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撞见了悠哉往上走的太宰治。
  刚刚还垮着猫猫批脸的芥川龙之介,在瞄到太宰治的一瞬间, 如同见主人打猎回来似的, 兴奋地冲了上去。
  “太宰先生——!”
  芥川猫猫冲上去, 还没扑到太宰治风衣的边角,衣领就被身后的伏黑甚尔无情摁住。
  “呦,你就是骗了我们家小朋友的小白脸啊!”
  伏黑甚尔“啧”了一声, 看芥川龙之介那还想往过去扑腾地样子,他继续说道:“还太宰先生!你看他都不理你!”
  芥川龙之介就像是没听到他话一样,两眼放光地看着太宰治。
  伏黑甚尔:………
  手开始痒了。
  这个臭小子是不是忘记了,这几年都是他训练的?
  芥川龙之介已经没有了理智,伏黑甚尔转而打量起眼前的太宰治。
  不得不说, 太宰治抛开他的异能力, 本身就十分惹人注意。
  无论是那优越的容貌,亦或者是温柔起让人缠绵、冰冷时让人感觉坠入无底深渊的鸢紫色眸子——都能让人深深地感觉到对方的美丽。
  要是对方能比现在的boss有钱,他说不定就心动了。
  伏黑甚尔想着。
  就见太宰治以一副正宫的模样,淡淡地瞥了眼:“芥川, 看起来你比之前活泼了许多啊。”
  夸赞一出,伏黑甚尔差点摁不住手中攥着的芥川猫猫。
  偏偏芥川龙之介已然化为太宰厨, 向来平静的眸子在注视着眼前这个人时,变得闪闪发光。
  “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您这次回来是要回归港口mafia吗……”许是说话太着急,他咳嗽起来, 好看的颜色晕染那病态的脸。可尽管如此, 他依旧坚强的、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就知道……您会回来的。”
  伏黑甚尔:………啧。
  长长的走廊, 多余的他:)
  他不应该在这里, 而是应该在夏油杰身边看戏才对。
  “不哦。”就在这时, 太宰治的声音再度传来:“我并不打算回港口mafia。以及——芥川君,你把阿敦带到哪里去了呢。”
  芥川君。
  阿敦。
  再不过明显的冷淡与熟悉,几乎是要化作一道利刃插1进芥川龙之介的心里。
  他唇角颤抖着,过了片刻紧握住拳头。
  “太宰先生指的是那个弱到要死的人虎吗?”
  “他已经被我杀掉了——!”
  “像这种柔弱不堪的存在,怎么配呆在您的身边!”
  您应该呆在港口mafia,呆在干部之位受万人敬仰啊!
  芥川龙之介的声音廊间回荡着。
  让远处刚刚冲出来的中岛敦止住了脚步。
  这个是……抓他人的声音?
  太宰先生也在??
  “不出去吗?”
  身旁,夏油杰说道。
  中岛敦小心翼翼地挪动了一步,观望着不远处的一幕。
  深呼吸两口后,他直接冲了出去。
  就在这时,芥川龙之介的声音再度传来:“所以,太宰先生……请回到港口mafia吧。”
  “外面的世界并不适合你。”
  “所以……”请回来吧。
  请再次使用我,指挥我,直到永远。
  “芥川君,我有没有说过——”太宰治破有些无奈的摊开手:“你变得不会撒谎了呢?”
  “还有,诱导我、希望我回来的目标太明显了吧?”
  “我才不会上当的。”
  太宰治看芥川龙之介那抵着唇瓣,依旧看着自己,暗暗感慨了一下——不得不说,芥川君过了这么久,依旧对他相当的执着。
  好在,芥川君身边多了个可以引导、训练的存在。
  他还想说什么,眼前的芥川龙之介突然激动了起来,紧接着……身后传来那哒哒哒跑步以及亲切呼唤他的声音。
  “太宰先生,我在这里。”
  太宰治微微侧头。
  只见沾染血色缠着绷带看起来却活力十足的中岛敦,欢快地朝着他跑了过来。
  太宰治抬手,中岛敦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他的手掌心下面。
  “阿敦。”
  “能够安然无恙真的是太好了。”
  中岛敦:………
  虽然但是太宰先生!我有受了伤的!!只是被包扎过的!!
  好在他也是看场面的。
  就是芥川龙之介那盯过来的目光实在是太明显了……明显到他无法忽略。
  他在想是不是应该跟太宰先生说一下……只是他微微侧过头的一瞬间,就看到那充满憧憬羡慕的目光,一下子击中了他!
  中岛敦曾经的人生都是呆在孤儿院。
  他曾被欺负,不让吃饱饭,更甚至是是让饿肚子的他……去看别人快乐吃饭。当他看到别人幸福吃饭的时候,他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看,眼里都是羡慕的眼神。
  就像现在这样……与这个人的眼神是一样的。
  中岛敦突然就想拉拉太宰治的袖子,要不回头看看对方?
  可惜太宰治无动于衷,甚至是扭头看向不远处,缓缓走过来的夏油杰。
  “真是感人的一幕啊。”夏油杰走过来,说道。
  伏黑甚尔:………
  感人个屁!
  那就是在虐芥川这小子一个人!
  要是芥川猫猫会流泪,八成早就缩成一团哭到自闭了。
  夏油杰早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了,所以也知道现场的情况。
  他穿着黑色制服,站在太宰治的边缘。
  “虽然我很想说,大团圆之类的东西很让人喜欢。不过……”夏油杰缓缓睁开眸子,狭长的眸子尽是冷淡。
  “这位先生是不是忘记了自己身处在何地?”
  “或者说——”
  “我该这样称呼你:闯入者。”
  气氛一瞬间就有了变化。
  许多咒灵从夏油杰的影子从爬出来,包围着周围。
  明亮感人的画面,瞬间变成了恐怖片。
  芥川龙之介在一旁急得不行:“夏油先生——太宰先生他不是敌人。”
  夏油杰缓缓竖起手指放在唇边:“嘘,小声点。”
  “要是因为这件事惊扰到boss可就不好了。”
  “惊扰吗?”属于男人的声音从众人的不远处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
  只见穿着风衣一副要出门样子的斋藤森,正站在他们的不远处。
  他一出现,连带着伏黑甚尔都不那么吊儿郎当,芥川龙之介立马站直身体,只是非常担心太宰治。
  中岛敦站在太宰治的旁边,一时间分不清状况。
  为何大家的表情都变得这么严肃……以及……太宰先生……!
  您的脸为什么在抽动着啊!!
  中岛敦内心尖叫——就在这时,站在不远处试图围攻他们的夏油杰转过身,轻声说着:“boss。”
  声音很轻,却如同一道惊雷响彻在众人的耳边。
  中岛敦:!!!
  boss?!
  出现在这个大楼、在他们眼前……还被这么多人称之为boss的存在,竟然是这么年轻的人吗?
  中岛敦感受到不可思议。
  可不可思议的人远远不止他一个人。
  在斋藤森逐渐走过来时,他那年轻到明显是二十岁的肌肤彻底倒映在太宰治的视野里。
  两个穿着同款风衣只是不同颜色的男人面对面站在一起。
  斋藤森望着与记忆中有些相似、却已经长大不少的年轻人,轻轻地笑了一下。
  “太宰君。”
  “我们真是好久……”斋藤森说到这里卡了个壳,只见站在他对面的太宰治目光幽幽:“森先生,时间过去这么久你变得这么年轻,该不会是出国整容了吧?”
  斋藤森第一反应:???
  第二反应:太宰这个小子在骂他!
  第□□应还没来……呆在后面的五条悟已经上前握住他的手,贴在他自己的心口
  作者有话说:
  上,朝着太宰治耀武扬威。
  “不好意思,我们家的阿森是天生丽质呢。”
  ——
  名场面(认真)
  这周,这周完结啦!


第57章
  太宰治:………?!
  他反复看斋藤森那年轻脸, 再看看两个人紧扣的双手,过了一会,复杂的眸子从眼里流1露出来。
  “森先生你在这老牛吃嫩草不怕天打雷劈吗?”
  斋藤森唇角微微颤抖了一下。
  按照心理年龄……似乎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
  按照他现在身体的年龄, 他跟悟晃上晃下, 根本轮不到“老牛吃嫩草”这种情况上吧!!
  但不巧的是——太宰治叛逃之后直接进行洗白工作, 再加上港口mafia也没有流露出关于他变年轻之后的事情,这也就导致……出国整容这种东西,听上去, 似乎还挺合情合理?!
  斋藤森久违的感觉到了窒息。
  “老牛吃嫩草?”五条悟挽起斋藤森的手放进口袋里,那略带挑衅的目光扫到中岛敦与芥川龙之介的身上,扬了扬眉头:“你不还是到处劈1腿?”
  “在新欢面前伤害旧爱——所谓的太宰干部也不过如此啦!”
  站在旁边听着五条悟是如何毒舌的斋藤森:………
  艹!
  悟!!你毒舌的功夫是不是愈发厉害了一些啊!!
  但不得不说,五条悟这个话一出,中岛敦手足无措, 芥川龙之介却是念叨着“旧爱, 在下于太宰先生而言,很重要吧……”并连续重复好几次。
  看的伏黑甚尔只觉得:………完了,这小子傻了!没救了啊!
  “新欢旧爱?”太宰治疯狂摆了摆手:“我更加喜欢与漂亮的小姐殉情——在高楼之上吹着风,感受即将死亡的浪漫。”
  在太宰治说话的时候, 断断续续地脚步声在靠近。
  往后一看。
  以菜菜子美美子为首的守卫迅速靠近。
  “boss——!”
  少女那坚定的声音响起,还伴有太宰治那若有若无地口哨声, 斋藤森总感觉自己有被调侃到。
  毕竟……
  菜菜子美美子现如今就是少女与萝莉之间的状态。
  不巧,在外人看来,他刚好就是爱好这一口的人。
  斋藤森手握成拳头, 抵在唇角, 轻咳一声。
  “太宰君, 想必你也不想在走廊里谈重要的事情吧?”
  他抬起头, 深红色的眸子无比柔和。
  “如何。”
  “去上面坐坐?”
  太宰治双手揣着口袋, 脚尖踮了踮地面。
  “森先生这么盛情邀请,那我当然是——”就在这时,太宰治手从口袋里缓缓拿出并急促上前。
  在伏黑甚尔没动地方干脆看戏,夏油杰指挥着咒灵上前之时,斋藤森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眨的时候……五条悟走上去踩太宰治下一秒即将来到的地方——太宰治却迅速停下来,收手无辜看他。
  “森先生该不会我会在这里伤害你吧?”
  “怎么可能呢?我又不是那只笨蛞蝓!”
  斋藤森:“哦呀。”
  “太宰君这般评论中也君——就不怕中也君突然出现吗?”
  瞬间,太宰治那张漂亮的脸蛋充满了嫌弃。
  好在这种时候并没有冲出中原中也,否则昔日双黑怕是在这廊道之间吵起来了。
  一行人准备前往顶层。
  就是斋藤森略有些忧伤——约会被耽误,给爱丽丝酱、伊莉雅酱的零食也来不及买。
  悠闲的休憩时间,一瞬间就被工作占据了。
  斋藤森微微侧头,本来还有些不开心的五条悟立马看了过来,朝着他笑了笑。
  斋藤森:……好吧!
  看来悟的心情还可以稳一稳。
  港口mafia到底是大公司,不比其他地方。上电梯可以直达最高层——就是在众人准备进电梯的时候,又出了一些小小的意外。
  武装侦探社的人打进来了。
  ***
  国木田独步很忧愁。
  他先是震惊太宰治可以自由出1入港口mafia,又是跟港口mafia的人有联系……可随着时间变长,再加上乱步先生远程打电话,说黑市上有中岛敦的悬赏信息时——国木田独步再也坐不住了,生怕晚一点过来,中岛敦就会被卖掉。
  他协同侦探社的几位同伴一起闯入港口mafia的大门。
  不得不说。
  普通人到底不如异能力者,三下五除二的就处理了一大帮人。
  可动静闹得太大,在二楼驻守的泉镜花一下子就跑了下来。
  国木田独步看到这么小的孩子,一下子起了恻隐之心……但想到太宰治跟中岛敦就在里面,不得不加快速度冲进去。
  这也就导致,事情闹得更大了。
  大到再打一会,说不定就会消失很多装修费用——秉着这种想法,守在附近的门卫立马冲过去禀告。
  得知这个消息的一行人:………
  前阶段还在感慨钱不够多,所以酝酿着要不赚点外快的斋藤森:………
  笑容差点维持不下去!
  福泽阁下,我们果然相处不来呢:)
  他浅浅吸了一口气,决定——大家这么想见面,不如换个地方聊聊吧。
  一个小时后。
  横滨某个地方。
  这里安逸,很少有人来,但胜在环境不错。
  从一个小时之前,接到社长电话的国木田独步等人撤退,与社长等人站在这里等人。
  可以说,与港口mafia首领见面这种事——武装侦探社准备齐全。
  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