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空荡荡的。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床上。
  那便是刚睡下不久的爱丽丝菲尔。
  爱丽丝菲尔潜意识感觉到不对劲,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便看到英灵悟正站在不远处。
  她茫然了一下,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爱因兹贝伦城堡而不是冬木以后,诧异地坐了起来。
  “悟君?”
  “这里是……”
  英灵悟无奈摊手:“不知道哦!我也是刚刚出现在这里的。”
  爱丽丝菲尔也是一脸苦恼,她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
  瞬间,干爽的地板一下子变得潮湿了起来——爱丽丝菲尔茫然低下头,便见洁白的地板上突然涌出黑泥,黑泥快速地缠住她的脚踝,试图将她拉进地板里。
  “啊——!”
  眼见着爱丽丝菲尔半身被扯进地板里,英灵悟迅速冲过来,伸手拽住了对方。
  就在这时……诡异地笑声从爱丽丝菲尔嘴里传了出来。
  不,此时此刻的爱丽丝菲尔并不是爱丽丝菲尔了。
  黑泥如纹身一样,顺着爱丽丝菲尔的脚踝一路游荡到她的脸颊上。
  [爱丽丝菲尔]好笑地看着英灵悟,歪歪头:“复仇者……啊,真是让人怀念的职介啊。”
  英灵悟伸出另一只手,赫自他手上盘旋。
  “别这么凶吗!我只是跟我未来的身体打个招呼而已——”
  赫直接落在地上,炸开无数黑泥。
  [爱丽丝菲尔]脸瞬间颤动了起来。
  “……你就不怕伤害到她?”
  英灵悟低垂双眸:“滚出去。”
  [爱丽丝菲尔]沉默了一下:“好吧——难得同是复仇者,我还想多跟你叙叙旧呢。”
  “………”复仇者?
  “啊呀,看你这个表情很好奇吧——”[爱丽丝菲尔]娇笑了一声,“我是参与上一次圣杯战争的从者,即Avenger。”
  “至于真名……早在融入进圣杯之中,我就失去了名字。”
  说到这里,[爱丽丝菲尔]触碰着自己的脸颊。
  “这张脸……还真是不错啊……”
  “啊——”
  “再等几天,再等几天……等他们向我献祭这具身体的时候,我就可以得到她了。”
  [爱丽丝菲尔]连连娇笑,却在下一秒失去了声音。
  咒力自英灵悟手上而起——绽放出来的力量无情的啃食着地上的黑泥。
  一瞬间,连续几发后——黑泥龟缩回地面上。
  房间里,再度回归安静。
  英灵悟将晕过去的爱丽丝菲尔放回到床上,然后坐在床边思考。
  因他以英灵的身份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自然知道所谓圣杯——便是圣杯之战最后的获胜者,而获胜者可以用它实现愿望。
  按道理来说,圣杯应该是纯洁无瑕的,而非是这样丑陋的,肮脏的……尤其是,对方似乎有些恐惧他的力量。
  而他,本身就是咒术师。
  看到这么个脏东西,下意识扔几个术式进行轰炸。
  在咒术师的世界观里,使用咒力才可以杀死因各种负能量而滋生出来的咒灵……
  那么——
  咒力在能够伤到上一个被融入进圣杯之中的Avenger,那么是否可以说明……
  能够实现愿望的圣杯,已经被污染了呢?
  作者有话说:
  (我爬爬爬)
  好,差不多还有一万就完结了


第68章
  已经好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斋藤森想。
  他睁开眼睛准备坐起来, 就看着侧过睡对着他的五条悟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早啊,阿森。”声音里还带着一点困倦。
  斋藤森:“早呀,悟。”
  两个人在床上磨蹭了一下, 便准备起床, 清早还是要吃饭的, 而这些事情人造人女仆便会去准备。
  只是当走出房间,来到厨房时候,斋藤森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人造人女仆忙忙碌碌, 可不管是卫宫切嗣爱丽丝菲尔,乃至于伊莉雅爱丽丝都不在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正想着人造人女仆从主卧里走了出来,看到他的一瞬间忙的说道:“森大人,切嗣大人请您过去。”
  卫宫切嗣这是在干什么?大清早上就讨论事情?
  不可能是这么简单, 斋藤森跟身后的五条悟对视一眼, 便跟随着女仆的脚步前往了主卧。
  对于整个城堡而言,主卧是主人家所住的地方。
  但他刚走进去,就发现整个气氛有些低沉,而往日里活力满满的爱丽丝菲尔正闭着眼躺在床上, 一动不动。
  坐在床边的卫宫切嗣,听到声音回过头, 本来就面瘫的脸更是变得麻布不仁。
  “你来了。”
  “爱丽丝菲尔这是怎么回事?”
  卫宫切嗣沉默了许久,埋头:“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斋藤森感觉自己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
  “卫宫先生,你是爱丽丝菲尔的丈夫, 与她同床共枕的爱人——”
  “现在连爱丽丝菲尔昏迷的原因都不清楚, 你可真是……”看着卫宫切嗣一直低头不说话的样子, 斋藤森扯了扯唇角, 干脆来到爱丽丝菲尔的面前。
  爱丽丝菲尔虽然是人造人, 但因为身上该有的机能都有,所以自然是有心跳声的。
  察觉到指尖下跳动的脉搏是如何的有力,就知道爱丽丝菲尔的昏迷另有原因。
  身后的五条悟看了一眼,说道:“要不要把硝子请过来呢?”毕竟家入硝子可是治疗专家。
  “不用——”斋藤森刚想说话,英灵悟直接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我知道她因为什么而昏迷。”
  “悟君?”斋藤森用眼神询问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英灵悟摊手:“很简单,她被袭击了。”
  “袭击?不可能。”当然还保持沉默的卫宫切嗣抬起头,“整个晚上我都在我都呆在爱丽的身边,况且saber也没有反应。”
  “saber啊……那也要她能打的到隐藏起来的敌人才行。”
  “Avenger。”saber看向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没有瞧不起骑士王的意思,只是如你们所见,爱丽丝菲尔已经陷入了昏迷。而造成她昏迷的原因,便是她被圣杯影响了”
  英灵悟说完,卫宫切嗣迅速抬头,saber更是大吃一惊。
  “爱丽丝菲尔……被圣杯攻击了……?”saber满脸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英灵悟一锤定音:“毕竟,圣杯内部早在上次圣杯战争的途中,就被污染了。”
  “上一次……”
  saber垂下了头。
  事实上英灵被召唤出来都是有愿望的,她的愿望就是想要重回某个时间点,进而拯救他那破碎的国家。
  但是现如今圣杯,若是已经被污染的话,那便没有了许愿的必要。
  毕竟污染过后的圣杯……谁知道许愿出来的结果,是会变好还是会变得更坏了?
  她根本就没有赌的自信。
  现在……则是在彻底没有希望的前提下,那爱丽丝菲尔……
  “爱丽丝菲尔还能醒过来吗?”
  “当然能。”英灵悟继续说道:“不过就是看……你们还想不想参加这次的圣杯战争。”
  毕竟圣杯战争的最终奖励……已经完全没有得到的必要了。
  saber默默看向不远处的卫宫切嗣,而卫宫切嗣则是在手握着爱丽丝菲尔的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艹啊他倒是出声啊,急死我了]
  [明摆着的选择,啊啊啊啊啊啊]
  [卫宫切嗣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终于,在漫长到无法让人忍受的气氛中,斋藤森动了。
  五条悟与英灵悟同时投去目光,而被他们关注的主人公则是一步步地来到卫宫切嗣面前,抬起拳头迅速扁向男人的脸。
  卫宫切嗣一脸麻木,连同哼声都没有发出。
  斋藤森一把抓起卫宫切嗣的衣领,深红色的眸子一直注视着对方:“卫宫切嗣——你是觉得未亲眼所见,所以还期待着自己会拿到圣杯吗?”
  “或者说……”
  “那个不一定能实现你那缥缈、天真理想的圣杯,远比爱丽丝菲尔更加重要?”
  斋藤森看着卫宫切嗣,自然看到那近似没有高光的眸子闪过一丝挣扎。
  斋藤森决定再下一剂猛药。
  “说真的卫宫切嗣,我没想过你会拥有那么天真的理想。”
  “或许在你来看,你的理想是值得实现的。”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世界之所以是世界,就是因为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他本身拥有着欲1望。”
  “因为欲1望,他希望上进,进而再去争夺他所有的一切。”
  “想要创造一个美好的乌托邦,那终究是痴人说梦啊。”
  斋藤森说着将卫宫切嗣甩到了床上。
  “我会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好好想想。”
  斋藤森闭了闭眼。
  “那么明显的选择,我希望你……”
  “爱丽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斋藤森睁开双眼。
  “我不清楚。”说完他将房间留给了卫宫切嗣,转而走了出去,却见伊莉雅就在门外站着。
  他关上门,看着一副要哭出来的伊莉雅,走过去抱住了少女。
  “阿森……”
  “妈妈她,妈妈她……”
  “别担心伊莉雅酱,爱丽丝菲尔会没事的。”
  希望卫宫切嗣没有那么糊涂吧!
  “伊莉雅,我们去玩吧。”眼见着伊莉雅不开心,爱丽丝思考片刻决定主动出击,带着伊莉雅散散心情。
  看着可爱的爱丽丝酱这么懂事,斋藤森心柔软成一团。
  “呜呜呜呜爱丽丝酱,还是你最好啦!”
  爱丽丝轻轻地哼了一声。
  “当然——”她带着伊莉雅走了出去,斋藤森远远注视着。直至对方出现在庭院之时,危险的气息猝然出现。
  assassin出现在了此处。
  爱丽丝几乎是立马挡在了伊莉雅面前,可更快的,却是英灵悟的动作。
  那几乎是秒杀的动作,令assassin无比震惊。
  虽然他们的命令是带有试探地意思,但他们没想到会这么快死翘翘啊!
  assassin,出局。
  assassin一瞬间,化为最纯粹的魔力收纳于爱丽丝菲尔的身体里——英灵悟转过身,关心爱丽丝与伊莉雅。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五条悟发出一声惊呼。
  “阿森!!”
  英灵悟抬头望去。
  只见他的御主……斋藤森晕了过去。
  ***
  似乎有什么人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呼喊。
  是那崩溃的咆哮声,是那尖锐到失真的声音,是……
  “斋藤森?”
  “或者说……森鸥外?”掺杂着恶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
  斋藤森缓缓睁开双眼。
  只见半1身是黑泥半1身是爱丽丝菲尔的存在,就在不远处注视着他。
  他面色不改,让[此世之恶]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你看上去一点也不惊讶?”
  “怎么说呢——你这个态度我似曾相识。”斋藤森缓缓地直起身子,“你猜猜,那个人最后怎么样了?”
  此世之恶歪了歪头:“死了?”
  “答对了。”
  此世之恶:………
  “别忘记了——你现在可是在我的世界啊!”此世之恶打量着斋藤森:“也就是说,接下来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情。”
  “真的吗?”斋藤森眼里一片清明,“如果你能动手的话,恐怕早就动手了。”
  此世之恶表情微微一变。
  “你果然很讨厌啊,斋藤森。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许愿想要搞死你——”
  “不过显然,我活的好好的。”
  “你别太得意,斋藤森——”此世之恶往后退去,紧接着无限的黑泥涌了出来。
  那一瞬间。
  斋藤森看到了很多的画面。
  他看见,很多士兵麻木的战斗,看到了熟悉的少女在麻木着运用着自己的异能力治疗人,到了最后,士兵麻木不仁,连那个小姑娘也内心变得崩溃。
  斋藤森瞬间认出了对方。
  那是与谢野晶子。
  在他认出来的一瞬间,无数尖锐的喊叫声扑面而来。
  “森鸥外森鸥外你后悔吗你后悔吗你后悔吗——”
  如果是正常人,说不定早就内心崩溃了。
  但斋藤森只是睁开眼睛,望着这数不尽、几乎是要将所有吞没的黑泥,单只手捂住了心口。
  “我问心无愧。”
  “即便是神明要审判我的灵魂,我的罪恶——我也不会因此改变我的想法。”
  想要让横滨变得更加的和平。
  想要守护港口mafia,让其变得更好。
  早就深陷黑泥的他,从不奢望光明。
  当他的意志坚定不移之时,在这片黑泥之内散发出无比瑰丽的光。
  下一秒。
  以他为中心,四处蔓延开来——最后此世之恶四处逃窜,直接逃入地板内。
  斋藤森打量了一下,是熟悉的环境。
  而精致华美的床上,是昏睡中的爱丽丝菲尔。
  斋藤森走了过去,看着熟睡中的爱丽丝菲尔,凑到耳边,轻声呼唤:“爱丽丝菲尔,已经早上了,该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