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责人半是绝望半是施展术式。
  看着五条悟与中原中也在空中来来回回,他望着天空,无比焦虑——这帐落下来的速度怎么这么慢啊!!
  帐——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停留在半空中的两个人身影时不时错过。
  中原中也操控着自身重力,看着五条悟轻飘飘将他攻击挡下来,只觉得有些不耐烦。
  “躲躲藏藏一味的龟缩在那里——”中原中也扯了一下嘴角:“这种破烂东西,看我给你踹破了——!”
  重力在此凝聚,那不祥的颜色几乎要同这片帐一般,似乎要吞噬掉这片天地一般。
  而在五条悟的六眼之中,也似看到巨兽站起身来,发出嚎叫声——再近一步的发狂,进而失去理智!
  五条悟瞳孔微微放大,亦如前几天那副被伏黑甚尔重伤自愈后流露出来的疯批笑容。
  “再多一点,再多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力量——”
  五条悟伸出手,苍在他手中凝聚。
  在两个人聚集而又分散的过程中——完好无损的地板也伴随着进一步的战斗,使得上面那一层被分解成灰尘!
  这般大的动静,直接让站在帐范围内的窗呆了。
  “这就是特级咒术师的力量吗……”其中一个人忍不住喃喃。
  站在他旁边的黑西服也是傻傻地看着。
  特级咒术师很强,但是这个来历不明身上还有着咒灵气息的少年,一样很强啊!!
  最重要的是………
  “接下来该怎么办?有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啊啊啊啊啊啊——”
  旁边的黑西服抱头:“怎么办?几乎是两个特级在这里战斗……”他们一堆伤残弱小,想要阻拦怕不是人还没有过去,就被这气势给碾压摁住了。
  他们担惊受怕,只盼望着这两位能够尽快看清形式——别打了,要不咱们先坐下来好好聊一聊?
  他们刚刚有这个想法,中原中也跟着陷入近似疯魔的状态——在他升高到帐的边缘之时,中原中也睁大眸子,缓缓伸出手。
  这般碍事而又降低光芒的帐,硬生生地被他撕碎!
  能够遮拦让人目光的帐,一下子就被摧毁……太阳光温柔地落在在场每个人的身上,可在场黑西服却是捂着心口,看着满地残骸,心一片冰冷。
  黑西服:………
  救救……
  他们无声呼唤,直接绝望,甚至隐隐约约有了想要摆烂的想法。
  可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的脚步声突然出现在后头。
  “打得还真是凶啊。”
  “是不是呀,爱丽丝酱——”
  黑西服听到这话立马转过头。
  只见几米远处,特级咒术师斋藤森登场!
  ***
  凉饮,冰激凌,还有这现成的太阳帽。
  如若不是环境不对劲——黑西服怕是在扯着嗓子喊:斋藤先生!要去哪里旅游,带我一个呀!
  可惜。
  面对着这对闲情雅致的搭档,黑西服压根就没办法无视掉身后的打斗。
  “森先生……”黑西服刚一出声,就是一阵哀泣,听得斋藤森差点拿不稳手中的冰饮。
  “大概情况我已经清楚了——”斋藤森轻轻一笑:“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黑西服迅速点点头。
  特级咒术师这个名头,到底是令人安心。
  他直接让出位置,将主场让给了斋藤森。
  斋藤森宛若天生的领导人一般,熟稔地上前,即便是手中握着冰饮,也无法遮掩他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自信。
  而他接下来做的事情,无疑是彻底被摁上了“自信”的标签。
  “悟君——”斋藤森不轻不重地张开口,唤了一声。
  几乎是他这个称呼说出来的一瞬间,耐心等待斋藤森大放光彩的黑西服就愣了愣。
  ………嗯?
  森先生突然叫五条先生这是……打算两个人联手,教训一下那个漆黑小矮子吗?
  斋藤森无从回答黑西服的迷惑。
  在呼唤完半空之中的五条悟以后,他又侧过头,看向那抹过于陌生的身影。
  ——那是谁呢?
  斋藤森在内心深处轻轻地唤了一句,眼前恍惚间看到有谁站在自己的面前。
  落地窗照着记忆通明。
  那抹模糊的身影手拿着一顶黑色的帽子,蓝宝石一般的眸子久久地注视着他。
  直到——对方卑躬屈膝,向他献上了尊敬与忠心。
  几乎是一瞬间,斋藤森就从这模糊不清的记忆之中,拽出了对方的名字。
  “中、也、君。”
  斋藤森念完两个人的名字,直接伸出了双手。一副耐心等待的样子:“可以麻烦二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彻底收手吗?”
  身后的黑西服:………
  完了!
  森先生他飘了!!!
  这是解决完禅院直哉就觉得可以轻松解决掉那个小矮子吗!!要知道那个小矮子他可是跟特级咒术师五条悟打了个五五开啊!!
  黑西服内心腹诽。
  可这一切的吐槽,都在五条悟中原中也瞬间停止战斗而停止了思考。
  五条悟打得不尽兴,但看到斋藤森出现在这里,还是十分开心的。
  他眸子落在斋藤森手里那杯冰饮上,顺着天空降落稳稳地落在地上,期待自己能够第一时间喝到现成的凉饮。
  五条悟朝着斋藤森所在的方向而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属于中原中也那不可置信地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中原中也说道。
  “………boss?!”
  中原中也这一声boss,弄得在场黑西服面面相窥。
  特级咒术师斋藤森……是眼前这个小矮人的boss?
  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
  斋藤森的术式再怎么有新颖但也是……被天元大人亲自盖章的特级咒术师啊!
  他们如同吃瓜吃到一知半解的路人一般,即便是戴着黑色墨镜,眼神也在不停地乱飞。
  五条悟甚至是干脆走了过来,单手轻轻地放在了斋藤森的肩膀上,尽显亲密。
  斋藤森眨了眨眼睛,望着不远处的中原中也。
  黑色的风衣,那带有记忆感的帽子。
  在身形不变的情况下……这个人与刚刚记忆一闪而过的身姿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这一刻,斋藤森不免得生出许多迷惑。
  但是………
  他望着眼前被破坏一大半的地板,连带着水泥层也被打穿,再往下打点两套地基都可以打出来的面积……斋藤森顿了顿,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
  他望着中原中也,转过身,仿佛在信任着对方一般。
  “跟我来,中也君。”
  斋藤森已经转身离开,五条悟看了看地面狼藉,对着窗的人做了个鼓励的动作:“加油!这里就交给你们喽。”说完,跟上斋藤森的步伐紧接着并行。
  黑西服们:…………
  他们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本应该直接离开的爱丽丝则是手握着冰激凌,蓝色而又明亮的眸子注视着中原中也。
  “来吧,中也。”
  ——你所迷惑的东西,我将为你讲解。
  中原中也望着熟悉的爱丽丝,心下再怎么惊涛骇浪,也不得不承认——红叶大姐说的,的确是真的。
  那么问题来了……
  现如今呆在港口大楼的“假货”,究竟是怎么蒙蔽其他人,还从始至终保持着boss模样呢?
  抱有着这份迷惑,中原中也拉扯了一下帽子紧跟其后。只是在经过黑西服之时,他耳边听到突然一声“抱歉”。
  中原中也没有停下步伐,只是那闪烁的眸子代表着他心情很好。
  ***
  想要谈事情,那自然是要找个安静的环境比较好。
  于是乎——三个男人直接挤在了后车座上。
  而斋藤森则是被两个人挤在了中间。
  斋藤森:………?
  车里开着空调,倒也不觉得让人炎热。
  就是觉得这个坐姿怪怪的。
  弹幕上也在哈哈大笑。
  [这估计是森前期最为简单谈事情的地方吧?]
  [地方简单,但是人不简单啊。看看五条悟,特级咒术师,最强!再看看中原中也,虽然现在还不是干部,但再过一两年就会被森亲自提升为干部啊!!也就是说,这一车人统统是大佬!]
  斋藤森捕捉到这个弹幕,眼里划过一丝惊讶。
  由他亲手提拔?
  那么……这位中也君口中的boss,确确实实是他没错?
  可问题来了……
  如果他是中原中也口中的boss,那斋藤森是谁?
  他还是他吗?
  这短短近二十年的记忆,难道是假的不成?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记忆统统是虚假的,斋藤森便不由得双拳紧握……与他一体的爱丽丝感同身受,抱着冰饮也在前车座上转过头来。
  但爱丽丝只是看着,并没有插1口于三人之间。
  毕竟——
  残留她身上的压制,还没有彻底解除。
  只要林太郎一天没有拿回属于他的身份与记忆……他所谓不可治愈的病,便一天无法被治好。
  她小口小口的吸允着冰饮,而三个人,也在这略有些古怪的气氛中开口。
  “喂。”坐在左边的五条悟撑着下巴,眸光微转:“你刚刚,称呼阿森为boss吧?”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呢?据我所知,阿森从小就生活在五条族地里……”
  五条悟说到这里稍有停顿。
  毕竟在过去,族人特意隐藏斋藤森的消息,他也无从得知。可自从接机带着斋藤森回归五条宅邸,透过族人的嘴得知斋藤森都过了怎样的生活以后……他只剩下了满满的心疼。
  “按照时间轨迹,阿森压根就没有时间当你口中的boss才对哦。”
  “所以小矮子——”
  “确定不是你认错人了?”
  “我绝不会认错boss。”中原中也面对质疑,瞬间忘记了五条悟口中“小矮子”的说辞。
  “毕竟——”他转过身,看向斋藤森:“您是我早已献上忠心为之奋斗的首领。”
  中原中也目光幽幽,望着这再不过年轻的斋藤森,他说道:“虽然不知中途发生了什么……使得您的外貌发生一些变化……”
  “但爱丽丝是无法作假的。”
  听到这句话,爱丽丝立马探出头:“难道港口大楼还有第二个爱丽丝不成?”
  中原中也怔了怔,随即对着少女露出温柔地笑容。
  “当然没有。”
  所以,爱丽丝是唯一的,而眼前这位过分年轻的boss,也是真的。
  中原中也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斋藤森的身份,而五条悟也十分清楚自己的记忆并未被篡改。
  而被两个人注视着的斋藤森,则是扶着脑袋,轻轻地“唔”了一声。
  “怎么办呢。”
  “一个人总不可能同时拥有两段人生吧?”
  必定有一段记忆是真的,有一段记忆是假的才对。
  但是……
  那时不时在脑海深处蹦出来的记忆、身影,又昭示着他的的确确是有另外一层身份。
  就如同最开始被他召唤出来的爱丽丝。
  不用相识也可以自动达到亲密无暇。
  那么……
  究竟是哪里弄错了呢?
  斋藤森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思考的过程中,白色光团又试探地冒了出来。
  几乎是一瞬间,五条悟就抓紧白色光团的边缘,将白色光团的边缘碾碎。
  而同一时间,港口大楼顶层。
  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游戏机的“森鸥外”突然站起身来,眸子里闪烁着不可置信。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降低这么多!!”
  只见眼前虚空之中,闪烁着这样的一行字。
  [森鸥外扮演成功率:95%→70%]
  [原因:无法查明]
  作者有话说:
  谢谢红茶拿铁的地雷,比心
  下一章更新大概在下午6点之前~
  跟夭夭姐相约开了个原神预收
  文名:英灵来自提瓦特[原神]
  文案:十六夜飞鸟死过一次
  直到在提瓦特获得重生侥幸归来,才发现自己是一本漫画里出场不过两页的炮灰
  十六夜飞鸟:目光呆滞.jpg
  为了努力活下去,十六夜飞鸟每天提心吊胆,锻炼自己
  可最终又在百鬼夜行之中,如同命运般被特级咒灵穿心之时
  耳边突然响起一段耳熟的声音
  “旅者,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眸光之中,钟离手持长木仓,天潢贵胄,容姿威仪不可冒犯
  斩杀千万咒灵,身后一片尘埃
  十六夜飞鸟泪眼婆娑,激情喊道:“爹!”
  钟离收木仓手微微一顿,随即抬手为他擦泪
  “无事了,我在这里”
  感谢在2022-06-18 23:58:32~2022-06-20 00:25: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茶拿铁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9章
  落地窗衬着偌大办公室一片光明, 只要站在这里,就可以将万千高楼尽收眼底。
  唯有那穿着黑色风衣,歪歪斜斜倒在椅子上的男人不解风情。
  忽地, 他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 直接放下手中的游戏机, 直接站了起来………在看到半空中弹幕所写的东西时,瞳孔里满载着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