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恢复如初。而刚刚记忆里斋藤森,则是端着小板凳,一脸笑眯眯地给爱丽丝削苹果。
  ……不对劲。
  伏黑甚尔眯起了眼睛。
  而被注视着的斋藤森则是把苹果切成好几块,用牙签递给旁边的爱丽丝后……他站起身来,逆着光,看向了他。
  “终于舍得醒了啊。”
  “伏黑先生。”
  作者有话说:
  将近5000!!!我是不是好棒!!!
  以后定点晚上9点更新嗷!
  试图存稿ing
  ——
  *为原著话


第12章
  按道理来说,伏黑甚尔作为术师杀手,刺杀星浆体未果,重伤五条家那宝贵的神子,是不应当活下来还身体健全躺在这里的。
  而事实上,按照时间轨迹的话——伏黑甚尔也是不会活下来的。
  只是在他打算跟五条悟联手,在给伏黑甚尔补一刀的时候……眼前弹幕闪过无数个感叹号。
  [啊啊啊爹咪!!动漫制作组咋回事啊啊啊!!怎么把这里的剧情给修改了啊!!爹咪你醒过来呀!!你还没有对五条悟说你还有个儿子啊!!!]
  [艹啊,动漫制作组简直有毛病。漫画里伏黑甚尔把儿子交代给五条悟,让惠惠有了两种人生可以进行选择。现在啥都不说,不就等着岁数一到进禅院那个大监狱吗!!]
  [前排提醒,禅院那就不是个人呆的地方。你看五条家还挺传统吧?禅院那破地方就是个封建迷信!伏黑甚尔那么强,就因为没有咒力从小被当成狗,还被同龄人扔进咒灵堆里遭受折磨。要不是他体质特殊,怕是早就死翘翘了!!]
  [别说了啊啊啊救命,我现在完全看不下动漫了!动漫制作组脑袋有s吧?你家光明正大有if线,6啊。想想漫画里的温柔少年,一进禅院家就会变得死气沉沉。不说了……想给动漫制作组寄刀片!]
  弹幕蹭蹭蹭地刷了起来,斋藤森一下子就了解到了伏黑甚尔的生平,乃至于他那个……不到六岁的孩子。
  或许是他们过去的命运太过于相似,无论是弹幕人说的漫画、动漫伏黑甚尔都只有死这个过程……他突然就生出了逆反心理。
  他伸手拽住了陷入疯批状态的五条悟,是用了非常大的力气,才不至于被五条悟向前拖动。
  “悟君。”
  他声音尽显平静。在他出声的一瞬间,五条悟直接回望了过来。
  干涸的血使得这张得天独厚的脸上增添了一股别样的风味。
  苍蓝色的瞳孔也是时不时放大。
  在他回过头看向斋藤森的一瞬间,他还顶着张狂、肆意地笑容。
  “阿森。”
  “你想要他活下去吗?”
  明明还处于成长阶段的少年身姿,可五条悟扭过头,却轻易地用那沾染血迹的手触碰上了斋藤森的脸颊,炽热的呼吸也喷洒过来。
  “嗯?”
  一个略带暗哑的迷惑声,令斋藤森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五条悟摩挲的动作以及他精神处于爆炸的边缘。
  斋藤森用那瞳孔注视着眼前的五条悟。
  “是哦。”
  “稍微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
  话音刚刚落下,他的脸颊几乎是被惩罚了似的,被五条悟捏了一下。
  不轻不重,却比刚刚那摩挲的态度来得更加直接。
  五条悟呼吸更加重了:“说谎……阿森是在说谎吧。”
  “明明刚刚还出声提醒,明明刚刚还想对他赶尽杀绝……”
  五条悟说着说着,发出有些委屈的鼻音。他垂下眼帘,头也不抬地闷声着。
  就连身旁的爱丽丝也好奇弯下腰,想抬头看看五条悟此时此刻表情是什么样的时候……五条悟突兀抬起了头。
  “究竟是什么让你改变了想法呢,阿森?”
  斋藤森愣了愣。
  悟君他……是在怀疑他吗?或者说,是能看到跟他类似的弹幕,亦或者是相类似的东西吗?
  斋藤森轻轻眨动眸子,想说什么,就见五条悟朝着他脑袋上面轻轻地弹了一下。
  “阿森。”
  “答应你了哦……”在五条悟的视野里,他的手指弹过斋藤森脑袋上的白色团子。可这个白色团子就像是有意识一般,迅速钻进斋藤森的脑海里。
  五条悟瞳孔幽深。
  他又朝着斋藤森弹了个脑瓜蹦,声音暗哑。
  “不过这样的话……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了。”五条悟手指弹了弹光沫,松开斋藤森的脸颊,敛下那双“希望对方可以拒绝”的眸子,他往右走了几步,背过身挥手高喊。
  “我去杰那边看看情况,这边就交给你了!”
  望着五条悟那潇洒离开的身影,斋藤森抬手摸了摸自己被弹了两次的脑瓜壳,默默看向了一旁撑着脸颊的爱丽丝。
  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开始假哭起来。
  “呜呜爱丽丝酱好痛哦!”
  “要爱丽丝酱吹吹才可以起来!”
  爱丽丝朝着斋藤森勾了勾手。斋藤森乖巧蹲下来,脑袋就被小拳拳砸了一下。
  “笨蛋林太郎给我干点正经事情啦!”
  斋藤森捂住被重击三次的地方,一脸无奈。
  “好吧好吧。”
  接下来就是处理这位伏黑甚尔了。
  不得不说,进入高专结界就是好,连带着家入硝子下来的速度都很快。
  他把人家小姑娘拉过来还拿出放置在口袋里的小刀,吓得跟随在旁边的七海建人灰原雄想阻止他。
  斋藤森捂住被砸过三次地方的脑袋,试图解释:“………嗯?怎么了?我这不是帮你把这个男人弄到濒死状态好方便你治疗一下吗?”
  站在旁边的爱丽丝刷地一下抬起头。
  家入硝子也是跟着愣了愣。
  “不,没有那种要求……”
  “反转术式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治疗。”
  斋藤森收起小刀扶打着哈哈:“唔,抱歉啦……”
  奇怪,他是把谁跟家入硝子给搞混了吗?
  怎么提到治疗,会想到“到濒死状态才可以把人从地狱边缘拽回来的死亡天使”呢?
  斋藤森又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而爱丽丝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
  家入硝子治疗的很快。
  斋藤森还在旁边特意提醒着:“温柔点。”
  家入硝子反复抬头,看着斋藤森一副头疼的样子,默默举起了自己的手,开始比划:“要不要我帮你治疗一下?”
  ……淦。
  别用这副看病人的眼神看他啊!!
  他那是莫名其妙的记忆在作祟啊!
  斋藤森连忙摆手:“我这边没问题——只是希望你救助他的时候留有余地。”
  “毕竟他要是完全恢复过来的话……可是相当困难的呢。”
  家入硝子听到这句话,看着眼前昏死过去的男人——健壮的身体,唯有被咒力碾压破碎的伤口很吓人。
  以她现在的能力,轻轻松松把人从死亡边缘带回来不成问题。
  只是……
  “这个人是拦截你们的敌人吧?”
  家入硝子问着。
  斋藤森点头:“是啊。不过我把他从悟君那里要过来了。”
  家入硝子立马露1出“我懂我懂”的表情,开始治疗。
  而在她身后,灰原雄还在小声叨咕“要人”之类的话语,然后不解的他看向旁边的七海建人,“七海你怎么了?”
  七海建人默默仰起头。
  怎么说呢,就是稍微感觉到了……大家族之间压根就没想着遮拦的一些个人爱好吧。
  治疗的速度很快。而五条悟那边的进度也是相当的快。
  不同于动漫里天内理子必死的结局。
  夏油杰把天内理子送到门口,看着她一步步登上台阶之时……本以为做好告别准备的天内理子突然又冲了下来。
  她咬着唇瓣,站在白色而又冰冷的台阶口,泪水决堤。
  “妾身……妾身不想成为天元大人的一部分。”
  “妾身想要活下去啊呜呜呜呜呜………”
  天内理子抬手抹着眼泪,止不住地哭泣起来。
  毕竟再怎么说,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罢了。突然让她抛弃人生,成为大义牺牲之类的也未免太可怜了一些。
  夏油杰内心也是触动起来。
  一边是为了天元大人,一边是他所要保护的普通人。
  最后,还是救人的心占据高峰。
  夏油杰朝着天内理子伸出手:“那就回去吧。”
  天内理子哭得抽咽着:“但是,但是……妾身……不会给你惹麻烦吗?”
  “………”怎么说呢,任务里也是有那么一条,看时机不对劲他们是要亲手弄死天内理子的。
  但是夏油杰没说,只是朝着天内理子笑了笑。
  在他鼓励的眼神之下,天内理子从台阶上走了下来,然后两个人直接走了出去。
  结果刚出去,就见战损状态的五条悟站在门口。见天内理子安然无恙,他直接吹了个口哨。
  “没想到杰你也会做这种事情嘛。”
  五条悟忍不住一笑。
  “夜蛾老师知道了怕是要秃头了。”
  夏油杰耸了耸肩膀。
  “彼此彼此。”
  但是怎么说呢……他从不后悔自己所做的这个决定。
  事后,天元大人果不其然没有处罚他们。
  甚至是得知斋藤森术式是人形,颇有些惊讶。
  于是到了最后——斋藤森同五条悟夏油杰他们一起,一起成为了特级咒术师。
  连带着五条家得知这件事以后,也激动起来。可惜他们想要联系斋藤森,却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于是,五条家主就主动给自家儿子打了个电话。
  这些事暂且不提。
  眼下。
  特殊的监1狱里。
  即便伏黑甚尔被锁链锁住行动,斋藤森也丝毫没有怠慢之心。
  不过看到弹幕流窜的“爹咪好强。这种东西压根就锁不住他”的时候,他看着伏黑甚尔只是坐起来没有反抗,心下惊讶。
  “唔……我还以为你会立马挣脱开铁链呢。”
  伏黑甚尔笑得十分危险:“铁链这种东西随时随地都可以扯开………不过我很好奇。”
  他目光幽幽,像是锁定住猎物一般的危险。
  “你为什么救我呢?”
  作者有话说:
  本来还想写的,但是看到更新时间我迅速发出!
  我去抓一下第二章 的虫,多谢“一根绿豆冰”小可爱帮忙捉虫嗷感谢在2022-06-12 20:50:44~2022-06-13 20:59:4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爱吃桃子的桃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菠萝怪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3章
  ……问题来了,正常人肯定不会把自己拥有弹幕、可以通过弹幕知道你的命运所以那可有可无的怜悯之心突然冒出来,所以拯救你了吧?
  这种话是个人听了,都会拿手戳戳自己的脑子,然后一脸怜悯地讯问着:亲,你确定你脑袋这里没有事情吗?
  所以,在伏黑甚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斋藤森笑着反问一句:“伏黑先生觉得自己有什么价值呢?”
  伏黑甚尔没有任何迟疑:“想让我帮你做事,是需要钱的。”
  斋藤森:………
  问题来了,他刚巧,就,不是那么有钱!
  感受到他片刻的迟疑,伏黑甚尔“嗤”了一声:“没钱的小混蛋,快滚吧。”他懒洋洋地又侧躺下来,蜷起来的胳膊遮掩住他那目光。
  斋藤森看他这副模样,只是有些忧伤的摸了摸口袋,但面上不显——毕竟伏黑甚尔真的是个有能力的男人。
  而且最重要的是。
  一个好好的打手只能看着却是用不上,未免太可惜了一点。
  斋藤森站在床尾,双手插着口袋探着头去看假寐的伏黑甚尔。
  “伏黑先生。”
  “难道你就没有其他想对我说的话?例如……你那可爱的儿子,伏黑惠。”斋藤森缓慢地说出这个名字,呆在床上假寐的伏黑甚尔立马弹坐起来,极有男人味的脸险些就要撞上他的脸。
  但斋藤森没有后退,深红色的眸子一如既往,恍若死水般的平静。
  “当然了,介于伏黑先生实在是优秀——我已经把小惠带到了东京高专。”
  “哦对了,还有你的养女津美纪。”
  “因为你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打钱回去,你的妻子不堪负重所以……”斋藤森还没说完,伏黑甚尔浑身就酝酿着极其可怕的气息,旁边的爱丽丝瞬间变成战斗形态盯着伏黑甚尔。
  此时此刻的伏黑甚尔满脸阴沉。只要他动不动胳膊,困住他的锁链会秒变废铁。
  斋藤森抬起手,示意爱丽丝不要太紧张。
  “伏黑先生很讨厌[妻子]这个称呼?”
  “为什么要讨厌呢?”
  “她可是辛辛苦苦照顾了你亲生儿子啊……”那个女人甚至是没有打打骂骂。只是伴随着伏黑甚尔打回来的钱越来越少,一块面饼掰开三个人用。
  到了最后希望渺茫,只剩下了绝望。直至他昨天将那两个孩子带回来,女人木讷地看着他:“谢谢……”
  为什么谢谢他?
  他只是出于那微妙的怜悯之心,不希望再拥有一个像他这般不快乐童年的孩子,才拯救伏黑惠罢了。
  可尽管如此……
  那个女人也做到了一个继母应该做的事情,给予了伏黑惠应有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