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引出来?”
  芥川龙之介点头。
  就见自己这位同事火速换装,直奔侦探社。
  芥川龙之介呆在窄小无人街道里——这里基本没有什么人过来, 即便是发生什么事情,也可以把影响控制在最小化。
  就在这时, 乖巧呆在他肩膀上的咒灵蠕动了一下,芥川龙之介偏过头,就见咒灵晃动了两下脑袋, 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芥川——行动开始了吗?需不需要支援?”
  是干部夏油杰的声音。
  芥川龙之介依旧是那副无欲无求的模样:“夏油先生, 我很快就能解决, 不必担心。”
  “真是稳健的心态啊!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你其他表情的一天啊。”
  芥川龙之介默默歪过脑袋, 用行动表示自己的想法。
  啊……
  夏油先生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挑1逗人啊。
  就在这时,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樋口一叶说“这边这边”以及断断续续的脚步声。
  原本还在贴着墙边处于轻松状态的他,立马站直身体。
  “夏油先生,在下要开始工作了。”
  趴在他身上的咒灵立马闭上了嘴。
  芥川龙之介转而看向不远处——说起来,人虎是要活捉的吧?
  在他思考的同时,脚步声也愈发接近。
  “就在这边,二位——还请两位随我来这边。”
  声音出现的瞬间,披头散发一副温婉模样的樋口一叶出现在芥川龙之介的视野之中。
  紧接着,便是跟随而来的中岛敦、谷崎润一郎与谷崎直美。
  敌人已经来到小巷子内,甚至是芥川龙之介的攻击范围内。
  樋口一叶笑着绑起头发拿出木仓,抵在谷崎直美的额头上。
  “不准动!否则我杀了你妹妹!”
  谷崎直美:“哥哥大人——!”
  谷崎润一郎:“直美!”
  她挟持着谷崎直美来到芥川龙之介身边的一瞬间——名为[罗生门]的黑兽一下子奔涌而出。
  “……等等,樋口小姐你不是说——”中岛敦躲过黑兽攻击,双手双脚已经虎化地贴在墙壁上。
  看中岛敦焦急穿梭在墙壁,以及芥川龙之介这掌握全局的模样,樋口一叶呼出一口气:“太天真了——那些都是哄骗你过来的假象!”
  中岛敦:!!!
  黑兽如同自带捕捉技能一般,时时刻刻捕捉着中岛敦,甚至是在他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
  “敦,退后——!”眼见着妹妹被挟持,中岛敦被攻击,谷崎润一郎抵着唇角:“他的目标是你!”
  “只要你逃离这里,他就对我们没有兴趣了!”
  樋口一叶:“……喂你这也太天真了!”
  “人质在我们身上,他怎么会跑?”
  樋口一叶说的如此现实,刚受过一轮打击的中岛敦艰难躲开黑兽,手臂被狠狠重伤。
  他喘1息着:“别管我,他的目标是我,请联系太宰先生国木田先生他们,这样的话——唔嗯!”剧烈的疼痛让中岛敦一下子摔落在地,随即而来的黑兽将他掀到了墙壁上。
  中岛敦控制不住地咳出血。
  而罪魁祸首则是面色阴沉地朝着他走了过来。
  “你刚刚说……太宰先生?!”
  “你这家伙……跟太宰先生是什么关系!!”
  中岛敦在晕过去之前满脑子都是:这个人……究竟跟太宰先生什么关系!
  ***
  芥川龙之介走前还是带着樋口一叶,回来就变成全程夹着中岛敦。好在二人是开车来了,倒也免除了让路人看一地血腥的画面。
  回到港口mafia大楼之中的时候,路过的守卫都朝着芥川龙之介致敬。芥川龙之介依旧是那副猫猫批脸,只是和以往不同的是……那双眸子充满了挣扎与迷茫。
  不知不觉,芥川龙之介一路夹着中岛敦来到了夏油杰的办公室。
  在他停在门的一瞬间,房间里就传来夏油杰的声音。
  “进来吧。”
  芥川龙之介抬手推开门,映入眼帘地便是坐在椅子上回过头的伏黑甚尔,以及一旁笑着跟他打招呼的夏油杰。
  “夏油先生。”
  “伏黑先生。”
  夏油杰还没动作,伏黑甚尔就好奇地戳了一下:“就这软绵绵的小子竟然还值70亿?”
  “亏了吧——!”
  “当做小白脸也是不够格的。”
  夏油杰:“喂喂,你别把你那套规则套到人家的身上啊!”他站起身来走到芥川龙之介的面前,回收掉芥川龙之介身旁的咒灵,说道:“看来你这番行动还算顺利。”
  “按照正常情况下……我是应该推荐你去见boss的。”夏油杰抬手指了指楼上:“不过不巧的是……悟刚来。”
  芥川龙之介顿了顿:“人虎……认识太宰先生,跟太宰先生有所关联。”
  “太宰?”夏油杰:“就是那位曾经叛逃的太宰?”
  “………太宰先生必是有所苦衷!”芥川龙之介握紧拳头,无神的眸子看着夏油杰:“在下一定会带回太宰先生!告诉他——港口mafia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
  芥川龙之介雄心壮志说完,伏黑甚尔抬起手就猛戳他额头。
  “让他回来做什么,跟我抢位置吗?”
  “说起来你这小子最近没怎么训练——”伏黑甚尔直接站起身来,用那优越的身高俯视着芥川龙之介:“来训练场,让我看看你的身手怎么样了。”
  芥川龙之介:“……伏黑先生,在下……”还没说完,他就被男人随手一端,夹走了。
  芥川猫猫:………?
  “伏黑先生!放在下下来——!”
  “下什么下,再不努力小心我那个儿子都能超越你了!”
  芥川龙之介瞬间僵直。
  就这样,两个人欢快地去训练了。
  站在原地的夏油杰:………
  他看了看脚边的中岛敦,伸手翻了翻——嗯,伤势很严重。
  “要是硝子在这里就好了……绝对可以让这个少年快速醒过来。”
  不过呢。
  家入硝子现在就是咒术界烂橘子的怀中宝,别说放出东京了,就算是出东京高专,那些烂橘子都惊慌失措。
  好在家入硝子对外面并没有什么向往。
  当然,这也只是对方表现的样子。
  夏油杰摩挲了一下下巴:“要不哪天弄个百鬼夜行?把硝子接出来?”
  “……说笑的。”
  “真要发动百鬼夜行,不但会让悟为难……而且会被boss说浪费物力人力吧。”夏油杰撑着下巴,笑了笑。
  而他,便是港口mafia大杀器之一。
  被称之为咒灵操使的存在。
  当然,这个称呼出来的时候,夏油杰还反抗了一下。谁知旁边的中原中也说道:“别人还称呼我是[重力操控使]呢!你这个好歹还帅气一些!”
  夏油杰对比了一下,欢快地承认了。
  “那么这个少年该带到哪里去呢?”
  “带到红叶大姐那边?”
  “哎——真是忧愁。”
  “要不是悟在,我早就上楼询问boss了。”
  顶着一个揪揪,满脸无辜的夏油杰用手戳了一下中岛敦。
  “那么……”
  “稍微给他治疗一下吧。”夏油杰睁开眸子。
  咒灵从他影子脱离而出。
  不一会,就拿着个医药箱走了过来。
  ………
  武装侦探社。
  原本是平和快乐的一天。
  除了国木田独步努力工作,看着自己的搭档太宰治在椅子上吹着哨哼着歌以外……他的心情都是美妙的。
  “太宰——!”
  眼见着太宰治持续性摸鱼,甚至是趴在桌面上,他捏着笔,气得发尾都要炸裂开来。
  “你这家伙,还想浪到什么时候!”
  太宰治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无辜地朝着国木田独步眨了眨眼睛。
  “别这样嘛国木田!”
  “那点工作,你可以完全处理掉的!”
  “据说适当延迟工作可以有助身体健康。”
  国木田独步愣了一下:“是这样吗?按照正常来讲,多工作不是会更加辛苦吗?”
  “…等等。”
  “这该不会是你不想工作故意说的吧!!”
  太宰治:“这么快就发现了啊——!”
  国木田独步:“太宰——!”他气得过去拽着太宰治的领子,把这个浑身软绵绵像条鱼的男人拉扯起来:“你这家伙!不要把所有的工作都甩给我!给我起来工作!”
  太宰治挥舞着手臂:“不要——!”
  国木田独步:“……太宰!!”
  “………”
  眼见着两个搭档要争吵起来的模样,从里面走出来的与谢野晶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说起来,新人跟着谷崎两兄妹出去了吧?”
  国木田独步转头:“好像是的……”
  “是啊,只是帮忙调查婚外恋有这么漫长吗?”
  国木田独步百思不得其解。
  他回过头,看着如同一条咸鱼的太宰治,“该不会是你把敦带坏了吧?”
  太宰治:“哇,不要什么都怪给我啊!”
  就在这时,他们武装侦探社的门被撞了一下。
  与谢野晶子走过去开门,便见干干净净的谷崎直美扛着略微受伤的谷崎润一郎。
  “不好了……”
  “敦他被抓走了!”
  刷地一下,原本还是咸鱼妆的太宰治拍开国木田独步的手,十分潇洒的走到两兄妹面前,鸢紫色的眸子轻轻眨动。
  “还记得抓走敦特征的人吗?”
  “记得。”谷崎润一郎一脸虚脱:“带走敦的人穿着一身黑风衣……啊对了!他似乎认识你。”
  “还说……”
  “[你这家伙……跟太宰先生是什么关系]!”
  几乎是在谷崎润一郎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太宰治反应了过来。
  啊……是芥川啊。
  不过,港口mafia的人派芥川抓敦做什么?
  这是森先生授意的还是……
  太宰治短暂思考着,国木田独步已经走了过来:“认识太宰?太宰……你有什么思绪吗?”
  “大概清楚了。”太宰治轻声说着。
  “抓走敦的,是港口mafia的恶犬。”
  他抬起头:“名为——芥川龙之介。”
  作者有话说:
  不黑芥川,不黑太宰orz
  ——
  努力!努力!感谢在2022-08-14 22:10:12~2022-08-18 23:3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凛 56瓶;酆刖子青、超高校级的乐子人 10瓶;子言 3瓶;零凌尹、芷桔 2瓶;魔性的兔先生、南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5章
  港口mafia, 在场的人都不陌生。
  尤其是与谢野晶子与太宰治,前者曾因年轻版本的森鸥外,几乎内心崩溃——而后者, 则是身为干部, 在森鸥外手底下干了几年, 还见证了对方如何成为首领的手段。
  可呆在武装侦探社许久,再加上社长运营……中岛敦于横滨的警1官而言,应该不再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了才对。
  总不能是港口mafia突然洗白上岸, 拿中岛敦作为洗白工具,证明他们有多好吧?
  这种想法无疑是愚蠢的。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决定——问问社长,然后启动拯救中岛敦计划!
  ***
  港口mafia。
  于横滨人而言,这是有名的□□。可相对应的收编, 又让大大小小的混混少了很多。
  总的来说, 太好的名声,没有。但至于有多坏……却又不像早几年的港口mafia,每天清晨醒来都是一股血腥味,平常很少有人敢出门。
  而这, 也是森鸥外自上位以后努力的结果。
  但不得不说,今天的港口mafia如同壁垒森严, 无比严谨。
  国木田独步站在不远处盯着港口mafia正门口,不由得推了推眼镜:“港口mafia的人……该不会是预料到我们要来了吧?”
  “但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要救敦的。”他说着,就看着太宰治戴着不知道从哪里扒拉出来的帽子, 直接走了出去。
  国木田独步:………?!
  太宰——!
  你在搞什么吗!!
  在他胆战心惊的时候——太宰治悠哉悠哉地来到了守卫面前。在他捂着心口的时候, 太宰治挥手打招呼, 守卫丝毫不怀疑地让对方走了进去。
  国木田独步:………?
  等等, 港口mafia的守卫这么松懈的吗??
  你们这样随便的把人放进去, 不怕自己的上司怪罪于你们吗?
  国木田独步扶着脸,旁边的谷崎润一郎跃跃欲试:“太宰先生都可以,那咱们……”
  国木田独步目光幽幽地望向不远处,不知从何时爬上二楼的太宰治,远远地跟他们比了个ok。
  国木田独步眸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太宰……”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啊?
  那当然是前任干部,现任武装侦探社的普普通通一人员啦!
  如果太宰治听到国木田独步的心声,必定会这么回复他——只要把自己搞得特别熟悉对方,对方就不会发现异常。
  当然了……
  这也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