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事情也不是这个。
  这样想着,斋藤森定定地望着五条悟,深红色的瞳孔一片认真:“悟君,我在这边等你可不是为了听这些的哦?”
  五条悟挑了挑眉头。
  这就让人惊讶了——不是回去难道是继续留在这里?可刚刚不是避之不及,怎么站在又眼巴巴地凑了上来了呢?
  五条悟自然是好奇,也将这个迷惑说了出来。
  斋藤森轻轻一笑:“我们家的爱丽丝酱可是很生气的哦?”
  “…………?”爱丽丝默默抬起脑袋。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劲,她肯定她问一句啦!
  林太郎,你哪里看出我不开心的啦?
  但是介于嘴里还残留着甜腻腻的味道,爱丽丝没有反驳,反而是竖起耳朵继续听斋藤森接下来会说什么。
  斋藤森没有得到爱丽丝的反抗,内心也是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只是他面上还维持着笑意盈盈地样子?
  “爱丽丝酱吃东西并不喜欢被打扰——而那个不长眼的几位诅咒师,刚刚扰乱了她的兴趣。”
  “所以.........”斋藤森抬起头,瞳孔里是从所未有的认真:“这次任务,能不能算上我跟爱丽丝呢?”
  五条悟思索了起来。
  理论上这个任务是由天元大人指定给他们的。但是怎么说呢,如果五条悟不任性那就不是五条悟了!!
  所以,在斋藤森给出这么一个理由以后 .......五条悟就非常爽快的同意了!!!!
  于是乎,几分钟后。
  顶楼上。
  刚刚还处于沉睡中的星浆体天内理子悄然清醒。她睁开眼睛,神情还有些迷糊,脑袋有些不清晰。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金色萝莉突然映入眼帘。
  在这一瞬间,所有的不愉快都在少女那双蓝色的瞳孔之下,治愈成功。
  “呜哇……!!!”
  “好可爱的小姑娘!!!”
  她抱住爱丽丝说道:“难道这就是来保护妾身的人吗!!!”
  爱丽丝:……?
  “等等,别骚1扰人家小姑娘,我们才是正经的保护人。”一旁,夏油杰说道。
  天内理子扭过头一看,顿时一脸嫌弃:“你那个奇怪的刘海是怎么回事,丑死了!”
  夏油杰:………?
  “噗!!杰,她说你刘海奇怪哎。”五条悟噗嗤一乐,谁知道天内理子目光转过来就说道:“白色头发戴墨镜的,看起来也是奇奇怪怪!”
  五条悟:………?
  天内理子吐槽完了开始四处瞄,最后看到了正朝着她走过来的斋藤森,当下说道:“谁准你过来的!你一定是想要袭击妾身的!”
  斋藤森忍无可忍,最后抱住爱丽丝的上半1身。
  “谁要袭击你啊。”
  “快给我放开爱丽丝酱哦!”要不然他就不客气了。
  作者有话说:
  6跟7我又重写了,咳咳咳!因为发现这段原创剧情差点火候,比划
  介于我……又修文所以,这章发个红包!!


第9章
  “……记住妾身的身份哦!”天内理子竖起大拇指朝向自己:“我即将就是天元大人!天元大人就是我!”
  “你懂了吗!”
  廉直女子学院中学部。
  穿着学生装的天内理子眼下正拉着爱丽丝的手,试图把这可爱的萝莉带回课堂上——或许是为了给她自己留下美好的回忆,又或者是给同学们带来惊喜。
  但这一切,统统被斋藤森给拒绝掉了。
  “不好意思呢天内小姐。”
  “我这个人,就是不喜欢别人强制性地带走我喜欢的人呢。”斋藤森上前一步轻轻扣住金发萝莉的手……在那一瞬间,爱丽丝宛若被风吹破的泡沫一般,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天内理子瞳孔猛地一缩,回手捂住自己的嘴,却也没有惊呼出声。
  作为星浆体,从小被灌溉咒灵咒术师乃至于天元大人,自然也是了解咒术师的能力。
  比如说——术式。
  那么可爱的萝莉,手里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与温暖。像这么接近人类的萝莉……竟然也是那冰冷的术式吗?
  不可置信。
  但也因为拒绝后十分生气。
  天内理子如同糖果被抢得小女孩似地,气鼓鼓地瞪了斋藤森一眼,“小气鬼!”然后挥动着双臂就往着教学楼跑。
  而在那正常人无法捕捉的视线里——有几个被夏油杰降服的咒灵悄咪咪地跟了上去。
  天内理子一消失,负责照顾她的黑井美里便开始朝着他们鞠躬道歉。
  “不好意思几位……我替理子小姐向几位道歉。”
  “理子小姐她很少接触这些事情,接触最多的就是学校里的同学,所以……”
  夏油杰倒是善解人意:“没关系。毕竟再过不了多久,她就要与天元大人同化,成为持续强化结界的根基。让她再多做一些喜欢的事,多留一些美好的回忆也是无妨的。”
  “嘁——”从旁边回来的五条悟挂掉电话,抬起腿放在栏杆上就是一肚子气。
  “刚刚我给夜蛾老师打了电话,想着告诉他一下这个小丫头多么多么的任性!结果——夜蛾老师说竟然要我听她的!开什么玩笑——”即便那是天元大人的命令,可作为刺头并不想听一个小丫头的。
  “好了,悟。”夏油杰走过去想要安抚正在生气的小伙伴,只是手刚搭过去,那安慰的话语瞬间变成了另一条。
  “遭了,悟。快去理子那边——”夏油杰神情严肃:“有两个咒灵被祓除了。”
  夏油杰说完,五条悟立马窜成一阵风率先冲了出去,黑井美里也是连忙朝着斋藤森道了几声“抱歉、请原谅理子小姐”之类的话语,也跟着冲了出去。
  而最后,就是夏油杰。
  “斋藤,这里安排给你了。”夏油杰留下这么一段话,也跑了出去。
  只留下斋藤森站在原地,手里握着空气,吹着湖边的风,神情有些忧郁。
  问题来了——
  将爱丽丝隐藏起来,他却没办法将爱丽丝再次弄出来了呢。
  斋藤森目光幽幽,望向不远处——直至夏油杰都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以后,他撑着下巴垂下了眸子。
  不得不承认……在爱丽丝出现,甚至是跟他相处的时候……他的确是过分贪恋对方的温柔了。
  直至爱丽丝的突然“消失”,才让他那被甜蜜糊住的脑子逐渐清醒了起来。
  他侧过头,望着水面中倒映着的他自己。
  微长的黑色发丝轻轻舞动着,却遮掩不了他那双本质冷漠而又疯狂的眼神。
  他的内心深处,不由自主地响起了一个声音。
  [我是谁?]
  [我来自哪里。]
  [或者说……我真的是斋藤森吗?]
  一声声质问,却是始终得不到答案。在他半眯着眸子,还想继续叩问心音的时候……突如其来地呼唤声,让他抬起了头。
  只见楼顶上。
  本应该在天内理子身边的黑井美里,却是被捆成一团,被人抗在肩上朝着不远处跑过去。
  绑1架黑井美里的诅咒师蹦蹦跳跳,朝着学校外面跳了出去。
  斋藤森不动声色地追了上去。
  在追逐着的过程中,他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回想起自己被一级咒灵包围起来的一幕。
  如果一时之间没办法召唤出爱丽丝酱的话……那么就用同一种危险、甚至是主动去创造危险——或许这样,他的爱丽丝酱就会出现了吧?
  正在跑动中的斋藤森眼里深处跳动着疯狂,丝毫不知现如今他这份疯狂感,与“森鸥外”已经有了一些近的相似。
  学校外面就是居民楼。
  绑架黑井美里的诅咒师,从她身上扒拉下手机,朝着她就是咔嚓咔嚓几下拍摄下来,直接发送到名为[理子小姐]备注的通讯里。
  做完这一切,诅咒师眉飞凤舞:“这样的话……3000万悬赏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说着他回过头,朝着旁边的男人笑了起来。
  男人穿着再不过标准的上班族制服,人也看着很年轻——只是那裸1露在外的天元挂件,已经暴1露了他身为盘星教信徒的身份。
  如若是斋藤森站在这里,怕是立刻会认出——这就是给他治疗却宣传天元的心理医生。
  “那是自然!”心理医生,或者说盘星教信徒轻笑一声:“最好把那个星浆体引过来立刻处死——那样肮脏的血,绝对不可以融1入进天元大人的身体里。”
  男人捂住心口,眼里跳动着疯狂:“天元大人是我等的神明——神明的身体里,怎么可以出现那肮脏的凡人之血。”
  诅咒师哈哈大笑,却没想附和着男人的话语。
  毕竟对比不是信徒的诅咒师而言……天元?算个屁。
  诅咒师发完信息以后就握紧手机,然后一眼不眨地盯着地上的黑井美里。
  能够抓住这个女人,也是因为有身后男人的帮助。
  再等一会……星浆体出现他直接弄死,还怕悬赏的钱到不了他手里?
  诅咒师嚣张的想着,忽地,他听到有什么被踩过的声音。
  他皱着眉头迷惑转过头,就见黑发男人费劲顺着墙角艰难地爬了上来。
  诅咒师:………?
  过了一秒他发出哈哈大笑:“这也是来保护星浆体的咒术师?哈哈哈哈——”他猖狂笑着,躺在地上黑井美里也是摇头晃晃……旁边的心理医生则是诧异地看了过来,在看到斋藤森出现的时候,淡定地笑容瞬间僵住。
  “怎么说呢……”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呢。”
  那声音带着奇奇怪怪地腔调:“医生。”
  [卧槽卧槽——!]
  [万万没想到,伏笔竟然在这里!当日这个心理医生给阿森宣传天元,没想到时隔几天,在做坏事的时候碰到了阿森]
  [这叫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
  斋藤森眼下压根就没有心情去看那不停闪过的弹幕,他盯着不远处的心理医生,看着对方由愣怔变到惊讶,最后是抽动唇角。
  “真是想不到啊……”
  “森先生竟然是咒术师啊。”
  斋藤森:“咒术师?我可不是咒术师。”
  他回应着,心理医生却是头顶问号。他刚想说什么,呆在旁边的诅咒师就暴躁不已,“管他是不是咒术师!搞死他就是了。”
  诅咒师看向斋藤森的目光变得凶残了起来。
  毕竟——
  诅咒师手里可是沾满血的。
  诅咒师目露凶光,催动着术式,就将斋藤森设置在攻击范围内。
  那一瞬间——斋藤森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危险危险危险。
  但是。
  斋藤森感受着这份危险,却是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爱丽丝酱——还想躲猫猫吗?”被危险锁定、斋藤森不受控制地往后跌去的时候,他含着笑容。
  异能力——
  [Vita Sexualis]
  深紫色的光芒从他身上冒出,头戴护士帽的爱丽丝举着超长的针管,朝着诅咒师袭去。
  “轰”地一下。
  诅咒师摔落在地,身体被针管穿透钉上。
  而斋藤森,则是在半空中晃了晃几次,就在他险些掉下去的时候——刚刚还在反击敌人的爱丽丝漂浮在空中,伸手拽住了他。
  “林太郎……”那双蓝色仿佛拥有着光芒,轻轻地眨了眨:“真是笨死了。”
  斋藤森站稳,即便是被爱丽丝再次教训他也没有不开心,反而是捂住心口,一副撺掇的样子。
  “爱丽丝酱——就刚刚那个表情,那个表情!!实在是太棒了!!”
  “能不能再来一次了!”斋藤森卑微的举起一根手指头:“这是我一生的请求。”
  而不远处。
  刚刚朝着这边赶过来的五条悟夏油杰,好巧不巧地就听到了这段话。
  只是……
  五条悟抬头望去,六眼之下——那看似可爱无害的萝莉,命运如丝线与身旁的斋藤森交缠在一起。
  双手紧握,仿佛能开天辟地一般,将那乱世单手平息。
  只是这样注视着仿佛都能看到万丈深渊一般。
  然后在深渊边缘,斋藤森回头看了一眼。
  面无表情,眼神淡漠。
  只一眼你便知道。
  ——那是黑暗的主宰。
  作者有话说:
  森先生好棒(扭扭捏捏)
  **
  我去捉捉前面的虫,上章红发已经发放√


第10章
  总的来说,这次营救是顺利的。
  诅咒师罪孽深重,五条悟把对方臭扁一顿,拿根绳子打成蝴蝶结,捆吧捆吧直接扔给了窗——毕竟他眼下是真的没有时间处理诅咒师。
  至于盘星教信徒心理医生嘛……
  “这个男人,肯定不能用咒术界的手段来处理。好歹他还有人权。”夏油杰说道。
  而在他说出这段话的一瞬间,弹幕立马在斋藤森眼前跳跃了起来。
  [好家伙,在咒术界讲人权,烂橘子并不想跟你讲人权,并向乙骨忧太、虎杖悠仁发起了死刑问候]
  [哈哈哈哈前面的好过分!但是这两个人都被未来的五条悟给救下来了!毕竟那个时候五条悟是最强嘛]
  ……最强?
  悟君吗?
  那么之前弹幕所说的“五条悟被插了一刀”,事后显然是安然无恙?也对,毕竟家入硝子拥有的可是反转术式,可以轻易地治疗一切。
  正想着,五条悟熟稔地拿过绳子递到了夏油杰的手中。
  “别想那么多嘛杰。”
  “既然是盘星教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