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不用人照顾呢!
  夏油杰喝了一口冰饮,夏油母亲也带着刚出炉的小饼干过来了。
  “来,尝尝阿姨做的小饼干,合不合你的胃口。”夏油母亲看着伊莉雅那乖巧捧杯子的画面,心就为之一软。
  伊莉雅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然后抬头看了下旁边的斋藤森,漂亮的眼睛疯狂眨啊眨。
  在爱因兹贝伦家里生活好几年,平常就是他做蛋糕做小饼干,伊莉雅如果吃太多他就会进行制止……也就导致,即便是在夏油家,伊莉雅也不忘初心,询问他。
  “可以吃几块,不能吃太多了。”
  生怕夏油母亲误会,斋藤森适当地解释了一句:“早在来之前,伊莉雅就吃了一些东西。”
  夏油母亲立马点头:“是我疏忽了,小孩子这个年纪不能吃太多的。”
  看着伊莉雅已经乖乖巧巧拿着小饼干吃,脸上随之绽放出超级可爱的笑容,夏油母亲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软了。
  看看人家的哥哥,多么体贴!
  眼下看着夏油杰一屁股坐下来不动地方,夏油母亲忍不住说道:“杰,你快上楼看看你妹妹吧。”
  “刚刚爱丽丝那个孩子说楼上有些动静……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什么。”
  几个咒术师默默交流眼神。
  在他们来的时候,[爱丽丝]就上楼了?
  这么凑巧?
  作者有话说:
  今天还有更新qaq
  我先去吃个饭!感谢在2022-07-22 00:03:25~2022-07-23 11:57: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以為.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2章
  夏油杰上楼了, 而作为客人的斋藤森等人,则是坐在沙发上陪着夏油母亲聊天。
  准确来说,这完全就是斋藤森的个人秀。
  诸如此类的话——
  “杰在学校怎么样啊, 有没有给你们惹麻烦啊?”
  斋藤森:“请放心。夏油君在学校和谐有爱, 主动帮学校做一些事情。”
  又比如——
  “你们学校的学业是不是特别忙啊。”
  斋藤森:“夏油君非常努力。”
  这一系列回答, 连让夏油母亲安心,也让弹幕的人大开眼界。
  [卧槽,还能这样解释??不愧是森先生……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
  [疯狂接任务=非常努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讲个道理, 夏油杰和谐有爱,主动做事情,那特么难道不是这两个人身为特级咒术师却逍遥在外,不得不说多接任务吗?]
  [前面的,特级咒术师又不止这三个人, 你喷什么喷]
  眼瞅着弹幕又要吵起来, 斋藤森压了一下唇角,不经意地把话题引到了[爱丽丝]上面。
  “夏油阿姨不用担心,夏油君是个非常棒的人。不过……我倒是头一次听说夏油君有妹妹——虽然还没有看到,想必她跟夏油君一样认真可靠吧?”
  “认真可靠啊……”夏油母亲有些感慨:“那孩子的确是贴心友善。”
  “尤其是我刚把她带回家那段时间……她就主动分房间睡!还让我们不要担心她……”夏油母亲捂住心口:“实在是太体贴人了。”
  小孩子在很小的时候, 就会跟父母分房间睡,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孤儿院的孩子也是单床睡, 依然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初来乍到,内心敏感的[爱丽丝],却主动提出分房间睡。
  这简直就是贴心到可疑。
  以及……咒灵的气息逐渐浓郁, 夏油君这是在楼上做什么呢?
  ***
  夏油杰踩着楼梯登上二楼以后, 一排房间映入眼帘。
  第一个房间是父母的, 第二个房间是他的, 而他对面的小房间, 则是他的继妹[爱丽丝]的。
  廊道间看起来干干净净,敞开的窗户无时无刻提供新鲜的空气。
  但是,这都是表面。
  在咒术师的眼里——各色带有污染的雾霾,悠悠地从[爱丽丝]的房间里飘了出来。
  这个潜伏在家里的咒灵……就在[爱丽丝]的房间?
  想到这里,夏油杰立马下了个小型的帐。尽管知道妈妈不会立马来二楼,但是,他还是要做好完全准备。
  夏油杰低声细语,伴随着往前行走的同时——黑色而浓郁的帐,直接降临在半个走廊里,也延伸到[爱丽丝]的房间里。
  而在他身后。
  是属于他的咒灵若隐若现。
  二级,一级,乃至于特级——!
  最终,夏油杰停在了[爱丽丝]的房门面前。
  房门上挂着一个粉色牌子,上面写着[爱丽丝的房间]。
  夏油杰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在思考自己是直接踹门而开呢,还是试探着敲敲门呢,毕竟这可是女孩子的房间!
  在短暂思考两秒后,跟随在他身后的咒灵抬起爪爪直接摁在了金属门把手上。
  “咯噔——”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不过是从里面传来的。
  伴随着门从里面打开……浮现于周围的咒灵,一瞬间消失不见。
  连带着帐也消除。
  门大大敞开。
  金色的头发不知道是不是被压过,稍稍有些翘起。但是在刘海之下,是那特别灿烂的笑容,灿烂到让人忽略她那有些失了高光的眸子。
  但不得不说,光从外表上来看,这的确是一个漂亮、优秀的女孩子,优秀到出门都能被星探发现,进而成为童星的存在。
  就是不知道自家父母究竟是用了什么运气,才从孤儿院带回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夏油哥哥。”属于少女甜美的声音响起:“是妈妈让你过来叫我的吗?”她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呀,刚刚太累了,直接睡着了。”说着,就打了个哈欠。
  ……找东西还能睡着吗?
  这完全就是撒谎的行为吧。
  “爱丽丝。”夏油杰半弯下腰来,注视着眼前不要再可爱的继妹:“老妈说,你是听到楼上有声音才上来的。”
  “有找到东西吗?要不要哥哥帮你?”夏油杰说着手直接摁在房门上,刚刚还有些困倦地爱丽丝连忙抵住了门扉。
  “……哦爱丽丝?”夏油杰盯着眼前有些紧张的少女:“该不会你是把什么东西弄坏了吧?”
  “没有没有——”爱丽丝连忙说着,“只是,只是夏油哥哥是哥哥大人哦!院长说过……男孩子是不能进女孩子房间的……”她低下头,让人看不清那双眸子在想什么,只是小手一遍一遍的捋着微微卷曲的发尾。
  “……”是哦!贸然闯进女孩子的房间,还真是不妥。
  “这样吧,爱丽丝——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哪怕是一点点不同,一点点不对劲,你都要跟我说。”
  “好,我知道啦,夏油哥哥。”爱丽丝抬起手,露出一个超级灿烂的笑容。
  就是这种笑容搭配上那双空洞的眸子,总会让这种美感添加一丝诡异。
  夏油杰怀疑一定是最近太累了,他伸手rua了一下少女的脑袋。
  “跟哥哥下楼吧。”
  “家里来了客人,还有跟你一个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相信你们一定能玩得进去呢。”
  爱丽丝小心翼翼地封好门:“会比爱丽丝可爱吗?”
  夏油杰第一时间想到了斋藤森家的爱丽丝,第二时间想到那楼下的白发萝莉伊莉雅……还有自己的继妹,伊莉雅。
  恩……怎么说呢,各有千秋。
  夏油杰片刻迟疑,站在他旁边的爱丽丝却是低下头,瞳孔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糟、糟糕!]
  [有更加可爱的人占据了夏油哥哥的心扉……]
  [我得,我得更加努力一些才行]
  爱丽丝心事重重地走着,却不知在他离开的身后,一只隶属于夏油杰的特级咒灵,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楼道口,然后操控着门把手,钻了进去。
  夏油杰并不打算将咒术师的东西暴1露在家人的视野之中。
  拉着继妹的小手,催促着她赶紧下楼以后,他们来到了客厅。
  来到客厅,还能听到自家老妈的欢快声。
  看看自家挚友虽然还戴着墨镜,但是即便是不摘下去,也能感受到他在说:好无聊啊——这种无聊的聊天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伊莉雅也在盯着眼前的小糕点,一戳一戳。
  而谁在跟自家老妈聊天,一目了然。
  他的脚步声压根就没有隐藏,导致被逗笑地夏油母亲回头,就说道:“杰!”
  “你这孩子真是的!被校长夸奖、被同学所依靠,甚至是被学弟崇拜这种事……这种美好的校园生活你都不曾向我提起!”
  “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因为你成为这所学校的学生,有多担心啊!”
  夏油母亲情到深处,还试探地抹了一下眼泪。
  夏油杰:………
  他满脸不可思议。
  斋藤,你这家伙……究竟都跟我妈说了什么啊!
  斋藤森默不动声地端起冰饮,小小的饮了一口,滋润一下自己有些发干的喉咙。
  感受到夏油杰的注视,他笑着抬头……却是一眼看到了那藏在夏油杰身边的少女。
  金色的头发,黯然的眸子,就是……如果穿上小洋裙,连带着眸光也是深红色的话,说不定站在他的面前,以假乱真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爱丽丝]却是惊呼一声,捂住了眼睛。
  作者有话说:
  “……怎么了爱丽丝!”距离最近的夏油杰连忙扶起爱丽丝。
  可就在这个时候——从爱丽丝的发梢开始,灿烂的金色逐渐褪去,转而露1出极致的黑色。
  夏油母亲也跟着转过头,看到这么一节黑发,愣怔一下。
  “爱丽丝……”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去染发啦?”
  好,标准的2520,认真,感受我的爱意[确信]感谢在2022-07-23 11:57:39~2022-07-23 23:59: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quarius、芷桔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3章
  “从今天开始, 你的名字就是爱丽丝——你要努力一点,成为夏油杰的家人,成为他最重要的妹妹。”
  “再然后, 在感情最为浓郁之时——杀了他。”
  在斋藤森回到东京前两天, [爱丽丝]收到了这样的一个命令。
  她好似站在聚光灯之下, 看不清周围的人。
  那些人仿佛戴着面具一样,嘻嘻笑笑,不曾游过人间。
  而她却无动于衷, 甚至是缓缓地、缓缓地露出一个标准式的笑容。
  “是,爱丽丝知道啦。”
  她站在聚光灯之下。
  手臂间怀揣着丑陋的咒灵,脸上却顶着灿烂的笑容,披着一头灿烂的金发,仿佛要照亮这片世界一般。
  但是, 在这之前, 她不是这样的。
  黑而窄小的空间,不知过去了多久,传来男人轻咳的声音。
  她幽幽抬起头,看到男人走进来时, 咳嗽时也不忘记摆出嫌弃地样子。
  “……丑八怪!快起来!开始训练了!”
  少女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黑色的长发衬着那张小脸更加的白皙、可爱,不笑之间尽显清冷。
  但是。
  她这过于冷漠平淡的表情, 立马就迎来了教导老师的耳光。
  “像你这么一副死了爹的表情,谁会领养你?!”
  男人的手用力地捏着少女的脸颊:“给我笑,给我笑出来——!”
  极致的疼痛, 让泪水从黯然的眸间流淌出来。
  教导她的男人回手一巴掌:“哭什么哭!像你这种丑八怪!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能用的地方!”
  “黑色的头发脏死了!看起来一脸也不可爱!真不知道上头为什么会选择你……!”
  “真是晦气!”
  男人疯狂甩着手, 想要抖掉手指上的灰尘。看到少女一动不动, 他上前就是一脚:“给我爬起来, 蠢货!”
  “今天练习不成功, 你这两天休想吃一口饭。”
  少女缓缓地爬起。
  任由泪水流下来,干瘪而又好看的脸却努力地扬起灿烂可爱的笑容。
  “不对!”
  “重来!”
  “你这个蠢货——!”
  “………”
  不知道经历了多久,当少女那张白皙的脸变得一团紫一团红以后,男人才慢悠悠地收回手:“哼,这才对吗!”
  男人慢悠悠离开了,少女枯坐了很久。
  她对着空气努力灿烂笑啊笑,可眼睛却哭得好疼。
  在训练后的三天后,教导老师又开始训练她如何变得可爱,如何才能讨家长喜欢。
  一个个标签贴在了少女的身上。
  直至她逐渐成为男人眼中的“可爱”。
  但是神态是够了,这头丑陋的黑发还有脸是不行的。
  这些并非是教导老师继续参与的事情了——在不知道多少天以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扑腾扑腾两下,一团蠕动地灰色肉球出现在她的眼里。
  门外的声音:“向他祈祷吧,他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肉球滚过来,几十只手窜来窜去,这简直就是一个行动的克苏鲁。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