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作品:《太子的药引傻妃+番外

几声,抖着声音道:“拿、咳咳......把圣旨拿......拿出来吧......”
  李公公展开了那抹明黄,念道:“奉天成渝,皇帝诏曰,四皇子风嘉祺,人品贵重,甚肖朕躬,坚刚不可夺其志,巨惑不能动其心。朕欲传其大位,诸皇子当戮力同心,共戴新君。重臣工当悉心辅弼,同扶社稷。”
  风嘉祺接过圣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然后万万岁的老皇帝就挂了。
  东元三十二年,风隋第九代皇帝崩。同年,新帝即位。
  ..............................................................
  “陛下登基以来,一直未有妻妾,臣以为陛下当广纳后宫,给皇家开枝散叶......”我念着风嘉祺手中的奏折,“啧”了一声,然后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小祺,你要怎么回复?”
  风嘉祺刚刚即位,后宫空虚,那些大臣都卯着劲想把女儿塞进去。
  “当然是这么回——”风嘉祺轻轻一笑,似乎很愉悦:“爱卿甚得朕心,朕的确需要一个皇后——”
  我的眼神一黯,随即又露出笑容:“哦?我们陛下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风嘉祺不赞成地摇了摇头:“谁说必须要是姑娘了?”
  我怔了怔,没有说话。
  风嘉祺将那奏折往旁边一丢,执起了我的手,将我拉入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
  “我也该好好地给你一个名分了,阿宁,做我的皇后吧。”
  我盯着他明亮的双眸失神了一会,倏地笑了:“自古以来男后都少有,哪里还有太监做皇后这种荒唐事。”
  “现在不就有了?”他笑得有些邪气,“就在我面前。”
  “小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揽着他的肩膀,和他亲昵的鼻尖对着鼻尖:“但是我能够像现在这样和你在一起就满足了,你要娶妃,便娶吧,我能理解。”
  “骗人。”风嘉祺嗤笑了一声:“虽然表面装得大度,我的阿宁可是最小气的人了。上次我故意多看了尚书家的千金两眼,某人一口牙都快咬碎了。”
  我被他说得有些脸热,在他的肩膀上锤了一下,然后老实承认:“我确实不想看着你娶别人......可是传宗接代是皇帝的义务......”
  我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下一代继承者不是已经有了么?”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和他对视了一眼,便明白了他心里所想:“你是想把......”
  风嘉祺道:“嗯,我从二皇兄手中接过了他拱手相送的这个皇位,再还给他的儿子也无可厚非。”
  我承认,我有些心动了。


第55章 封后(风嘉祺X叶元宁 完)
  风嘉祺骨节分明的双手环着我的腰,在我的耳边轻语:“明天我便将封你为后的消息告诉众人,可好?”
  他扦起我的一缕发丝在鼻尖轻嗅。
  “恐怕朝臣们是不会同意的,我又不介意这些。”我勾起唇角。
  “那天你中毒昏迷的时候,我说过,如果你好好活着,我一定会娶你。”他的语气郑重,“已经说出口了,便不会食言。”
  我闻言,心头一颤,一股暖意在全身蔓延开来。
  “其实我只要知道你的心意就够了。”我侧过头,专注地凝视着他的眼睛,软语轻声地说道。
  “不要这样看着我,不然你就会知道为何‘从此君王不早朝’了。”风嘉祺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我的下巴,眸子里的暧昧之色显露无遗。
  我一顿,明白了风嘉祺的意思,果然我们二人是正经不过三秒的。
  但我不想被他三言两语就把话给岔开了,不放心地叮嘱他道:“你不要跟那帮大臣硬碰硬,他们是思维僵化的老顽固,不同意很正常。”
  风嘉祺笑了笑,“我自有分寸。”
  我仰头,在他的下巴上亲了亲。
  ............................................................
  第二日。
  “朕登基不久,后宫还未曾有主位,故而今日决定册立叶元宁为皇后,十日后举行封后大典。”风嘉祺的话干脆利落,不带有半分犹豫,字字回旋于大殿之上。
  文武百官登时一片哗然,纷纷跪在了地上,请求着风嘉祺收回成命。
  “陛下纵然心悦于他,但他毕竟是太监之身,怎能担当得起皇后之位?”有位老臣站出来,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风嘉祺听了,脸上闪过一丝冰寒,回应掷地有声,“叶元宁是朕的人,他配不配,只有朕说了算。”
  有些人碍于风嘉祺的威严,慌忙闭了口不敢出声,只是小声嘀咕着。
  但还是有几个不怕死的老臣直言进谏。
  “皇上,自我朝建立以来,从未有过太监当皇后的先例,立后一事请皇上三思!”掌管礼仪宗法的大臣也出来提出反对意见。
  “张大人说的是啊,还请皇上收回旨意,另立皇后。”有大臣附和道。
  “皇上若旨意立一个太监为后,臣就一头撞死在这大殿之上!”甚至有大臣以性命相要挟。
  我的眉毛跳了跳,虽然料到了会有这种迂腐的人存在,但亲眼见到还是挺嫌弃的。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风嘉祺,等着他面对这些异议的回应。
  只见他丝毫不受众人的威胁,语气冷硬的说道:“朕意已决,万难更改!若谁有异议......”风嘉祺一双狭长眸子睥睨四方,同时说道:“尽管来找朕理论,不过立后这件事不会有任何改动!”
  此话一出,众大臣面面相觑,都噤了声,方才还争吵不休的朝堂,此时已经是落针可闻。
  朝臣们偃旗息鼓,封后大典仍旧有条不紊地准备着。
  后来我在他下朝后,坐在他怀里,把玩着他的发丝,嗔怪道:“你若为了我得罪了众多臣子,得不偿失啊。当君王还是得会笼络人心是吧?”
  风嘉祺假意在空气中嗅了几下:“我怎么闻到好浓一股绿茶的味道?”
  “......” 一向茶艺精湛却翻了车的我不小心扯断了他两根头发。
  风嘉祺突然贴近我的耳畔,用极为勾人的嗓音吐出一句话。
  “我只想笼住你一个人的心。”
  ............................................................
  十日后,封后大典。
  凤藻殿外,数千米的红底金丝的地毯铺于正中间,两侧站着的上至丞相将军下至太监宫女。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整齐又洪亮的声音响彻整个殿外。
  风嘉祺坐在高高的龙台之上,不怒自威,视线一直看向远处的我。
  而我在地毯的另一端,两人相距甚远。
  随着典仪官的一句“封后大典,开始!”,整片场地瞬间安静下来,只传来端肃低沉的奏乐声。
  就在此时,风嘉祺却突然起身,从龙台上下来,经过红色地毯,朝着我走来。
  这个行为却惊呆了一众大臣,众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皇后授封向来都是亲自从寝宫走到皇上所在的龙台之上的,断然没有皇上亲自去迎接的道理啊!”
  “不合规矩,太越礼了!太越礼了!”
  “皇上怎么能如此目无王法,无视祖宗的规矩!”
  “......”
  我也没想到风嘉祺会如此,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朝这边信步而来。
  我轻声道:“你这样不是故意给我找麻烦吗?他们又该说我狐媚惑主了。”
  “你昨晚不是嚷嚷着脚痛吗?走这么远的路,只怕会更痛。”说着,他将我打横抱了起来,低声道:“我要让他们看得更明白一点,你是我的人。”
  我顺从地靠在他的怀中。
  我终于等到了那么一个人,可以为了你不惜与世界为敌。
  而这个人也是我等了多年的心上人。
  冗繁复杂的册封大典结束后,风嘉祺和我一同乘坐轿辇回寝宫。
  他一直抱着我,未曾将我放开,直到将我放到床上,手指轻扫过我的脸颊:“阿宁,你今天真美。”
  烛光映衬着他的脸,我忽然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往下一压。
  风嘉祺瞳孔忽然放大几分,然后柔和了眼神,反客为主。
  他反手将红色的帐幔扯下,遮住了一室旖旎。
  (风嘉祺X叶元宁 完)
  .............................................................
  (再给大家放两个有想法,但是没来得及写完的小片段,没写完的部分小可爱们自己脑补叭,没写完的原因在作者有话说里)
  01关于胡须的故事(没写完)
  近日,风嘉祺竟然有了留起胡须的想法,被我狠狠的鄙夷了一番。
  “难道你是觉得我的胡须不够英俊?”风嘉祺对着铜镜左右端详,甚至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美貌。
  “......”把我的清冷小祺还给我。
  风嘉祺眉心微皱,望向身后的我,“你这是什么表情?”
  “没什么,小祺怎么样都好看。”我微笑。
  “是吗?你明明不喜欢。”风嘉祺一回身,轻轻用力,勾住了我的手臂,让他跌进了自己的怀里:“这样难道不是更有男子气概吗?”
  说完,他用那刚长出一茬,又短又硬的胡须往我脸上挨挨蹭蹭。
  我面无表情地任他蹂躏:“......风嘉祺,你这个扎男!”
  ............................................................
  02关于带娃的故事(也没写完)
  风嘉澜遵守着和先皇的约定,每年回宫一次。
  可第十四年的时候,他的人却迟迟未到,我们便派了人去搜罗他的消息。
  “启禀皇上,经过这几日的访查,终于在江南一带寻得了他们的音讯,但是......他们二人已在一个月前故去了。”
  “故去......”风嘉祺脸上有一丝怅然:“柯云楚能撑了这么多年,确实是极限了,但皇兄为何......?”
  侍卫回禀道:“是殉情。他们二位被发现的时候面容安详,现已合葬在桃花源。”
  我问道:“那孩子呢?”
  “年长的十六岁,年幼的七岁,均被寄养在一处农家。”
  我看了风嘉祺一眼,他点点头,凛声吩咐道:“传朕的旨意,将他们接回宫来抚养,不得有任何闪失。”
  很快,风嘉澜的两个儿子就被接回了宫中。
  大儿子风南西已出落成了大人模样,遗传了他两位父亲的美貌,性子淡然,让人有些难以琢磨,但总的说来很令人省心。
  然而小儿子风南洲却是一个混世小魔王一般的存在,简直是柯云楚的2.0版本,还要加个plus的那种。
  他在外面野惯了,对于来宫中很是抵触,再加上脑袋有些问题,完全不理会宫中的规矩,随心所欲地做自己的事。
  风嘉祺对于管孩子很是头疼,所以还是决定由我来管教二人。
  这一日,风南洲因为把猫狗抱进了厨房,让那猫猫狗狗的把人吃的东西给打翻了,被我关在了寝宫里。
  “为什么要把它们带进厨房?”我蹲下身来,摸着风南洲软软的头发,好脾气地说道。
  风南洲吸溜了一下鼻子,把那像染了色的猪一样肥的猫举到我面前:“咪.咪饿了。”
  我道:“咪.咪饿了,可以让人给它们吃的,但是你不能把它们带进厨房里。”
  ......
  后面的给我的小可爱们递笔!
  关于小五番外的更新通知+新书推荐~
  小五的番外会在寒假的时候更新,大概一月底这样。
  暂定一个BE,一个HE的结局,让我看看还有多小小可爱在等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