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霜花飞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噗嘟嘟嘟、吱吱啊 10瓶;魔性的兔先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6章
  这几天活像是夏油杰的噩梦。
  先是家里出现咒灵, 后来发现这个妹妹的出现是有备而来……虽然眼下已经成为了一家人,但是没多久父母就出事,双双重伤进医院。
  在这种情况下, 负责跟他联系的辅助监督弱弱给他打电话:“夏油先生……你忘记半月之前接的任务了吧?”
  已经焦头烂额的夏油杰:………啊!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这个任务是他二十多天前接的。
  原因是一处偏远乡下的人说他们那里奇奇怪怪, 机缘巧合之下联系上了窗希望可以处理。而窗通过调查, 发现那里的确有那么一两个一级咒灵以后……便交给了当时不太忙碌的夏油杰。
  而现在……已然是时限死期。
  时间耽误这么久,夏油杰根本不敢深想那个地方会变成怎样。
  即便是精神疲惫,夏油杰也是准备出发, 前往目的地祓除咒灵。
  在离开之前,五条悟叫住了自己的挚友:“杰,要不你休息休息,我替你做这个任务吧。”
  夏油杰难掩疲惫,听到挚友的话抬起拳头轻轻地砸了一下五条悟的心口:“放心,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况且我都有事求助斋藤了……”夏油杰眨了眨眼睛, “一家人做两种事,就不太好了。”
  五条悟:“………杰!”
  “好啦好啦,不要担心我!”夏油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近半的身体被黑色阴影覆盖:“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再次强调着, 夏油杰关上车门。伴随着车的启动,车也快速消失在五条悟的眼里。
  五条悟:“……那你可要快点回来啊。杰。”
  [咋说呢, 虽然五条悟是这么祈祷的……但是接下来的剧情,无论是正剧线还是if线,对夏油杰而言, 都是非常危险的]
  [杰………声音凄惨.jpg]
  [安心安心, 他又不会死。就算是那些烂橘子想要针对, 森先生也会保下来的]
  落座于窗前看着夏油杰离开摸出手机的斋藤森不由得一顿。
  看来, 他这求贤若渴的样子还挺明显的嘛。
  ***
  辅助监督开车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为时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夏油杰扶着额头睁开双眼——稍微休憩了一会,精神明显好了很多。
  这里是偏远乡下,到处都是树林植被。随着打开车门,两个看着“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从树丛里冒出来,看到他这么个年轻人,眼里闪过失望。
  辅助监督也跟着走了下来:“二位,这就是此次处理你们村中事件的夏油先生。”
  老人看了一眼:“这……是不是太年轻了啊?”
  另一个人也跟着附和:“是啊是啊……万一驱逐不了,那可怎么办?”
  辅助监督还未出声,将“夏油先生可是特级咒术师”这一消息说出来的时候——夏油杰笑了。
  “看来得让二位看看我的真本事才行。”
  夏油杰打了个响指。
  几乎是一瞬间——那如同黑泥一般的聚集物,从影子之中脱离。带着那附属物特级咒灵的威压,在辅助监督憧憬的目光之下……在正常人无法看清楚之时,特级咒灵化作一团风,将两个老人撞了一下,紧接着掀起飞鸟无数。
  两个老人面面相窥。
  这……这还真是有点本事啊?
  特级咒灵去得快,回来得也快。同时,他也带回来一些消息。
  例如——山村之中某个被村里人把手的房子。
  夏油杰将咒灵收纳起来,转而看向眼前的两个老人:“怪物已经被清除了……那么,这里是否还有需要我清除的东西呢?”
  老人家不同于刚刚的冷漠质疑,在感受到夏油杰的实力以后,他们连忙点头:“当然,当然——大师请来这边。”
  夏油杰跟随两个老人的脚步,而辅助监督则留在原地,等候夏油杰归来。
  行走间,老人家还侃侃而谈。
  “想不到大师年纪轻轻,就可以消除灾祸……想必那个东西,大师也是能消除掉的。”
  提到那个东西,另一个老人明显愤怒许多:“那个该死的畜牲——因为它,险些杀掉让我孙子!”
  “而且,它们还三番两次的用不可思议的力量,袭击村里人!”
  “…………”
  两个老人你来我往,听得夏油杰缓缓皱起了眉头。
  难不成这个村里还掩藏着更加强大的咒灵?但是,如果真有的话……那么刚刚特级咒灵回归的时候,为什么没说呢。
  在感慨间,夏油杰已经做好了随时放出多个咒灵的准备。
  而随行着的两个老人,却是逐渐带着他朝着高处走去,高处之上,有一间破旧的房子。
  驻守在房间门口的两个壮年人看到两个老年人来,纷纷走了过来。
  两个老人笑得极其面善:“快把门打开……我已经把大师带回来了。”
  两个壮年也未反驳,拿出钥匙就是开门。
  先是锁链摩1擦的声音——夏油杰奇怪地看过去,小小一间破旧的房间,竟然缠了七1八道锁。
  夏油杰眯起眸子来,总觉得有些事可能会超出他的想象。
  “大师,请进。”
  灰暗的房间衬托进光来,也让夏油杰在踏进房间的那一刻,立马就看到窄小牢笼里的两个少女。
  几乎是一瞬间,夏油杰瞳孔就颤动了起来。
  数不清的伤痕遍布少女的肌肤。
  明明是该享受父母怀抱温暖的年龄,可她们却是全身上下皆是伤痕,只能颤抖地拥抱到一起汲取温暖。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少女拥有咒力。
  拥有咒力的两个少女,只要给她们一个良好的环境,只要能够成长起来就足以成为一个优秀到祓除咒灵、保护普通人的咒术师。
  但是!!
  就是这两个优秀的少女,现如今却被他本应该保护的□□打脚踢地……扔进这狭小牢笼里不见光明。
  他们愚昧。
  他们有错。
  他们是不可饶恕的犯人。
  夏油杰眸中积蓄着灰暗。
  旁边的老人在走进来以后,看夏油杰一动不动地样子,还提醒着:“这位大师,就是这两个怪物!这两个怪物……就是我们村子里的罪恶之源。”
  牢笼里的两个少女:“我们不是……”
  老人用更大的声音回击过去:“闭嘴!怪物!”
  一声呵斥,让伤痕累累的两个少女再次紧拥成一团。
  夏油杰将这些看在眼里。
  他竖起手指,用咒灵向两姐妹传达消息:“别怕……”做完这件事,他回首看向眼前的老人。
  老人还在喋喋不休。
  但是这一刻,在夏油杰的眼里——他不再是保护保护者,而是加害者。
  他垂下眼眸,手直接穿过老人的心口。
  刹那间,所有的声音都化为乌有。紧接着,尖叫声,所有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夏油杰甩开手上的尸体,甩出门外,甩出两个少女的视野之中。
  他放出无数咒灵。
  将那些肮脏的、腐朽的灵魂啃噬干净。
  不一会的时间,整个村庄就传来阵阵惊恐的尖叫声。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夏油杰已经内心麻木的时候……他后知后觉来到了那间房间面前,从倒地的男人身上翻出钥匙,将那沾染血色的钥匙,扣进钥匙孔。
  “咔嚓”一声。
  锁开了。
  禁锢两个少女自由与未来的锁,也跟着消失。
  夏油杰刚伸出手就看到自己那满是血的手,他随意地将手上肮脏的血擦拭掉以后,重新朝着两姐妹伸出手。
  “已经没事了。”
  加害你们的恶人,已经不见了。
  笼罩这片村子的乌云无声之中散去,太阳透过云层照在了这片大地之上……也落在了那两个怯生生却努力勾住夏油杰手的两个少女身上。
  “不怕我吗?”
  两个少女纷纷晃晃头:“不怕!”
  “您……保护了我们。”拯救了我们,将我们从深渊之中拯救出来。
  看着两个少女那闪烁着的眸子,夏油杰敛下了眸子。
  空气中是浓郁的血腥味,想必再过不了多久,辅助监督就能看到了。
  到那个时候……总监部就会知道,御三家也会知道,包括昔日的小伙伴乃至于悟跟斋藤。
  但是,看着两个少女如此依靠他的模样,夏油杰脑海里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种“很值得”的情绪。
  ——他保护了这两个孩子。
  也护住了她们的未来。
  “说起来,你们的名字是什么?”
  两个少女纷纷晃了一下夏油杰的胳膊。
  “菜菜子!”
  “美美子!”
  两个少女一同说完以后,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您……我们怎么称呼您?”
  夏油杰:“叫我……”
  “说起来,您很有父亲的感觉。”菜菜子眨了眨眼睛,旁边的美美子点点头:“是的!您可以做我们的爸爸吗?”
  才不过十六岁的夏油杰:“………?”
  “我叫夏油杰。”
  “好哒——夏油爸爸!”
  夏油杰:………
  在这片血腥山村之中,唯有那两个少女露出重生后的解脱。
  ***
  如夏油杰所预料的那样,那股浓郁的血腥味顺着山风扑向车内。
  本来还在打哈欠,跟同事聊天的辅助监督一瞬间惊醒。
  “这……这股血腥味……”
  他慌忙跳下车,顺着山坡滚下去,映入眼帘地是各种各样的尸体。
  是血,是绝望。
  唯独少了那么一个……本应该在这里出现的夏油杰。
  辅助监督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手抖起来,他缓了好半天才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XX村遭到屠村。”
  “夏油特级消失……”
  他感受着空气中那熟悉的咒力残秽,脸上流露出气愤与难过。
  “我怀疑……”
  “屠村的罪魁祸首是……夏油特级。”
  辅助监督的报告一上,总监部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甚至是不到半天的时候,他们就捕捉到夏油杰的痕迹,在暗中试探着看着不远处正在买东西的夏油杰。
  ——是的,买东西。
  坐着咒灵远离这个偏远地区以后,夏油杰率先给菜菜子美美子换了两套干净的衣服。
  看着两个少女十分满足的样子,夏油杰会心一笑。
  可是紧接着,他就听到两个少女说道:“夏油爸爸!这个裙子好好看!菜菜子/美美子好喜欢!”
  夏油杰:………
  好似能从旁边人的眼中看出谴责。
  但是,他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啊!也不清楚这看上去四五岁的少女为什么会叫他爸爸!
  夏油杰有想过纠正的。
  只是试着提起来,菜菜子美美子就会抬起手,用那憧憬的神情看着他。
  夏油杰一时间哑然。
  这还是第一次……第一次被如此注视着。
  接下来,夏油杰打算带着新任女儿去吃饭。
  可就在这时——无数黑车突然围堵上来,其中还有两位有名的一级咒术师。
  而在那两个人下车的时候……夏油杰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
  是以前带过他的两位前辈!
  这两位也十分感慨,他们看着被夏油杰牵着的两姐妹,叹气。
  “夏油君。”
  “如果你乖乖地跟着我们回去……我们可以跟长老求情,再加上五条悟作保,完全免除你的死刑。”
  “你还有大好的年华……不应该成为叛逃的诅咒师才对。”
  两个一级咒术师如此说着,夏油杰却是紧紧握住两姐妹的手:“大好的年华吗?”
  “要是让我回去继续保护那些恶心而不自知的猴子,那才是真正的浪费大好年华。”
  一级咒术师微微一怔,还不明白“猴子”是什么意思。
  而旁边戴墨镜的辅助监督直接出声:“二位,动手吧!”
  “像这种败类,不应该存活于这个世界之上。”
  两个一级咒术师一时无言。
  他望着不远处的夏油杰。
  明明是一脸风轻云淡的表情,可是那表情,却是已经告诉大家:他不会服输。
  哎。
  不愿意服输的确是美好的品质。
  但是!!
  为什么偏偏用在这个地方上呢!
  一级咒术师再怎么不解,也不可能直接背叛咒术界……于是乎,他们双手翻腾,遮掩于世人眼睛的帐,缓缓从半空之中降临、滑落。
  做完这一切,一级咒术师眸光闪烁。
  “夏油君。”
  “在一切还没有开始之前………你还有反悔的机会。”
  “您在说什么啊……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自然不可能后悔。”说话间,诡异的属于咒灵的气息开始四处蔓延。
  在场的人都知道……那是属于夏油杰的咒灵!
  咒灵操术。
  能够直接掌控咒灵的男人——即便是一级咒术师也不清楚,夏油杰究竟吞噬了多少,得到了多少。
  或许是几十个?
  几百个?
  总不可能是几千个吧?
  在气氛逐渐沉寂之时……那属于摩托车鸣动的声音,在帐彻底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