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所以我就用社长二字代替了感谢在2022-08-23 23:59:47~2022-08-25 23:59: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祁胤liny、子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9章
  直至圣杯战争开始的三天内, 斋藤森都没想好用什么圣遗物来作为召唤英灵的媒介。
  毕竟……
  有名的英灵,圣遗物难以拿到。不知名的英灵……斋藤森又没有了解太多。
  最终。
  在爱丽丝菲尔告诉他,明天将会抵达冬木的时候——斋藤森决定摆烂。
  索性圣杯之战只会有七个御主、七个英灵参与罢了, 总不可能出意外。区别只是英灵职介的不同, 以及身份不同罢了。
  想通这一点以后, 他直接拿过爱丽丝的画笔,随手在地上画起了魔法阵。
  被爱丽丝鄙夷了一下以后,他轻咳一声, 转而念起了咒语。
  咒语很长。
  压根就没有背过这种东西的斋藤森,中途还看了一下爱丽丝菲尔临时发过来的咒语。
  站在一旁的爱丽丝:“林太郎——偷懒的话可是会召唤出不好的东西的!”
  伊莉雅:“应该……不会?”她凑到爱丽丝的旁边,小声说道:“反正职介只有七个,阿森怎么召唤也只会召唤七个职中的一个罢了。”
  爱丽丝鼓着嘴,抬手戳了一下伊莉雅的脸。
  伊莉雅无辜一笑。
  两个可爱小萝莉在互动, 斋藤森也念完了咒语。
  他当时想过, 说不定有的英灵觉得他太敷衍了,一气之下不出来。但是呢——令咒都在这里了,还是圣杯提前好几年发给他的,他这参赛人员的身份妥妥预定了。
  不过——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一瞬间, 彩色画笔所勾勒的魔法阵之中,闪耀着金色与彩色交织的光圈。
  一闪一闪的。
  连带着时间都变得漫长了起来。
  斋藤森手握着彩色画笔, 转而看向魔法阵中央——伴随着彩色光环逐渐褪去,映入眼帘地便是那熟悉的黑色制服——伴随着遮掩身影的彩色光环消失,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 直接暴1露在空气之中。
  旁边的爱丽丝惊讶地睁大双眼, 甚至是回头看了一眼斋藤森, 而坐在她旁边的伊莉雅则是双手捂嘴, 小声惊呼:“这不是大哥哥嘛……”
  而站在魔法阵前面的斋藤森, 望着眼前再不过熟悉的爱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别告诉他……
  五条悟要跟着他去参加圣杯战争吧?
  当然,这只是感慨。
  毕竟——当对方暴1露在空气的一瞬间,斋藤森就感觉到了,对方并非是五条悟,或者说,并非是他所认识的五条悟。
  “那么悟君。”
  对面的五条悟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斋藤森主动伸出手,笑容恰当好处:“你就是我的从者吗?”
  ……从者?
  这是五条悟的第一想法。
  第二想法就是……他应该是在涩谷刚看到冒充杰的混蛋,紧接着就被关了起来才对。
  当这个想法流转的同时,以英灵身份降临这个世界的他,脑袋自动浮现出从古到今的历史,乃至于现代的科技。
  这无疑是强大的东西,堪称是神明降临。
  毕竟有的英灵生活在遥远的古代、近代,更甚至是神话之中——被召唤此处此地之时,也能够更加的方便行走于人世间。
  更甚至是——能够更好勘破敌方英灵的真名,乃至于宝具,这样在圣杯之战之中,会拥有更多的胜算。
  而圣杯这种东西,会选中愿望强大的御主、乃至于英灵。
  五条悟左不过是想要离开那个破封印,按照自己的力量,迟早有一天也会离开这里。
  可既然来了……若是不热闹一下是不是太可惜了呢?
  想到这里,来自平行世界的五条悟说道:“呦,我是从者五条悟——嘶,这么形容果然不对劲。”
  “总而言之……”他朝着斋藤森竖起了大拇指:“你知道我是最强的就行了。”
  斋藤森:………
  同样的脸,同样的声音,为何……这个人表现得会是这么不正经!!!
  斋藤森破有些头疼:“我当然知道你是五条悟——所以悟君,让我们好好的合作吧。”
  话音刚刚落下,刚刚还站在召唤圈里的五条悟一下子扑了上来。以他那个将近两米的身高站在斋藤森的面前,然后弯腰:“哦哦?你知道我?”
  五条悟晃动着手臂:“看来,我在你的世界也是相当出名?”
  “啦啦啦啦啦啦~”
  斋藤森:………
  他扶住额角,突然很想给这个世界的悟打个电话——听听对方的声音,洗洗脑袋,应该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敲门声在外响起。
  “boss……有一批文件急需你处理。”
  斋藤森探出头,看着已经打开门走进来的夏油杰,轻轻点头:“放这边吧。”
  “好哦。”夏油杰一边走过来一边朝五条悟的方向看。看着两个人挨着那么近,他忍不住“啧啧”两声。
  即便是看到五条悟全身僵直的一瞬间,他也是抬起拳头,轻轻地撞了一下五条悟的胳膊。
  “真是的,悟。”
  “突然出现在boss的办公室,也不告诉我一声!”
  “你还把不把我这个挚友放在眼里啊——!”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动作……都让五条悟恍惚了起来。
  “是杰啊……”
  五条悟的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正经了起来,听得夏油杰歪歪头:“怎么了你这家伙?来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我工作的地方是哪里吗?”
  夏油杰说着,迅速打量一下五条悟。
  “等等,你这个黑色眼罩是怎么回事?”
  “你这么出门,或者说你直接出现在港口mafia……没人说你low吗?”
  夏油杰:“等等,你身高怎么窜出这么高!”
  “悟,你该不会是生长期困难,所以偷偷买了巨无霸增高鞋垫吧?”
  夏油杰笑着。
  渐渐地与五条悟脑海中的影像对在一起——是少年时期的杰,是还没有经历过一切的杰,是经历过一切最后心甘情愿死在他面前的杰。
  但是。
  这个世界还有着杰?
  而且还存活着?
  五条悟突然就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不错的嘛!
  他刚想着,就见这个世界的夏油杰走到他御主的身边。
  “boss,你这么放任悟变丑真的好吗?”
  “他的衣品都变俗了。”
  斋藤森轻咳一声:“悟衣品挺好的。至于悟君……就按照他的习惯就好。”
  “哈哈哈哈boss,你这是怎么了?又是悟又是悟君这种称呼的……”夏油杰笑着摆摆手:“你这样会让我以为有两个悟的!”
  “你猜的没有错。”斋藤森打了个响指,深红色的眸子荡漾着笑意。
  “现在……”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两个悟哦。”
  作者有话说:
  早上好~
  其实我还写了一章的,不过那章要在圣杯之战后面捏(。)
  失眠了,凌晨疯狂嗑糖,给我写嗨了。
  就是捏,你们眼下看不到那一章qaq
  跟我一起失眠的基友看了直说:斯哈
  ——
  ps:恭喜读者“多少亿可以娶走小咪”,你猜对啦!举高高!


第60章
  夏油杰:????
  他差点就要说:boss你在开什么玩笑了。
  但是, 当他转过头……看到明显比他高一个头的五条悟,他忍不住弯下腰检查一下对方鞋的材质,发现的确不是什么增高鞋以后……夏油杰无奈承认:“好吧, 看样子不是我所认识的悟……不过, 这个悟, 是其他世界的悟吗?”
  “如若是其他世界……”夏油杰瞄了眼附着在玻璃瓷砖上面的彩色魔法阵,十分确定地说道:“和这个有关系?”
  “没错哦。”斋藤森回答着。
  斋藤森看了看斋藤森,又看了看五条悟, 缓缓地摸了摸下巴。
  “boss都能把你召唤出来,要我召唤的话,硝子会不会出来呢?”夏油杰顶着小揪揪,在五条悟的注视之下,打着哈哈:“说不定还能把另一个我给召唤出来呢!”
  “应该可以吧, 悟!”夏油杰抬起手握成拳头, 对面的五条悟下意识地撞了过来。
  两个人的拳头轻轻地撞在一起,代表了两个人的极致默契。
  夏油杰:“我们,果然是挚友。”
  熟悉的声音,让人怀念的默契。
  “啊……我们是挚友。”五条悟笑了笑, 然后收回去攥紧,试图把这抹温度留住。
  他眸色微微荡漾。
  “杰, 别想着召唤你自己啊。我可不记得你有自恋的癖好。”
  五条悟说得头头是道,可身后的斋藤森却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
  他们是圣杯战争的参与者,悟君完全可以跟夏油杰说……只有拥有令咒的御主才能召唤从者。
  一句话就能说清楚, 何必拐弯抹角呢?
  难不成……那个世界的夏油杰, 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 斋藤森一下子联想出弹幕曾提到过的if线。该不会……眼前的五条悟, 就是if线失去挚友的五条悟吧?
  想到这里, 斋藤森有些头疼。
  当一个人失去了所有,来到了平行世界——发现平行世界的自己什么都有,那他会不会升起逆反之心呢?
  好在夏油杰只是说说罢了,知道眼前的五条悟是隔壁世界来的,还兴致勃勃地说道:“要不要参观一下我们港口mafia呢?”
  五条悟看了眼斋藤森,得到后者的同意以后,欢快地走了出去。
  ……
  ……
  这里是横滨。
  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基本没有踏足这片土地上。
  跟随在夏油杰的身边,听他一点点的介绍些,五条悟再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
  例如——天内理子并没有死。
  例如——这个世界的杰的确是叛变了,但他却成为了斋藤森重点培养的干部。
  的确,杰拥有实力。
  在被正确的人引导之时,相信杰也会发挥出他自己的力量。
  正想着,视野里窜出一个吊儿郎当地男人。
  几乎是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五条悟就回忆起脑袋被插1过的痛楚……以及,那不停涌上来的战斗欲1望。
  五条悟情绪这么明显,伏黑甚尔都没办法不注意。
  “呦,五条家的大少爷,又来了啊。”伏黑甚尔抱着胳膊:“我看你要不早点入赘港口mafia,省得你天天跑来跑去。”
  五条悟:………
  ……嗯?
  “哦是这样的,悟。”夏油杰朝着五条悟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在这个世界,[你]与boss是恋人关系。”
  五条悟:…………
  啊???
  他那微愣的表情,看得伏黑甚尔很是诧异。
  “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
  夏油杰摆摆手:“没什么——我只是带悟参观一下港口mafia罢了。”
  “啧,这都参观几年了。”伏黑甚尔懒得继续呆在这里,便准备离开。只是在他转过身的时候,突发奇想地问道:“五条悟,我们家的惠怎么样了?”
  五条悟一下子就听出对方的试探,他摸着下巴,说道:“这么关心惠啊?你这当父亲的早干什么去了?”
  从伏黑惠出生以后就没怎么细管,来到港口mafia也是把自家闺女儿子扔在东京高专的伏黑甚尔:…………
  任谁知道了,都会觉得这就是个屑!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说完,便溜之大吉。
  夏油杰有点惊讶——要知道伏黑甚尔这个男人,有实力脸皮厚,跟他扯尊严人家就会蹬鼻子上脸。
  不过也正是因为对方这个特质,导致周边一些小组织根本不敢活动,在伏黑甚尔的带领之下,这些人纷纷投降,献上忠心,成为了港口mafia的下属。
  至于后续结果如何……那就不是夏油杰的业务范围内了。
  行走之间,已经有很多人朝着夏油杰行礼,并说“夏油干部”。
  五条悟悠哉悠哉地跟着旁边,只觉得在看到被脑花占据了的挚友身体时的烦躁心情,也稍微减轻了一些。
  想到这里,他开始不动声色地问这边的事情。
  这一问,再次问出了有所不同。
  “七海那小子还想在大公司闯荡一下,不过被灰原那小子给拦住了。”
  “现在两个人都已经成为了一级咒术师,假以时日,说不定还能当个特级也说不定呢?”
  ——灰原?
  这个世界的灰原没有死,所以这个世界的杰心态并没有彻底崩坏。
  最重要的是——
  七海也还在。
  真是个,让人心暖而美好的世界啊。
  五条悟在心里头感慨着,就见刚刚还滔滔不绝的夏油杰突然停下来,站在他的面前。
  “悟,你在想什么?”
  “该不会是因为突然降临这个世界……所以身体有些不适应,排外?”
  五条悟看着梳着小揪揪,也没有被缝合过的光滑额头,眸子轻轻地眨动了一下。
  “怎么说呢!只是稍微想到了一些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