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出现连她也没办法治好的伤……若只是几例就罢了。
  要是这种案例越来越多,那不就是太糟糕了吗?
  “难道……是因为被咒灵围攻的缘故?”灰原雄试探地说着,门外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
  “你们在讨论什么?谁被围攻了?”捧着教科书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镜,一丝不苟地穿过门来到学生的面前。
  发现斋藤森那明显的病号再看看家入硝子已经挪着小碎步移开的模样……夜蛾正道顿时说道:“硝子我说过了多少遍,不要把教室当做是医疗室啊!”
  家入硝子一脸“好麻烦”的样子,默默凑到了旁边。
  夜蛾正道知道自己这几个学生都是叛逆的性子,开始询问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事。
  从灰原雄口中得知——眼前名为斋藤森的少年面对十几个一级咒灵,也丝毫不畏惧,甚至是拥有一战的能力,他只想扶掌称赞。
  正所谓英雄出少年。
  难得有一个这么有潜力的后辈,夜蛾正道身为教师自然是乐于见得。
  只是在得知……这个年纪轻轻的后辈得了一种连硝子都没办法治好的病以后,他长长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斋藤森感受这位长者的目光,心里一片温暖:“倒不如是,我已经习惯了。”
  毕竟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他已经拥有了从轮椅上站起来甚至是行走的能力。
  他可以正常吃饭了,甚至是不会像以前那样,连带着呼吸都像是要掠走他的命一般。
  最重要的是——现在还有爱丽丝陪在他的身边。
  这已经是最好的生活了不是吗?
  斋藤森说的极其平静,可在场几个人却是不由得心里复杂起来。但他们还没有说什么,斋藤森却是已经从夜蛾正道教案中夹带着的纸张发现——这跟家主舅舅递给他的任务单是一样的纸质。
  想到这里,他摁着桌子顺势起身:“那么,我就不耽误几位的时间了。”
  “还有……谢谢悟君,以及这位小姑娘啊!”
  斋藤森笑颜如花,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的脚背一痛。他默默低下头,就发现罪魁祸首重重地踩了他一脚,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时——他伸出手,追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等等我啊!!爱丽丝酱!!”
  在场的人:…………
  这。
  是不是……强大的人都有点特殊的爱好呢?
  夜蛾正道握紧拳头抵在唇边:“好了……来说正事吧。”
  ***
  事实上,的确是如斋藤森所预料的那般。
  夜蛾正道这次来,就是给五条悟夏油杰一个任务。
  那便是——保护星浆体天内理子!必要时,还要亲手杀掉对方!
  听到这话的五条悟跟夏油杰:“………”
  五条悟:“完了完了,夜蛾老师终于说胡话了。”*
  夏油杰:“毕竟春天到了,夜蛾老师又被选为了东京高专下任校长,肯定得意忘形了吧?”*
  已经站在讲台上的夜蛾正道:………
  “好了不开玩笑了,是天元大人要进行初始化了吧?”夏油杰消息灵通,显然是知道了这件事。
  五条悟歪着脑袋,一脸懵逼:“那是啥?”
  夏油杰默默看他。
  一时间,教室里充满了欢快地气氛。
  总而言之,任务严峻,夜蛾正道身为老师还是跟他们着重说了一下天元大人的重要性。
  天元大人拥有着[不死]的术式,可实际上并未是长生不老,而是随着年岁增长他的身体素质会拔高。
  而无论是高专的结界亦或者是辅助监督的结界术,都因为天元大人的力量使得它们变得更加的结实。
  硬要形容的话,天元大人就是个加buff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全局局势。
  而为了维持天元大人能够继续支撑下去,就必须用到星浆体,与其同化重置天元大人身体的信息。
  “而现在那位星浆体所在地址已经暴1露——为了不被Q诅咒师集团以及盘星教所干涉!”
  “你们需要尽快前往那位少女的身边!在两天后的圆月之夜送到天元大人身边,使其同化!”
  夜蛾正道说的铿锵有力,可在他说出“盘星教”这个词的时候,五条悟跟夏油杰却是不由自主地对上视线。
  唔唔。
  说起来斋藤森提醒过一句……盘星教信徒很多,很难控制来着?
  嘶……
  那些普通人,应该,不会……破坏他们这次任务吧?
  作者有话说:
  *前面是原著,标记一下!
  2022-06-06 20:59:11~2022-06-07 23:59: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天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在2022-06-06 20:59:11~2022-06-07 23:59: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风天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章
  怎么说呢。
  得知自己的病没办法治疗,刚刚露1出来的自信表情在离开东京高专所在的范围以后……斋藤森还是耸了耸肩膀,可怜兮兮出声:“爱丽丝酱,怎么办哦。”
  爱丽丝当然知道斋藤森在哀愁什么,或者说,在亲眼看着家入硝子进行治疗却得到一个“无法治疗”的结果,也是在她的意料之中。
  可斋藤森并不清楚,甚至是掰着手指,头顶的呆毛也跟着抖了抖,仿佛是下一刻就会枯萎的花一般……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也不知道家主舅舅那边认识的治疗师,能不能治好我的病呢……”
  ——治不好的。
  因为那是来自世界意志的压制。
  所以即便是家入硝子这般强大拥有反转术式的咒术师,也是无法触碰那病的核心的。
  毕竟天才虽然是天才,却不能跟神明为之抗衡。
  爱丽丝很想将这些话说出来——虽然讨厌林太郎,但她也想好好的安慰一下林太郎。
  但是。
  当她想要将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原本成型、甚至是已经被解放出来的身体,竟然有几秒钟的闪退,仿佛要凭空消失似地。
  ——她虽为异能力,却也以人类之躯在林太郎的身边行走多年!
  这是在警告她??!
  爱丽丝那软糯的脸颊顿时鼓成一团,甚至是发出“哼哼唧唧”不爽的声音。
  正在思考的斋藤森回过神就看到这一幕。
  顿时哀愁感消散,满心都是粉红泡泡。
  “爱丽丝酱!!”
  “好可爱——!”
  不过有一说一,心情不好吃甜品是真的。
  眼下离开东京高专,斋藤森在附近成衣店重新换了一套衬衫以后,爱丽丝就像是有自动雷达主动拉着他来到附近的甜品店。
  在他们走进来的一瞬间——无论是这里的客人亦或者是这里的客人,在看到斋藤森手边的金发萝莉时,一下子捂住心口,说着“卡哇伊”之类的话语。
  更甚至是在爱丽丝点了一大堆甜品以后,斋藤森对着小手试图说道:“爱丽丝酱,为了自己牙齿的健康,稍微少吃一点哦!”
  本应该帮着自己的店员此时此刻却站到了爱丽丝的后面,朝着他一脸严肃:“这位先生!爱丽丝想吃多少就多少呀!”
  “我相信——像爱丽丝这样可爱的美少女,绝对不会蛀牙的!”
  斋藤森:………
  他颇有点哀怨的抬起手,戳了戳爱丽丝那因为吞咽蛋糕,而鼓起来的脸颊。
  “爱丽丝酱……”
  “你好受欢迎哦!”
  爱丽丝举着刀叉戳起一块蛋糕,然后嗷呜一下吞在嘴里。听到斋藤森那明显哀怨的声音,她眯着那幸福之眼,歪着脑袋,看对方。
  几秒后。
  斋藤森撑着下巴笑得一脸灿烂。
  “啊啊啊啊啊啊没关系爱丽丝酱!!”
  “吃多少我都可以呦!”
  爱丽丝“唔”了一声,睁着那双蓝色的眸子,看着这过分熟悉的林太郎。
  这张脸虽然年轻很多,昔日身份也不在了——但是,这快速熟悉起来的样子,好像又像是回到了从前那快乐的时光。
  唯一不同的是……
  现在林太郎身上的担子并没有那么多。
  唔……
  这样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
  爱丽丝扭过头,决定不再去想。然后晃动着自己的小短腿,继续哼哼唧唧吃。
  斋藤森则是继续观赏。
  当然啦——偶尔还是有弹幕这种东西时不时划过。
  无非是赞扬爱丽丝酱的可爱,这些评论都深得他心。如若不是他光看得见弹幕,没有办法对弹幕进行操作的话——他怕是已经疯狂举起小手手,对着称赞爱丽丝可爱的评论咔咔咔点赞了。
  就在他撑着下巴,欣赏爱丽丝的可爱之时——一条带着感叹号的弹幕不经意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卧槽卧槽!!Q这帮诅咒师竟然来到这边来了!!!]
  [救救,就不能让爱丽丝好好吃完甜品吗!]
  [可怜的阿森,阿门]
  ……Q?
  诅咒师?
  这听上去并不是什么好听的存在,甚至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咒术师这一行业。
  不过咒术师毕竟是正经祓除咒灵的职业,那么诅咒师呢……?该不会是来反抗咒术师的吧?
  猜测言尽于此。
  毕竟……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迅速钻进很多人的耳朵里。
  早在周围玻璃爆炸的瞬间,斋藤森就抱起爱丽丝跑到了外面——而来到外面,他第一时间便抬起头,看到有人从空中降落。
  爱丽丝咬1着仅剩的小蛋糕,蓝色的瞳孔倒映着少女坠落下来的身影……以及突然冒出来拯救少女的男人。
  那便是夏油杰无疑。
  夏油杰眼下虽然是一位一级咒术师,但本身拥有咒灵操术,可以将降服的咒灵收为己用,这也就导致……他被总监部看好,甚至是有望成为特级咒术师。
  而眼下,夏油杰便利用自己降服过的咒灵,带领掉落下来的星浆体离开。
  爱丽丝看得真真切切,斋藤森从这么高的距离虽然有些看不清楚,但不好意思……他有个时时播报的弹幕呢!
  眼下,弹幕正在飞快刷过。
  [哈哈哈哈我笑死,阿森想着避嫌结果还是参与进星浆体的事件里了!]
  [这叫什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狗头]
  [前面的那个——爱丽丝出现应该是福啊喂!!没看到这集开播三分钟,阿森一直是在痴汉笑吗!]
  斋藤森:………
  他那是开心的笑容!
  虽然没有太多记忆,但从直觉和那没有隔阂感的熟悉来看——爱丽丝酱,便是他的半1身。
  弹幕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斋藤森便拉着爱丽丝的手准备挪动方位。
  可不知道是凑巧了还是什么……他刚挪到这个方位,弹幕突然掀起了一片波澜。
  [卧槽卧槽卧槽!!不愧是阿森啊!!]
  ………嗯?
  他怎么了?
  [啊啊啊我也是没有想到!!连五条悟都没有发现,可阿森却朝着伏黑甚尔所在的方向看去了!!他是不是知道伏黑甚尔在?甚至是已经知道伏黑甚尔接下了刺杀星浆体天内理子这件事……?啊啊啊救命好激动!!阿森是不是还知道伏黑甚尔会在两天后的下午,用天逆鉾破除五条悟的无下限术式甚至是会伤害到五条悟啊!!! ]
  [????太离谱了吧???咱们这是上帝视角,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人家斋藤森又不是神,怎么可能会知道啊!!]
  斋藤森:…………
  嗯……怎么说呢。
  他是没有上帝视角,但是恰巧拥有可以看到很多信息的弹幕呢。
  如果说一开始弹幕的出现、泄露一些消息他还不相信的话……那么在经历了一次次提前预知,一次次确定情况后——斋藤森不得不承认,弹幕说的很多东西都是真的,对他也很有利。
  不过………
  这个名叫伏黑甚尔的人是谁呢?会伤害到悟君吗……是不是要想着帮忙一下呢。
  正想着,五条悟跟另外一个Q的成员也结束了战斗。
  五条悟当然发现了斋藤森以及爱丽丝,毕竟他的六眼可是全方位无死角,自然是看到对方了——但奈何,Q的诅咒师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
  他干脆砰砰砰给了几拳,然后拍下对方惨烈的照片给好友夏油杰发了过去。
  然后收回踩在Q诅咒师腿上的脚,扭过身大摇大摆地朝着斋藤森走了过去。
  “好巧哦,阿森。”
  五条悟走了过来,斋藤森也回了一句:“是挺巧。”
  毕竟谁能够想到………五条悟他们只是过来出一个任务,结果就碰上了正好吃甜品的斋藤森呢?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五条悟看着已经换上新衬衫的斋藤森,随口说道:“要不要我联系家里,让那边开车接你回去?”
  斋藤森:………
  怎么办,又想到被他鸽掉了司机。
  那个司机该不会还在废弃大楼那边徘徊,甚至是因为找不到他而返回家里,然后,说——斋藤森太弱了,可能已经死翘翘的这种事?
  等等,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会发生,就完全可怜不起对方来了呢。
  当然了,他眼下想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