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顿时让周围的人少了也多,也让刚好在附近检测的窗人士差点窒息。
  一位是新起的特级咒术师,还与另一位特级咒术师五条悟有着深厚的友谊。
  另一个虽然是一级咒术师,但却是禅院家宝贵的嫡子,下一代家主。
  这……这两位怎么撞到一起的啊!!
  窗的人捏着对讲机,被墨镜遮掩下的眸子疯狂闪烁,心也跟着砰砰砰跳了起来。
  这可是商业大街。
  就算是人变少了,那也是商业大街!!
  要是在这种场地上发生了什么事那……遭殃的,可是他啊!!!
  窗的人已经在欲哭无泪了,甚至是想着现在就给另一边打电话,让五条悟回来能不能阻止这一场对决。
  但是,就在他想这么做的时候……不远处的两个人动了。
  作者有话说: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章是补昨天的更!感谢在2022-06-14 21:04:53~2022-06-16 17:59: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红茶拿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酆刖子青 12瓶;51711596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5章
  禅院直哉是非常自大而又骄纵的存在。
  尤其是他拥有着[投射咒法]这一术式。虽然少不了被家里一堆老头子比来比去,感慨着没有[十种影法术]来的传统,来的强大。
  但禅院新生一代只有他这么一个宝贝疙瘩,禅院家那些长老也只是背后叨咕叨咕罢了。
  这也就导致——禅院直哉出了自家,也觉得自己十分强大。甚至是不顾这里是大街小巷,直接对着斋藤森单挑,率先使用出术式——投射咒法。
  所谓投射咒法,就是将1秒分割为24等份。
  以自己的视野作为战场,在属于他自己这片战场上,投放类似于自己的影分1身。
  被他触碰过的人也必须要在1/24秒内做出同样的动作。对方失败的话动作也会紊乱,1秒内的行动也会被冻结。*
  禅院直哉唇角翘起,眉眼间全是自信。
  他相信自己,或者说——在他所掌控的世界里,根本无人躲过!
  下一秒,斋藤森动了。
  禅院直哉也跟着使用出术式。
  在那一秒钟——24个人影层层叠叠仿佛在镜面之中。做出不同动作的他,在应对着会做出其他可能性的斋藤森。
  那么!
  斋藤森会怎么做呢?
  时间流逝一秒——在禅院直哉的世界之中,斋藤森竟然不攻击他反而向着左边小巷而去。
  禅院直哉:…………???
  等等,这怎么还带逃跑的啊!!
  “喂,你给我等等!”见斋藤森亦如术式所展现的那般动作,甚至是朝着偏僻小巷所在,禅院直哉就气打不处来。
  “斋藤森——你给我停下!”
  “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狗屁的特级咒术师?!在我面前都敢逃离,你这家伙必定是用了什么阴险狡诈的计谋,骗了甚尔吧——!”
  禅院直哉气急败坏。
  而在追逐的过程中,他一心一意地辱骂着前面的斋藤森。也就没有发现……现如今的环境,并非是热闹的百货商场,也没有很多人,而是一个打起架来压根就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
  “给我站住啊啊啊——”几乎是在声音发出的一瞬间,跑在前面的斋藤森停了下来。
  禅院直哉看到自己的命令竟然这么好使,顿时得意忘形了起来。
  “不愧是分家的走狗,到底是能听清楚主家的命令——如果你现在跪在地上,朝我汪汪两声,我也不是不能谅解你那大胆妄为的行为。”
  禅院直哉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可把弹幕上面的人气坏了。
  [啊啊啊这个禅院直哉怎么这么讨厌!!这么!!讨厌!!]
  [毕竟他拥有投射咒法,在一秒钟可以看到24份未来,被他触碰到的对手可能会陷入一秒钟的僵直……所以,得意忘形很正常喽]
  弹幕无疑是说出了很有用的东西。
  试问斋藤森听到这些东西生气吗?相信任何一个人听到这些东西,都会无比气愤。
  可对于自己在五条家这十几年的生活,还不如呆在爱因兹贝伦城堡家来得快1活,斋藤森早就没把五条家大部分当成了家人。
  不过——不那么生气,可不代表着他不会回击对方。
  当下,他猛地停下身来。
  然后,在禅院直哉那猝然狂笑中转过身来。
  在对方猝不及防地过程中,斋藤森带着爱丽丝朝着禅院直哉冲了过去。
  风衣抖动,额前的刘海也跟着吹动——那双深红色的眸子,也锁定住五米远处的敌人!
  禅院直哉慌慌张张地放出了自己的术式。
  ——投射咒法!
  刹那间,24个自己已经在未来做出了不同的动作。禅院直哉选定其中的一个自己,直接在下一秒做出同样的判断。
  就这样,他不停地用投射咒法来判断下一秒斋藤森做什么,自己又会做什么,直至……下一秒,自己站在某个点上,他看到了自己手掌心落在斋藤森身上时的未来,禅院直哉笑了。
  “蠢货。”
  禅院直哉咒骂道:“光凭这烂体术还想打败我,真是痴人说梦!”
  在彼此距离只有两米远的时候——他看着斋藤森果然做出了如同术式般相同的动作!
  禅院直哉翘起唇角,直接伸出手掌贴了上去!
  瞬间——在投射咒法所处于的世界之中,禅院直哉将斋藤森设立成24份!他随手指定一个超级难做的动作,而这个动作,一秒钟是无法做到的!
  果不其然。
  正在跑动中的斋藤森因为没办法做到这个动作,身体陷入了僵直。
  禅院直哉再次将对方的下一个动作,弄到超级之难。
  而斋藤森——压根就没动,或者说,懒得动。
  看斋藤森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禅院直哉已经大笑出声。
  “怎么,这就求饶了?”
  “总监部最近也是越来越离谱了……怎么把特级这种尊贵的头衔,安在你头上。”
  禅院直哉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没关系——他打算将这一幕拍下来,让斋藤森永永远远都留下这么一个把柄。
  他刚准备摸口袋,陷入僵直的斋藤森听到他的话,轻轻地笑了一声:“总监部嘛……”
  “看来你事先根本就没有调查清楚,我的力量是什么嘛。”
  “对不对,爱丽丝酱~”
  禅院直哉猛地抬起头,看斋藤森即将恢复过来的样子,立马把下一个动作设置成跪下来的动作。
  但斋藤森懒得搭理他。
  因为,在他说出“爱丽丝酱”的一瞬间,那看起来柔弱不堪的少女,转眼间就切换成了战斗形态!
  巨大的针头闪烁着令人害怕的光芒,即便是禅院直哉也下意识地后退两步。
  可是紧接着——爱丽丝就举着巨大针管,一个横扫直接将他拍到附近的墙壁上,“咚咚咚”地摔落下来。
  干净的衬衫被灰尘污染,连带着那张帅气的脸也被磕磕碰碰。
  禅院直哉两只手扣在地面上,死死的抓紧,连带着指甲也进了一丝土。但这并没有影响到禅院直哉,或者说——他现在的情绪、现在的思路,都在被爱丽丝攻击之后,彻底陷入了疯狂。
  “呵………太,太丢脸了。”
  在旁边,已经恢复正常的斋藤森俨然一副绅士的模样。在爱丽丝飞过来的时候,他笑着伸出手,爱丽丝将小手搭在他的手上。
  帅气的男人,扛着巨大针管的战斗萝莉,这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却又拥有着美感。
  但是,这一切在禅院直哉看来,都是相当丑陋。
  “太丢脸了……”
  [啊?这是在自嘲还是在干什么?]
  [看过漫画的人来提醒,他这是在嘲讽森:)]
  斋藤森眸子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弹幕,紧接着……从地上爬起来、身前染了一层脏灰的禅院直哉抬起头,眼神也变得疯狂了起来。
  “太丢脸了斋藤森——”禅院直哉伸出手指,指向不远处的斋藤森。即使在这种劣势的情况下,他也不忘记自己禅院嫡子的骄傲,甚至是指完斋藤森以后,又指向旁边的爱丽丝。
  “太丢脸了!!像这种看上去一点都不贤惠的女人!不,或者说你的术式!!怎么可以是这种看起来乱糟糟,一点都不符合女人性格的女孩子!”
  “所谓的好女人就得是在家里相夫教子!身为一个男人,甚至是特级……竟然靠一个女人术式战斗真的是,恶心死了!!!”
  禅院直哉破口大骂。
  在他的世界里,女人都得是乖乖地,不应该跟男人竞争。即便是生他育他的母亲,也不过是一个稍有姿色但却乖巧的女人罢了。
  女人是什么?
  是玩1物,是生育尊贵男性的工具。
  而想要争夺男性权利、甚至是过一点点界都不行!那就是该死!!
  所以,在禅院直哉看来——最开始的爱丽丝,不过是斋藤森的陪衬,心情好时玩玩的小东西罢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丑八怪竟然是斋藤森的术式。
  “斋藤森——”
  “你真的是罪该万死!”
  “像你这种术式,呕,真的是没眼看。”
  禅院直哉愤怒地说着,心想斋藤森但凡是个男人,就该清楚他愤怒话语中的劝诫。
  但是。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中,斋藤森也没有松开爱丽丝的手。
  禅院直哉死死抵着唇角,目光也阴沉了许多。
  像这种冥顽不灵的存在,就得给点教训才行。
  他刚想着再次放出投射咒法,甚至是想着既然这个丑八怪是人形术式,他得防御一下对方才行。
  可就在这种时候——本应该守护着爱丽丝的斋藤森却突然松开了少女的手。
  禅院直哉:………?
  这是,突然醒悟?
  禅院直哉眸中的阴沉散去了很多,他甚至是扯了扯唇角,即便是身前有脏污也阻挡不了他那高傲的模样。
  “斋藤森……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轻轻地一句质问,可伴随而来的是斋藤森那快速而来的身影。
  明明那还有好几米的距离!
  明明是那么和蔼可亲的笑容,看上去完全属于弱者的模样。在斋藤森抬起头微微一笑的时候——深红色的眸子恍若化为一抹凶光,扎在了禅院直哉的眼底。
  恍惚之间。
  他好像看到了圆月被染成了血红色,看到了公众号MTBLCC古堡之中,那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手持小小手术刀,将他一击致命!
  从未直击这种场面的禅院直哉下意识颤抖了起来。
  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怖!
  在禅院直哉瞳孔睁大,连投射咒法都忘记放出,满心只剩下恐惧的时候——在他眼前释放杀意的斋藤森轻轻地“啧”了一声,随即抬起自己的大长腿,踢中爱丽丝所击中的部位。
  顿时,禅院直哉二度飞卷,十分巧合的撞在了刚刚同一面墙上,又“咚咚咚”地十分巧合地落在了他刚刚爬起来的地方。
  那么的狼狈不堪。
  禅院直哉被这么一撞,又愤怒又有些后怕……他抓紧地面,将所有的愤怒都抓在手里。他微微抬起头,就看到男人的黑鞋以及上面那一截裸1露出来的脚踝。
  发白,干净,甚至是有点像女孩子。
  脑袋里再次蹦出“女孩子”这个形容词,禅院直哉眼神也跟着颤动起来。
  “你会后悔的……”
  “像这种无用的术式,像这种瘦弱不堪的丑八怪,迟早有一天你会——唔唔唔!!!”张大的嘴喋喋不休,突兀地被塞了一口土,禅院直哉心火再次旺了起来。
  可是他现在只能干瞪着眼,甚至是不敢抿动唇瓣。否则这些肮脏的土,会触碰他那高贵的上颚甚至是……喉咙!
  可是尽管如此,他依旧很迷惑。
  为什么……
  斋藤森会攻击他,这是在给那个小丑八怪术式出气?
  他刚想着,头顶上的手指也用力许多。
  “我很生气哦。”
  “只要想到手指触碰到你这个人渣的头发,接下来爱丽丝就会嫌弃我就好难受哦!”
  轻松而又带着一股奇奇怪怪地腔调,却令禅院直哉再度睁大双眼。
  斋藤森……在说什么???
  明明他是个男人,是术式的主人——可是现在,身为主人却要看术式的脸色,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他突然就很想反驳斋藤森的话,所以努力地、努力地抬起头。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挣脱头顶的钳制,只能发出“唔唔唔”的烦躁声。
  “这位来自禅的……”斋藤森突然卡了个壳,这个臭小鬼叫什么来着。
  [盲猜一下,森是不是忘记了禅院直哉的名字?]
  [狗屁!!他那分明是思考接下来打了禅院直哉,一会要不要去帮忙五条悟吧!]
  [帮助五条悟?不,那是修罗场吧!!毕竟五条悟那边对阵的可是中原中也哦~~]
  弹幕里一片欢快地气息,斋藤森瞄了一眼弹幕的话,突然就忍不住笑了笑。
  他低下头,凑近禅院直哉的耳朵。这看上去暧昧不止的动作,可说出的话却像是一把刀一样,准确无误地插1进了禅院直哉的心扉里。
  他说。
  “禅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