张青春洋溢的面孔好奇八卦地对他们说:
  “诶,你们早上是不是看到黄默了呀?”
  “他是真的死了吗?”
  “好可怕,他的死相怎么样,痛苦吗?”
  “人死了是什么样子的呀,有尸僵吗,有尸斑吗?”
  ……
  第一排,夏景和老奶奶身后的几个同学起身凑到他们耳边,叽里咕噜地讨论。
  王跃冉和许今被左右两个女同学抱着手臂八卦。
  还有刘意、金楠……
  整个教室仿佛一锅煮沸了的汤。
  “没想到黄默竟然会突然死了!”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啊,有人知道吗?”
  “有人说他死的时候还在哭,是不是真的啊?”
  “他是死在了半夜吗,还是死在了清晨?”
  ——突然之间,教室左上角的广播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一道粗嘎的男声吼道:“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教室里寂静了一瞬。
  五十几个学生,像机器人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定在了那里。
  这诡异的集体寂静让金楠几个人冒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下一秒,仿佛是没再接收到多余的指示,所有学生再次活跃地讨论了起来。
  中间排,大眼睛女孩许今总觉得有些心慌,她弱弱地对一个男同学说:“……老师不是不让去想黄同学的事情吗……”
  男同学听到这句话一顿。
  随即,他怪异地笑了笑:“但是老师没有不准我们说啊!”
  许今和王跃冉齐齐打了个冷战,两人对视一眼。
  等到再次上课时,几个玩家都觉得自己快要被连续十五分钟的噪音轰炸搞到心理性脑震荡。
  而这十五分钟,也充满了信息量。
  人在接收到信息——特别是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信息时,无可避免地就会开始思考。
  这几乎是本能。
  贾清沉默半天,压低声音对宋仰道:“仰哥……你觉得我们要听那个张老师的话吗?”
  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这句由女老师和校园广播说出来的话语,很像是一条副本规则。
  宋仰听到他的问题,轻声回答:“不准听什么,不准看什么,不准想什么?除非我们把耳朵堵起来,把眼睛蒙起来,不然我们不可能停止接受讯息。那么,我们又要怎么停止我们的大脑活动?活着的标志就是还会思考,想要我们不去想——”
  宋仰的嗓音充满着冷感:“除非人已经死了。”
  贾清抖了抖。
  所以,“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这几乎是一句不可能做到的话。
  贾清咽了咽口水,不知不觉间,后背沁出了一层冷汗。
  宋仰却忽然懒洋洋笑了笑,道:“所以,在这个副本里,我们应该考虑的是,什么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能听,什么不能听——什么能想,什么不能想。”
  前排,夏景垂眸,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这个副本最不想让他们去思考的事情,也许就是最危险的事情,同时,也许也是通过这个副本的关键。
  *
  中午,八个玩家聚集在食堂。
  早饭没吃,他们早已饥肠辘辘,怎么没胃口都得吃点东西补充能量。
  金楠一边塞着饭,一边强调:“不要相信那个npc说的鬼话,每个副本都最好玩家全体留下来,所有人都不要通关,这个副本肯定也是一样!如果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去想,那我们要怎么找到怪物,怎么离开副本?!”
  王跃冉虽然最讨厌金楠这种没礼貌的家伙,但此时也不得不承认他这句话是对的。
  刘意迟疑道:“但是,副本不可能把‘不要去想’当做阻碍玩家通关的关键。”
  如果副本觉得仅仅是一句“不要去想”就能把玩家吓得停止思考的话,那么所有副本都能来上一句“不要去想”。
  可现实情况是,他们只在这个副本里遇到了这种情况。
  所以“思考”在这个副本里,必然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金楠不屑地嗤笑一声,道:“刚才下课时那些学生讨论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吧?我听到的内容是,这个学校里经常会出事,死的学生不止一个了,老师让所有学生不要去听去看去想,肯定是想把事情压下来,不然事情闹大了,学校可不就完了?”
  “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这根本不是什么副本的规则,而是这所学校心虚的表现,”金楠眯眼道,“这所学校有问题,死的学生这么多,怪物肯定在老师中间。黄默肯定是一进副本就不小心知道了什么秘密,才会被怪物杀掉灭口!”
  他的话音落下,其他几个人都在暗自思考。
  小眼镜刘意犹豫了下,鼓起勇气说道:“虽然我觉得‘不要去想’这句话没那么简单……但是确实,不去思考我们就得不到答案。而且我还是很在意黄默的死……所以,可以请大家互相交换下得到的信息吗?”
  大家面面相觑。
  “这才对嘛!”金楠靠在了椅背上,得意地翘着二郎腿,“你觉得呢,宋仰?”
  夏景看向始终没有发言的英俊男人,心中越发觉得有意思。
  没做什么,却集火最多的人,往往也是最受瞩目的人。
  夏景挑了根香菜放进嘴里品了品。
  看来,他应该是一个排名很高的人。
  宋仰瞥向金楠,懒懒道:“我没有意见。”
  想法达成一致。
  大家把吃完的餐盘推到了一边。
  王跃冉和许今最先提供她们听到的讯息:“我们听说的是‘黄默’和老师们的关系不太好……特别是班主任,就是第一堂课那个女老师npc,好几次把他爸妈叫来学校过。”
  贾清:“我和仰哥听到的是,‘黄默’好像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和谁走得都不近。”
  说到这,贾清挠起了脑袋:“怎么聊着聊着感觉这个副本跟推理小说似的。”
  夏景忽然转头问刘意:“你和黄默是从小认识的吗?”
  刘意回过神,点了点头,低声说:“我们是发小。”
  夏景认真地问他:“他们刚才说的这些内容,是现实中黄默也有过的经历吗?”
  刘意愣了愣,迟疑地再次点了点头:“……经常被叫家长,和跟同学关系不太好这两点上,好像是差不多,其他的就完全不一样了。”
  宋仰若有所思。
  副本构造出来的当然都是虚假的世界,且是充满恶意的恐怖世界。
  但,黄默现实中和副本里他这个身份所拥有的这两点共同点,是巧合,还是副本故意为之?
  夏景问了刘意这两个问题后,也没说什么,只兀自思索片刻,道:“我和奶奶接收到的讯息和你们差不多,另外,黄默同寝室的男生说,昨天晚上黄默的手机响过两次。”
  “昨天晚上?”宋仰敏锐地捕捉到这四个字。
  如果说黄默在这个副本里的“过去”都是副本给予的信息,那么“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仅仅是讯息吗?
  这个时间点离得太近,有些微妙。
  “是,昨天晚上,”夏景不疾不徐地分析,“也许游戏从昨天晚上就正式开始,黄默是我们当中第一个醒过来的人。也有可能游戏是今天早上才正式开始,‘昨晚’相关的一切内容,依旧都是‘前情提要’。至于手机,今天早上在老师们闯进来前,我点过,是关机状态,应该电量已经耗尽。”
  听到这里,大家还是一头雾水。
  恐怖游戏整得跟推理游戏似的,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真的正常吗?还是他们走错了方向?
  说到这,金楠坐正了身体,咧开嘴。
  显然,他得到的讯息,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拿乔似的屈指点着餐桌,慢条斯理道:“除了这个校园的秘闻,我另外听到的有关黄默的事情是——”
  “他对床的那个室友昨天半夜醒来过,当时醒来的时候,他发现黄默正笔挺挺地,没声没响地坐在床上,转头盯着他看。”
  这句话一出,餐桌上瞬间没了声音。
  贾清、王跃冉、许今、刘意都愣住了。
  老奶奶“嘶”了声。
  宋仰和夏景不动声色。
  金楠恶劣地笑着:“大半夜的,也没开灯,他是怎么发现黄默是在盯着他看的呢?”
  “据他说,黄默的眼睛本来就黑白分明,到了晚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窗外光线的加持,他的两只眼睛就跟两个大灯泡似的。”
  “把他吓得,拉起被子闷住了头,但他感觉到黄默应该盯着他看了很久。”


第5章 不要去想!(三)
  一时之间,餐桌上静悄悄的,其余几人都瞪着金楠看,气氛无端凉飕飕了起来。
  “喀……喀!”食堂里的广播喇叭突然响起,把几个人吓了跳。
  “——各位同学,各位同学!专注学习,不要去听,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粗嘎又声嘶力竭的男声和课间时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
  但是有一说一,强调的次数多了,这广播根本起不到提醒与告诫的作用。
  魔性的大嗓门灌进了脑袋里,反而跟有毒似的,让人大脑空白一瞬之后,忍不住开始想得更多。
  夏景抬起头,四处转了转,发现食堂里四个角落都各有一个广播喇叭。
  怪不得这道声音比教室里响亮了这么多。
  贾清回过神,抱住了脑袋:“卧槽,什么鬼,走向突然灵异,一点都不推理小说了!什么叫半夜盯着他看啊,黄默这是被鬼上身了?”
  王跃冉脸色煞白:“我宁愿打哥斯拉也不想打灵异副本啊!!”
  刘意、许今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尤其是许今,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表情格外不安。
  金楠笑得特别恶劣,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
  老奶奶连忙安抚两个女孩子:“‘不要去想’这个主题,听起来跟鬼上身也没什么关系啊,孩子们别怕,应该不是这样。”
  金楠立刻冷下脸来,不屑道:“老人家,你才进过几个副本啊,懂什么?”
  这时候,夏景用他带着点轻笑的嗓音重述了遍金楠的话语。
  “黄默的眼睛黑白分明,到了晚上,两只眼睛跟灯泡似的?”
  金楠唰一下看向夏景,眯眼道:“怎么,胖子你也有话说?”
  宋仰靠到了椅背上,慢条斯理道:“人就算被鬼上身了也不会突然发生异变,眼睛变灯泡吧,这一听就是添油加醋过,纯粹为了增加恐怖效果的话转述出来有任何意义吗?”
  宋仰这么一说,其他几个人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金楠撇了撇嘴,冷哼一声。
  ——敢情这家伙故意吓唬他们呢!!
  顿时,几道愤怒的目光聚集到了金楠身上。
  后者被彻底拆穿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地喝起了可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贾清磨了磨牙,忍住想揍人的欲望,瓮声瓮气道:“但是仰哥,这半夜起来盯着人看算什么情况?”
  宋仰张了张嘴,本想回答,结果又停住了,不知怎么想的,瞄了瞄夏景。
  夏景接收到他的目光,无声地品了下这眼神,挑起了眉梢。
  贾清懵逼地看看两人,干啥干啥,怎么眉来眼去的!
  夏景的食指和大拇指轻轻捻了捻。
  他轻笑出声,调整了下坐姿,说了句:“首先,我们还是要确定副本真正开始的时间点。”
  所有人看向了他。
  青年……脸虽不忍直视——当然,在场大部分知道“安全屋”存在的人,都已经注意到了青年后脖颈上的小小人脸标志,清楚这副面孔大概率是面具,而故意把面具做成这样,多少有点恶趣味了。
  ——但青年身材修长,背脊挺直,气质干净,说话也总是语调温和,莫名能让人静下心来听他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