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便是你的术式吗?”五条家主捋了捋胡子:“悟虽然跟我提到过,但我还真没见过——有谁的术式是人类模样,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女孩子?!”
  “哎——”爱丽丝松开斋藤森的手,用那双漂亮如同蓝天纯净般的眸子注视着眼前的老人家:“那么, 爷爷是讨厌爱丽丝吗?”
  “……爷爷?”五条家主突然少女这么称呼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
  “是哦。”爱丽丝挽起唇角, 露出一个小恶魔的笑容:“毕竟在外——大家都以为我是林太郎的女儿哦!”
  旁边的斋藤森搓着小手,整个背影飞快冒出粉红泡泡。
  “爱丽丝酱~”
  “虽然这样的你也超级可爱,但按照年纪叫我哥哥比较好吧~”
  斋藤森几乎是用抱怨的语气说着, 爱丽丝却是直接扭过头, 颇为傲娇的哼了一声。
  “才不要——”
  “呜呜呜呜呜爱丽丝酱!!”
  虽然这副模样像极了在吵架, 但明眼人就能看出:斋藤森是在享受这个气氛, 或者说, 是在享受与爱丽丝之间的相处。
  不过………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让自己的术式称呼自己为“爸爸”、“哥哥”什么的……看不出来啊,阿森这个小子好会玩啊。
  当然了,眼下并不是吐槽这种事情的时候。
  五条家主发出轻咳声,成功将那粉红泡泡气氛打散,并逆转回来。
  “阿森。”
  “我听悟提起——你想见你的母亲是吗?”
  五条家主说着,那双经过岁月洗涤的目光,却是不放过斋藤森一丝一毫的反应。
  毕竟……斋藤森的母亲,也就是他的妹妹……眼下的情况比较特殊。
  特殊到——普通人提到的程度,都会被关紧闭的那种。
  而且最重要的是……斋藤森将近19年没有见过他的母亲,即便是有相见的机会,那也是在斋藤森婴儿时期,刚被生下来有那么几分钟与他母亲相处的时间。
  可婴儿时期并不会留下什么记忆。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阿森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呢?
  五条家主能够想出来的一系列迷惑,斋藤森自然也是清楚的。
  毕竟他这种行为实在是太冒进了。
  “舅舅。”斋藤森从进屋以后,第一次呼唤着对方,提醒着他们之间的关系。
  “您如此关注我,想必也清楚……被我和悟君打败的伏黑甚尔吧?”
  五条家主点头。
  这件事可以说是人尽皆知。最重要的是,他还清楚伏黑甚尔是禅院的人,他的老朋友禅院直毘人更是伏黑甚尔的叔父。
  “伏黑甚尔实力之强大,我很佩服——但他本身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斋藤森缓缓地流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来。
  他甚至是察觉到五条家主瞳孔里的震惊。他扯了扯唇角,继续说道:“我并不知晓他的第一任妻子如何,所以也不会进行评价。”
  “但——”
  “他的第二任妻子为他养育儿子,勤俭节约。可伏黑甚尔却不承认那个女人是他的妻子,这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吗?”
  “最重要的是——还将自己的儿子卖给禅院家。”斋藤森低垂眸子,情绪翻腾,可内心却是无比冷静。
  他还想说什么,五条家主就一脸复杂地抿了一下唇瓣。
  “阿森啊……所以这就是你打禅院直哉的缘故吗?”
  “………?”嗯?禅院直哉?怎么跟那个东西扯上关系了?
  “看你这个表情,该不会不清楚……禅院直哉是禅院嫡子,是未来的禅院家主吧?”
  “禅院嫡子?”斋藤森展现自己自信的笑容:“只有这点实力吗?”
  五条家主听到这句话,止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不愧是我五条家的孩子!”
  “敢作敢当!”
  “像禅院家动不动就将女性当成生育工具的存在,你讨厌也是实属正常。”就是咋说呢,这种思想跟御三家略有些格格不入。
  想必……这种尊敬女性,对女性遭遇打抱不平,也是在爱因兹贝伦家学来的吧?
  他们五条家远不如隔壁禅院来得传统,女孩子照样可以学习东西成为咒术师,而非繁育后代的工具。
  只是……阿森的母亲嘛……
  五条家主眼里闪过一丝纠结。只是当他抬起头,看着早就不如记忆里那般病弱,甚至是已经强大到成为特级咒术师的斋藤森,再次露出那满意笑容来。
  “阿森。”
  “作为家主,我准许你去见你的母亲。”
  “不过你要记住。”五条家主缓缓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转而平视着对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保证你自身的安全。”他抬起手,拍了拍斋藤森的肩膀。
  “毕竟你……可是五条家的好不容易得到的珍宝。”
  “好了,快出去吧。这么久没出去,悟那小子该急了吧,哈哈哈哈!”
  五条家主笑着,斋藤森也轻轻一笑。只是在他离开转过身的一瞬间,从窗口泄露进来的阳光照在了他的身上,显得格外温柔,却唯独那双深红色的眸子里,一片冰冷。
  五条家的珍宝吗?
  人弱时不管不顾,人一旦强大便是“珍宝”。
  他这位家主舅舅果然是……势利无比。但是怎么说呢,他并不讨厌这种行为。
  在走出房间以后,斋藤森依稀能感受到身后的注视。直至走出范围内,五条悟跟中原中也走上来后,身后那道视线才消失。
  “boss!”
  中原中也迅速走过来:“那位老人家没对您动手动脚吧?”
  “喂——”旁边的五条悟忍不住嚷嚷道:“老头子才不会做这种事情呢。”说完,他看向眉眼间已经有些疲惫的斋藤森:“阿森,跟我回房间休息吧?”
  “是得休息一下。”中原中也继续说道:“毕竟今天发生了许多事情,即便是boss也得消化消化。”
  “是哦。”
  “那阿森跟我回去吧,至于你——我会让族人给你安排一间客房的。”五条悟双手枕着后脑勺:“不过呢,床都是成人床,保证你睡觉四处打滚也不会掉下去!”
  中原中也咬紧牙关。
  “你这滚蛋,是想打架吗!!啊?”
  五条悟眼里也划过一丝战意:“好啊!打就打!”
  只是,在两只猫猫试图比划两下的时候,斋藤森抬起手,准确无误地rua到了两个人的毛发。
  “悟君,中也君——”他微笑着rua着两个人的头发:“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直接休战呢?”
  看两个人稍有停歇的模样,斋藤森总觉得这个画面有些相熟。
  他rua着两个人的头发。
  “不过……若是在我看着的情况下,也不是不能比试。”他收回手,轻轻一笑。
  “毕竟,钻石要靠钻石来打磨。”*
  作者有话说:
  *为原著内容!
  一只五条猫猫,一只中也猫猫,我吸!!!
  ——
  感谢量产番茄专业户投的雷,比心
  今天更新有点晚了不好意思oez
  这章发个20个小红包好啦!!啾啾啾!
  ——
  接下来要写的内容比较多,我明天会努力的qaq!!!
  感谢在2022-06-22 23:59:29~2022-06-24 00:53: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量产番茄专业户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2章
  “红叶大姐, 是我,我找到boss了。”夜晚本应该是熬夜党狂欢的时候,只是到了大家族里, 夜晚反而变得十分安静, 呆在窗边甚至是能听到那若有若无地蝉叫声, 令经常出任务甚至是熬夜的他,稍有有些不习惯。
  好在尾崎红叶电话接的很快,中原中也想都不想就汇报现如今的情况。
  例如斋藤森现如今的家庭、年龄, 乃至于状况。
  “哦?出生于御三家的五条家吗?”电话那边的尾崎红叶有些惊讶。毕竟她想的是:boss可能单纯是被人调换了身份记忆,一时之间回不来罢了。但是,现在来看,情况远远不止这些?
  “是这样。boss似乎以[斋藤森]为个体重新成长了一遍……有新的记忆新的家庭。”中原中也说到这里颇有些头疼:“红叶大姐,接下来该怎么做?”
  “boss这边的麻烦远远不止这些——要不我干脆回去暴揍一下那个假货吧?”
  “冷静一点, 中也。”电话那边的尾崎红叶继续说道:“现在还未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况且——贸然行动, 可是会被误会成叛变的。”
  要知道,在大家的印象里,“森鸥外”始终呆在港口大楼,勤勤恳恳, 只是处理工作过于缓慢,甚至是扔给下属罢了。
  再者, 目前怀疑呆在港口的boss是假的这件事,也仅仅是她与中也,还有那位广津先生罢了。
  贸然行动可是会吃大亏的。
  毕竟, 对方能悄无声息地替换boss的身份记忆, 谁知道对方手中还有多少底牌?
  这都是值得关注的事情。
  “中也。”思考片刻以后, 尾崎红叶再度出声:“boss是否在你身边?”
  呆在床上中原中也顿时一僵。
  “……中也?”
  中原中也颇有些无奈的扶着额头:“红叶大姐, 现在时间很晚了。boss他……他在隔壁睡觉。”
  尾崎红叶:?
  “才晚上十点, boss可真是愈发会调养生息了。”
  听着电话里的调侃,中原中也目光微微偏移,看向窗外散发着光芒的灯。
  这个怎么形容呢!
  boss现在的确是去睡觉了。但是——他现在在五条悟那个臭小子的房间里啊!!
  他当时要阻止,五条悟还嘟囔着:“阿森又不是没住过。”boss又一副坦然,毫无心虚,弄得他突然炸毛很是怪异似地。
  正待他思考是不是自己神经有些敏感的时候,话筒里传来尾崎红叶意味深长地声音。
  “中也,你有事情瞒着我哦?”
  “红叶大姐——”
  话筒那边是一阵很好听的轻笑:“也罢,你也到了该有点秘密的年纪了。”
  “哦对了——明天你可以询问一下boss,看他是否有回到横滨的想法。”
  中原中也有些意外:“boss是港口mafia的首领,应该会想着回去吧?”
  “那可不一定哦中也。”
  “不是所有人能在失去记忆失去身份,乃至于拥有一段新的人生以后,还会记起自己的责任。”
  “那么晚安了,中也。”
  留下这么一段话,尾崎红叶便挂了电话,唯有中原中也一个人看着暗掉的手机,持续发呆。
  几个小时后。
  中原中也看着发出鱼肚白的天边,缓缓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红叶大姐真的是………干脆去问问boss好了。”
  中原中也耐心等待。直到天亮以后,他穿上风衣来到五条悟房门前。
  毕竟大少爷这种存在,不就是睡懒觉吗?
  中原中也思考着,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清甜的味道顺着缝隙直接从门缝传了出来。
  同时,传出来的还有五条悟的声音。
  “小矮子,在外面偷偷摸摸看什么呢?”
  中原中也捏紧拳头,啪地一下开门:“混蛋,你说谁是小矮子——”他咆哮出声,可就在他看到斋藤森穿着围裙,手里端着形形色色刚烤好的小饼干时,脑子里的弦,嘎嘣断了。
  毕竟……毕竟这可是boss啊!
  这种贤妻良母风,完全不符合印象中的boss啊!
  中原中也感觉脑子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拉扯。
  一个小人描绘着他所熟悉的森鸥外——落地窗照的室内通亮,穿着风衣掌管横滨地下的王者,不经意地抬起那深红的眸子,仿佛会拽人掉落地狱一般。
  而另一个小人则是疯狂挥动着小手——黑发,浅蓝色的围裙,还有那做好的小饼干,只差一个温柔一笑,就会变成温柔的邻家哥哥!
  中原中也瞳孔地震。
  画风……完全……不一样啊喂!
  这一刻,他那混乱的脑子回想起红叶大姐的话。他那自信满满的肯定,也被眼前这一幕彻底打散。
  他抿动地唇角,而斋藤森却是带着新鲜热乎的小饼干走到他的面前。
  “中也君,张口。”
  中原中也鬼使阴差地张开口——跟想象中的小饼干有些不同。并非是那么特别甜,反而有种醇厚的感觉。多咀嚼两下,会感受到其中的平衡,协调……而这种感觉就像是……
  “红酒饼干。”斋藤森看着眼前的中原中也,说道:“我特意做的新品种,感觉味道如何?”
  听到红酒这两个字,中原中也怔了怔。
  “……boss?”
  “不喜欢吗?”斋藤森摸着下巴,好看的眸子也流露出一丝忧愁来:“记忆里,你应该是喜欢红酒的才对。”
  在旁边啃着草莓饼干的爱丽丝:………
  醒醒林太郎。
  红酒跟红酒饼干是不一样的。
  中原中也自然也是清楚的。但是看着如此平易近人的斋藤森,让他感觉陌生又熟悉。
  “……boss。”
  他抿掉唇边的饼干屑,说道:“您有回横滨的打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