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惊讶,连忙眨了眨眼睛,确定眼前的颜舟雨不是自己的幻觉。
  眼前的人没有消失,反而朝着路鸣珂笑眯眯地说道,“鸣珂,你醒啦?”
  路鸣珂瞬间清醒了,“......你怎么在这里?!”
  颜舟雨嘿嘿笑道,“我想你了呀,我说我喜欢你,你还不信......我就只好亲自来证明了!”
  他此时虽然看起来还是那样傻乎乎的,但是逻辑却清晰了不少,就像是突然开窍了一般。
  路鸣珂还没想明白,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便被他下一秒的动作吓了一跳。
  颜舟雨直接身体前倾,按住路鸣珂,朝着他的唇亲了过去。
  路鸣珂瞪大了眼睛,活像个被登徒子轻薄的良家妇女。
  ......这就是他刚才说的亲自来证明吗?
  可是不久前他还告诉自己,他对许晴莎的喜欢和对自己的是一样的,怎么会......突然开窍了?
  还没等路鸣珂理清自己的思绪,颜舟雨就退开了,依旧是笑眯眯地看着他,“现在你相信了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路鸣珂有些茫然,颜舟雨继续说道,“我对许晴莎的喜欢,和对你的喜欢是不一样的,我是那种......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喜欢,所以才会对你好,我只是把许晴莎当成好朋友,如果你觉得不开心的话,我可以和许晴莎保持距离。”
  说着说着,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撅起了红润的嘴说道,“我也不想让你和贾映晨走得太近,你可不可以别和他一起回家了?”
  路鸣珂听见颜舟雨逻辑清晰地说了这么一大串话,原本还没有理清的思路,变得更乱了,呆愣开口道,“好啊......”
  路鸣珂话音未落,就突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响,周围的一切突然变得虚无起来。
  下一秒,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闭了闭眼,重新睁开了眼睛。
  他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己还在床上躺着。
  没有颜舟雨,也没有什么“我喜欢你”,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路鸣珂搓了把脸,才让自己彻底从梦中清醒了过来。
  ......操。
  他这是做了一个什么梦?
  白天莫名其妙亲了颜舟雨也就算了,晚上还要梦见颜舟雨跟他表白。
  “你沦陷了,哈哈哈哈,你沦陷了......”
  路易安的那句“你沦陷了”,还有清脆的嘲笑声,魔音贯耳般地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路鸣珂动作突然一顿。
  他好像......真的沦陷了。
  他可能真的喜欢上颜舟雨了。
  想到这个可能,他猛然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捶了一下床边,心里一阵懊恼。
  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会喜欢颜舟雨?
  又蠢又笨,如果说像自己老爸那样,虽然蠢笨了点,但长相无可挑剔还好一点,可他不仅长得一般般,还又高又胖,一点也不小鸟依人......
  可是除了这个理由,他没有别的理由能够解释自己最近鬼迷了心窍一般的心烦意乱,还有昨天突然亲了颜舟雨的举动了。
  原本喜欢也就喜欢了,好歹也算是两情相悦......可现在他已经知道颜舟雨根本就不是那种喜欢自己,岂不是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单相思?
  真是太悲哀了......
  十七岁的路鸣珂第一次感觉到前途一片黑暗。
  真是不争气啊!
  他叹了一口气,洗漱完到外面想再找点红酒喝,他现在发现酒真是个好东西。
  可当天走到客厅,却突然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他猛地揉了揉眼睛。
  颜舟雨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自己还在做梦没醒过来???
  真他妈见了鬼了!
  颜舟雨见到路鸣珂出来了,喜滋滋地凑了上去,像刚才的梦中那般跟他打招呼:“鸣珂,你醒啦!”
  路鸣珂的脸色一僵,“......你......”
  颜舟雨耐心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却没想到他下一句竟然是:“你是人还是鬼?”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看起来像鬼吗?虽然昨天没睡好,黑眼圈都冒出来了,可是应该也不至于像个鬼吧??
  他憋屈地说道:“我,我是人啊......”
  路鸣珂暗暗地在舌尖上咬了一下,疼得他微微蹙眉。
  所以......现在不是在做梦?颜舟雨是真的又来找他了。
  他刚刚明白自己的心意,就被迫面对他,让他有些烦躁不安:“你又来做什么?我表现得还不明显吗?我不想再......”
  他的余光瞥到了在一旁的路酒,他目光紧紧盯着两人,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笑意,分明就是在吃瓜。
  路鸣珂一顿,拉住颜舟雨就进了自己的房间,“进来说。”
  让路酒知道他和颜舟雨的事,就要龙兔不宁了。
  颜舟雨也喜欢他倒还好,偏偏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太丢人了。
  颜舟雨没有反抗,就跟着路鸣珂进了屋子。
  进屋之后,路鸣珂转头看着颜舟雨,眼神十分危险。


第207章 【路菠萝番外】12.我想让你亲我
  在路鸣珂的逼视下,颜舟雨竟然露出了一丝羞怯的神情:“你......你昨天为什么要亲我?”
  路鸣珂回答不上来。
  换作是昨天,他还能随意的糊弄对方几下,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可现在他知道了......
  见路鸣珂不说话,颜舟雨终于鼓起了勇气问道:“鸣珂......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路鸣珂没想到一向迟钝的颜舟雨竟然开窍了。
  可开窍了又如何?他喜欢自己吗?
  对,也许他的确是喜欢自己的,可这种喜欢和他想要的那种喜欢不是一回事。
  路鸣珂一直咬牙切齿地盯着自己,让颜舟雨都以为他是不是想要揍自己了,他怂了:“我、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路鸣珂看他有些瑟缩,无力地说道,最后干脆自暴自弃,“对,是又怎么样,看到我喜欢你,你觉得很得意吗?”
  颜舟雨眼睛亮了起来,路鸣珂自嘲地勾了勾唇角:“很可笑吧?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颜舟雨激动得说不出话,唇瓣颤动了几下,喃喃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是,你在做梦,把这两天忘掉吧。”路鸣珂撇过头去。
  颜舟雨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就算是梦,我也会一直记得的!”
  他抓着路鸣珂垂在身侧的手,眼睛亮晶晶的:“我、我也喜欢你!”
  路鸣珂悲哀的发现,就算是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他的内心还是飞快地划过了一抹欣喜。
  路鸣珂看着他的眼睛,他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里面盛满了自己的身影。
  为什么会一直以为颜舟雨喜欢自己?
  就是因为他这种会令人误会的眼神。
  路鸣珂皱眉道,“以后你不要随便和别人说这样的话,你知道喜欢是什么吗?”
  颜舟雨觉得自己好像被小瞧了一般,瞪大了眼睛:“我当然知道。”
  路鸣珂脸上第一次出现带着些许苦涩的笑容,然后一步步逼近他。
  颜舟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本能地往后退,最后背抵在了墙上,才发现已经无路可退。
  他觉得路鸣珂脸上的表情陌生得令他心惊,可是他没有退缩,虽然被抵在了墙边,还是努力挺直了腰杆。
  路鸣珂抬手抚上在颜舟雨的脸,大拇指在他下颌与脖颈的连接处煽情地来回摩挲,让颜舟雨那一块皮肤瞬间爬满了鸡皮疙瘩。
  紧接着那只手慢慢地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滑去,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颗纽扣,在他并不明显的锁骨处流连了一会,又继续向下探去......
  颜舟雨感觉到对方的动作,觉得身上有种奇怪的冲动,忍不住害羞起来:“不......”
  路鸣珂听见他拒绝的声音,便觉得有些难堪,脸色沉了下来,冷嘲热讽道,“连这都接受不了,你就说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你要是和我在一起,我还会有更过分的动作,我不仅会抚摸你,我还会吻你,和你上床,这些你更接受不了吧?”
  颜舟雨有些着急,他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才能让路鸣珂相信他。
  他并没有觉得接受不了,他只不过是有些害羞而已。
  他抬起头,看到路鸣珂有些泛红的眼睛,又突然冷静了下来,认真地说道,“我、我才不是不能接受......我就是......就是有点害羞......”
  他努力克服羞涩,抓起路鸣珂收回去的手,又往自己的身上放:“你、你继续吧!”
  路鸣珂看着他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更加感觉被羞辱了一般,气得发抖:“你做出这副样子羞辱谁呢?你以为我......”
  颜舟雨身体前倾,笨拙的朝他吻了过去,将他的话淹没在唇齿之间。
  两唇相碰,只有一瞬又分开,这是一个简单又清纯的吻。
  颜舟雨:“我、我想让你亲我、摸我......那什么我都可以......”
  路鸣珂震惊得说不出话,一向聪明的脑袋仿佛当机了、
  颜舟雨迟迟没有等到路鸣珂的回应,鼓足勇气继续说道:“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路鸣珂没想到颜舟雨这个呆子能说出这么一番直白的话,大脑一直处于死机状态,只是依靠着本能回答,“既然、既然你喜欢我到愿意让我......那什么你......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吧......”
  颜舟雨小心翼翼地问:“那......那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
  路鸣珂因为“男朋友”这三个字,再次当机,僵硬地点了点头。
  颜舟雨笑着说道,“路鸣珂是我的男朋友啦!”
  他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就差蹦起来了。
  路鸣珂猛地反应过来,爸爸肯定此刻还蹲守在门外,颜舟雨这一喊,肯定让他听得清清楚楚了。
  他连忙一手捂住颜舟雨的嘴巴,另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上,“嘘——”
  颜舟雨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被他捂住嘴,只露出两只大眼睛,乖巧的点点头。
  路鸣珂这才把手松开,他松了一口气,仰面倒在床上。
  颜舟雨拄起腮,看着路鸣珂的侧脸。
  路鸣珂长得好看,侧脸的弧度也惊人的美丽,他看着看着,就嘻嘻笑了起来。
  和他在一起,怎么想都是自己沾了光。
  路鸣珂扭头看着他,还是以往他最常露出的傻乎乎的样子,现在看着竟然觉得可爱得过分,不由得也笑了起来:“你在笑什么?”
  颜舟雨也说不上来,可看着路鸣珂的笑,就像是受到了鼓舞,突然收敛起了笑容,颤抖的睫毛泄露出了他内心的紧张。
  接下来要做的事,闭着眼也能猜到,可看着近在眼前的颜舟雨,沉浸在幸福里的路鸣珂却突然有些心慌,这他妈不会又是个梦吧?!
  于是他抬手在颜舟雨的脸上掐了一把,问:“痛吗?”
  颜舟雨自然是说:“不痛。”
  路鸣珂失落下来,果然是个梦。
  他暴躁地说道:“滚开!”
  颜舟雨不知道为什么他刚才还好端端的,突然之间又开始发难了,委屈地说:“你、你不是我男朋友了吗?”
  “谁特么是你男朋友,滚远点!”
  看着颜舟雨失落地站起身,转身要走,就算知道这只是梦境,路鸣珂的心也还是忍不住疼了一下,想要伸手去拉他,手肘却撞在了床头柜上,发出响亮的duang的一声。
  ......痛。
  痛?
  他猛地睁大了眼,这不是梦!
  他把颜舟雨拉了回来,翻身将他压在身下:“对不起......我刚才以为我还在做梦。”
  他好看的眉眼里的落寞,让颜舟雨的心一揪。
  天之骄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自信了?可是他竟然觉得很开心......
  路鸣珂低头擒住了他的唇,把刚才没做完就被自己打断的事情进行了下去。
  两人无师自通,难舍难分地纠缠了一阵才分开。
  这时路鸣珂才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还没有跟颜舟雨坦白,就匆匆和他在一起了。
  自己不是人。
  他们家的都不是人。
  这个认知突然让路鸣珂心里生出些许惶恐。
  如果他把这件事告诉颜舟雨,万一他不能接受,因此而疏远自己呢?
  毕竟这种非人类的东西,一个正常人碰见都会觉得害怕吧?
  路鸣珂沉吟了片刻,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瞒着他,他们在一起的话,迟早都会被发现的。
  可看着似乎还沉浸在和自己在一起的快乐中的颜舟雨,他觉得自己的话说不出口。
  他没办法当着他的面坦白。
  路鸣珂冷下脸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他,缓缓地说道:“我觉得我们在一起这件事,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你先回去吧。”
  颜舟雨有些茫然,不明白路鸣珂怎么刚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要赶走他了。
  他慌张地拉着对方的衣摆:“我、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路鸣珂看着这样的他,心里不是滋味,可是自己的秘密也并不是一件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事,挣扎着说道:“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