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啧果然是小矮子,还需要小心翼翼试探爬过来!像我们这种高个子, 都是长腿一迈,就过来了哦?”
  中原中也顿时捏紧拳头,顺势从阳台上跨越, 安静利索地落在屋内地板上。
  “哈?你这家伙想要打架是吗!”
  五条悟:“来呀来呀!”
  眼瞅着两个人又是一副针锋相对的模样, 斋藤森见怪不怪。倒是夏油杰头一次见到这个场面, 敲了敲手心就说道:“打起来也行, 不过你们两个别在我宿舍打啊!”
  “要是夜蛾老师知道了, 可是会训我的。”
  五条悟闻言抱着后脑勺,气鼓鼓地坐到沙发上,用控诉地眼神看着夏油杰。
  “杰,你变了!你竟然也学会找家长告状了!”
  夏油杰无奈坐下来:“我这不是还没告诉吗?我就是提个醒。”说到这里,他侧过头,漆黑的眸子倒映着中原中也陷入思考的模样。
  ……这个家伙怎么了?
  夏油杰好奇往前凑了凑,就听到中原中也小声叨咕着。
  “夜蛾老师?这个名字听上去就像是老人家啊……不能给老人家惹麻烦。”
  “等等等等,我可是黑1手1党,这种思考行为是不是太不对劲了……”
  夏油杰:……!
  等等,黑1手1党,是他想的那个吗?
  这才短短几天,怎么就发生了那么多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啊喂!
  好在中原中也并没有思考多久,他很快就行动起来,转而来到斋藤森的面前。
  “boss。”
  中原中也浅吸一口气,脑海里回荡着十几分钟之前,红叶大姐给他致电,说道:“中也,你知道boss回横滨了吗?”
  当时在东京某个分部,单只手拽着敌人领子,正在教训途中挑出电话听到这么一段的中原中也:?????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
  boss怎么会去横滨!该不会是假boss特意引1诱过去的吧?
  “不过boss很快就回去了哦?”
  电话那边,传来尾崎红叶轻笑声:“没想到boss变得年轻了,性格也变得有趣许多。”
  她从广津柳浪嘴里得知,她们这位boss,显然是带着工作来的。
  虽然下属说得天花乱坠,进行各种各样的脑补,但从有效讯息里依然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boss还是那个boss,只是他暂且还没有恢复所有记忆,以至于他身上的责任也是在为东京总监部扛着。
  到底什么时候,boss才会回来呢?
  这显然是缺一个机会。
  尾崎红叶并没有对中原中也说太多,但她短短两句话已经让中原中也心急起来。
  他本身就是重力使,轻松跑路不是问题。
  中途找不到斋藤森,甚至是去扒拉一下窗,询问路程,这也就是中原中也能够安全抵达东京高专的原因。
  而眼下。
  好不容易来到东京高专的中原中也,望着斋藤森便是说道:“boss,您回了横——”还没说完,他就愣住,只因斋藤森站起来,对他说:“中也君,我听说……你被通缉了?”
  中原中也:………?
  通缉,什么时候的事情?
  “通缉?”一旁,五条悟满脸迷惑:“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夏油杰也跟着回忆。
  通缉……有一说一,他今天早上似乎在任务名单上瞄到一个“通缉人员”的列表。只是那一行处于正在审核状态,显然总监部的那堆烂橘子也在思索要不要把这个任务放出来。
  他当时只是一看,压根就没有仔细思考。可现在……似乎跟眼前这个男人扯上了关系?
  夏油杰刚想解释,中原中也就跟了那炸毛猫猫一样,一脸愤慨:“该不会是太宰那个混蛋做的吧!!”
  “真是叛逃了也不让人省心!”
  中原中也察觉到周围人都是一脸懵逼地表情之后,就知道通缉这件事压根就不存在。
  那么不存在了……通缉他的这件事为什么会传到boss耳朵里呢?
  中原中也一下子就想到了太宰治身上。
  毕竟太宰治作为他前搭档,前科实在是太多了!!!
  “……太宰,太宰君?”斋藤森提到这个名字,倍感熟悉。熟悉的同时,就是辅助监督说得一大堆狗血三角恋。
  想到那令人头疼的三角恋,斋藤森便是忍不住扶着额头。
  中原中也看到这一幕,顿时手足无措。
  “boss……!”
  “是不是因为混蛋太宰的名字,刺激到你了?”
  “该死!竟然远距离伤害到boss……下次见面绝对要暴揍他一顿。”
  中原中也说着,斋藤森就看到眼前闪过的弹幕。
  [下次见面,是指三年后地牢见吗?]
  [哈哈哈哈三年后,中也直接内八,横滨大小姐名场面就是这么来的啊哈哈哈哈!]
  斋藤森:…………
  看着中原中也一脸担忧的模样,他是完全没办法将“横滨大小姐”这三个字摁在中原中也的身上。
  不过……
  “好像,是稍微有点头晕啊。”斋藤森缓缓地露1出一个不好意思地笑容,然后当着三个人的面,晕了过去。
  中原中也:!!!!
  “boss!!”
  五条悟连忙凑上来,六眼扫描无数次的同时,手搭在斋藤森的额头上。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五条悟收回手,呼出一口气:“不用担心,阿森只是太累了而已。”
  “太累了?”中原中也颇有些不可置信。
  毕竟记忆里……boss就算是再累,似乎也没有像眼前这般,说晕就晕过去啊!
  五条悟当然也知道这份疲惫感不对劲。
  只是六眼之下,却怎么也扫不到那个白色团子。
  就像是突然消失了那般。
  正在两个人担忧的时候,身后传来夏油杰无奈的声音:“你们两个也不要大惊小怪。”他拿出手机随意地点了点,上面那条消息直接倒映在两个人的视野之中。
  “快速祓除特级咒灵,回来又与禅院直哉战斗一番,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他身体不错了。”
  毕竟……
  祓除特级,无疑是个体力活。
  短短几天就吞噬很多咒灵球的夏油杰,表示深有体会。
  “既然是这样,就让阿森好好休息下吧。”五条悟说着,一只手穿过斋藤森的腿,另一只手扶着男人的后背,用力地同时直接将人抱了起来。
  他不经意地扫了眼愣住的中原中也,颇为挑衅的抬了抬下巴。
  “愣着做什么啊,跟上来啊!”
  中原中也:………
  “你这家伙。”中原中也抵着唇角,蓝宝石般的眸子闪动着:“真是讨人厌。”
  五条悟迅速回头略略略:“再讨厌你也得跟在我身后!”说完抱着斋藤森从窗户跳下去,然后扭过头往走廊走。
  中原中也紧随其后,唯有房间的主人夏油杰默默扭过头,看着那再不过显眼的大门,思考。
  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忘记了。
  去其他宿舍,当然是走门更加方便啊!!
  ***
  五条悟偶尔住在宿舍,所以宿舍内可以说是样样俱全。
  安静,舒适。
  房间不大,却给人一种舒适感。
  五条悟将昏睡中的斋藤森放在床上,褪去鞋子,拿起一旁的蝉丝被子抖了抖,便盖在男人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五条悟看着斋藤森不知何时皱起来的眉头,忍不住用手戳了一下。
  而这一戳,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额头的温度,似乎比刚刚要高了一些。
  这实在是不对劲。
  五条悟扭过头冲出宿舍,差点撞上跟上来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喂,你这混蛋……”他想说什么,可五条悟却是已经抬手敲了敲宿舍对面的门。
  “硝子!醒了吗!”
  “阿森好像发烧了,你过来看看。”
  宿舍内,床上,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的家入硝子听到敲门声蠕动了两下。听到五条悟的话以后,她慢慢爬出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家入硝子忍不住晃了晃脑袋,再睁开眼已经清醒许多。
  她拿过外套直接穿上,进而穿上拖鞋打开门。被五条悟跟中原中也飞快架起后,家入硝子成功抵达床边。
  望着斋藤森那极其难受的表情,家入硝子毫不犹豫地伸出手。
  反转术式,启动。
  而与此同时,睡梦之中——那无穷无尽的黑暗,仿佛是要吞噬这粒微弱的光芒一样。耳边是若有若无地呢喃,好像是在说………
  [森鸥外]
  [你为得到异能许可证而害死无辜的人,问问你的心,不觉得愧疚吗?]
  作者有话说:
  感谢木林森送的地雷,比心心
  感谢霜花飞雪送的两个火箭炮,爱你!破费了呜呜呜
  ——
  欠债11了吧(喃喃)
  ——
  今天去医院换药了,换药之前医生跟我强调说:不疼,换药不疼
  因为昨天钻的时候,嗷嗷叫
  我心想,就上个药,跟钻不一样,应该不会疼
  然后……………
  拿出棉球,冲洗伤口的那一刻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医生差点没把我摁住(。)
  然后我就听到排在我后面的小孩子,嗷嗷嗷哭起来,说不看了要回家
  我:呜呜呜呜呜不是故意的
  因为真的,好痛呜呜呜呜
  对待牙真的要谨慎,也抱抱评论区的大宝贝们!
  牙齿表面稍微有点黑点,就去医院看看,真的,相信我!多半是龋坏了!
  然后牙齿很疼,一跳一跳的,一定要去医院呜呜呜呜,这就是牙里有炎症了!
  千万不要拖到做根管治疗!
  抱住大可爱们
  ps:说了好几天要努力,但似乎并没有努力上去(挠头)
  我先不立flag了,但我会好好码字的,毕竟我的目标是这个月完结(撸袖子)
  感谢在2022-07-04 23:59:15~2022-07-06 23:59: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霜花飞雪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林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不告诉你 15瓶;心语心愿 5瓶;雨声茗茗、酒鸢 2瓶;旎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0章
  那掺杂着机械冷硬的声音, 以斋藤森自身为中心,从四面八方传来,恍惚要化作无穷无尽的黑泥将他裹住一般。
  “愧疚?”
  斋藤森随意地拍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黑泥, 目光清澈。
  “为什么要愧疚。”先不提他有没有做过, 就说他现在压根没有那段记忆, 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就把一切罪名甩在他的头顶,也未免太急迫了一些。
  他说得这般理直气壮, 也让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
  也许是感受到斋藤森眼下并不是完完全全的森鸥外,那个声音说着。
  [那就看看你曾经所做过的事情吧……]
  声音落下,斋藤森也被漫上来的黑泥包裹住,掠去视线,乃至于呼吸。
  这一瞬间, 时间就像是停止了一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久到感觉有一束透亮的光芒落在自己的脸上时。斋藤森缓缓地睁开了眸子。
  一眼望去, 落地窗大到好似要将城市囊括在内一般,依稀可以看到海平面。
  斋藤森从椅子上站起,眸子不经意地扫过自己身上功底的黑色风衣,转而来到了落地窗面前。
  落地窗清澈透亮, 倒映着他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熟悉,是因为这张脸还是他的脸。
  陌生……大概是因为, 他眼下的年龄看上去接近四十岁吧?
  斋藤森伸出手触碰着玻璃,冰冷,但又那么真实。
  这里是横滨, 港口大楼最高层, 亦是他现在所处的地方。
  怎么说呢……突然变成这副模样, 很难让人怀疑自己是否处于真实还是虚幻。
  玻璃面中倒映着成熟男人的模样, 即便是手指轻轻抹动, 也无法擦拭掉眼前的真实。
  这并非是镜花水月。
  眼下,他就是森鸥外。
  但他可没有忘记,在那一片黑暗之中,那个诡异的声音,说让他看看他所做过的事情。
  那么来了。
  作为森鸥外时候的他,他都做了什么?
  斋藤森——或者说森鸥外,短暂地欣赏一下外面的风景以后,手指从玻璃面上滑落,留下一个淡淡的痕迹。
  他转身回到椅子上面,看到手边带锁的抽屉。按照记忆输入几个数字以后……那装满文件的抽屉立马展现在他的面前。
  ……该说不愧是他自己吗?
  即便是在这种完全不清楚如何、是否为混乱时间的状况之下——看着这抽屉,依然有种亲切感。
  文件塞的很满,但是非常整齐。
  森鸥外伸出手随便抽出一张——泛着白色的空白文档立马闪现出一堆字来。
  [这些并非是原来的文件]
  [不过以下的消息,能让你看到真相]
  [坂口安吾:港口mafia专属情报员]
  [顺便一提,干部太宰治、底层人员织田作之助他们,与情报员坂口安吾是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