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议的小点心动了。
  咒灵彼此面面相窥,然后发出“嘻嘻嘻哈哈哈”的诡异叫声,然后争先恐后地朝着斋藤森而去——十几个一级咒灵,竟然成为了巨大的包围网。
  那种仿佛要把呼吸都要剥夺走的窒息感,即便是刚刚抵达的七海建人灰原雄都震惊到了。
  “这……这跟总监部说的不一样啊!说好的只是在外围发现一级咒灵徘徊……现在怎么发展到了这么多!!”
  灰原雄惊恐万分。
  要知道,一个一级咒灵压根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他跟七海建人可以联手共同解决。但是,如若是十几个一级咒灵,并且它们还团结起来的话!那么力量换算,跟特级咒灵相对比起来也是差不了多少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冲上去也是解决不了,无疑是螳臂当车,给这些一级咒灵新增一些小点心罢了。
  “果然还是联系五条前辈跟夏油前辈吧!!”灰原雄慌乱说着,开始摸手机。一旁谨慎的七海建人却是先一步地拿出手机,摁了起来。
  电话发出“滋滋滋”的声音,信号像是被干扰了一样。
  灰原雄看到这一幕,顿时头疼无比。
  “啊啊啊啊啊啊七海——该!怎么!办啊!”
  七海建人面色凝重。
  “灰原,你跑出去找随行监督,看他那边可不可以给五条前辈打电话,进行联络。”
  灰原雄猛地拍了一下脑袋:“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他顺着台阶跳下去,“等我啊七海!!我去去就回。”
  七海建人点头:“好。”
  直至灰原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他又面色阴沉地望向废弃大楼正中央。
  这些咒灵……要怎么弄?
  ***
  咒灵的想法很简单。
  包围斋藤森,进而在这包围圈里玩戏人类,所以中途掉个胳膊掉个腿都是完全正常的。
  他们是所有负能量的聚集物。
  在包围的那一瞬间,他们随身携带的能量一下子涌进了斋藤森的身体里——也让他不受控制地回忆起那些不堪过往。
  雪夜下,冰冷小房里,冷掉的食物与冻结成渣的水。
  那时候,有人说他是“没人要的孩子”。
  梅雨季节,房间里发潮发湿,却无人出现给他送温暖。
  没有负责任的父亲,自从以“斋藤森”的个体出生,他甚至是没有见过对方,长什么样。即便是送他去爱因兹贝伦家、召他回来,他这位父亲也只是冷冷的发了个消息。
  还有那……从未出现过的母亲。
  他从未享受过双亲的温暖。
  置身于黑暗之中,很多个模糊不清的声音仿佛触及了他的内心底线一般,悄咪咪地凑到他的耳边,低语:“斋藤森……像你这样罪恶的存在,为什么不去死呢?”
  低语密密麻麻,每一句都像是被开了锋的短刀,经过千锤万击,然后毫不留情地插在他心口一般。
  那么疼痛。
  那么悲伤……
  “不被双亲所爱的人,为什么还要活下去呢?”
  “斋藤森,斋藤森……”
  “你毫无羁绊,没有令你前进的支撑……”
  “倒在这里吧,倒在这里吧……”
  毫无羁绊?
  没有前进的勇气?
  斋藤森置身于咒灵的包围圈里,白色衬衫也隐隐约约透露出许多血色。
  但他却始终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身边,依靠着他。
  干涸的思绪被负能量透支过多,人差点要倒下。
  但是……
  为什么要倒下呢?他有站在这里的理由。
  在那一瞬间,他像是回到了梦里一般。梦里,那金发小女孩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用她那稚嫩甜美的声音呼唤着他!
  “林太郎——”
  “醒过来啊!”
  梦境中少女的呼唤,与咒灵质问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化为扣在心间上的声音。
  望着近在咫尺的咒灵,看着那肮脏丑陋不堪的脸颊,斋藤森抬起那双深红色的眸子,仿佛是在酝酿风暴一般——凭空出现的红色细带缠绕着他的身体,缠绕着他那伸出去的手臂。
  “爱丽丝。”
  他轻声唤着:“让我们一起来战斗吧。”
  光芒一下子照亮了四周,甚至是透过咒灵的躯壳将光线散落到外面一般。
  斋藤森高举起手,应约而来的金发萝莉凭空出现,红色的裙子在风中抖动——在两只手交合轻握的一瞬间,少女爆发出让人不可思议的力量。
  “轰——”地一下。
  包裹住斋藤森的咒灵被轰炸开来,像是升到高空就会破碎的气球一样。
  十几个一级咒灵!
  无一存在!统统灰飞烟飞!
  咒灵消散以后,少女轻轻地飘落下来。
  望着斋藤森这过分年轻的面孔,她伸出去,然后用力地拍了一下。
  “真是的太慢了!”
  名为爱丽丝的少女眼里含泪:“林太郎。”


第7章
  这应该是斋藤森第一次在现实中与爱丽丝相处。
  没有宽敞的办公室,也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落地窗,有的……只有平平无奇令人嫌弃的废弃大楼,与他自身这脏了的衬衫。
  “抱歉呀,爱丽丝。”斋藤森轻轻翘起了唇角,他那双深红色的瞳孔里,满满都是金发萝莉的身影。
  明明他该对爱丽丝感受陌生的才对,连带着他们站在所站着的地方,也是他们刚见过不久的地方。
  但是,在双手交织,彼此感受着温暖的时候……他那颗被咒灵负能量侵染过的心脏此时此刻却是感受到无穷无尽的温暖。
  像是呆在篝火旁欣赏夜景一般。
  温暖,满足。
  “哼。”名为爱丽丝的少女抽回手。抱着胳膊轻轻地哼了一声。
  “真是的林太郎——你是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的!”那双蓝色的眸子充满了嫌弃:“脏死啦!”
  明明是萝莉气鼓鼓嫌弃的模样,可斋藤森却像是被击中萌点似的,搓着小手全身上下晃动起来。
  “啊啊啊爱丽丝酱!”
  “卡!哇!伊!”
  “这种强大的气场——太棒了!”
  爱丽丝扭过头,微微抬头,只是听到那熟悉的话语与评价,眸子轻轻地眨动起来。
  怎么说呢。
  据她所知,现在的林太郎应该是不记得他作为“森鸥外”个体时的记忆才对。
  但是!!
  即便是到了这种程度——林太郎这个家伙还拥有着以前的记忆片段吗?
  要知道,在林太郎以森鸥外的身份作为军医的时候,同行的还有不过十岁出头的与谢野晶子。
  而那个时候,她被林太郎设定成高挑冷艳小护士的形象。可自从林太郎被那个时候的与谢野晶子击中莫名的萌点以后……她的形象她的性格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讨厌林太郎。
  但又因为自己是林太郎的异能力,同时她又喜欢着林太郎。
  任谁听到了,也会觉得这是一个复杂的关系。
  而眼下嘛………
  爱丽丝偷偷回头看了眼还在搓着小手,嘴里嘟囔着“好可爱好可爱好棒”的斋藤森,略有些骄傲地抬起头。
  忽地。
  从远方,或者是从更高处传来了强者的气息。
  虽然还没有了解到现如今林太郎的家庭与环境,但爱丽丝还是下意识地放出巨大的针筒武器,而针筒指向了敌人所在。
  斋藤森看着爱丽丝猝然变身,自然是清楚有他不知道的敌人出现在附近。
  至于会不会判断错误……爱丽丝酱超级可爱,完全没办法怀疑对方呢!
  “林太郎。”
  “站的远一点。”
  爱丽丝眸子微微眯了起来——她没有彻底说明。
  毕竟从观感上来看,那慢慢从台阶上走下来的男人,完全无法与之前遇到过的敌人相提并论。
  如果说……
  以前的敌人按照游戏世界里的设定,只是小boss的话……那么眼前的人,就是游戏主角历练一波要进行pk的大boss!
  那种强大。
  即便是不透过眼睛,通过气质,甚至是呼吸都是可以轻而易举感受到的。
  这种强大的存在……还真是棘手呀。
  但是。
  虽然设定上讨厌林太郎,但是她想要保护林太郎的心也是真的。
  爱丽丝抱着巨大针管刚有所行动,她的肩膀就被身后的斋藤森给摁住。
  “……林太郎?”
  爱丽丝不可思议。
  林太郎……是要主动放弃,甚至是主动投降吗?
  这明明不符合林太郎的性格才对。
  果然是因为上一次的袭击,导致林太郎作为“斋藤森”的个体降生以后,失去了一些东西吗?
  “不用担心爱丽丝酱。”斋藤森顺手rua了一下那软绵的头发,低垂着双眸轻轻地说道:“眼前的人,不是敌人。”
  “而是同伴。”
  说着斋藤森抬起头,望着近在咫尺的五条悟,眉眼都变得温柔了许多:“对吧,悟君?”
  被称之为“悟君”的男人,也就是五条悟一下子散去那可怖的气息,转而用那双六眼开始打量了斋藤森……以及旁边与斋藤森有着共同气息的金发萝莉。
  那看上去明明是个人类。
  甚至是还处于在父母怀里撒娇,吃着糖果蛋糕也会得到很多称赞的年纪。
  最重要的是——
  这个小姑娘还拥有一副精致的面容。
  当然,这一切都仅仅是表面上的。
  实际上他的六眼早就将对方的身体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并非是人类,也并非是咒灵,而是属于斋藤森的所有物。
  回想起刚刚灰原雄用随行监督的电话,气1喘1息息、可以说的上是慌慌张张地声音跟他说废弃大楼这边的情况有多么多么的严重……他就忍俊不禁。
  “看来灰原那个家伙白白担心了嘛。”五条悟双手揣着口袋大摇大摆地走了上来,直至站在斋藤森一米远处,他才停了下来。
  斋藤森还是早上那身白色的衬衫。
  只是跟早上不同的是……白色的衬衫透出了许多红色的痕迹。
  再加上灰原雄在电话中有十几个咒灵围殴……眼下再看看斋藤森的情况,显然是以没倒地为结尾,甚至是可以说的上是轻轻松松就把那些咒灵给消灭了?
  最开始老头子让他去接机,甚至是态度和蔼………该不会就是因为知道斋藤森掌握着这份独特而又强大的力量吧?
  正想着,留守在后面的七海建人也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刚从随行监督那边跑过来的灰原雄。
  他双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解、解决完了吗!!”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不愧是五条前辈!就是行动迅速啊!”作为一个标准的五条吹,灰原雄立马给自己的偶像竖起了大拇指。
  七海建人刚想张口,甚至是爱丽丝也气鼓鼓想要说话的时候——五条悟矢口否认:“不哦……都是阿森解决的哦?”
  “阿森?”灰原雄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斋藤森。
  刚刚他的目光完全被五条悟给吸引走,眼下终于注意到对方……身上的伤口还有坚强不倒的身影。
  “原来刚刚就是你解决掉那些咒灵的吗!!好厉害!!”
  灰原雄一脸震惊:“等等,你该不会跟五条前辈一样,也是一级咒术师吧?”
  毕竟只有一级咒术师,才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至于再往上一些……甚至是那完全让人不敢联想的特级咒术师,目前也只有传说中的九十九由基前辈而已!!
  “不是哦。”五条悟打断灰原雄的猜想,笑意盈盈地看着眼前的斋藤森。
  “不过阿森——有没有兴趣跟我一样,成为一位咒术师呢?”
  咒术师吗?
  斋藤森“唔”了一声,有着犹豫不决:“那个……你应该没有忘记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吧?”
  “对哦——老头子说过你身体不太好。”
  五条悟:“那刚好,顺路回高专,正好可以让硝子帮你看看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灰原雄显然是受到过家入硝子的治疗,忙得点点头。
  两个人都这么热情安利,斋藤森不由得有些心动。
  “好哦!”
  就这样,废弃大楼的咒灵得以祓除。
  斋藤森牵着爱丽丝的手,美滋滋地搭上了车,直至前往东京高专甚至是已经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他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一件事。
  哇哦。
  似乎放了自家族人的鸽子哎!
  ***
  家入硝子,拥有反转术式,早早的被总监部看重,甚至是寄予厚望。
  御三家想要通过其进行治疗,自然可以进行预约,但总监部向来看家入硝子死死的,预约这种事自然是相当困难。
  可若是走五条悟的同学道路,自然是简单多了。
  教室里。
  窗台旁边。
  伴随着周围窗帘掀起,站在斋藤森眼前的黑发少女也跟着双手并用。
  向来对治疗方面无所不能的家入硝子在对着斋藤森进行释放[反转术式],却仅仅是让对方表面上的伤痕好了以后……她不由得小小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硝子?”
  家入硝子收回手,语气充满了疑惑:“很奇怪。”
  她抬起头:“我无法治好他的身体。”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的术式被什么东西恶意阻挡了一般。”
  是的,恶意阻挡。
  起先家入硝子得知要治疗五条悟的族人,也不过是想着同学情帮个忙无所谓。但是,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