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合适的时机召唤英灵。
  就像是能感受到冬木的地脉一般……这一次的圣杯战争,远比上一次提前很多。
  斋藤森目光闪烁,一下子联想到死去的假货,炸裂开来的白色团子,以及白色团子消失之前,对他发出圣杯之战的邀请。
  这一次圣杯战争提前……多半是跟他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说起来,爱丽丝菲尔……你为卫宫切嗣准备了什么英灵呢?”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女人的轻笑声:“嘘——这是秘密哦!”
  “相信阿森到时候看到了,必定会大吃一惊的!”
  明明已经成为了伊莉雅的母亲,某种程度上却保留着少女的天真。
  斋藤森:“好哦,那我拭目以待。”
  而这。
  也是斋藤森最近半个月的生活。
  不过眼下的生活还是惬意的。
  惬意到……身旁有手机声音响起,斋藤森都是一种“啊……终于来了!是谁打来的电话呢?该不会是那个便宜舅舅发现悟君半个月没有回家,所以终于忍不住打电话了吧?”
  斋藤森扭过头,便见五条悟拿出手机接听。
  几秒后。
  五条悟表情微微一变:“阿森。”他放下电话,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杰那边出事了。”
  话音落下,刚刚还在舔屏幕说这个画面好和谐的弹幕,一下子□□起来。
  [卧槽,杰出事了???别吓我啊啊啊!这又不是if线,杰怎么可能会死翘翘呢!]
  [前面的你冷静一下……不是夏油杰出事了,是夏油杰那边!]
  [八成是夏油杰父母那边吧……]
  如弹幕猜测一般。
  出事的确实是夏油杰的家人。
  将伊莉雅安置在家,生怕小萝莉寂寞,斋藤森还把爱丽丝也安置在家里,并保证回来绝对绝对会带很多新式甜品以后——他跟着五条悟前往了夏油杰所说的医院。
  ——医院。
  刚刚踏入医院内,便闻到一股消毒水味。
  这无疑是一种熟悉的味道,亲切到让斋藤森脑海里跳出某段记忆来。
  模糊不清的、像是旧电视发出的雪花屏幕,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跳出来一般。
  “滋滋滋啦——”
  随着消毒水的味道更加的浓郁,他恍惚看到自己手握着枪,脚边是重伤到苟延残喘的男人……而身边,则是看不清脸的小萝莉,只是发间的那个蝴蝶发饰,看着有些熟悉。
  那里的环境是窄小的。
  只是戴着蝴蝶发饰的少女,隐隐约约张着口,好像是在说着什么。
  究竟是什么呢……究竟还有哪段记忆,是他暂时忘记,还没有彻底找回来的呢?
  “滋滋滋啦——”
  在少女的脸部表情逐渐能看清的时候……对方第一个动作就是摁住心口,眼里带着不屈的精神。
  以及……
  对方说的话。
  “我不要!”少女咬着唇角,满眼都是拒绝:“我只想拯救我能看到的生命。”
  坚定而又决绝的回应,让斋藤森有些摸不到头脑。
  记忆还有些不清晰。
  但是,从对方的话语来看,以及身上的衣着,都能判断出这个少女应该是一位治愈人的医师。
  年纪小小,自然是不可能突然成为医生的。
  那么……是跟家入硝子差不多的存在?
  斋藤森想着,而记忆之中的他,在与少女对视一会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随即,记忆之中的他举起手中的枪,朝着旁边人就是“咚咚咚”的几枪。
  子弹穿过男人的心扉,血液顺着身体溢出,进而染红身上穿着的衣服。
  任谁看到这个画面,都觉得是大人欺负小孩子,甚至是在虐杀一个人的生命。
  斋藤森内心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透过自己的双眼,看着眼前少女那崩溃到摇摇欲坠的样子,他听到自己那极其冷淡的声音。
  “行了。”
  “这样他就要死了,动手治吧。”
  回应他的。
  是少女不堪负重滑落在地上的样子。
  这是他的哪一段记忆呢?
  以及……
  这个少女……
  是谁?
  在[与谢野晶子]这个名字,即将跟眼前崩溃中的少女对上的一瞬间……被临时构建出来的黑白影像破碎了。
  “………”
  “………”
  “阿森——”带点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也让斋藤森成功从记忆脱离而出。
  他站在地板上。
  空气中是密密麻麻的消毒水味,脚边是光滑的白瓷地板。而他抬起头,就能看到对应的天花板中的他,也做出抬头的动作。
  真实与虚幻,好似就差他的一个动作,就能轻而易举地戳破这层膜。
  “阿森。”
  熟悉的温热覆盖在他的额头上,同时也带来了对方的关心:“是不舒服吗?”
  “稍稍有一些,不过问题不大。”
  斋藤森冲五条悟笑了一下。
  这的确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只是,稍微的触碰到自己还没想起的记忆罢了。
  还是有些模糊。
  就像是事情的开端结尾都没有放出,只是单纯的甩出了一段中间小小剧情。
  他这样说着,回应着眼前的男人。五条悟却是满脸不信任地,甚至是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脸。
  斋藤森:…………?
  “阿森。”
  “隐瞒是不乖的行为哦?”
  斋藤森:他……当然知道了。
  但是。
  他也伸出手指,回戳了一下五条悟的脸颊。
  “不过悟君,没忘记我们来这里的原因啊。”
  这里是医院。
  是灵魂在死亡边缘不停被人拉扯的圣地。这里的每一个医生,都是救苦救难,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可能会活着的人。
  斋藤森五条悟匆匆顺着廊道而行,转眼间就在急救室门外,看到坐在椅子椒 膛  鏄  怼   睹  跏   鄭  嚟上,似要把人埋进尘埃的夏油杰。
  两个人走了过去。
  深陷痛苦之中的夏油杰听到脚步声,缓缓地抬起头——平日里的漂亮眸子,现如今却沾染了很多红血丝,宛若好几天没睡觉一般。
  作为挚友,五条悟几乎是惊呼出声:“……杰?”
  他几乎是不敢相信。
  毕竟眼前的夏油杰……平日里如此自信的挚友,为何会变成眼前这副模样。
  夏油杰当然清楚自己眼下这副模样有多么的糟糕。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努力地保护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妹妹,甚至是生怕有咒灵跑过来……他留下咒灵,然后在周围打下了许多印记,只为了保护家人!
  只是,家人是保护住了……可夏油杰万万没想到,远在工作岗位上班的父亲,却是受到了伤害。
  “别着急杰——叔叔肯定没事的。”别忘记了!他们可是咒术师!还有硝子,无论多么严重的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她手下都能起死回生!
  夏油杰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
  只是猝然得知父亲车祸,那升起来的压力好似捏住了他的脖子,弄得他喘不过气来。
  再加上他完全不敢告诉母亲,导致所有的东西都由他自己承受,以至于给挚友打了电话以后……看到对方过来以后,那压在肩膀上的重量才移除了一些。
  “有没有查清楚是什么人做的?”
  夏油杰听到这句话,轻轻地晃了晃头:“还不清楚……”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现场应该也会留下一些痕迹才对。”而追寻痕迹这种事情,对于咒术师不要太轻松。
  夏油杰也想到了这一点。
  尤其是……他还可以派出咒灵,比单纯的追寻敌人要快得多。
  如果说,刚刚还是急不可耐的话……那么在斋藤森、五条悟短短几句话之后,他那紧皱着的眉头,也慢慢地松展开来。
  着急并不能做好事,只会让自己变得愈发烦躁。
  生怕夏油杰一个人坐在这里等得过于焦虑,斋藤森跟五条悟分开坐在椅子上,将夏油杰护在了中间。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夏油杰已经在思考……要不还是让家入硝子来吧!
  即便是让家入硝子出手,可能会让这些医生震惊、感觉到世界观破碎……甚至是影响到父亲,让他看到非人类的世界。
  但是……
  只要能让父亲变好的话……
  忽地,他的肩膀突然承受到两个人手臂的重量。
  看着两个人投来的目光,夏油杰一时无言。
  不要紧张。
  他应该……多多相信一些现代医术才对。
  夏油杰继续等待。直至几个小时后……急救室的灯也从红转变成绿。
  门随之打开,医生也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他说着夏油父亲现如今的状况,再过不了多久就会转入普通病房的好消息。
  而医生的话,也令夏油杰安心了下来。
  人一放松,就会暴1露他自身的虚弱。夏油杰匆匆忙忙赶过来还没有吃饭,眼下听到好消息有些坚持不住,立马被五条悟扶住。
  斋藤森指了指外边:“刚好中午了,我去买点饭。”
  “悟君,夏油君就交给你了。”说完,他顺着这条路朝着外面走去。
  医院的走廊是那么的冰冷,可这些白色天使却是拥有着温度。
  斋藤森打开医院的大门,刚好看到一辆急救车停在面前。
  他走出让出道路。
  随着担架下来,从后面跳下来的黑发萝莉,也一脸焦急地跟了过来。
  虽说黑发萝莉变化有些大,但那明显是被刀割过的袖口、以及残留在手臂上的伤口,还是让斋藤森一下子识别出了对方的身份。
  “惠?”
  夏油惠听到声音扭过头,便见斋藤森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吧嗒吧嗒——”泪水冲出眼眶。
  所有的委屈在看到熟悉人的一瞬间,统统爆发。
  夏油惠忍着泪意,慌张地跑了过去,像是抓住了希望一般,轻轻地拽住了斋藤森的胳膊。
  “请……请救救妈妈……”
  “妈妈她为了保护我……被人中伤了……”
  “请救救她呜呜呜呜呜……”
  那宛若小猫般隐忍的哭泣声,再看夏油惠手臂上的伤痕,斋藤森敛下了眸子。
  “不要担心,惠。”
  “你哥哥夏油君也在这里。”
  听到这话,夏油惠的眼睛一点点的亮了起来。
  而两分钟之后……她突然明白斋藤森的话了。
  夏油哥哥之所以在这里,完全是因为……父亲也受伤了。
  也就是说……
  除了有些虚弱的哥哥,妈妈爸爸……都遭受了伤害?
  夏油惠突然感受到了一阵阴冷。
  明明空调适度,可她却是害怕地抱住自己的胳膊,像是回到那个窄小的、黑暗的房间一般。
  是那些人发现了吗……
  是因为她不乖所以……他们就来伤害爸爸妈妈了吗?
  夏油惠看着地板,只感觉有无数只手钻出,似要将她拉回黑暗一般。
  要……回到那个地方吗?
  如果自己乖乖地……就可以不让那些人伤害爸爸妈妈的话。
  那么她做什么都愿意!
  看着夏油母亲进了急救室以后,夏油惠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转身跑了出去。
  斋藤森没有任何犹豫地将这件事告诉了夏油杰。
  于是乎,夏油杰连忙跑了过去……半个小时后,夏油杰拉着眼角有红意的夏油惠走了回来。
  “惠刚刚告诉我了。”
  “伤害我妈的人……估计你们也熟悉。”说到这里,夏油杰还苦笑了一下。
  斋藤森跟五条悟对视了一眼。
  他们熟悉的……?又恰巧伤害到了普通人……?
  五条悟:“嘶……该不会又是盘星教信徒搞的鬼吧?”
  夏油杰点头。
  五条悟忍不住嚷嚷着:“那群家伙搞什么?又没涉及到天元大人……!”
  “谁知道呢……”夏油杰自嘲着:“说不定是单纯看我不顺眼。”
  ——的确。
  这简直就像是在针对夏油杰一般。
  如果说,夏油惠出现的目的,是为了杀夏油杰的话……那么在夏油惠倒戈以后,盘星教信徒突然冒出来伤害普通人,那简直就像是踩着夏油杰的理智,让他讨厌普通人。
  从一个“保护人”的角色,变成逐渐“厌恶普通人”的角色。
  而这,无疑是危险的。
  短短一天,夏油杰遭受了太多——而她的妹妹也受了伤,却怎么也不想包扎,只想等妈妈安全出来的消息。
  他们手牵手,好像这样就能获得安全感一般。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夏油杰再度出声:“惠,打算换个地方生活吗?”
  夏油惠:“……新地方,可以保护爸爸妈妈不受伤吗?”
  夏油杰难得流露出一丝笑意:“当然。”在他说完,夏油惠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同意了。
  作者有话说:
  夏油杰已经有了给家里人换地方的想法,他不由自主地看向眼前的斋藤森。
  想让家里人前往横滨。
  所有的危险,都让他承受就好。
  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几天后的一次任务中,夏油杰崩溃了。
  感谢霜花飞雪送的地雷,啾啾啾!
  ——
  特意卡的520(认真)
  好剧情到后半部分了接下来我要加速啦!!感谢在2022-07-26 15:10:13~2022-07-27 23:59:23期间为我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