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一时之间没办法买到的呀?”斋藤森柔弱地抖了抖呆毛,下一秒就会缩回被窝里,拿起小手手扯扯被子盖上一样。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个忧郁的情绪。
  爱丽丝不可置信:“……林太郎,你都在梦里想了些什么啊!!”眼睁睁看着斋藤森丧了下去以后, 她撇了撇小手,软软的小脸也跟着鼓起来了。
  “真是的!答应你就好了吧!”
  刚刚还要埋进被子里的斋藤森, 立马回头露出一个超级灿烂的微笑。
  “好哦爱丽丝酱!!”
  “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他扯开被子,便想要下床,可是那突如其来地虚弱以及不受控制, 让他朝着地面前倾。
  “……boss!”
  “阿森!”
  这一刻, 五条悟与中原中也同时动了。
  就像是在打游戏一般, 谁能够获得巨额经验包, 就可以迅速升入下一级。
  原本, 想的是1v1。
  最后结果却是……两个人分别拽住了斋藤森的胳膊,外加一个爱丽丝酱开启战斗形态,甩出大型针筒直接滚到了地上,甚至是滚到了斋藤森视野里。
  “悟,听说斋藤已经起来……”从门口过来的夏油杰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以后,他举起来打招呼的手,都跟着抖起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你们继续,继续。”夏油杰往右退了两步,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看到在场唯一一个“幼女”,立马冲上前夹着冰冷小萝莉往外冲。
  战斗形态的爱丽丝:“………?”
  跑到宿舍外。温暖的阳光落在身上。夏油杰擦了一下不存在的汗,感慨:“那种场面可不是小孩子能看到的东西啊!”
  “是吧……”夏油杰低下头,便见退出战斗形态的爱丽丝,穿着红色的小裙子,乖巧地看着他。
  夏油杰的心,顿时柔软一片。
  他蹲下来,与眼前的金发萝莉平视。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甚至是拉到大街上,都会被疯狂夸赞,觉得超级可爱的地步。
  但是。
  眼前的金发萝莉,是力量的化身。
  “怎么这么看着我?”爱丽丝歪了歪小脑袋:“是想要跟中也一样,打算带我出门买小裙子吗?”
  夏油杰微微一怔:“买小裙子啊……”
  “是哦?”爱丽丝继续说道:“在港口mafia的时候,林太郎太忙了没时间,就会让中也带着我出门。”
  “你呢?”
  “你要不要带我出去呢?”
  夏油杰连忙摆摆手:“不了不了……”生怕爱丽丝误会:“只是我很少跟小孩子接触,不知道你喜欢什么。”
  “当然啦!你长得非常可爱,惹人喜欢!”
  “就是看你这副模样……”夏油杰看着眼前的爱丽丝,轻轻地“唔”了一声。
  “说起来,你这副模样,长得跟我妹妹很相似啊!”
  “如果不是知道你是阿森的力量,恐怕我就觉得你是我妹妹了。”
  爱丽丝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是那种直达内心深处的恶意。
  毕竟在经历了漫长的封印,直至斋藤森经历生死边缘的危机,她才能重新以这个形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
  爱丽丝眨了眨眼睛:“能跟我仔细说说嘛?”
  “仔细说说……?实际上我也不太熟悉。只是在很久之前回家一次,得知父母收养了一个女孩……”
  “也是金色头发,她的名字也叫[爱丽丝]。”
  说到这里,夏油杰突然发觉一件事——如果真的这么相似,他为什么从爱丽丝出现的时候,就没有察觉到这件事呢?
  是因为才与那位[妹妹]见过一次面,印象不够深刻吗?
  正待夏油杰还在思索,趴在不远处窗户口的五条悟吹了个口哨。
  “我说杰。”
  “你这样迟早得老年痴呆啊!”
  夏油杰拳头硬了。
  “悟——我跟那孩子见面不多,当然想不起来啊!!”
  五条悟一脸无所谓:“那你就找时间回去看看好了!”
  “成为特级以后,你还没将自己得到重用的好消息告诉你父母。他们知道了,也能开心一下。”
  当然了,这里说的好消息,并非是直接将[特级咒术师]乃至于[咒灵]这个消息,告诉夏油杰的父母。
  首先,东京高专明面上是个宗教学校。
  而在宗教学校里,获得好成绩、甚至是被人重用,那简直就是在人生街道上提前拿过登天的梯子。
  只要后续不作死,美好的人生将会为你打开大门。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忘记了吗,悟!”夏油杰忧伤起来:“成为特级咒术师之后,任务也跟着变了很多。”
  五条悟:………
  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任务地狱。
  甚至是在斋藤森昏迷的两天,他还是疯狂开着术式,游走任务场地。不过也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太轻松了,导致那些烂橘子疯狂给他派发任务。
  真想不懂,那些任务究竟是哪里来的!
  五条悟轻咳一声。
  “就当是为了加深你妹妹的印象!”
  “毕竟女孩子什么的,应该都挺可爱的?”
  五条悟随口一说,房间里突然传来斋藤森撕心裂肺的声音。
  “爱丽丝酱才是最可爱的——!”
  三个人同时沉默,爱丽丝默默抬手扶住了额头。
  [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个场面真的xswl]
  [难得看到三个人沉默哈哈哈哈哈哈!]
  [沉默啥,几个人凑在一起,打不出一桌麻将]
  [啊???为啥,萌新迷茫]
  [哈哈哈哈哈哈因为自家人不打自家人啊!!]
  [好家伙,又有人开始透剧了是吧]
  正当弹幕和和平平,若有若无地说着一些透露的时候,一个略带戾气的弹幕,突然闪了过来。
  [烦死了烦死了,这段剧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不想看这段了!!]
  [????前面的,这部动漫主角就是森鸥外,你不想看觉得这部分太和平,可以自己滚出去]
  [前面的有病吧?森鸥外主角的动漫,你说不想看森鸥外?]
  弹幕突然变得张牙舞爪了起来。
  连同斋藤森也跟着好奇了起来。
  前面那些东西隐隐约约像是在告诉他什么……只是还未等他仔细去看那潜藏之下的暗示,这些弹幕突然就互相怼了起来。
  他端起稍微温起来的蔬菜粥,继续填饱肚子。
  [啊啊我的森先生!有没有觉得,病弱buff的森先生也好香]
  [比如说床上,比如说桌子上]
  斋藤森:………?
  你们的思想很危险啊。
  [啊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有讨厌森鸥外!就是看到假货剧情太来气了!!想到假货一会出场,我就气到爆炸!!而且假货那个垃圾啊啊啊!救命,真的好生气啊!!]
  [?你讨厌假货就直接说假货不就得了,不指名道姓的难免有人中伤你啊!]
  [所以假货究竟干了啥啊!主要是动漫就没做假货那边的剧情,摊手]
  [漫画剧情啊……也怪不得动漫制作组没有做!主要是假货他吧,还自以为是地顶着森先生的身份,撞到了在横滨做任务的禅院直哉。而假货呢……听到禅院直哉说——你跟斋藤森有什么关系的时候,假货脸都变了]
  [假货:他大爷的,怎么哪里都能碰到斋藤森,狗头]
  [因为假货他命不久矣!!]
  [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个剧情!不过现在禅院直哉稍稍变了一丢丢!按照时间剧情,那货差不多要带着礼物过来了吧?]
  [森先生:礼物?那分明是晦气!]
  ……等等?
  禅院直哉跟假货碰上了?而且,禅院直哉还会携带礼物登门拜访?
  斋藤森看着碗里的粥,突然就没有吃下去的欲1望。
  如同弹幕预测的那样。
  五条悟的手机响了。
  他吊儿郎当地趴在窗户口,拿起手机扒拉一下。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表情也跟着变了。
  “怎么了,悟?”
  五条悟收起手机:“禅院直哉来高专了。”
  “还带了礼物,并指明想见阿森。”
  夏油杰好奇:“他来做什么?他不是跟斋藤有过恩怨吗?”
  “谁知道他这个脑袋怎么想的?”五条悟无奈摊手:“他只说了这些,还说自己的见面礼绝对不会让阿森失望。”
  “因为,礼物就是……阿森现在最想见的人。”
  作者有话说:
  久远的伏笔!挖铲子.jpg
  ***
  欠债14………
  我算了算,好像,或许,我日几天万真的就可以还干净了(舒展毛发)
  感谢霜花飞雪投的地雷,咪啾
  感谢在2022-07-13 00:34:40~2022-07-14 23:39: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霜花飞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良 5瓶;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5章
  尚且还有森鸥外名字乃至于身份的家伙, 此时被五花大绑地放在了后备箱里。
  起先,误入一个陌生的环境,他是焦急的。可是紧接着, 他撞见身处帐之中, 正在祓除咒灵的禅院直哉。
  扭曲而强大的怪物, 在禅院直哉手里脆弱的像个纸片人一样。
  这一刻,假货脑海里闪过无数个想法。
  ……他所在的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回事?即便是好好扮演, 成为真正的森鸥外……他也一定就能安安全全的吗?
  本就心脏胡乱跳动的家伙,生出怀疑。
  而他的误入,也令禅院直哉成功发现了他。
  要知道,假货现如今还顶着森鸥外的脸。伴随着扮演率始终在1%徘徊,导致这张脸也随之时间, 缓缓地褪去, 逐渐暴1露假货原本的模样。
  但是眼下,还是可以看得出的。
  这也就导致,被斋藤森两次殴打,更甚至是因斋藤森而被自家老头子惩罚, 来这边祓除咒灵的禅院直哉挑了挑眉头。
  “喂——”
  “你这个蠢货,跟斋藤森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
  假货还不至于傻到看不清对方眼里的表情, 尤其是那个[斋藤森],他很清楚,对方就是真正的森鸥外。
  但是怎么说呢。
  知道是一回事, 心情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他黑着脸, 刚想说什么, 禅院直哉便已经开口:“算了, 留点气, 去斋藤森那里当面对质吧。”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多气人的禅院直哉直接让对方闭嘴,让随同的族人捆吧捆吧扔到车上,活像是绑1架犯。
  跟来的族人:“……直哉大人,您答应过家主大人,绝不惹是生非。”
  禅院直哉:“我还什么都没有做,你就指责上我了?”他抬手指了指对方的心窝:“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随后,禅院直哉便带着打包好的[森鸥外],从横滨出发,朝着东京高专赶。
  而眼下,已经抵达东京高专门口。
  假货蜷缩在后备箱里,只感觉心脏又疼又烦躁。
  尤其是随着扮演率只剩下1%以后,他的视野里也是疯狂跳动着红格,无时无刻提醒着他的生命不多,即将就会死去。
  “该死……”
  “要不是那个破玩意突然把我拽到这里……”
  “我才不会……”
  后车厢突然被打开,光芒从树荫泄露,照进这车厢内。
  族人看着面容扭曲的家伙,动作粗鲁地把人拽了下来。
  “怎么,还敢记恨直哉不成?”
  “怪就怪在,你长了一张跟斋藤森相似的面容吧。”
  与禅院家而言,斋藤森=禅院直哉死敌,所以为什么抓这个人过来?那当然是挑衅人啊!
  假货完全不清楚,只觉得心情更加烦躁。
  该死的森鸥外……!
  他的愤怒并没有使情况改变,反而是被拽着来到了东京高专内部。
  夜蛾正道刚好在学校,暂且教导一下留守在东京高专的伏黑津美纪、伏黑惠。
  听到禅院直哉登门拜访,他顿时觉得:这小子该不会是故意过来搞事情的吧?
  毕竟,禅院直哉是有前科的。
  “你们两个在这乖乖呆着,我出去看看情况。”
  夜蛾正道离开办公室,伏黑惠犹豫片刻便准备冲出去。
  “小惠?”津美纪拉住自己的弟弟,说道:“不要给夜蛾先生惹麻烦哦。”
  伏黑惠:“我知道……只是夜蛾先生的表情,看着不怎么好。”
  津美纪:“我也知道……就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咱们掺和进去好吗?”她说着,突然回想起斋藤森来。
  “小惠,要不咱们去看看森哥哥吧?而且森哥哥已经昏迷好几天了……咱们过去,也不算是给夜蛾先生添麻烦。”
  伏黑惠觉得这样也很好,毕竟他一点也不讨厌斋藤森。
  即便是斋藤森囚1禁他的父亲,但也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怨恨来。
  不得不说,熟悉教学楼与宿舍之间的道路以后,他们行走的速度也跟着变快很多。
  中途,他们还去了一趟食堂,领取了这周份的小番茄。而这些小番茄,又甜又好吃,还可以让人胃口大开。
  两姐弟抱着打包好的小番茄,朝着宿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