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片土地。”
  “我,差点就撑不住了……”五条织虚弱一笑:“幸好,在我支撑不住之前,你回来了。”
  “你是还未展翅翱翔的幼鸟……需要父母的投喂。但是,不乖的宝宝跑得太远了,母亲我拿着食物追过去,也是会累的呀……”
  五条织狠狠地抽了几口气。
  她的意识变得不清晰,连带着想要说出的话语也变得幼稚起来,让人难以理解。
  但是。
  斋藤森却清晰地理解了对方的话。
  显然,斋藤之前说的都是屁话。所谓帮他治病,让他前往爱因兹贝伦家,怕不是想让母亲在远距离输送养料的途中,直接累死。
  而看到母亲在消失边缘,再将他召唤回来,好收渔翁之利——他这位[父亲],还真是打了个好算盘呢。
  “母亲。”
  斋藤森低垂着眸子:“谢谢你。”
  五条织听到这句话,缓缓地露1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抿动唇角想说什么,可千言万语都只剩下了那一句话。
  “阿森……”
  “要努力找回自己呀……”
  五条织缓缓地垂下手臂,眸子也随之紧闭。
  斋藤森想要去扶对方,可对方却如同被祓除后的咒灵一般,如同一抹光芒穿梭在他的指尖,什么痕迹都没有剩下。
  主人一死,领域也随之化解。
  属于下午的阳光洒落在斋藤森的身上,可斋藤森却感觉到了难过。
  “是您用生命护我周全,得以存活到如今。”
  斋藤森抬起手指抿掉脸颊边的血迹。他低下头,望着斋藤也跟着缓慢消失的身体,深红色的眸子闪过一丝阴郁。
  滋啦滋啦。
  那熟悉的刺耳声响起。
  领域消除,弹幕也恢复了正常。
  [卧槽啊新人刚入坑,表示这段直接看傻了?!也就是说,森先生身份被替换,是这个魔术师父亲弄的?]
  [好担忧后面的剧情啊!毕竟这个神明吧,他在很早之前就被圣杯给污染了啊啊啊!]
  [xs,向圣杯许愿吗?祈求世界和平,结果圣杯试图杀死全人类的那种许愿吗]
  [啊啊啊啊等等,那个魔术师爹应该是人不是咒灵吧!!怎么突然消失了!!]
  弹幕一堆惊慌失措。
  而被封闭许久的门,在领域解除的一瞬间,也被人踹开。
  “阿森——”
  “boss——”
  两个人异口同声:“你没事吧!”
  斋藤森站在阳光之下,四周风吹起,吹得风衣下摆摇晃。
  “安心,我没事。”
  只是——
  看弹幕所说,还有其他敌人在觊觎他吗?
  那就来试试看吧。
  毕竟,那些珍贵的记忆流落在外,也着实不让人安心呢。
  ***
  [警告,警告,警告]
  [扮演成功率:55%→45%]
  [原因:森鸥外已经出现]
  作者有话说:
  还差6章,我努力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懂这章(比划)
  设定太多了,我拍打自己感谢在2022-06-27 23:59:32~2022-06-29 03:13: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荒木朽、红茶拿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5章
  斋藤森尚且不清楚另一边得知[森鸥外]出现这一消息如何兵荒马乱。
  毕竟眼下, 他正呆在家主舅舅面前,进行谈判。
  是的,谈判。
  在得知自己以[斋藤森]的身份行走在这个世界, 完全是因为五条织用生命灌溉, 许他周全之时——无论他是斋藤森, 亦或者是森鸥外,都已经将对方当成了母亲。
  但。
  五条家的嫡女,竟被扔在小小庭院, 近二十年不去问候。
  五条家主这是特意装傻呢,还是知道了却不去过问呢?
  “家主大人。”明明是极好的天气,但五条家主却明显感觉到……眼前的年轻人不同了。
  依旧是那副模样,但那深红的眸子就像是在诉说着什么故事一般。
  如这孩子父亲所说的一样——阿森成长起来,绝对会成为不逊色于六眼的强者。
  五条家主收起折扇, 朝着自己的膝盖轻轻地敲了一下。
  “那么阿森。”
  “你想问我什么?”五条家主深知斋藤森前往他母亲的庭院, 必定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而他眼下所能做到的,便是解答。
  “我听悟君所说,您是位行事磊落、眼里绝不允许有一粒沙子的强者。”
  斋藤森缓缓说完,五条家主就感觉心咯噔一下。
  就怎么说呢, 大家族之间有点黑暗是很正常的。对于一些腌臜的事,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像是斋藤森的出生, 一开始他还能稍微照料一二。但是他儿子五条悟出生了,那可是六眼……!对比一个暂且看不出什么功效、未来会有多么强大的病弱患者来看,他能给上那么一口饭吃, 已经是不错了。
  要知道。
  御三家之间, 先看继承的术式咒力, 剩下看的就是身份, 是否嫡庶, 最后便是自身体质与颜值。
  再怎么庶出,拥有咒力术式也是能被照拂一二的。
  而什么都没有的孩童……御三家私底下不知有多少亡灵。但若是仔细对比一下,五条家还是要比其他两家好上一点的。
  但是——
  看着眼前的斋藤森,既是他的外甥,又是儿子有好感的存在,五条家主轻咳两声:“你我之间,就无需这种多礼了。”
  “一会家主大人,一会[您]这种的……未免太伤感情了一些。”
  “干脆像之前那般,唤我舅舅吧。”
  ……这可真是标准式资本家变脸啊。
  斋藤森内心感慨。
  但有一说一,当自己强大到有资格上赌1盘之时,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自己乃至于其他的人生。
  他轻笑着,语气像是在感慨着什么似的。
  “好啊,舅舅。”
  “能不能将当年之事,说给我听呢?”
  五条家主如同约定一般,将当年的事情说给斋藤森听。
  事实上,二十年前,在五条悟没有出生的时候,御三家隐隐约约以禅院家为尊。
  那是因为,禅院家下一任家主禅院直毘人拥有投射咒法,即使是当时的他,也吃了不少的亏。
  前有外敌,内部青年又是青黄不接。而在这种情况下,斋藤找上门来,利用他那魔术师的身份,展现魔术的奥妙……让五条家主觉得,与其他力量相结合的力量,是否会生出更加强大的孩子呢?
  “如他所言。”五条家主看向斋藤森的目光极其温柔:“他成功了。”
  “带有魔术师与五条家血脉的你,拥有了格外不同、甚至是远超常识的人形术式!”
  五条家主想要这里,便愉悦地打开折扇,感慨之前并没有做错。至于中途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就让他消失吧!这个外甥在外流离这么久,肯定缺爱,到时候适当地稍微补偿一下也不是不行!
  五条家主原本是这样想的,但那突然流泄出来的杀意,令他全身绷紧。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还维持着淡淡微笑的斋藤森,手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折扇。含#哥#兒#整#理#
  “舅舅。”
  “母亲大人她成为咒灵的这件事——你知道吗?”
  五条家主的表情猝然发生改变。
  “………你说什么?!”
  斋藤森重复着刚刚的话语。五条家主反复思考,怎么也不明白五条织是如何变成咒灵的。
  要知道,拥有咒力的人,是很难变成咒灵的。
  即便是追溯过去,也从未听说过咒术师成为咒灵的传闻……当然,也有可能是时代过于长远,一些消息流传到这个时代,也不剩下了什么了。
  可阿织她……
  五条家主抿着唇角,握着扇子沉默了许久。
  “阿森。”
  “如若我说不知道此事,甚至是将全部事情,交于你父亲的话……你可会信我?”
  斋藤森无情插刀:“您口中的合作者,一不小心就原地去世了呢。”
  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干脆站起身来,即便是俯视着对方,也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我希望母亲可以得到她应有的尊重。”
  “以及……”斋藤森低垂双眸:“希望舅舅可以将那个男人的信息交于我。”
  “否则……”斋藤森轻轻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留下这么一句话,只剩五条家主一人枯坐在榻榻米上,许久许久。
  [兄长大人,希望我嫁给那个人吗?]
  [既然是兄长大人的心愿……阿织一定会帮兄长大人达成的]
  [………]
  五条织的一颦一笑,依稀在脑海里回荡着。
  五条家主看着手中的折扇,莫名感觉有些疲惫。
  他真的错了吧……
  ***
  斋藤森可不管自己说的话有没有刺激到他这位便宜舅舅。毕竟真要按照血缘关系,那也是五条织构建了他的生命……跟斋藤,乃至于五条家主没有半毛关系。
  不过……他还挺好奇。
  自己究竟是有多大的魅力,竟然被许多不知名的敌人所觊觎着。
  “阿森。”
  门外。
  穿着白色衬衫的五条悟抵着墙壁,朝着斋藤森看过去的时候,眼镜微微滑落,露1出那将天空囊括进来的眸子。
  斋藤森止住脚步,便见男人用那明显高他一头的身高,停在他的面前,与他对视。
  “其实……”
  “觉得这个斋藤姓氏不好听的话。”五条悟一脸认真:“可以改成五条的。”
  话音刚刚落下,搁置在口袋里的手机突兀地发出声响。
  斋藤森怔了怔。
  五条悟也是一脸无奈地拿出手机,滑动接通。
  紧接着,那满载着哀怨地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悟啊……”
  “斋藤君……”
  “你们两个,打算休息到什么时候啊!”咬牙切齿地声音传来:“我快被任务给压倒了!”
  五条悟:“……年纪轻轻,怎么可以说肾1虚呢?”
  电话对面的夏油杰:“个屁!换你来做,你也要累个半死!”夏油杰望着镜子里眼下发公 众 号  M TB LCC黑的自己,颇有些痛苦的扶住脸颊。到了最后,声音都变得有些飘渺起来。
  “你们两个快点回来吧……”
  “拜托了。”
  手指不经意地挂断电话以后,夏油杰倚靠着冰冷的墙壁,眸子默默盯着眼前的几颗黑球。
  那是浓缩的咒灵。
  一旦他吞下这些东西,咒灵就会为他所用。
  这无疑是个强大、甚至是可以说的上是美好的本领。
  只是……
  夏油杰感受着残留在口1腔里泛着的恶臭,即便是喝了很多很多的水,这种感觉也无法压下去。
  越来越累了。
  越来越………
  [——叮咚]
  夏油杰斜过眸子,打开一看,那是总监部的辅助监督发给他的东西。
  [任务单:祓除神奈川的咒灵
  等级:特级
  限时:五小时]
  夏油杰缓缓合上眼。
  总监部一定是把他当骡子用了吧,他想。
  那么……悟跟斋藤,又会什么时候来呢?
  他真诚地祈祷着。
  ***
  那是肉眼可见的疲惫。
  即便是通过小小的电流也能够清晰感受到。
  因为过于担心夏油杰此时此刻的状况,斋藤森甚至是直接蹭了一趟五条悟专车——对没有错,直接用术式飞过去的那种。
  过□□速,即便是斋藤森也生出了一丢丢的羡慕。
  “要不是时间紧急,我相信爱丽丝肯定会冒出来享受一番的。”
  五条悟摊开手掌心,朝着斋藤森眼前一递:“现在也可以再感受一下。”
  “毕竟门口与屋里,到底是有一段距离的哦。”
  斋藤森:………
  “说起来悟君,我出来以后似乎没有看到中也君。”
  “你说那个小矮子啊——在你跟老头子聊天的时候,着急接个电话走了。”
  “不过他让我为你带句话——”五条悟轻咳一声,两腿微微弯曲,手比了个举着麦克风的动作,直接当着斋藤森的面,保持个160的身高。
  “boss!我出去清理一下叛乱,很快就会回来!”五条悟形容的绘声绘色,中途还双手比划。
  做完这一切,他干脆利索地站起身:“喏,大概就是这样。”
  斋藤森眨了眨眼睛。
  “好哦,我知道了。”
  五条悟看着那略带笑意的眸子,也跟着翘了翘唇角。
  两个人行走的速度并不慢,尤其是五条悟自主帮忙省下大半时间。
  由于夏油杰最近住在高专,所以他们便直奔宿舍。只是在经过宿舍的时候,斋藤森看到从墙角悄咪咪探出头的伏黑惠。
  伏黑惠:暗中观察.jpg
  斋藤森还不至于对一个孩子有恶意,便朝着他招了招手。谁知道伏黑惠迅速缩回了头,只剩下一根呆毛倔强摇晃。
  斋藤森轻笑一声,跟着五条悟一同进去以后,就看到颓废式夏油杰。
  在看到他们来了以后,夏油杰他那刚刚抬起来的屁1股迅速挨到沙发上去。
  “啊啊,你们两个总算是来了!”
  夏油杰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