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我在无限流里开安全屋


  他的视线再次轻轻扫过夏景的后脖颈。
  纤细的脖颈,靠近右耳的那一侧,一个小小的人脸标志不遮不掩。
  这是进过安全屋的标志。
  而此时此刻,这个青年的人皮面具道具,又是否正在使用当中?
  宋仰若有所思地扫过夏景那张大脸,小小的倒三角眼,塌鼻子和厚嘴唇。
  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夏景回过眸来,戏谑一笑。
  宋仰:“……”
  有种被噎到的感觉。
  近距离看这个人这种笑法,还挺有杀伤力。
  宋仰觉得这个人绝对是故意这么笑给他看的。
  金楠目光一转,视线最终落在了那个老奶奶身上。
  他的语气,也变得讽刺了起来:“老人家,你呢,没走错片场吧?”
  他那不客气的语调让其他几个人蹙了蹙眉。
  说实话,在危险的副本里头,谁都不希望自己的伙伴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
  然而大家都是被迫进入这个恐怖世界的,会进高星副本,也是为了获取更高的积分,为了能更早地摆脱这个恐怖世界。
  冷嘲热讽的,没必要。
  王跃冉警惕地看着金楠,放开自己的姐妹,扶住了老奶奶的手臂。
  ——更重要的是,笑脸城虽然不允许玩家之间互相残杀,但是有一条人头积分规则。
  玩家在副本中死亡,他的积分会平均分配到最终存活的玩家头上。
  所以,有些玩家会在副本里利用规则坑害其他玩家,夺取人头分。
  而像老奶奶这种老弱病残群体,往往是这类凶残玩家的首要目标。
  王跃冉小声道:“奶奶,没事的,二星副本看起来用脑子比较多,不像一星副本一样需要逃来逃去,打来打去的,这反而是件好事。”
  她本想安慰下老奶奶,没想到老奶奶开口就是一句:“……孩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几个人一顿。
  老奶奶颤颤悠悠道:“我、我就出门买了个菜,被一辆电动车撞到了,怎么没去医院,反而来学校了?而且怎么会死人呢,好好的孩子,怎么就死了……”
  几人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宋仰确认:“老奶奶,您是第一次进这个地方?”
  老奶奶茫然地点了点头:“我醒来时,就看到好多张小画,有个声音让我选一张画,可那些画看起来都怪恐怖的,我也不知道怎么选,就随手选了这幅,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们可以、可以报警吗?”
  随着老奶奶最后一句犹犹豫豫的话语,金楠无语地笑了一声,靠在了椅背上。
  ——老奶奶竟然是个纯新手!
  王跃冉她们也愣了。
  纯新手在被初次吸纳进入恐怖世界时,都会在意识中接收到笑脸城的系统规则讲解。
  他们没有退路,但要进入哪一个副本,却是最开始就可以选择的。
  可老奶奶也许是没听清楚,也有可能是没听懂,竟然上手就选了一个二星副本……
  金楠丢下一句:“拖油瓶你们爱带你们带去,反正我是不会管的!”
  说完,他就站起身,准备离开食堂了。
  大家反应过来,眉头皱得更紧。
  “什么拖油瓶,真没素质!”王跃冉低声道,“奶奶,你别听他的,我们会保护你的!”
  在场几个家里都有老人,就算老奶奶是个纯新人,可一些规则教一教就是了,金楠这种话他们可听不下去。
  “话说他去哪里啊?”贾清傻傻问了一句。
  “已经七点半,不管是哪个学校都快开始上课了。”夏景轻声说道。
  恰好,不远处有个学生嘴里咬着包子急急忙忙跑出来,对他们喊了一句:“你们还不走啊,第一节 是语文课,要是迟到了张老师可是会骂人的啊!”
  npc给信息了。
  宋仰站起身,示意贾清把老奶奶扶上:“走,去教室。”
  *
  这是一所高中,毫无疑问。
  学校面积不大,从食堂跑去教学楼只用了几分钟。
  跟在npc的屁股后头,一行人来到了高二十二班。
  一个班级大概五十多个人,此时其他所有学生都规规矩矩坐在座位上,大声早读,空出来的位置,刚好有九个。
  不对,对现在的他们来说,“九个”已经不是“刚好”了。
  刘意想起自己的兄弟,擦了擦眼睛。
  九个座位,两两同桌的座位有三对,其中两对排布在教室的中间,一对在第一排。
  另外三个座位,分别分布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左边靠走廊位置,和右边靠窗位置。
  来的路上,几人又简单交流了下。
  他们目前还不知道那个章鱼怪物到底藏在哪里。
  最简单的推测,如果章鱼怪伪装成了人类,那大概率不是学生就是老师。
  最开始他们怀疑怪物藏在了学生中间,可仔细一想,那怪物在封面上长得像章鱼,但实体不见得一定就是固定的形状,需要和人一样闯入寝室才能杀人。
  玩笑脸城的副本游戏,必须放开思路去想。
  怪物也有可能是流体,那么无论伪装成谁,它或它们都有可能悄无声息地把玩家给杀了。
  冷静下来思考,甚至还有一种可能。
  ——那个叫黄默的玩家,不是由怪物直接杀死的,而是单纯触发了怪物相关的死亡机制。
  鉴于此,他们没必要再拿早上那起事件局限性地去看待整个副本。
  信息这么少,还不如凭直觉猜测一下。
  看多了灵异鬼怪小说,王跃冉、许今、贾清一致认为,校园副本,怪物指不定就是老师。
  因此,目前来讲,这一堂课……谁离讲台最近,也许谁就离怪物最近。
  而有两个座位,刚好就在讲台的下面。
  “每张桌角上都贴了学生姓名,”宋仰飞快地扫了眼,“看来不用我们自己分配座位了。”
  金楠沉着脸,四处扫了扫,发现自己的位置是最后排那个空位,松了口气,快步走过去坐下,幸灾乐祸地看着其他几人。
  宋仰和贾清的位置连在一起,是正对着讲台的中间排位置。
  王跃冉和许今这对姐妹花也坐在一起,就在宋仰贾清他们的右前方。
  刘意一个人坐在了靠走廊的那个空位。
  而第一排正对着讲台的那两个位置,写着“夏景”和“蒋春花”两个名字。
  夏景挑起了眉梢。
  众人各种各样的视线,集中到了夏景和老奶奶的身上。
  俨然,他们已经成了此时八个人中,距离危险最近的两个人。
  同时,也是最有机会斩杀怪物的两个人。
  可一个瘦弱的青年,一个老人,实在是……
  王跃冉张了张嘴:“奶奶……”
  宋仰思索了下,尝试着朝第一排走过去。
  他身旁,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片的学生立刻抬头冷冷提醒:“快要上课了,坐回自己的位置,不然被张老师发现了,后果自负。”
  宋仰脚步一停。
  “看来副本不允许玩家们任意调换座位,还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吧,”小眼镜刘意小声提醒道,“而且现在也不能确定上课过程中一定会有危险。”
  破坏副本规则的后果,最大可能就是被关小黑屋,改变不了局面,还会导致非战斗性减员,没有意义。
  王跃冉在一旁看着,有些着急。
  她从空间袋里拿出一把匕首塞给了老奶奶:“奶奶,我这有多的武器,你先拿着,万一有情况,我们都会帮你的!”
  贾清也连忙把空间袋里他和宋仰多余的武器贡献了出来。
  老奶奶年纪大了,可到了这一步,该懂的已经都懂。
  固然怪诞,但她早就过了怕死的年纪。
  她只接受了王跃冉的好意,便道:“多了我也使不动,谢谢你们了,但是都收回去吧,啊,听话。”
  夏景从宋仰身上收回了目光。
  他微不可见地笑了笑,对老奶奶道:“奶奶,我们过去坐下吧?”
  老奶奶点了点头,回了声“诶”,便佝偻着背脊,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走到第一排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等到夏景在她身旁落座,她还安慰夏景道:“孩子,如果打不过怪物,你就别管我,赶紧逃,你还年轻,我年纪大了,死了不要紧——”
  “奶奶。”夏景打断了奶奶的话语。
  他的嗓音虽然粗糙沙哑,缓慢的语调却依旧能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亦像是一汪清泉,莫名能让人冷静下来,安心下来。
  夏景微笑:“游戏里最重要的是思考怎么去玩,而不是怎么去死。”
  教室门口,“噔噔噔”的急促脚步声响起。
  早晨在宿舍中驱赶他们离开的女老师,快步走进了教室里,严厉的目光冷冷扫过教室中众人。
  而他进入副本游戏的目的——
  夏景看着女老师,轻轻转了圈笔,唇边始终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除了游玩,就是为了抓怪物回去。
  大卸八块,物尽其用。


第4章 不要去想!(二)
  张老师穿着一身白衬衫西装裙,长发盘起在脑后,精干严谨。
  脸色苍白,双唇紧抿,一双浓黑到诡异的眼眸从底下缓缓扫过时,坐在最后排的金楠已经绷起了浑身的肌肉,悄悄攥紧了手里的砍刀。
  刘意和贾清不知不觉间连呼吸都屏住了。
  王跃冉和许今一对姐妹花也紧靠在一起,一边戒备地盯着讲台上的老师,一边紧张地关注着最前排的夏景和老奶奶。
  宋仰的目光在女老师身上停留片刻,便落到了夏景的后脑勺上。
  直觉是件很奇妙的东西。
  宋仰莫名觉得,这个戴着人皮面具的青年,应该不弱。
  这是他刚才没有多插嘴的原因。
  张老师重重放下讲义,“咚”的一声,随即双手一展,撑在了讲台上,语气森然地说道:“今天早上,有一个同学死了。”
  一句开场白,教室里落针可闻。
  “黄默黄同学,相信你们都认识!今天早上的事情,也有许多同学已经看到了!”张老师的声音有些尖锐,她充满愤怒地恶狠狠说道,“已经过说许多次,你们作为学生,只要专心学习就可以,把所有心思全都用在学习上!”
  “其他的,不要去听,不要去看,更不要去想!”
  底下八人立刻竖起了耳朵。
  不要去想!
  夏景若有所思。
  副本的主题,出现在了这里。
  张老师拍着讲台,吼道:“做不到这一点,下场就会跟黄默一样!你们希望变得和他一样吗?!”
  角落里,刘意紧紧咬住了牙关,才忍住没在这个时候发出声。
  什么叫做不到这一点,下场就会跟黄默一样?
  黄默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老师说出这番话,果然她就是副本怪物?
  张老师说完这番话,冰冷的眼神再次扫过八人,刘意金楠他们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喉咙。
  而张老师忽然九十度角猛地倾下身,就像是一只狮子嗅到了猎物的气息,突然匍匐到了地上,又像是一只巨大的虫子,趴在了讲台上——
  许今和王跃冉被吓得低呼出声。
  坐在第一排,被老奶奶紧张地护在怀里的夏景,面色毫无波澜地与近在咫尺的张老师对视着。
  张老师的脸,近到夏景几乎能清楚感觉到面前这个不知是npc还是怪物的人冰冷的吐息,看到对方嘴巴一张一合时,那一粒粒洁白的牙齿。
  张老师盯着夏景,阴恻恻道:“夏同学,你刚刚才在想什么?”
  中间排位置,以防万一,宋仰还是从空间袋里取出了一把匕首,无声地注意着前方的情况。
  夏景身边,老奶奶几欲起身,挡在夏景身前。
  一只修长的手轻描淡写将老奶奶按了回去。
  夏景粗粝的嗓音在教室中响起,不紧不慢:“报告老师,我刚刚在想,黄同学是怎么死的。”
  教室里静默了几秒钟。
  随即响起几道抽气声。
  张老师的眼神更为森然,眼球几乎快要脱出眼眶,她语气阴冷道:“不是说了……让你们不要去想吗?”
  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
  最后排金楠看夏景的眼神已经跟看一个找死的傻逼没区别了。
  其他几人亦是被吓得都快从座位上跳起来——这么直白地挑衅怪物真的没问题?
  怪物是要杀,但如果不小心给点亮狂暴状态就不太好了吧?!
  与他们的紧张不同,夏景打量了会儿张老师这幅模样,轻轻一笑,说出的话轻飘飘的,甚至有几分柔软:“但是老师,你没说不让问啊。”
  张老师:“……”
  其他几人:“……”
  这个“但是”的逻辑好像有点不太对,但是一时又让人反驳不出来!
  张老师明显也被噎到了,愣在那一秒钟没说出话。
  夏景友善提醒:“老师,上课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冷静一下,赶紧进入正题吧。”
  其他几人:你特么是校领导吗?你竟然还有心情提醒怪物冷下来赶紧干正事??
  张老师被夏景噎得脸都扭曲了。
  她的胸口一起一伏,显然情绪非常激荡,然而又与夏景对视了一会儿,在夏景始终非常平静的视线下,她……眼皮一抽,不甘地回避了眼神。
  直起身,拿起讲义,张老师不爽地清了清嗓子,冷冷道:“……好了,开始上课,不过我必须再次严肃地提醒你们一遍,不管是今天黄同学的事,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