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这样也不对。
  毕竟他现在就身处于港口maffia大楼之间,也就是说安全无比。
  中原中也是个纯粹的武力派,他虽然偶尔也会动脑子,但钻进聪明人的圈子,他选择直接问对方。
  “红叶大姐,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尾崎红叶轻轻地点了点他手中的文档:“你打开看看。”
  中原中也不再犹豫,转而打开一看。
  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巨大的标题——东京横滨门事件,来往乱窜人数59人。
  光是看到这个标题,中原中也就愣住了。可他还没有询问,接下来又是特级咒灵,又是特级咒术师,让中原中也陷入沉默,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比如说……横滨的人不过是开了个门,就跑到了东京?东京的人也是莫名其妙地开了个门,回到了横滨?
  按道理来说,这件事如果真出来……那必定是要闹大的。
  但是……
  “红叶大姐。”中原中也抬起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跟我说清楚吧。”
  尾崎红叶休憩在椅子上,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听到中原中也的这句话,她忍俊不禁:“真是一如既往地没有耐性啊,中也。”
  “仔细看清楚……横滨东京人数猝然消失,却没有闹成人人皆知,就是因为——在这些人各回原位后,他们失去了穿过门、跟从门归来后的那份记忆。”
  “而奇怪的事情不仅如此。”
  尾崎红叶轻轻地点了一下中原中也手上的文件:“前两天黑蜥蜴的那位广津先生,帮我证实了一个言论。”
  “例如……本应该在顶层的boss,却突然出现在广津先生那一层……”
  “更甚至是,年轻版本的boss。”
  尾崎红叶:“这的的确确是个奇怪的言论。”
  “可若是说——现如今的boss,压根就不是我们的boss呢?”提到这里,这位尾崎干部也难得流露出一丝狠厉。
  毕竟,于她而言,森鸥外是个好boss。
  虽然有时候会摸鱼,会跟爱丽丝玩耍……但就像是森鸥外所说的那样,首领就是为了带领组织变得更好的奴隶。
  而眼下呆在最高层的[森鸥外],似乎只做到了“玩”这一点,连文件都是一拖再拖。
  “所以……中也。”
  “去东京探查一下情况,必要时可以联系咒术师寻求帮助。”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中原中也答应的非常痛快,毕竟他相信红叶大姐不会说谎。
  只是——
  谁能告诉他。
  为什么,他,刚到东京,就被一堆黑西服围住了啊?!
  作者有话说:
  下章v
  安利一下自己的预收
  文名:神明想让我告白[西幻]
  文案:一觉醒来,谢星然穿成西幻世界光明神殿的小祭司
  每天日常任务,就是跪在神像前,祈祷神的垂爱
  谢星然表面虔诚:荣耀的主啊!您是救赎的神明!愿您的神性散遍这片大陆,眷顾我等软弱的子民……
  实际上心猿意马
  内心巴不得早点下班,陪陪隔壁小哥哥,看着那张绝色的脸,可以多吃几碗饭
  [叮咚]
  [您的信仰已经到达]
  正待谢星然准备起身之时,神像发出金光,那足以绞杀万千魔族的光点,乖巧地落在他的头顶
  来自神明的馈赠,一下子惊动了神殿
  谢星然从小祭司一跃成为光明圣子的强力候选人
  谢星然穿着崭新的神袍陷入沉思
  莫非……光明神比较喜欢偷听他夸别人?
  ***
  黑暗之神厄俄斯化身为少年,住在了谢星然的隔壁
  每天工作就是
  偷看爱人、赞美爱人,祝福爱人
  然后——
  爱人就顶着洁白的祭司袍,每天跪拜在死敌的神像之下,祈求祝福
  厄俄斯痛苦万分
  [不要再去跪拜神像了]
  [亲爱的,只要你说爱我——我就会给予你所要的一切]


第17章
  “我会禀告那位——你再次出任务完全是因为, 东京有人挑衅港口boss。”
  听着这句话以后,中原中也就披着黑色风衣,夹带着文件, 直接乘上前往东京的电车了。
  一路上安然无恙, 甚至是有人给他让座——不过空余的座位, 统统被他让给了周围的老人家。
  终于,熬到了下了电车。
  虽然没有咒术师的联系方式……但只要找到咒灵,祓除咒灵各种存在, 咒术师大概就会找上门来了吧?
  中原中也想得十分美好。
  就是没想到——他会被人当做是咒灵,包围起来。
  不得不说,窗的人都十分卖力气。他们分布在各个岗位,一旦咒灵气息超标,就会立马禀告附近的咒术师, 请求帮忙。
  但是, 这一天,窗的人发现了大麻烦。
  “……那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流露出与咒灵有些相似的气息?”窗的人面面相窥,最后决定直接冒头围住中原中也。
  十几个高个成年男性,难道还堵不住一个“未成年”吗?
  “啧……”
  中原中也拉扯了一下帽子, 宝蓝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
  “我还真是……被小瞧了啊。”
  陌生的气息在逐渐靠近。即便是不用抬头,也可以感受到十几个人在靠近。
  他们脚步放轻, 身手矫健,明显是特意训练过的。
  中原中也笑了。
  “你们……该不会真的挑衅过boss吧?”红叶大姐还真是帮他找了个好的名头啊!
  完全不用虚构,现实就有真故事。
  正在接近的窗:………?
  啊???
  boss?
  这个疑似跟咒灵有染、更甚至是身体气息流露出咒灵的未成年少年, 竟然说他们挑衅过他的boss?
  这别是什么中二病吧……
  现在小孩子不是经常说什么——你相信光吗!相信光就会有奇迹之类的?
  不不不, 他们可是正经人士, 要认真对待眼前的少年。
  难道是咒灵愈发强大, 诞生了属于他们的boss?
  他们胡乱猜测, 却也没有把眼前的赭发少年放在眼里。要知道,在成为窗人士之前——他们也是在东京高专训练过一段时间里!
  几乎是“呼”地一下,十几个黑西服冲上前去。他们试图包围中原中也,可就在他们接近、甚至是踏入进中原中也的一米范围内时——处于中间位置的中原中也抬了一下帽子,眸子微微闪烁起来。
  刹那间。
  属于重力的黑红色覆盖在中原中也的身上。在窗围上来的一瞬间,中原中也抬脚往下一踏——那震动的余波一下子把这十几个人震开,各个狼狈的摔落在地上!
  处理完这些人,中原中也不慌不忙地走了上去。
  他迈着轻松的步伐,来到离他最近的一个黑西服面前。
  正好是台阶。
  黑西服半是躺在台阶上,刚刚被震了一下已经是头疼欲裂。
  中原中也走了过去,抬腿踩着台阶,手随着的放在腿上,然后低头看着眼前的黑西服。
  “喂。我说——”
  中原中也刚刚发出声音,就见黑西服迅速摸了手机摁了一下快捷键。对方速度之快,中原中也连忙抢过手机,也没办法做什么。
  “没有用的……咳!”黑西服重重地喘1了一口气:“这是窗之间的特有的联系方式。”
  “拨出去的一瞬间,我的其他同事就会察觉到。”
  “到时候……就会有最少一级咒术师抵达这里,好好教训你!”
  “………咒术师?”中原中也听到这个称呼,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之中。
  红叶大姐的话,历历在目。
  她说:中也,如若是到了东京可以寻找咒术师寻求帮忙。
  问题来了。
  咒术师即将来了……但是他一不小心打了咒术师的同伴怎么办?
  这令不擅长智斗的中原中也一下子就烦恼了起来。
  他扶着额头,感慨自己做了错事。
  但是,港口黑1手1党应该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事的吧?
  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在黑色方面游走的人。
  但是——对方受伤,似乎又的的确确是因为他出手了。出手的时候,还施加了那么一丢丢重力。
  中原中也思考了几秒钟,追寻于良心,决定去扶黑西服起来——可手指还没有触碰到黑西服,忽地,一股极致的气息突然锁定住了他。
  随之而来地,便是那声慌慌张张的声音。
  “五条先生!就是那个人!!”
  “他不但伤了窗的人还准备对普通人下死手!”
  跟在五条悟身后的窗捏着手机,将中原中也刚刚那一系列的行为都看在眼里。
  而他这话一出,倒在地上的其他窗人员都慢慢爬起。或许是五条悟来了,找到了主心骨,他们纷纷离开。
  唯有躺在台阶上,亲眼看着中原中也行动后眸色的纠结,却唯一没有想要伤害他的想法。
  他刚刚出声想要解释……不远处的五条悟就动了。
  “怎么说呢,好几天没有运动,就有对练对手送上门了啊。”五条悟一脸轻松,甚至是有心情在这拉伸弯腰。
  于窗而言,眼前的少年是个可怕的对手。
  可在六眼之中——那看似温柔的赭发少年,身后恍惚有一头巨兽在假寐。
  巨兽半睁着眸子,似睡非睡。
  巨大的身影遮挡住半边天,仿佛要把太阳的光芒都遮盖住一般。
  命运交织如锁链,巨兽老老实实呆在中原中也的身后。
  只是这样站在那里,都能够让人感受到可怖的气息。
  似能碾碎山脉,劈开深海无垠。
  只是那一眼。
  你便知道——那并非是普通人类。
  而是神明所眷顾之人。
  ***
  与此同时,斋藤森还在赶来的路上。
  作者有话说:
  今天更了太多,头痛欲裂,容我明天继续!
  安利一下夭夭姐的预收文
  文名:可莉的萌萌大冒险
  作者:翟佰里
  文案:可莉的萌萌大冒险
  妈妈送给可莉的生日礼物是一本书——《提瓦特游览指南》
  里面写满了妈妈在各地搞旅(爆)游(破)的故事。
  琴团长看了骂骂咧咧,然后收走了她的书,还关了她禁闭。
  哼,以为她没看见么?
  那书里有个奇怪的男人,可莉怀疑他是可莉的爸爸。
  背上小书包,带上嘟嘟可。
  可莉偷渡去了璃月,看见那个叫钟离的叔叔,可莉‘哒哒哒’得跑过去,刚准备开口问,就被两个可恶的丘丘人偷袭了——
  可莉:“蹦蹦炸D!”
  钟离:“……”
  一声巨响——
  “尊敬的客人你好,欢迎来到友客鑫,请问是要报名天空竞技场么?


第18章
  无下限术式对上重力的那一刻, 事情就变得棘手了起来。
  五条悟自然是看到中原中也并没有加以伤害普通人、甚至是做出想要扶起对方的举动。
  但是怎么说呢……
  自从星浆体事件结束以后,五条悟被伏黑甚尔重伤以后学会了反转术式,那种秒天秒地的情绪还没有得到释放, 就被斋藤森给压了回去。
  再加上最近夏油杰也是忙忙碌碌, 家入硝子又不可能开着反转术式跟他单打独斗, 在这种无聊的状况之下——中原中也出现了。
  六眼之下,万物通透。
  五条悟摆好架势,朝着不远处的中原中也勾了勾手, 帅气的脸颊生怕对方不动手一般,还翘了翘。
  但不知为何,中原中也似乎有那么一点顾虑,丝毫没有接受他的挑衅。
  “动起来啊小矮子——”略带嘲讽与笑声一同发出来,五条悟直视着不远处已经溢出红光, 即将朝着他飞奔而来的中原中也, 他淡淡地留下这么一段话:“打赢了,哥哥就给你买糖吃哦——”
  已经十八岁的中原中也披戴重力的红光,在周围窗人士眼中悄然消失。五条悟抬起头,便看这重力持有者脚踏空气, 朝着他正面脸踹了过来。
  “狂妄的小子——”
  中原中也低吼着:“你在说谁小矮子?嗯?!”
  控制自身重力的同伴身轻如燕,可又在坠落飞踢时, 加持无限重力,试图把五条悟这张欠揍的脸,踹出个战损版。
  但是。
  当重力与无下限术式交碰的一瞬间, 不同体系的力量一下子将两个人震开——!
  中原中也直接在空中站稳, 五条悟也跟着后退几步。
  两个人眼睛对视。
  是震惊, 亦是战意凛然。
  “没想到东京竟然也有这么强大的存在。”中原中也腹诽着。只是一想到这个长了个帅气脸却吐不出什么好词的混蛋小子, 他便挥出手指, 说道:“小子,报上名来!”
  “叫什么小子,当哥哥哦。”五条悟踮起脚尖,直接依靠自身术式慢慢地飘浮到空中。
  起初还稍微晃荡,但在这么多人注视的情况下,五条悟十分帅气地稳住了。
  两个年轻人突然站在半空之中,属实是把周围的窗负责人吓得火速爬起。
  “救救,五条先生时不时忘记了一件事……”
  这是外面!甚至是离新干线都非常的近!近也就意味着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普通人是可以轻易感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