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
  爱丽丝菲尔听到声音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斋藤森的一瞬间,眸子都颤抖了起来。
  “阿森。”
  “我好像做了一场噩梦。”
  “别担心哦爱丽丝菲尔,梦都是虚假的。”
  爱丽丝菲尔重重点头。
  在她想清楚的那一瞬间,爱丽丝菲尔的身影直接消失在这片区域之内。
  斋藤森呼出一口气,思考要如何离开这片区域——毕竟,要是迟迟不离开的话,悟可是会担心的。
  “怎么说呢,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你还会关心这个世界的[我]啊!”
  听到声音,斋藤森侧过头,迎面而来就是一个光点匿入他的身体里。
  斋藤森:???
  “别担心——”英灵悟解释道:“这是我刚刚帮你拿回来的。”
  “是属于你的名字。”
  他的名字?
  斋藤森闭上眼仔细的感受着。
  就像是玩游戏似的,斋藤森与森鸥外的意识过往统统联合起来。
  只是到了最后,眼前出现了一个选择。
  拿回名字的你,选择使用那一具身体呢?
  还想多干几十年的他毫不犹豫,选择了那具……年轻的身体。
  ***
  苏醒的一瞬间,就见一只发型猫猫扑了上来。
  “阿森……”
  感受到五条悟声音中的颤抖,森鸥外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脸颊。
  “悟,我没事。”
  他醒来以后,爱丽丝菲尔也醒了——而卫宫切嗣更是做出决定,联系其他御主,乃至于爱因兹贝伦本家,勘探一下冬木的大圣杯。
  毕竟圣杯污染是个大问题,至于怎么去聊,怎么合作,那就不是森鸥外所担心的事情了。
  在他取回自己的名字的一瞬间,他将在这个世界自由行走。
  他即是斋藤森,又是森鸥外……只不过,他的的确确是拥有了一段青春年华。
  这还得好好感谢他身体的母亲才行。
  此后几天,卫宫切嗣来来往往,不过在最后几日,关于圣杯战争这件事直接停歇。
  英灵返回英灵座之上,而英灵悟,在消失之前,温柔地看着他们两个。
  五条悟:“……不知怎么回事,你这个眼神实在是太古怪了!”
  英灵悟立马看向已经拿回名字的森鸥外:“森,虽然这家伙也是我,但是你真的不打算换个人吗!”
  五条悟:“喂,你这家伙——”
  “不会换的。”森鸥外轻轻地笑了一下,“就像你一样。”
  英灵悟愣了愣,随即一笑。
  “是啊。”
  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夏油杰,他依旧与杰拥有默契,但他知道,这个杰并非是他所认识的杰。
  而现在……他要回到他的世界了。
  英灵悟英灵化成光团直接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五条悟凑了过来:“阿森——”
  看着猫猫谨慎的模样,森鸥外好笑的凑了过去,亲了一下。
  此后。
  森鸥外又在冬木呆了几天,呆到五条悟成年那日结束时……中原中也像是防贼一样,看了看已经成年的五条悟。
  “boss,你可要小心啊!”
  森鸥外:……
  他就那么像是一块可口的小饼干吗?
  作者有话说:
  往下翻,还有一章感谢在2022-09-19 17:12:39~2022-09-20 19:55: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言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9章
  刚刚进1入房间, 五条悟就抱着森鸥外,将人抵在墙边,细密的吻1轻落在男人的眼边、唇边, 连带着呼吸都变得急1促了起来。
  从来都没有感受过如此激1烈亲1吻的森鸥外一下子拽住五条悟的领带, 深红色的眸子尽是缠1绵。
  “悟……”
  “冷静下。”
  刚说完, 他的唇角就被惩罚似地轻1咬1了一口。带有糖果的甜味在唇边蔓延开来,紧接着,便是五条悟那暗哑的声音。
  “阿森, 我成年了。”
  “已经,成年了哦。”
  他重复着,强调着。
  森鸥外明显懵了一下。随后五条悟蹭着他的脸颊,双手用力,直接把他打横抱了起来。
  森鸥外:………?
  “等等, 悟!这里是浴室啊!”
  五条悟抬脚拉开透明的玻璃窗:“我当然知道啊!”他耳朵有些发红, 六眼轻轻眨动:“不过做1那些事情的时候,不得清洗干净吗?”
  森鸥外:“……是这个道理没有错。”但是!这个进度是不是太1快1了一些?
  “阿森讨厌我吗?”察觉到森鸥外的抗拒,五条悟露出猫猫委屈的表情。
  森鸥外双手圈住对方的脖子,借助自己优秀的核1心发1力, 上前啾了一口。
  “怎么会呢。”
  “我喜欢悟啦。”
  无论是作为斋藤森,亦或者已经拿回“森鸥外”这个名字的他。
  身体变得年轻, 记忆不曾改变,只是多了一段斋藤森的记忆,以及想要恋爱的心罢了。
  五条悟低下头, 抵住森鸥外的额角。
  “那就好。”
  ……
  ……
  浴室的门被打开。
  五条悟随手打开浴头, 温热的水从天而降, 洒1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五条悟的衬衫已经被打1湿, 衬着他那优秀的身材。
  还没等森鸥外仔细去看的时候——五条悟随手撩1起自己湿了的头发, 将他抵在墙边,凑过去吻了一下。
  浴室里喷洒的水逐渐变多,水汽也变得浓郁了起来——甚至是空气都一点一点的被掠夺走。
  森鸥外双手抓1着五条悟身前的衣领。
  背靠着冰冷的墙壁,可指尖的触1感却是无比的1烫。
  “悟……唔……”
  模糊不清的呼叫声从他的唇1瓣里传了出来。五条悟停止亲1吻,看着浴头1喷洒在两个人的中间,阴1湿森鸥外的黑色头发,让那漂亮的深红眸子不得不眯了起来。
  那样的可怜。
  那样的……让人忍不住去亲1吻对方。
  甚至是能够想象到那张漂亮的脸,会因为染上情1欲而流露1出怎样美妙的表情。
  五条悟凑过去,含1住男人的唇1瓣,轻轻地吸1允着。
  在那模糊不清的玻璃窗外面,隐隐约约只能看到白色头发与黑色头发紧1挨在一起。
  许久许久。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漫长的亲吻。
  如果说,一开始还只是笨拙的亲吻,那么随着时间流逝,五条悟亲吻1技术逐渐变强。
  不知不觉之间。
  森鸥外那紧1致的马甲半脱不1脱,连带着五条悟那白色的衬衫,领口也大大的敞了开来。
  中途,森鸥外伸出手指轻轻地划了一下五条悟的心口。
  隔着一层衣服,像极了在调1情。
  五条悟眸子微微一颤,紧接着伸手摁住他的手,与之交1缠。
  “阿森。”暗哑、温柔的声音响彻在耳边。
  “接下来,应该是这样做……”
  森鸥外半眯着眼,就见五条悟凑到他耳畔。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温热的唇1瓣伴随着节奏,轻轻地落在他的脸颊,乃至于脖1颈处。
  突如其来地动作,令森鸥外忍不住仰起头。
  但是,这反而给了五条猫猫光明正大的亲吻机会。
  他轻轻地啾了一口。
  “阿森。”
  五条悟轻轻地舌忝了一下,眼见着怀里的人轻轻颤抖一下,他轻轻地笑了起来。
  “阿森的味道……”
  “好甜。”
  森鸥外被激1得眼角带泪,听到五条悟这么说话,他猛地低下头,下巴刚好撞到了五条悟的脑袋上——而对方的脸,也好巧不巧地撞到了他的心口上。
  森鸥外:………
  “悟,有没有……唔!”
  感受到从肌1肤上面蔓延开来的轻1咬,森鸥外抬起胳膊直接挡在了眼睛上。
  真是的……
  动作这么熟稔,一看就是蓄谋已久吧!!
  的确,五条悟蓄谋已久。
  感受着森鸥外身体的颤1栗1感,却没有做出任何拒绝的动作以后………伴随着水流冲1刷着两个人的身1体,他亲吻着对方,然后一边将碍事的外套脱1掉。
  衣服散落在地板上,哪里都是。
  最后,森鸥外身上仅剩下系了两个扣子的衬衫。
  浴室里。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视野里都是对方的影子。
  “阿森。”
  五条悟朝着森鸥外轻笑了一下,“要开始了吗?”
  “………你、说呢,呃啊——”突如其来地悬空让森鸥外下意识抱住了五条悟的脖子。
  五条悟哼笑了一声。
  关掉花洒,拉开满是水雾汽的门,抱着怀中的人一点一点的来到床上——就像是面对什么珍贵无比的宝物一样,轻轻地放了下来。
  下一秒。
  电突然消失,世界静寂,唯有窗外的月光泄露进来。
  森鸥外微微侧过头,眸子里满是那圆月。
  “悟。”
  “今晚月色很美。”
  那独有的含蓄的告白,让五条悟的心口变得酥酥麻麻了起来。
  他俯身轻轻地亲吻了一下森鸥外的眼角。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
  ………
  第二天清早。
  森鸥外只感觉全身酸1痛——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感觉到有人注视着他,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睁开眼,便是放大版本的五条猫猫。
  见他醒了,凑过来啾一口。
  “早呀,阿森。”
  “早……”刚一出声,声音就是嘶哑一片。
  森鸥外:………
  五条悟也是心虚,凑过来轻轻地蹭了一下他的脸颊。
  森鸥外只觉得有些疲惫。
  毕竟某只五条猫猫,精力旺盛……反倒是他,今天能不能起来做工作还不一定!
  “啊对了……衣服……”
  “放心吧。”五条悟眨了眨眼睛:“我已经联系过那个小矮子了!”
  “估计一会他就会把衣服送过来了。”
  刚说完,手机铃声响动。
  五条悟顺手划过,中原中也那气炸了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boss!”
  “你的换洗衣服我已经送过来了。”
  五条悟:“……我的衣服呢?”
  电话那边的中原中也“啧”了一声,“管你去死!”
  五条悟:………
  他委屈巴巴地看向森鸥外,森鸥外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忍不住,笑出声。
  五条悟眸子都变得温柔了起来:“好吧!”
  “那看来我得跟阿森穿一套衣服了。”
  说着,就开始盯着森鸥外的唇角。
  森鸥外:………
  糟糕。
  五条猫猫的精1力太旺盛了肿么破!!
  ………
  ………
  最终。
  中原中也还是送来了五条悟的衣服。
  而与之相对的就是——森鸥外回到港口mafia,勤勤恳恳工作了几个月。
  并告诉五条悟:“悟也要努力工作哦!”
  “我可是很期待你努力成为优秀的教师的!”
  “希望下次我前往东京,能从你的学生里得到你是令他们自豪的老师哦?”
  最后,附上一颗爱心。
  得到鼓励的五条悟:“放心吧阿森!”
  他开始收学生,努力教导……就这样……
  几年过去了。
  已经在东京高专呆了好几年,并教导出许多优秀学生的五条悟难得闲暇时间,猛地回头想起森鸥外的话,顿时:………
  “阿森……”
  他望着天空,唇角微微翘起:“真是个小骗子啊。”
  但是没办法。
  谁让他喜欢这个笨蛋工作狂呢?
  从阿森出现在机场,在发现他却想躲避他的那一刻起。
  他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为对方而停留。
  ………
  ………
  东京。
  与几年前相比,早就热闹非凡。
  东京高专一年级新生四名刚刚祓除完咒灵,正准备回东京高专。
  “话说咱们接下来要不要吃点什么啊?”虎杖悠仁询问着三个小伙伴。
  伏黑惠:“我都可以。”
  吉野顺平轻笑了一下:“跟悠仁你一样。”
  钉崎野蔷薇:“喂……你们三个,真是一点主意都没有啊!”
  “要不就随便吃吃?”虎杖悠仁试探着,得到三个人沉默的目光。
  虎杖悠仁:………
  他们干脆看起了周围的饭店,看有没有想吃的东西。
  可就在这个时候,伏黑惠停下了动作,目光幽幽地望向不远处。
  那无疑帅气的男人。
  身穿衬衫,整个人气质干净到以为是偶像出现——不仅如此,那头银白色的头发也是那么的引人注意。
  最重要的是……
  这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伏黑你在看什么啊……”虎杖悠仁迷茫看过去,看到远处,不由得震惊了起来。
  “五条老师?”
  “哈?五条老师在哪里——”钉崎野蔷薇看了过去,就见一个与记忆中完全不同的男人。
  记忆中,他们这位五条悟老师穿着制服,眼睛戴眼罩,而现在则是……戴着墨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吉野顺平:“五条老师这样……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