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s这个称呼。
  斋藤森难不成还有什么其他隐藏身份不同?
  在大家很迷糊地时候,被打了好几次感觉骨头都在疼的禅院直哉扯了扯唇角,眸子略有些阴沉。
  “斋藤君,能不能告诉我被打的理由呢?”
  斋藤森轻挑了挑眉头。
  在旁的夏油杰主动递上水杯后,主动出声:“禅院君,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呢?”
  “名为礼物,实为绑来与斋藤长相相似的人,肆意殴打、欺辱,再给斋藤看。”
  “你觉得这样做……真的是送礼物?而不是过来挑衅的?”
  禅院直哉有一瞬间的愣神。在被人点破这个行为之后……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委屈。想要解释,但是迫于自己的骄傲却没有说出口。
  他擦了一下脸颊,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这个礼物……随你处置!”
  或许是觉得这个语气实在是太差劲了,又艰难补了一句:“随你怎么想,我懒得解释。”
  说完,便带领禅院族人离开,只是这个背景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哈哈哈哈我真的笑死,禅院直哉那个变脸啊!真的是生动有趣]
  [毕竟还没有五条悟大啊!年少轻狂,死都不想承认自己错误喽]
  [话说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是夏油主动把椅子搬过来给森先生坐哎!!还给森先生拿杯子!我直接嗑起!]
  [+1!!]
  [卧槽你们这是什么□□CP——!]
  眼瞅着弹幕又开始朝着古怪的方向跑过去,斋藤森摩挲着水杯,深红色的眸子注视着台阶之下的[森鸥外]。
  熟悉的脸,熟悉的身体,却被莫名其妙地人占领以后,连带着脸都跟着做出奇奇怪怪的表情。
  这个人还在哭着。
  刚刚禅院直哉等人的离开,他甚至是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怎么说呢……从自己的视角去看自己曾经的身体做出这般行为,用弹幕的话来说就是:ooc?
  毕竟他可不会做出这种幅度太大的懦弱表情。
  斋藤森慢悠悠想着,夜蛾正道看着这混乱的场面,默默走到五条悟的身边,给自己的学生来了个“爱的抱抱”以后,他夹着五条悟的脖子说道:“斋藤君,能否为我解释一下眼下的状况?”
  斋藤森抬眼望去——五条悟那张帅气的脸,都因夜蛾正道爱的抱抱而变得扭曲起来。修长到宛若弹钢琴的手指,此时此刻轻轻戳着夜蛾正道的胳膊,像是在求饶一般,点点动动。
  斋藤森忍不住轻咳一声。
  “夜蛾先生如果不介意,就在这看下去吧。”
  “毕竟我……刚巧有一些事情,想要仔细询问一下这位……”
  “假货君。”
  原本还在地上蜷缩起来试图当个乌龟的假货,在听到“假货君”这个称呼时,立马仰起了头。
  他不甘心。
  他不情愿。
  可假货刚抬起头,深红色的视野之中,斋藤森那张年轻而又相似的面庞就撞进了他的视野之中。
  “看看皮肤的粗糙程度,一看你就是没有好好爱护身体。”
  斋藤森手指划过[森鸥外]的脸颊,为自己曾经的身体理过微乱的刘海。
  “告诉我——身为港口mafia的首领不好好呆在横滨,怎么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果然……你也很想跟我见面吧。”斋藤森轻轻笑着,只是眼神落不到眼底。
  “怎么不回答?”斋藤森深加思索:“那一定是因为……我没有直接进入正题吧?”
  “那么——”
  “这位不知名君,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拿到我的外貌甚至是名字的呢?”斋藤森声音低沉,手指慢慢划过[森鸥外]的下巴,感受着上面残留的胡茬,进而大手握住了那脆弱的脖子。
  那张白皙、甚至是可以说是苍白的脸,一下子因为窒息呼吸困难,而变得通红。
  “……森鸥外……你这个,疯子……”
  “疯子吗……?”斋藤森低声笑了两下,“印象中似乎有人这么形容过我。”
  “至于是谁……我还想不太清楚。”
  “所以——”斋藤森眸色荡漾,手却是愈发用力。
  “能不能跟我仔细说说呢?”
  “我可是有好多个疑问,想要亲口问问你呢。”
  [森鸥外]瞪大眸子,只感觉自己呼吸的权利都被剥夺走。
  “森鸥外,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啊啊啊啊啊啊——!”
  猝然松开,[森鸥外]止不住地剧烈咳嗽起来,随之而来是欣喜如狂。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森鸥外突然松开手,但他眼下能多活一秒,都是一种幸福。
  “不得好死吗?”
  斋藤森语气淡淡:“不如说……我早就死过一遍了吧?”
  “所以你呢?你会什么时候死呢?”
  这句话冷淡,却又让人感受到无边无际的杀意。
  明明是同一张脸,但只有眼前的人,才能做出君临天下的气势。
  [森鸥外]突然就感觉到了冷意。他颤抖着:“我……我不知道你说了什么……”
  “我……我不会死的!我是不会死的!”[森鸥外]如此强调着。
  可这副模样于斋藤森而言,却是天真无邪,不打自招。
  斋藤森忍俊不禁,直接笑出声来。
  “看来你命不久矣啊!”
  “那么……”斋藤森站起身来,为[森鸥外]挡住那透过来的光芒。
  “就给我多透露一些,好好发挥你剩余的价值吧。”
  “……等等!”[森鸥外]连忙拽住斋藤森的小腿,唇角止不住地颤抖:“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卑微,弱小,如此祈求着。
  斋藤森侧过头:“悟君——夜蛾校长——”他呼唤着:“不知道东京高专的审问室借我用一用啊!”
  夜蛾正道刚制裁完自家学生,只觉得胳膊发酸:“审问室?当然可以。”
  “审问室啊……”五条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转动了两下:“那可是个危险的地方!”
  “上次审问犯人的时候,不小心动用了一下刑具……哎,也不知道那刀刃上有没有残留血迹。要是打扫的不干净,少不了有一些肉丝在上头。”
  五条悟神叨叨地说着,就迎来夜蛾正道地无情一脚。
  ——胡说八道,东京高专哪来的那么危险的东西!
  五条悟撤下一些墨镜,朝着自家老师眨了眨眼睛。
  ——夜蛾老师,我这都是吓唬人呢!你可别拆台啊!
  夜蛾正道当然没有拆台。
  即便是不明白现状的他,从对话中也能大概得知——斋藤森是受害者,而且还是被莫名其妙剥夺过一切的可怜人。
  至于斋藤森为什么重生,又以斋藤森的身份活着,还与五条悟沾亲带故……其实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不要忘记了……夜蛾正道可是制作咒骸的大师。
  所谓咒骸,就是通过咒力输送进而达到为自己战斗的地步。只是咒骸压根没有感情,而夜蛾正道却是精通此道。
  在很多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会将去世灵魂缝合进小小玩偶里,进而让这些灵魂得到自由,还可以与之前的亲人见面。
  拥有人类情感的咒骸,不过是从一个身体来到了另一个身体罢了。
  这也就导致——夜蛾正道飞快接受了斋藤森的新设定。
  唯有站在斋藤森后面的夏油杰,脑袋直问问号。
  ——所以斋藤森不是斋藤森?而是叫森鸥外?
  ——灵魂还能转换?身体这种东西还可以被剥夺?
  夏油杰表面沉稳,心下却是翻起了一层波澜。
  而这些画面,而完整无误地被弹幕传达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还给了夏油一个特镜!人看着沉稳,实际上都是装模作样,震声]
  [看漫画看到这段的时候,都笑死我了!你们能想象到,杰表面沉稳,内心震惊——什么灵魂可以变换??身体能被夺走??还有这种事??]
  [有啊,脑花,也就是羂索就能剥夺身体啊!]
  [艹啊前面的怎么又发刀!]
  [我记得漫画就画过这么一条if线……如果杰以后叛逃了,会被悟杀死,然后尸体会被羂索占据,进而开始之后的百鬼夜行]
  [所以才是if线啊!!不过有一说一,官方正统线跟if线的分支,是从天内理子那里开始的哎!天内理子死,夏油杰以后会叛逃,天内理子不死,夏油杰以后……也会叛逃哎!]
  [是啊是啊,那段剧情心疼死我了呜呜呜……!而且羂索也很苟,非常苟!!拿了夏油杰的身体就开始潜伏不出面!最后百鬼夜行开始,为了让五条悟能够成功被封印,才冒出来……]
  [破防了呜呜呜呜]
  [喂喂喂前面的!不要再说夏油杰的事情了!!别忘记这部动漫的主角是谁啊!!是森先生啊!!]
  弹幕一下子就刷起了“森先生”、“老公啊啊啊”之类的话语。
  斋藤森虽然震惊夏油杰叛逃的未来,但看到“羂索”这个标红的名字,还是一下子联想到他与[森鸥外]现如今的状况来。
  当然了,他还不至于觉得……眼前占领他身体乃至于名字的[森鸥外]就是羂索。
  毕竟相对比能够得到“苟”字的羂索,眼前的[森鸥外]就是过于招摇,简直就是把所有人当成了NPC,以为做错了事情还可以存档重来。
  可惜,人生不是游戏,也没有存档按钮。
  就比如现在,[森鸥外]被吓得瑟瑟发抖,可他还是犹豫,不知道说什么。
  斋藤森觉得不行,这样还不够——或许[森鸥外]的理智已经触及了底线,但是还远远不到崩溃的边界。
  “你打算就这样抱着我的腿到什么时候呢?”
  [森鸥外]颤抖着唇角。即便是再傲慢,在听到五条悟形容的那些东西以后,也是瑟瑟发抖。
  “……可不可以,不要送我去审问室。”[森鸥外]牙齿打颤:“而且,而且你忘记了吗!我现在用的可是你的名字!你的外表!”
  “如果有其他人看到了……”
  斋藤森无情掰开他的手指:“不会有外来人看到的。”
  斋藤森说得如此肯定,[森鸥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言语。
  “不,不行……”
  “我不要受伤……我不要死……”
  “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
  [森鸥外]有些抓狂,松开斋藤森就连滚带爬。或许是想着能够逃离一般。
  “爱丽丝酱——拦住他!”
  原本还在后面吃蛋糕店爱丽丝酱,立马一个闪现来到了[森鸥外]的面前。
  红色的裙子,可爱的笑容。
  爱丽丝轻轻擦拭着唇角的蛋糕屑,像是在邀请人做游戏一般。
  但是……在[森鸥外]的眼里,那无疑是恶魔般的存在。
  “假货先生。”
  少女那好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打算去哪里呀。”
  一下子回想起在梦境回廊之中,被刺死、被淹死,更甚至是被斋藤森亲手宰了的那一刻,[森鸥外]心态崩了。
  作者有话说:
  谢谢莲送的浅水火箭炮手榴弹,爱你
  谢谢霜花飞雪送的地雷,啾啾啾
  好,让我算一下……
  正常欠债12-1,给莲的加更还差2,给霜花飞雪的加更还差2
  (欠的好多啊呜呜,我要还,让我还)感谢在2022-07-15 23:59:05~2022-07-17 23:59: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莲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莲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莲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霜花飞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酆刖子青 5瓶;祁胤lin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7章
  心态炸裂, 却不能就此倒下。
  心脏收缩,他的生命在扮演率只剩下1%的那一刻起,就在悄无声息地消失。
  人会在遇到危机的时候, 无限的后悔——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 他的内心也会在不停地狡辩着:这些都不是他自己的错, 是别人引诱他做的!
  对,没有错……
  [森鸥外]在后悔,在给自己疯狂的找理由。
  在看到爱丽丝走过来的那一瞬间, 他就回想起梦境之中,斋藤森如何宰掉他的痛楚。
  明明那是梦境吧?为什么会痛吗?
  但是,当爱丽丝开启战斗形态——傲娇金发萝莉,也随之变得清冷,更衬着那巨大针管如此冰冷的时候, [森鸥外]再也不复刚刚的冷静, 在巨大针管迅速靠近,那位置瞄准的是他脑子的一瞬间——幻疼、乃至于在梦境之中所受到的疼痛一并爆发。
  “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
  “不要杀我……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是他,是他引诱我的……”
  [森鸥外]内心崩溃,双手抱着脑袋滑落在地上。
  斋藤森示意爱丽丝按兵不动, 微微欠身上前:“是谁?”
  “是……是神明。”
  [森鸥外]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他引诱了我……我, 我一开始没想剥夺走你的一切的。我,我一开始只是吐槽,我只是吐槽了一下……觉得, 港口mafia这样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