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很有用啊!织田作之助很有用啊……我。我只是可惜, 我没有想要拿走你的一切。”
  “是那个神明, 那个白色团子!!是他, 是他夺走了你的一切!!”
  [森鸥外]眼泪摩挲, 挥舞着自己的手就朝着斋藤森爬进:“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我什么错都没有,什么的错都没有………我只是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小小的,错误啊……!”
  “小小的错误?”斋藤森感觉自己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唇角一碰,发出冷笑声。
  “知道吗?在我成为斋藤森以后……过得是怎样的日子?”
  斋藤森缓缓地弯下腰,伸出手捏住[森鸥外]的下巴。
  “十几年的记忆完全空白,被迫呆在一个狭小的环境之中,连站起都是一种折磨。”
  “后来,好不容易在外调养得差不多——回来发现,身体的父亲想要害死自己,母亲为了保护自己杀了父亲……”
  斋藤森手指不由自主地发力:“致使一个人重新过了将近二十年的悲惨人生?你觉得,这是一个小小的错误?”
  “但是,但是你还活着啊!!”[森鸥外]眼里的泪水噼里啪啦地掉落下来,烫的斋藤森微微挑了挑眉头,一时间在思考……原来自己身体哭出来的眼泪这么烫吗?还是因为假货间接性影响的呢?
  可当他缓过神来,听到[森鸥外]辩解着,甚至是始终没有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时候……斋藤森突然觉得有些无聊,甩开[森鸥外]的脸,任由摔倒在地上。
  天空明明极好,阳光也是十分明媚。
  但斋藤森却觉得此刻差一阵风,否则这么碍事的东西怎么还在这里,甚至是使用着自己的身体,做出如此碍事、让人厌恶的表情。
  嗓含#哥#兒#整#理#子有些发痒。
  斋藤森看着如此颓废、甚至是不成气候的[森鸥外],只觉得十分无趣。
  他侧过头:“中也君,红叶可有联系你?”
  中原中也迅速拿出手机拨通尾崎红叶的电话,还贴心地弄了个扩音器。
  “boss。”
  斋藤森给了中原中也一个赞赏的眼神。
  或许是尾崎红叶也在关注着中原中也这边的情况,导致电话才嘟嘟了两秒钟,尾崎红叶就迅速接了起来。
  “中也?”
  温柔地嗓音冒了出来,倒在地上的[森鸥外]身体突然僵直。
  他僵硬地扭过身体,深红色的眸子缓缓地落在斋藤森的手上、甚至是手机上。
  斋藤森没有太多关于尾崎红叶的记忆,但是在这个声音响起的一瞬间,他的心都变得柔软许多。
  “红叶,是我。”
  熟悉而又带着稚嫩感的声音传了过去,令坐在办公室的尾崎红叶展开笑颜。
  “boss……妾身可是等候你许久了。”
  斋藤森:“稍微处理了一些事情。”他垂下眸子,看[森鸥外]止不住抖动地样子,继续说道:“说起来,你知道假货离开横滨的事情吗?”
  话筒那边传来一阵娇笑声。
  “boss既然提了起来,想必您已经见到了那位了吧?”
  斋藤森轻笑了一声。
  “果然是这样——”尾崎红叶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严肃许多:“不过请安心。由于这位的不安分只限制在港口mafia,再加上他表现得实在是太差劲了所以……有人借用您之前出现在港口mafia的传闻,他们自圆其说,说您是被替换了。”
  斋藤森:………
  某种程度还真是这样。
  “当然了,港口mafia的首领被替换这种事……着实丢人。虽然你我之间都知道,这其中必定不简单。”
  “但——您若是归来,得好好商量一下归来的理由呢。”
  “尤其是……您现在的身体与名字。”
  究竟是以森鸥外的身体、名字回归呢?还是以斋藤森的身体回归,进而使得底下属下各种脑补,说斋藤森其实是森鸥外的血脉呢?
  尾崎红叶虽然没有明说,但斋藤森上次来到横滨,碰到黑蜥蜴门下的人……这种类似的传闻,到底还是传出去了。
  “这件事容我想一想。”
  “眼下最重要的是……是如何处理这个假货。”
  斋藤森说着,尾崎红叶也明白他的顾忌,轻笑着回应。
  斋藤森准备挂断电话,然后思考如何处理[森鸥外],可就在这个时候……[森鸥外]像是看到什么似的,瞳孔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再紧接着,他手指颤抖地拽住了斋藤森。
  “求,求求你……不要夺走我的身份……”
  “求求你……”
  斋藤森听到这句话,眉头微微的挑起。但是,在他看到[森鸥外]变化如此之大,还是生出了一丢丢兴趣。
  “你,刚刚有看到什么吗?”
  [森鸥外]看着浮现在眼前的东西。
  上面写着。
  [玩家扮演:森鸥外
  森鸥外是你行走在这个世界的铭牌。一旦被取缔,你就会立马死去]
  在斋藤森询问的一瞬间,[森鸥外]眼前的话又变成。
  [如果你回应了,你将会立马死去]
  这简直就是进退两难。
  但是,一个是立刻死,一个是缓刑……[森鸥外]犹犹豫豫,眼神偏飞,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斋藤森看到这里就知道,[森鸥外]绝对看到了什么。
  是与他交易的存在吗?
  就是,被[森鸥外]称之为神明的存在?
  不过问题又来了——那位神明,为什么会选中这个蠢货代替他,又为什么……恰好的选中他了呢?
  他的思想触及真相的边缘。
  原本还呆在他身体里的白色光团,在六眼的视野之下,一点一点的被挤出斋藤森的脑袋里,也一点点的暴1露在[森鸥外]的视野之中。
  [森鸥外]从未看过这个场面,由于太震惊,他的眸子颤动起来。
  “怎么……还不打算说吗?”
  [不要回应,不要承认,不要震惊]
  白色光团如此显示着。
  [森鸥外]胆战心惊。
  斋藤森眸子低沉:“什么都不想说吗……没关系。”他微微一笑,“不过你刚刚是不是说错了?”
  “什么叫”
  作者有话说:
  “什么叫不要夺走你的身份?”
  伴随着话筒里一声“boss”响起,斋藤森眸子也跟着低沉许多。
  “那本就是属于我的东西。”
  “我,即是森鸥外。”
  “而你——”斋藤森挥出指尖,指向眼前的[森鸥外],在对方绝望的表情下,他就此宣判:“则是出局之人。”
  “咚”——!
  落于棋局之中的棋子,翻手重做掌棋之人。
  ——
  特意凑了个2520,忽略前面的2,那就是520(震声)
  以后有特殊加更,要不就控制在这个字数吧(摸下巴)
  结尾好像有点中二(扭扭捏捏),我听着火影的(透明的世界)开肝的哈哈哈哈
  太晚了,我明天捉虫!晚安~~
  感谢在2022-07-17 23:59:18~2022-07-18 02:4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极圈的坑里人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8章
  东京高专的范围是很大的。
  周围有大片森林用来遮掩, 风景空气虽然都不错,但出去的时候也就花了不少的时间。
  禅院直哉准确无误地踩着向下的石板,时不时抽气一下, 脑海里回荡着中原中也揍他时, 以及对方说的话。
  说实话, 把人从横滨带回来,一开始他是真的想送一下礼物。当然了,潜意识里……看着这张相同的脸, 上下其手被虐过的心也能舒服一点。
  但是这份心情十分隐匿,可是在被人挑破以后,就化为无穷无尽的烦恼。
  “叮咚——”是熟悉的手机声。
  禅院直哉扭过头,自家族人手足无措地拿着手机,说道:“直哉少爷, 家主大人知道您来东京高专的事情了……”
  禅院直哉满脸无所谓:“反正又是些口头教育。”
  “老头子也就只能做做这种事情了。”
  禅院族人面面相窥, 基于他们自身的奴性,半点不敢反抗眼前的嫡子。
  看着眼前这群乖巧的棋子,禅院直哉只觉得无趣。
  棋子不反抗固然好,但终究少了那么一点趣味。
  而至今反抗他……或者说直接暴揍他的人, 只有三个。
  一是伏黑甚尔,二是斋藤森, 三是……斋藤森的小弟?
  啧。
  竟然被斋藤森的小弟给打了!实在是太不爽了!
  禅院直哉继续往下走。原本无风的地带突然生出一丝冷意,禅院直哉迟疑了一秒钟……不对劲。
  他神色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呵。”
  熟悉的低呵声传来。禅院族人顿时紧张无比,可禅院直哉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 顿时欣喜如狂。
  “这个声音是……甚尔吗!”禅院直哉顶着一张灿烂笑容, 刚扭过头, 冰冷有力的拳头直接碾压过他的脸, 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一下子腾飞起来, 撞在树上。
  “……咳!”
  痛到极致的麻意从后背传来,禅院直哉抽着唇角,身体无力的滑坐在地面上。
  周围有一瞬间的寂静,唯有那站在两方中间的伏黑甚尔似笑非笑,轻轻转动了一下脖子,发出“咯噔”的声音。
  “……是甚尔?!”周围的禅院族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随之而来地是巨大的窒息感。
  这个家伙……不就是个天与咒缚吗?怎么出现的悄无声息?而且,还一出现就暴打了直哉少爷?!
  “哦?怪不得出现在这片区域我就听到有吠叫声……”伏黑甚尔眼神淡漠:“原来是禅院家的走狗啊。”
  禅院族人气急:“……甚尔!你不要太嚣张!别忘记了,你也是禅院的一员!”
  “禅院?”伏黑甚尔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东西似的,啜了一口:“你们还没灭绝啊。”
  禅院族人:………!!
  他们气得满脸通红,刚想说什么,被撞得全身疼痛的禅院直哉扶着树缓缓爬起。
  “甚尔……”
  禅院直哉疼得直咧嘴:“你出现在这里我十分开心,是打算跟我一起回禅院家吗?”
  伏黑甚尔笑了:“回禅院家?”
  禅院直哉快速点点头。
  “好啊。”伏黑甚尔转动了一下拳头,下一秒直接朝着禅院直哉腹部进击,看着少年因痛苦而扭曲的表情,他扯了一下唇角。
  “……为什么……”
  禅院直哉问着。
  伏黑甚尔反手将人踹到地上,眼神冷漠:“滚,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觉得禅院直哉多半会不长记性,他偏偏头,看向不远处的几个禅院族人:“你们最好看住他。”
  “否则……”唇角的伤痕轻轻扯动,伏黑甚尔眼神淡漠,一副看死人的模样:“就让禅院家等着收尸吧。”
  禅院族人:………!
  他们无比愤怒,但打又打不过,骂了可能会被打,最后只能抱着伤痕累累的禅院直哉赶紧回家。
  外面太危险,还是家里比较好!
  当然,他们回去以后,决定要将今天的事情统统告诉家主大人。
  甚尔打挑衅禅院家的威严。
  ***
  事实上,伏黑甚尔讨厌禅院直哉,但基于禅院直毘人曾经与他做过交易的情况下,再加上八百年见不到面,还是能做到和气生财的。
  可是,当他在星浆体事件之中败北,本以为逝去的生命更是被斋藤森强行扭转回来以后,他存活着的意义都发生了改变。
  半小时之前。
  斋藤森来到关押他的地方。
  正所谓有休息的地方还有饭吃,除了自由稍微被限制,一切都是好的。
  当阳光从门外渗透进来的一瞬间,伏黑甚尔眯着眼看到了站在光中的斋藤森。
  不一样了。
  他想。
  明明还是那张脸,那个人,但是眼神从一开始就变得判若两人。
  尤其是,当斋藤森说出打算雇佣他的时候,伏黑甚尔更是觉得不对劲。
  “伏黑甚尔,我打算雇佣你成为港口mafia的打手。”斋藤森竖起手指:“别着急拒绝——我相信于你而言,自由肯定比现在龟缩在这里比较好。”
  伏黑甚尔有些惊讶:“雇佣我?就不怕我反杀你?”
  “如果你想要杀我,早就动手了不是吗?”斋藤森继续说道:“这说明,我们之间还有谈判的余地。”
  伏黑甚尔沉默了一会。
  他坐在黑暗之中,像是一头匍匐前进准备随时攻击的黑兽。
  但。
  “你打算出多少呢?”
  斋藤森缓缓竖起了一根手指。
  伏黑甚尔挑了挑眉头:“一千万?”
  “一千万嘛,也不是不可以。”斋藤森扫视着伏黑甚尔的身体:“但伏黑阁下是否忘记了,你的命是我救下的。”
  “还有你儿子身上所背负的债务……这些东西,是否都要计算一下呢?”
  斋藤森在心里敲起了计算机。
  港口mafia还在发展的途中,所以钱这种东西当然是很缺的啦!他作为首领,招揽打手的同时,自然也要为组织节省一些费用才是。
  斋藤森说得头头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