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小哥。”
  “如若我是你母亲,早就在你出言不逊的时候打飞你了。”
  斋藤森低垂着眸子,两根手指轻轻地摁在禅院直哉的头顶,却也让对方有了无法反抗的勇气。
  “被母亲赐予了生命,能够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自由自在的呼吸,已经是你最为幸运的事。”
  “而你——”
  “不但不尊重你的母亲,还贬低其他女性,甚至是侮辱我最可爱最宝贵的爱丽丝酱……”斋藤森撤回手,随意地在空气中抖了抖,像是要抖掉手指上的脏东西一般。
  “如若真的有丑八怪,像你这种内心扭曲,道德败坏的东西,才是丑八怪吧!”
  说完这段话,斋藤森站起身来——刚刚那用来震慑人的阴霾表情悄然退出,即便是在四周都有遮挡物的情况下,也在看到爱丽丝的那一刻,散发出最为灿烂的笑容。
  “啊啊啊爱丽丝酱——”
  “接下来我们快去逛街吧!!”
  名为爱丽丝的少女抿动着唇瓣,蓝色的眸子里不经意地闪过一丝笑意。可在斋藤森过来的时候,就像是为了刺激禅院直哉,大声说话:“不要——!”
  “林太郎脏死了!!!”
  “我才不要跟你牵手——!”
  斋藤森假哭两声,一边“呜呜”,一边带着少女准备离开这阴暗的地方。
  只是。
  当爱丽丝路过禅院直哉的时候,她不经意地侧过头,然后扫了眼禅院直哉那被污垢污染的指甲,她像是在感叹着什么似的,张了张口:“好脏哦。”
  “这样……真是可怜呢。”
  正说着,走在前面的斋藤森转头呼唤:“爱丽丝酱,快来——不要呆在脏地方啦!”
  爱丽丝背过手,蹦蹦跳跳,两条金色的辫子也跟着晃动起来。
  在她逐渐跑到阳光之下,来到斋藤森的面前时,阳光衬着她那双蓝色的眸子干净漂亮。
  “我来了哦~”
  爱丽丝眨了眨眼睛:“林太郎!”
  在斋藤森跟爱丽丝安然无恙走出来的时候,呆在附近的窗拿下手中的望远镜,表情呆呆。
  “出来的……是斋藤森哎。”
  也就是说……
  禅院那位不可一世的嫡子,竟然败了?!
  这无疑是不可置信的事情。毕竟斋藤森的事情……大家也是知道的,他完完全全是占了一丝新意,进而被天元大人指定为特级咒术师。
  原本他们只是想着……斋藤森说不定只是趁机抱大腿,哄哄天元大人开心,然后再上1位。可是现在……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斋藤森……不,斋藤先生的力量……完全不容小觑啊。”
  “是啊……”旁边的同事也跟着喃喃附和着。
  他们呆呆的望着不远处的小巷,看着看着……他们突然对视,互相看了一眼。
  “糟糕!!那位禅院嫡子还没有出来!”
  他们火速从缝隙中爬出来,穿着最为显眼的黑色西服,却是马不停蹄地朝着巷子里跑去。
  毕竟……
  要是禅院嫡子真的被打坏了,他们在旁边看着却不管不顾,受惩罚的也是他们。
  不过……禅院嫡子这么久没有出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死了?重伤?骨折………?
  啊啊啊啊啊啊拜托了!!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窗的人欲哭无泪,穿过小巷跑到禅院直哉的面前。
  便见少年模样的禅院直哉阴沉着脸,唇边还有着被口水染湿的土粒。
  窗的人:………?
  这,这是什么?
  还未等他们仔细查看的时候,禅院直哉抬起袖子狠狠地擦了一下唇角,然后瞪大眸子十分凶狠。
  “给我滚!”
  窗的人连忙退来,给禅院直哉留下一个安静的地方。
  禅院直哉感受着嘴里的沙粒土感,表情十分阴沉。
  “该死的斋藤森……”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今日所受屈辱,他日必定偿还!!
  作者有话说:
  欠了3章,这两天会补回来!
  *为原著内容
  写这章属实是一边生气一边写,最后痛打猪猪直接舒服了


第16章
  斋藤森大概也能清楚禅院直哉记恨上他了。
  毕竟天骄之对方,看起来生活远比他强,而且还称呼自己为“主家”,八成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还是那种思想腐烂基本救不了那种。
  眼下,斋藤森用干净的湿巾一点一点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大概擦了三四遍以后,斋藤森露出一副可惜的模样:“早知道应该在那个人渣小哥面前擦一擦了。”
  斋藤森只是感叹着,却也没有想着自己做得有多过分,毕竟他还没有拿出手机拍下来,然后分享给其他人不是?
  “爱丽丝酱,接下来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呢?”将湿巾扔进旁边的垃圾箱以后,斋藤森询问着眼前的精致萝莉。
  “想去的地方……林太郎想去哪里呢?”
  斋藤森轻轻地“唔”了一声。表面看上去是在思考,实际上是在看弹幕。
  毕竟弹幕早在他说出去哪里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各种发言。
  [森明面上是在询问爱丽丝,实际上心已经飘到了五条悟那边]
  [明明是中原中也那边,狗头.jpg]
  [好家伙,那明明就是三人场次好吗!]
  [个屁哦!中原中也来了,看到森那也得叫爸爸!]
  ………啊?
  斋藤森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随即伸出轻轻地挡了一下自己那发烫的眼睛。
  这个中原中也……爱好这么特别吗?
  而且……他应该还没有到当爸爸的年纪吧?!
  他还在想着,爱丽丝已经忍不住伸出手手拽了一下他的衣袖。
  “林太郎——!”
  斋藤森放下手,满脸无奈:“不好意思哦爱丽丝,我只是在想一些事罢了。”
  爱丽丝依旧是那副鼓着嘴,可爱满满的样子。
  只是下一秒,她却猝不及防地睁大双眼。
  只见斋藤森说道:“我在想……一个名叫中原中也的人。”
  ***
  是的,中原中也。
  对于爱丽丝而言,这无疑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
  他是“荒霸吐”的化身,后加入[羊],成为羊之王,又在15岁成为港口maffia的人,向她亲爱的林太郎,也就是森鸥外献上了忠心。
  按照正常情况下,中原中也这个人于森鸥外而言,的确是一个好用的、忠心的属下。
  但是,眼下林太郎是斋藤森并非是森鸥外啊!
  先是想起了与谢野晶子,现如今又是不由自主将“中原中也”这个名字脱口而出,那么——
  “林太郎。”
  爱丽丝那张精致又可爱的脸难得严肃了起来:“你还有想到其他的东西吗?”
  “………”斋藤森沉默。
  这个怎么说呢。
  他其实就是发现,自从弹幕这个东西有时候会特意屏蔽一些东西,可是中原中也这个名字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冒出来,甚至是没有屏蔽以后,所以才会生出一丢丢的迷惑。
  他应该是认识中原中也的吧?
  但是他身为斋藤森这个个体,从他出生活到现在,他的人生阅历之中,又不存在“中原中也”这个人物才对。
  当然了……爱丽丝也不存在。
  有太多古怪的东西,时时刻刻挑战着斋藤森的神经,像是一触就破的纸一样,真相就在另一边。
  “林太郎?”
  爱丽丝轻轻地唤着,斋藤森回过神对上少女那双湛蓝的眸子,忍不住伸出手就开始rua那软嫩的脸颊。
  手指刚刚碰上,斋藤森周围就开始散发出幸福泡泡。
  “呜呜呜呜爱丽丝酱好可爱哦!!”
  爱丽丝:“……林太郎你是笨蛋吗!!”
  终于,在日常的小打小闹之中,两个人在椅子上消停了下来。
  进行日常的打闹以后,爱丽丝坐不住干脆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她踩着松糕厚底,哒哒哒地走到斋藤森的面前,双手叉腰,神气的像个大小姐一样。
  “林太郎,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像是触及到记忆之中最可怕的东西一般,斋藤森委屈巴巴:“爱丽丝酱,咱们不玩捉迷藏好不好?”
  爱丽丝听到这句话,顿时笑颜如花。
  她是那么的开心。
  即便是作为异能力可以随时随地的回归到主人的身体里面。
  但是,她是个有个自我意识的异能力,所以很多时候,她会跑出港口maffia大楼,躲躲藏藏,然后观察林太郎找不到她时的忧郁模样。
  这本是她很久之前玩得游戏。
  但现如今的林太郎,是不曾与她玩过这些游戏的。
  果然被压制的记忆乃至于被夺走的力量,都在一点点的回归到林太郎的身体里吗?
  爱丽丝想到这里,笑容更加的明媚:“今天不玩捉迷藏哦!”她还想说什么,斋藤森直接将少女举高高。
  “那就去看看悟君那边的情况吧。”
  说到这里斋藤森还朝着附近看去——依旧是那副人来人往,但斋藤森却是一下子瞄准到某个黑西服。
  ……嗯?
  斋藤森放下爱丽丝,弯下腰:“爱丽丝酱,看到那个方向的人了吗?”
  爱丽丝那生动的表情,顿时就像是开启战斗形态那般,清冷,严肃。
  “看到了,林太郎。”
  “爱丽丝酱,麻烦你先过去控制住对方哦……然后……”斋藤森轻轻地说道:“我们我一丢丢事情,需要对方帮忙。”
  爱丽丝点点头:“没问题。”
  紧接着,爱丽丝就迈动着双腿,背着手手朝着黑西服所隐藏的目的地跑过去。
  可爱,吸引人,元气满满。
  这是斋藤森眼中,甚至是大众眼中的印象。
  但是,这般漂亮可爱的小萝莉,落在隐藏深处的窗而言,无疑是个大恶魔。
  “糟糕……斋藤先生的术式过来了。”黑西服瞧见爱丽丝过来的身影,立马缩回头准备换个地方。
  可就在回过头的一瞬间,冰冷的钢针贴在他的脖子上,下一秒这锋利的存在就会划破他的皮肤,乃至于大动脉。
  黑西服傻眼了。
  战斗形态的爱丽丝面容清冷,哪里还有刚刚的阳光灿烂。
  “你刚刚……提到林太郎了吧?”
  “你想要对林太郎做什么?”
  黑西服:“不不不,我对斋藤先生没有任何意见!我隶属于总监部之下的[窗],负责监1视附近的咒灵,以及向咒术师传达信息!”
  “就,就包括您这样的,还有斋藤先生这样的……”
  黑西服一鼓作气直接将自己的身份都透露了出来。爱丽丝认真地看着他,发现他并没有说谎以后,转而退出了战斗形态,哒哒哒地朝着斋藤森的方向所去。
  黑西服摸了摸脖子:“真可怕啊……”变脸真快啊。
  无论是斋藤先生,亦或者是这位名为爱丽丝的少女。
  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爱丽丝去而复返,斋藤森也跟着来了。
  而斋藤森……也知道了黑西服[窗]的身份。
  “原来如此,刚刚察觉到的目光就是你们啊……”事实上,在跟禅院直哉战斗之前,准备进入小巷之前。斋藤森能够感受到一点异样,但是却不强烈。
  毕竟,不带恶意的眼神,是难以察觉到的。
  “那么,你看看现在的我,觉不觉得我缺一点……”什么东西。
  斋藤森还没说完,黑西服顿时紧张了起来:“您的实力完全符合特级咒术师!无人反驳,毋庸置疑!”
  斋藤森:“……听到你的夸奖真是令人愉悦。不过,你们窗应该有车吧?”说到这里,他还一脸无辜:“毕竟我也很担心悟君那边的问题哦。”
  黑西服缓缓张大嘴巴。
  这……这是禅院嫡子打得不过瘾,还想再打其他人一遍吗?
  黑西服小小的呼出一口气。
  “请放心,斋藤先生!”
  “叫我阿森就好了。”
  黑西服:“好的,森先生。”
  斋藤森:………
  他看上去很凶吗?没有吧!
  ***
  在斋藤森带着爱丽丝乘坐黑西服车的时候,另一边,战斗已经来到了白热化。
  说是白热化,完全是因为中原中也与五条悟不相上相。
  一个是“荒霸吐”,某种程度来说是神明。
  另一个是“六眼神子”,说是咒术界最强也不为过。
  而这两个人完全不想干的人,突然打在一起,若是让熟人得知怕是疯狂打问号。
  而事实上……中原中也也是相当懵的。
  事实上,在他刚回到港口大楼交任务的时候,他的上司红叶大姐直接召唤了他,并在召唤他的第一时间,另交他一个任务。
  按道理来说,红叶大姐并非是那种疯狂压榨人的存在,而且他自从入了港口,也是红叶大姐一手教的……论关系,他们之间亦师亦友,和平相处,怎么也达不到故意找麻烦才对。
  但是,尾崎红叶在见到他以后,眉头就始终皱着。
  “中也,这个任务我无法相信他人,只能交于你。”
  尾崎红叶将一想保密文件递给了他:“这事关港口maffia的未来。”
  中原中也当时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太宰那个混蛋突然又不叛逃了,然后他回来直接炸了港口maffia大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