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介嘛……
  自己的妹妹银就在港口mafia,领着他进来的太宰治也叛逃了……他像个小可怜一样,一边变强一边在港口mafia寻找着归属感。
  即便含#哥#兒#整#理#是……这个人,很有可能会因太宰治的一句话而叛逃。
  不过, 那就是很远以后的事情了。
  斋藤森目送中原中也他们离开。
  只是, 刚开始的淡定、稳如老狗的笑容,在看着芥川龙之介迅速放出椅子式的罗生门,夏油杰只是扭捏了一下,就抱着菜菜子美美子坐上去的时候……他感觉那个画面都变得不同一般了。
  ………你们该不会过来的时候, 也是这样的吧?
  真的不会吓到人吗!
  也许是他表现得太过于明显,连带着弹幕都发现了他的异常。
  [爆笑了家人们哈哈哈哈, 森先生眼角是不是抽搐了一下]
  [森先生:我寻思港口mafia也没穷到买不起私家车啊!]
  [违规行驶,认真.jpg]
  弹幕一阵哈哈大笑,看到这些的斋藤森:………
  封心锁爱.jpg
  由于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 斋藤森便没有继续呆在这边。
  只是, 在他刚刚转过身的时候……弹幕上面突然一片感叹号。
  [啊啊啊这个距离, 这个方向, 是不是我看错了………房顶站着五条悟!!!?]
  几乎是在弹幕发出来的瞬间, 属于五条悟的身影从高处降落,然后停落在斋藤森的面前。
  “所以说……刚刚悟君怎么不直接出现呢?”他问道。
  那双六眼稍微偏移了一下:“这毕竟是港口mafia内部的事情吧?我要是以杰挚友的身份出现,会影响你的判断力了。”
  斋藤森微愣几秒,过了一会,他翘起唇角笑出声。
  ——真是贴心啊。
  斋藤森想着,并走了过去。
  在逐渐靠近五条悟的时候,抬手戳了一下男人的脸颊。
  “喏。”
  “这是奖励——”还未说完,男人抓住他的手,轻轻地一拉。
  斋藤森诧异地看过去,那头看起来很好rua的白毛落进眼底。紧接着……是覆盖在脸上的温热。
  呼吸似乎都变得重了一些。
  连带着心跳声都变得快了一些。
  在“咚咚”的伴奏之下,五条悟附在斋藤森的耳边:“阿森。”
  “这样才是奖励啊。”说完,男人立正。
  只是平日里看起来桀骜不驯的人,此时此刻看起来温柔了很多。
  当然,这是在斋藤森眼里的。
  而弹幕里……却是完全不同。
  [艹?人都凑过去了,你竟然没亲亲???五条悟你是不是男人啊!]
  [好纯情的画面啊啊啊啊——!]
  [有一说一,很符合晋江,点头.jpg]
  斋藤森眸子微微眨动,眼前的男人就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啊对了,阿森。总监部的那堆烂橘子召唤我们去一趟,要一起去吗?”
  他看着男人伸过来的手,轻笑一声拍了上去。
  “走吧——!”
  ***
  总监部。
  虽然众多长老、辅助监督乃至于窗的人员,都流转于这里,但他跟东京都高专一样,在外挂着一个类似于宗教的牌子,实际上远在郊区,只有咒术界的人知道,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
  这天下午。
  窗的人正在整理报告,就在这时,一阵阵争吵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无非就是“夏油杰叛逃了?”、“还是斋藤森的人带他跑的?”、“五条悟斋藤森这两个家伙怎么还不来”等等一系列的话。
  特级咒术师夏油杰叛逃……这个消息才不过几个小时,整个咒术界就知道了。
  与夏油杰一同前去的辅助监督,更是把村里惨状一一拍下来。当他们看到的时候,非常震惊,震惊到……那样随和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事情发生没多久,长老就派出人缉拿诅咒师夏油杰,还派出了曾经与夏油杰有过交际的两位一级咒术师……不过就现在长老们这般生气的行为,显然是失败的。
  而这……也牵扯出一些事情。
  那就是,斋藤特级的属下救走了诅咒师夏油杰。
  斋藤森是谁?
  是五条家的人,跟嫡子五条悟关系亲密……是星浆体事件之后,才展现出相对应的实力。
  可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拥有属下?
  而且还是风头正盛的港口mafia新干部?
  是的,新干部中原中也。
  这还是他们通过与驻守在横滨的窗交流之后,才得知港口mafia新上任一位干部,特征是身高不太行的赭色青年。
  巧的是,中原中也刚好符合这个形象。
  至于港口mafia的首领之类的消息……给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根本来不及讨论什么。
  不过……
  中原中也所说的话,还是被当时听到的窗人员流传了出去。
  boss是森鸥外?可中原中也又说是斋藤森的属下……再联想斋藤森前阶段说是去国外治病,实际上是在横滨开发产业?
  吃瓜群众脑洞大开。
  不一会,几个黑西服就聚在一起探头探脑。
  “我记得在斋藤森刚回来那阶段……五条家的人孤立他了吧?”
  “你这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
  “从一个名叫五条阳太的男人嘴里出来的……不过他现在被关了禁闭,也传不出来什么新的消息了……”
  刚走进来,就听到五条这个字眼的两个人:……嗯?
  斋藤森五条悟脚步放轻,在旁边人看过来的一瞬间,竖起手指放在唇边,对面的黑西服立马点头,没有出声提醒正在背后说人的几个人。
  由于是在总监部本部,这几个黑西服也没想到正主偷偷出现在这里,以至于在两个人逐渐靠近的时候,他们还在继续说。
  “被关了禁闭?该不会是因为斋藤森吧?说实话,我早就觉得他突然成为特级咒术师很是诡异,像是五条悟,还是分了两次才成为特级咒术师的……”黑西服说得忘乎所以,最后放出评论:“要我说,五条阳太被关了禁闭,八成就是说了真话!斋藤森就是伪装的好,私底下就是个王八蛋。”
  五条悟捏紧拳头,斋藤森轻轻地拉住他胳膊晃了一下,然后面带笑容地走了过去:“斋藤森私底下竟然是这种人?稍微详细说说?”
  “哎呀,没想到你也对斋藤森私底下的真性情走着兴趣………”正在激情诉说的黑西服回过头,看到斋藤森五条悟那不要再熟悉的脸,突然卡住了壳。
  “怎么不说了?”斋藤森一脸惊讶:“我倒是还想继续听下去的。”
  “斋、斋藤特级……”黑西服欲哭无泪。
  万万没想到,编排人的过程中,本人直接找上门来。
  “继续说呀。”斋藤森挑了挑眉头:“难道是没有灵感?”
  “要我说,斋藤森就是个无恶不作的大笨蛋!”
  “成为特级咒术师根本就不是依靠实力,而是走了后门!”
  “而且还是走了五条家的后门!”
  斋藤森一脸轻松地说出这些,并笑着问道:“是不是很符合你接下来要说的内容?”
  黑西服颤抖唇角:“斋、斋藤特级……”
  “这么能说的话,要不要出一本书呢?”斋藤森笑着拍了拍黑西服的肩膀,眸子不经意地划过男人衣服前的标牌:“山下君是吧?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说完,他回首看着已经皱着眉头,就差鼓起嘴的五条悟,上前拉了一下袖子。
  “走啦,悟君!”
  五条悟还有些气鼓鼓:“这种烂人你怎么不直接揍他!”
  “揍是很容易,但是很麻烦。”斋藤森眨了眨眼睛:“估计要不了多久,整个总监部都知道这个人多么能说会道了吧?”
  正说着,他们已经来到了一扇门前。
  而后门,还有些熙熙攘攘的声音,他们全程讨论着斋藤森五条悟的事情。
  五条悟一脸嫌弃:“这群烂橘子……还真是闲啊。”
  “闲,才会搞事情做啊。”斋藤森伸出手,推开门——围绕着桌子激情讨论的十几个长老,瞬间止住了说话的欲望。
  屋子里窗帘都已经拉上,唯有桌子上点着的灯照亮这片空间……现如今,门外的光透了进来,一下子弄得这群烂橘子眯起了眼睛。
  斋藤森看了眼桌子上的灯,深红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惊讶。
  “各位长老还真是鞠躬尽瘁。”
  “这种节省资金的事,应该发扬光大,让人学习一下才是。”
  总监部几个长老一阵无语,脸皮薄的嘴都开始抽动了起来。
  偏偏在这种情况下,斋藤森身旁的五条悟还大咧咧地说道:“就这大白天还拉着窗帘,看得出来各位长老很喜欢黑暗啊!”
  “各位不应该在办公室,而是在地下啊!”
  言下之意。
  你们这些烂橘子都去死吧。
  作者有话说:
  感谢霜花飞雪送的地雷,我刚刚翻评论才看到!爱你咪啾!!
  其实我说的一周完结,是指,如果我努力,死劲更的情况下qaq
  我会努力更的!感谢在2022-08-03 23:59:28~2022-08-06 20:59: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芷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9章
  如果说斋藤森的话还能算得上是内涵的话, 那么五条悟就是直接指着他们的鼻子说赶紧去死吧!
  要知道,这可是一群德高望重的长老们啊!手握权利几十年,哪有被这么对待过啊?
  眼下听到这些激烈的话, 心态差劲地瞪大眼珠子, 捂着心口差点喘不过气来。
  好在总监部成立多年, 若是只有歪瓜裂枣就坏了。在一堆唯唯诺诺的烂橘子之中,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大爷拍着桌子,晃着火苗闪了闪, 两眼像是要瞪出火星子似的。
  他说:“五条悟!你是想犯上作乱吗!”
  “还是说——你想要代表五条家,脱离御三家,甚至是叛逃咒术界?”
  几乎是在这个长老说出口的时候,在场人无不在想——这旗子扯的真大。
  五条悟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烂橘子会说这种话,他哼笑一声:“你们这群老头子只会说这种话吗?”
  “要不——让我看看你们的身手?”五条悟看着在场的长老们, 继续说道:“毕竟我人少轻狂, 各位一定能谅解吧?”
  ——谅解个屁!
  然后在这些话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五条悟就已经来到他们桌上,身手一拍——价值几十万的会议桌子,四分五裂。
  “啊呀呀。”
  “这桌子好脆啊!”五条悟依旧是那副笑眯眯地模样:“不过这点小钱五条家还是能付得起的!”
  众多长老气急败坏, 指着五条悟的鼻子就想臭骂,可就在这个时候……斋藤森突然上前, 笑容款款:“各位长老年岁已高,都是享福的年纪了,再加上悟君还是个孩子, 希望各位不要计较。”
  长老们:………?
  道理是这个道理, 但是怎么这么生气呢?
  斋藤森继续保持微笑, 可在桌子的掩盖之下, 有人伸出手指头轻轻地撞了一下他的手。
  独属于少年的稚嫩, 让斋藤森一下子就知道是谁。
  斋藤森轻轻地用手碰撞回去,转而给这些长老一个台阶下:“说起来,各位请我跟悟君来,是为了夏油君的事情对吧?”
  提起正事,这些长老舒了一口气:“正是!”
  “斋藤森——你是特级咒术师,亦是我们咒术界重要的珍宝……我相信,你看到叛逃的诅咒师,必定会毫不犹豫的斩杀掉吧?”
  这可真是明目张胆地给人挖坑啊。
  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口中“叛逃的诅咒师”是谁,再加上在他们来之前,黑西服已经说“救夏油杰的人是斋藤森属下”……眼前这些却还装聋作哑,真是虚伪。
  但巧的是,本身就是森鸥外的他,很擅长虚伪这种事情。
  “东京竟然出现了诅咒师?不知各位有没有受伤?”他眉目之间皆是关心,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这么个情况。
  一位长老实在是忍受不下去,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斋藤森!别装了!老夫已经接到消息——救走叛逃诅咒师的夏油杰,就是你的属下!”
  “难不成,你还想我把证据一一摆放在你面前,你才敢承认?”
  “不过是靠着外力才成为特级咒术师——信不信我当下就让你停职!”长老说到这里,被旁边的人轻轻地推了一下,而这一推,他就看到了旁边摩擦手掌,一副想要动手的五条悟。
  他:………
  “不过,念你是初犯……就……”
  “啊,无聊透顶。”
  长老的话还没说完,斋藤森便再次出声。
  他随意地扯了一下领带,尽显慵懒,可是在他抬头露1出那双深红色的眸子之时——!
  那突兀流露出来浓烈杀意以斋藤森为中心,化为气流流传开来,仿佛是无数把冰刀凭空出现,一一扫射,令众人不敢动弹。
  究竟经历多少次战斗,才能拥有这般让人恐惧的杀意!
  在场人脑海里纷纷划过这样的一个念头,唯有与周围近似秃头相比、还有一头靓丽假发的男人不经意地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