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
  “伏黑先生。”
  斋藤森伸出手,在爱丽丝惊呼“林太郎”的情况下,手轻轻地捧住了男人的脸颊,像是喟叹着什么一般,目光低沉,说道:“你……是不是太过于高傲了一些呢?”
  合着白月光永远是白月光,后到的妻子无论做多少事情,都不是“妻子”吗?
  某种程度上,他因为这件事想到了自己。
  自他出生,父亲母亲对他不管不顾——到了爱因兹贝伦家,是那诞生不久的爱丽丝菲尔给了他独属的关怀。
  他尊敬着女性,尤其是那些有能力的女性。
  眼下看伏黑甚尔仅仅是因为“妻子”便成了这副模样,他心里莫名觉得有些窝火。
  “伏黑甚尔……”
  “我突然觉得,我这无处安放的怜悯果然是多余的。”
  斋藤森撤回自己的手,顿时感觉有些无聊。他拉着爱丽丝直接离开这间封印室,准备离开房间。
  外面的光芒渗透进来。
  斋藤森突然听到里面的人说道:“斋、藤、森……”
  “现在的你,已经脱离五条家了吗?”
  ——当然没有。
  斋藤森关上门,面无表情。
  只是出于那是养育他的地方,还有与他关系不错的悟,他暂且还停留在那里。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五条家还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他。
  总得搞清楚不是吗?
  离开阴森森的走廊,置身于外面晴空之下,斋藤森瞬间换上一张脸,冲着爱丽丝灿烂一笑。
  “爱丽丝酱!”
  “成为特级咒术师以后,祓除一次咒灵就可以得到很多很多的钱。”
  斋藤森掰着手指,笑眯眯点头:“这样就又可以给爱丽丝酱买很多很多的小裙子啦!”
  爱丽丝双手叉腰轻轻地哼了一声:“林太郎还真是好兴致!”但是,这种感觉并不赖。
  就像是她所熟悉的林太郎,正在一点一点的回来。
  名为森鸥外的男人,即掌控横滨港口的boss。
  不过林太郎逐渐变成她所熟悉的样子,想必那一边的假货,已经在焦急万分了吧?
  ***
  横滨,港口maffia大楼。
  在特级咒灵消散几天后,横滨又如往常一般,恢复成表面的和谐。
  但是,唯有港1黑的人清楚……他们的boss最近心情实在是不太好。
  办公室内,刚刚完成工作的广津柳浪褪下手套,刚刚点燃烟支,还未等他吸一口,门外敲门声响起。
  “请进。”
  门开启,来人正是干部尾崎红叶。
  广津柳浪顿时从椅子上起来,然后绅士地为尾崎红叶让了座。
  即便眼前是穿着和服,姿容貌美的女人——可广津柳浪却不敢小看对方,毕竟那可是操控着异能力[金色夜叉]的强大异能者。
  “尾崎干部……”
  尾崎红叶轻轻地笑了笑:“广津先生就不必跟我客气了。”
  “我只是稍微有点疑虑想要问问你。”说着,尾崎红叶直接坐了下来。
  广津柳浪顿了顿,但介于他身为下属的身份,他说道:“请讲。”
  “不知道广津先生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传闻——前几天,有人在这层楼见过boss的事……”尾崎红叶红唇轻启:“究竟是真是假呢?”
  前几天才看到过一个年轻版本森鸥外的广津柳浪不由得一顿。
  他不由得打量起眼前的尾崎红叶。
  早在尾崎红叶对爱情失去希望,重回港1黑,甚至是同意森鸥外成为他们的boss那一刻起……就别无二心了的才对。
  但是——
  尾崎干部现如今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在怀疑boss吗?
  可那个少年突然出现突然消失……又实在是诡异。再加上最近boss心情不好,疯狂给黑蜥蜴派送任务。
  广津柳浪想了想,委婉的提醒了一句:“尾崎干部,整个港口maffia都是属于boss的。”
  “boss想去哪里,自然是他的自由。”
  尾崎红叶得到想要的答案,瞳孔轻轻闪了闪。然后她轻笑着,离开了这个办公室。
  只是在她离开的时候,她忍不住仰起头,望着天花板。
  事实上,并非是她故意怀疑。
  只是在早上来到最高层,面见boss[森鸥外]的时候,boss对她的态度更加的冰冷,看向她的目光也是奇奇怪怪。
  最重要的是——
  在她谈及“爱丽丝”怎么没出来的时候,[森鸥外]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
  外人觉得爱丽丝是森鸥外的女儿,可她们这些老人却是对爱丽丝是异能力的这件事一清二楚。
  身为异能力者,应该可以随时随地放出自己的异能力才对。
  那么,他们的boss究竟是怎么回事?
  又或者说——
  现如今坐在港口boss位置上的男人……真的还是森鸥外吗?


第14章
  夏油杰在忙着给天内理子找新地方住的时候……五条悟则是像只猫猫一样,突然黏在了斋藤森身上。
  就比如现在——
  明明是在M记投喂爱丽丝新的小甜点,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五条悟站在窗户边探头探脑,然后在一堆人惊羡的目光之下,果断的坐在了他的旁边。
  斋藤森:………
  总感觉身后的杀意都快要化成实质了。
  但他并没有紧张,反而是稔地拿起刀叉,切成小块投喂旁边的爱丽丝。
  见五条悟坐在他对面,只是撑着下巴看他,斋藤森顿了顿。
  “悟君看着我做什么?”斋藤森拿起叉子轻轻地戳了一下蛋糕,便准备送入口中:“难不成要我投喂你啊。”
  “好啊。”他听到对面的五条悟说道。
  斋藤森举着小蛋糕微微一怔,对面的五条悟两手撑着桌子,精致而又帅气的脸几乎是要撞进他的视野眼底。
  五条悟笑着看着他,然后做出“啊——”的动作。
  斋藤森放下手中叉子,五条悟看他这副动作便敛下眸子。
  哎?果然只是说说吗?
  五条悟刚想着……他的唇就被斋藤森的手指轻轻地摩1挲了一下。
  “仔细一看,悟君的唇色很好看呢。”
  斋藤森是真心夸赞。
  手感并不像是抹了什么东西,倒像是天生的。
  这样好看的唇色……如若染上了其他颜色,一定相当好看吧?
  斋藤森收回手,便听到那一个很好听的轻笑。他微微抬头,便见五条悟唇角翘起,连带着那双六眼都像是住满了星光一般。
  “阿森,这是来自我为你花费十亿日元的夸奖吗?”
  ……啊?十亿日元?哪来的十亿日元啊?
  斋藤森甚至是摸了摸五条悟的额头,心想悟君别是生病了在这说白日梦话呢。
  毕竟他可是不欠钱的。
  刚想着,眼前弹幕就飞快闪过几段。
  [哈哈哈哈确实,森确实欠五条猫猫十亿,毕竟那是伏黑惠的卖1身1钱啊]
  [五条猫猫:暗中观察.jpg]
  [前脚森才把伏黑惠带回来,后脚五条悟就给禅院家送钱……五条家主听了想打人]
  斋藤森摸额头的动作一顿。
  问题来了!!
  伏黑惠那还没上幼儿园的年纪,是怎么弄到10亿日元卖身钱的?
  要知道,现在日元虽然贬值了,但这依旧不是个容易偿还的价格。
  而且最重要的是……买卖幼儿他犯法的吧!!
  他短暂陷入深思,弹幕还没给他回答,被他摸额头的五条悟歪了歪脑袋。
  “我还以为阿森要走了伏黑甚尔,还救了人家的孩子,肯定知道其中的事情呢。”
  五条悟慢吞吞说着,仿佛每一个字都意有所指。
  斋藤森收回手轻笑一声:“那就谢谢悟君啦。”他火速拿出新叉子戳中蛋糕,递到五条悟的唇边。
  “来,悟君,啊——”
  五条悟:…………
  短暂的用餐结束以后,五条悟感受着嘴里残留的甜蜜,撑着下巴看着斋藤森:“你成为特级咒术师的事情,老头子已经知道了。”
  “御三家那边有自己的渠道。”五条悟目光幽幽:“说不定你要走伏黑甚尔的事情,也有人知道了哦?”
  斋藤森:“这样一看,成为特级咒术师反而成为了麻烦的事情呢。”
  五条悟:“是哦——所以阿森,要不要求求我呀?说不定求求我就可以……”他还没说完,坐在对面的斋藤森迅速抬头,极具表演地对他说道:“求求你啦,悟君!”
  五条悟嘴角抽搐了一下。
  “阿森,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狡猾。”
  “怎么会呢。”斋藤森扬了扬眉头:“我这是忠于自己。”
  接下来斋藤森还打算去逛街,给他可爱的爱丽丝买衣服。而在这个时候,五条悟收到一个电话,表情也从轻松变得逐渐严肃了起来。
  “怎么了悟君。”
  五条悟随手把手机放进口袋,耸肩:“没什么,就是窗那边碰到一个比较棘手的对手,打电话向我求救罢了。”
  毕竟眼下唯二没有出差,还在大东京闲逛的特级咒术师……只有五条悟跟斋藤森了。
  “棘手的对手?特意砸场子的?”斋藤森一下子脑补了很多东西,“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哦,毕竟我可是最强嘛。”斋藤森感受着突然被戳的额头,不由得一怔,他后知后觉地扯了扯嘴角,目光有点哀怨。
  “我说悟君……你该不会是把我当成小孩子了吧?”
  究竟谁大谁小啊喂!
  “怎么会呢。”五条悟又戳了一下斋藤森那散落在额角、两鬓的碎发:“我这是在为你治疗啊。”
  在六眼所能看到的世界中,如同有生命的白色光团时不时探出头,然后又缩进斋藤森的脑袋里。
  看起来可可爱爱,但五条悟总觉得这玩意不对劲。
  偏偏连同六眼也看不透这究竟是什么构造——最可疑的是,似乎只有他才能看到这个东西。
  “悟君?”
  五条悟弹了弹指尖残留的光点碎沫,然后朝着眼前的斋藤森轻轻一笑。
  “好啦,今日份的治疗已经结束。”
  “那我先走了,回见。”
  五条悟转过身直接离开,只有斋藤森默默摸着自己的额头,然后转过身学着五条悟的动作,试图戳爱丽丝的额头,
  但是爱丽丝在察觉到他的想法,立马躲开了。
  “爱丽丝酱——”
  爱丽丝抱着胳膊轻轻地哼了一声:“我才不要给林太郎戳呢!”
  斋藤森捂住脸开始假哭。
  “呜呜呜呜呜爱丽丝酱,我好伤心哦!”
  正在他戏精上身,试图假哭的时候——一个桀骜不驯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
  “啧。”
  “没想到特级咒术师竟然是这种货色,真是失望。”
  斋藤森抬起头,爱丽丝主动拉住他的手。
  只见不远处,穿着时尚潮牌看上去不过十几岁的少年,顶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满脸不屑地看着他。
  周围行人走过,路旁两边都是商店。
  斋藤森望着这突然出现的少年,挑了挑眉头。
  嚯。
  这么快,刺头就出现了啊。
  而来人,正是禅院嫡子——禅院直哉。
  事实上,如果是平常这个时间,禅院直哉还呆在家里。
  作为禅院最尊贵的人之一,他享受着各种待遇。他父亲是禅院家主,他又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家主的嫡子,平常嚣张惯了,还从来没有人对他指手画脚。
  当然了,任何人都会有自己所崇拜的对象,即便是他也毫不例外。
  少年时初遇天与咒缚禅院甚尔,就被对方的气势与杀意所俘获。虽然在他逐渐长大的过程中,禅院甚尔改名为伏黑甚尔……但是,禅院直哉一直期待着伏黑甚尔能够回到禅院家。
  直至前两天,他突然从消息渠道得知:五条悟夏油杰斋藤森成为了特级咒术师!
  五条悟天生六眼,自然是强者。夏油杰虽然是贫民出身,但他拥有咒灵操术,还收服众多特级咒灵,倒也勉强看得过去。
  ——唯有这个五条分家出身的斋藤森。
  年少病弱,前两天才回五条家。
  这样纤细的少年,怎么可能会是特级咒术师!!怎么可能……会打败甚尔啊啊啊!!!
  禅院直哉想到这里,就气急败坏,眼冒凶光。
  “喂——!”
  “你这个垃圾,是怎么打败甚尔的?是不是用了什么卑鄙手段?!”
  ……哦?
  这个人,是为了甚尔而来的?
  斋藤森被这般攻击,倒也没有生气。于他而言,不过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少年罢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股张狂劲,有那么一丢丢的让人熟悉。
  不过这里到底是人行大街,斋藤森晃了晃爱丽丝的手,准备先离开这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禅院直哉那讨人嫌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这家伙该不会想逃吧?”
  “还带着这么个丑八怪出来!丢人现脸。”
  爱丽丝僵硬回头,漂亮精致的脸颊顿时凶巴巴起来。
  斋藤森也回过头,俊秀帅气的脸颊带着一如既往地笑容,只是自他转身的那一刻起,杀意从身后、从脚边蔓延开来。
  “爱丽丝酱,看来我们的逛街之旅得晚一些了呢。”
  爱丽丝微微一笑:“好哦林太郎。”
  “毕竟我现在可是,好生气的哦!”
  两伙即将冲突起来,强者之间流露出来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