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就在他们即将回到宿舍,刚好在侧面看到禅院直哉一行人。
  而巧合的是,夜蛾正道也在其中。
  津美纪“咦”了一声:“这个方向……夜蛾先生是打算去看森哥哥吗?”
  “小惠,我们要不要一起过去?反正顺路。”
  伏黑惠默默看着那染了一头金灿灿头发的禅院直哉。看着年纪不大,身后却跟了一堆人。
  “还是不要了……那个人,看着好像是不良少年。”
  这么直勾勾的视线,外加一句“不良少年”,瞬间让禅院直哉转过了头。
  “夜蛾校长。”禅院直哉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两姐弟。穿着不咋地,头发看着干枯,一看就是贫穷人家的孩子。
  判断结束以后,他忍不住“啧”了一声。
  “东京高专这是多了收破烂的副业吗?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东京高专了。”禅院直哉弹指尖灰尘:“明明跟京都高专并列。这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太掉价了?”
  夜蛾正道面无表情。
  他是知道禅院直哉毒舌,什么话都敢说,却没想到这个人会这般不给人留情面。
  “禅院君。”夜蛾正道一脸严肃:“请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东京高专。”
  言下之意,作为客人你给我消停一下,不会说话给我闭嘴。
  禅院直哉还是不服。
  别以为他没听到那个臭小子说他是“不良少年”!
  他还想说——长了那么一头刺毛毛,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生的呢!
  好在在他即将发脾气之前,身旁的族人制止住他。
  “直哉大人,别忘记了你此行目的。”
  禅院直哉当然没有忘记。
  他当下转过头,携带着礼物便朝着宿舍走。
  夜蛾正道朝着两姐弟示意,希望这两个孩子暂且远离纷争。
  一行人走了以后,津美纪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小惠,下次做事要谨慎一些哦?”
  “幸好有夜蛾先生在,否则就不知道我们会怎么样啦。”
  “等会事情结束,要记得感谢夜蛾先生哦?”
  伏黑惠小幅度地点点头:“我知道啦,我会跟夜蛾先生道谢的。”
  两姐弟暂时按兵不动,而禅院直哉却是飞快前往宿舍。越是接近,他那颗尚且平稳的心,就越是跳动。
  明明身为继承人,不应该随意地表现出情绪。但他到底是个少年,压根就遮掩不住的情绪……导致身旁的夜蛾正道已经在思考:等会禅院直哉要是被暴揍了,他会努力给自家几个破孩子收拾摊子的。
  至于为什么下意识想到收拾摊子嘛………
  “呦,来了?”刚刚进入宿舍范围内,熟悉的声音就传入几个人的耳朵里。
  夜蛾正道顶着墨镜仰起头,便见自家学生真·上房揭瓦,坐在房顶盘腿,还兴致勃勃地撑着下巴,对着他们说:“速度真慢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得了老寒腿呢。”
  夜蛾正道:………
  再过一段时间,他是到了得老寒腿的年纪了。
  拳头硬了.jpg
  当然,他知道五条悟说这段话,并非是针对他,而是在针对禅院直哉。
  那么——禅院直哉会有怎样的表现呢?
  “你在说什么呢,悟?”禅院直哉无奈摊摊手,“大家都出身于名门,要是因为莫名其妙地原因导致自身生病受伤。那家里的仆人……还有什么用?”
  禅院直哉语气淡淡,身后自打出生就被洗脑的族人立马下跪,神情惶恐。
  五条悟顿时觉得兴致缺缺。他揣着口袋,抬脚站在空气之上,下一秒就降落下来——短短几秒,丝滑地像是给人在看什么艺术品似地。
  即便是禅院直哉,在看到这一幕,眼睛也是亮了起来。
  “所以,你干什么来的?”
  “故意挑衅搞事情的?”五条悟不动声色地拧了拧手腕。
  “怎么会呢。”禅院直哉拿出了大家族嫡子的气质:“我很欣赏悟,怎么会挑衅你呢?”
  “况且……我之所以来到这里,东京高专的门卫应该已经跟你说过了才对。”
  ——是说过。
  禅院族人携带着的一米纸箱子,简直不要太显眼。
  透过六眼,他甚至是知晓在纸盒箱子里,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在里面。
  “是吗?”五条悟满脸无所谓:“忘记了。”
  这般散漫的语气甚至是态度,如若放在禅院家任何一个人身上,禅院直哉怕是早就讥讽出声,问他是不是想死了。
  但是。
  五条悟可是六眼啊,还拥有无下限术式,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特级咒术师。
  而这样强大的存在,才比他大一岁。
  禅院直哉是尊重强者的,对待强者也会无限的放下自己的底线。
  “你说笑了,悟。”禅院直哉依旧笑着,转而观察起周围。
  “你是在找阿森?”五条悟抱着胳膊:“如果是想着打架就算了哦?”
  “当然,你要是想跟我讨教一下,那也不是不行。”
  站在旁边的夜蛾正道:………
  闭嘴吧小祖宗!
  你们两个要是打起来了,那宿舍还能要吗!
  禅院直哉万万没想到五条悟会护斋藤森到这种地步。
  怎么说呢,简直就是大开眼界。
  之前所查找的资料,与亲眼所见后的画面,完完全全是割裂成两个版本。
  但他并不觉得愤怒,反而是逐渐生出一丢丢愉悦感。
  “我不打算跟悟打。”
  “而且我这一次,也不打算跟斋藤君打。”
  斋藤君?
  五条悟突然觉得——禅院直哉还挺会伪装?
  被阿森暴打两次后,还能温柔说[斋藤君]还真是……装模作样。
  “斋藤君,你现在能出来吗?”禅院直哉询问着。
  没有人回应。
  禅院直哉眉眼之间闪过一丝烦躁。
  但是,在他继续出声的瞬间……熟悉而又冷淡的声音从房门里传了出来。
  “有事?”
  禅院直哉抬眼望去——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倚靠在门边,随意翻过来的袖口更趁着手指细长。
  啊……说起来!当初就是这只手,将他的脑袋揍进泥土里,甚至是把他的灵魂扁进尘埃里了吧?
  禅院直哉内心划过这样的一声感叹。
  看着眼前温润的面容……不知为何,刚刚的烦躁感突然不见,取而代之地……是那种温暖的,无声之间占据他脑海的身影。
  “斋藤君……”
  禅院直哉轻轻地笑了一下。
  这一笑,弄得斋藤森差点起鸡皮疙瘩。
  坐在后面的爱丽丝轻哼一声:“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确实。
  状态变化太快,简直就像是犯病了一般。
  五条悟也发觉禅院直哉不对劲,伸手拦住了他。
  可是眼下,禅院直哉两眼放光地看着斋藤森。
  “斋藤君不用担心,我不是来找事的。”他随手打了个响指,回头顿时变得高傲起来:“你们几个,还不快把礼物搬过来!”
  眼见着几个族人飞快行动,禅院直哉笑容满面地转过头。
  前后气质变化太大,简直判若两人。
  这一刻,所有的人内心闪过这样的一段话:……完了,禅院直哉别是真的有病吧!他难道是故意来东京高专碰瓷,然后趁机想让硝子治疗的吗?
  作为碰瓷当事人,斋藤森深深地感觉到……禅院直哉此时此刻的状态不对劲。
  或者说这个态度,与第一次第二次都有所不同。
  第一次是高傲,当面就说他德不配位。第二次依旧是高傲,只是傲慢突然减轻了很多。
  而这一次,也就是第三次……
  “说起来,你想见的伏黑甚尔就在东京高专,你不去看看吗?”
  伏黑甚尔这个名字一出,禅院直哉眉眼间就闪过一丝烦躁。
  斋藤森:果然,这个小子过来还是想找茬的。
  谁知,下一秒。
  他听到禅院直哉说道。
  “斋藤君你在说什么啊——甚尔既然败了那就是废物一个。”
  作者有话说:
  凌晨稍微补了一丢丢~大家可以刷新一下
  这章发点小红包吧,下一章更新时发感谢在2022-07-14 23:39:06~2022-07-15 23:59: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中生友、雨凌 10瓶;南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6章
  不对劲, 实在是太不对劲了。
  毕竟要知道,在这不久之前……这小子还桀骜不驯地闯过来,睁眼就说你这特级咒术师徒有虚表, 闭眼就是你利用阴谋诡计陷害伏黑甚尔。
  现在, 却态度缓和, 一副跟他关系特别好的样子,回身就踩前任?
  这变脸不要太明显啊。
  斋藤森内心感慨,但作为森鸥外那一部分成年人的思想快速上线。他露出一个不要再官方的笑容, 余光微微与身后的中原中也触碰。
  中原中也熟稔拿出手机,开启了录音模式。
  爱丽丝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好像回到港口mafia一般。
  中原中也做得悄无声息,甚至是动作极轻,而斋藤森暗示完便看向眼前的禅院直哉。
  “这样啊……不过我倒是没想到, 禅院君变化挺大的。”
  禅院直哉侃侃而言:“人总是得向上爬的, 一直原地踏步只会成为最垃圾的存在。”
  “你说对吧,斋藤君?”
  斋藤森:………
  禅院直哉这句话,可谓是仇恨收割利器,一下子就把很多人内涵了。
  例如就在东京高专被监管的伏黑甚尔。
  至于有没有更深的内涵……斋藤森懒得去想, 但他不介意让伏黑甚尔知道这件事。
  也不知道思想是不是同步了,在场好几个人脑袋里闪过了这个想法。
  眼下, 斋藤森倚靠在门边,十分慵懒:“那么,你所说的礼物是什么?”
  禅院直哉打了个响指。
  原本被紧实包裹起来的木箱子, 随着丝带抽1出, 被五花大绑的成年人一下子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站在最近的夜蛾正道微微皱起眉头, 没想到禅院直哉这么大胆, 说绑架就绑架, 才不过14岁就这么大胆,禅院家的风气未免也太糟糕了一些。
  五条悟透过六眼早就看清对方的脸,当下就吹了个口哨。
  “没想到你还挺疯的嘛。”
  禅院直哉没有回应,反而是侧过头,面露嫌弃地看向自家几个族人:“喂——你们几个,把这个脏东西的脸给我扒过来。”
  “让斋藤君跟悟好好看清楚。”
  “是。”话音落下,几个族人纷纷上前。一人摁住假货的身体,一个人摁住假货的胳膊,而另一个,则是摁住假货的脑袋,试图掰过来。
  “唔……”
  手掌心下的脑袋不停地挣扎,甘愿以额头蹭着地面。
  禅院族人不清楚为何对方这种不愿意面对的心态,但他还是发力,拽起男人那头黑发,将那张脸暴1露出来。
  那是一张过于狼狈的脸。
  明明穿着昂贵的风衣,身体每一处都透露着雍容华贵——可那张脸上,额头被地面磨破皮,透着几丝红意,深红色的眸子一改平日里的沉稳,泪水噼里啪啦地从眼眶里掉落出来,沾染半边脸颊。
  几乎是这张脸暴1露出来的一瞬间……站在斋藤森身后的中原中也异能力瞬间溢出。
  异能力的色彩缠绕住他的身体,随着抬起头的同时,那双蓝宝石般的眸子,也随着流1露出杀意。
  ——这个混蛋东西,在欺辱boss!
  中原中也宛若一阵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宿舍。
  在五条悟六眼视野之中,中原中也伸出拳头抬起腿,俨然一副接近愤怒却又保持着理智!
  如同守卫边界的战士一般,捍卫主公的权利!
  短短几秒钟,宛若一抹黑色流光的中原中也就是伤了禅院直哉好几次!
  而禅院直哉——压根就没有反手之力。
  禅院族人先是震惊,后又惶恐。
  毕竟禅院直哉最近再怎么疯疯癫癫,那也是禅院家的嫡子,怎么能被外人随意地欺辱呢!
  一部分族人冲上去帮忙,却被中原中也纷纷踹飞。另一部分人看不下去,眼里冒火地瞪着斋藤森。
  “斋藤森——你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哉少爷好心送你礼物,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放出狗任由他伤害直哉少爷。”
  “你是打算……与禅院家为敌吗!”
  “为敌?”中原中也分出一些时间甩了甩手:“也不看看这个狂傲的小子究竟做了什么事。”
  他准备再度出手。
  可就在这时,已经落座在椅子上的斋藤森出声:“中也君,停手吧。”
  中原中也立马撒开禅院直哉,甩了甩残留在指尖上的细菌,转而单手扣在心弦,面容充满尊敬。
  “是,boss。”
  ……boss?!
  在场不清楚斋藤森身份的人,听到boss这个称呼,瞬间愣住了。
  要知道,斋藤森于他们而言,不过是恰好拥有特级咒术师之称五条分家人。
  这般肆意殴打禅院直哉,前两次没有计较,已经是禅院家极力忍耐了。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一个名不禁传身上还散发着一丝咒灵恶臭的小矮子突然冲上前,他们像只闻到血腥味的野兽一般,准备连带着前两次的殴打,一并让人偿还。
  但是……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