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并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可以勾搭上的人。
  而眼下五条悟这么关心……想来是相处的不错?
  “这样的话,那咱们可要快点了。”
  毕竟时间拖延越久,人就越危险。
  因为涉及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甚至是影响到了新宿这边的医院。
  当得知因为一些事故,要让医院停止几天运转的时候,一些病人还骂骂咧咧的。好在窗直接安排他们转移其他的医院,费用由他们出,这才息事宁人。
  只是,突然封闭医院几天,竟然只是为了检查医院设施的这种理由……到底还是被人吐槽了。
  “突然封闭医院,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对哦——你想想一些都市传说,什么藏匿在医院的东西啊!该不会封闭起来,就是专门搞这种事情吧?”
  “喂喂喂,都什么时候了还迷信这种东西啊?”其中一个人抱着肩膀抱怨道,却也看向了呆在一旁始终深思的心理医生:“怎么一直看窗外?”
  穿着白大褂的心理医生不经意地碰了碰脖子,然后朝着搭话的同事笑了笑。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上午接见的患者………我好声好气,跟他提出治疗,他反而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同事语重心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毕竟是心理医生嘛……稍微触及病患的心理边缘,就会挑动他们的情绪。”
  心理医生满嘴苦涩:“明明那个少年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的。”
  “你就是太好心了。”
  同事安慰着。
  毕竟这世道总有一些不听劝的患者。你劝他治疗,他觉得你坑钱。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庸医,跟个老鼠屎似的坏了一碗粥。
  可这位年纪轻轻的心理医生,在这个医院里却是不折不扣的好医生。
  “好啦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也快离开吧!”
  “好。”心理医生笑着回答着,只是透过窗户看向楼下停靠的车,眸子逐渐幽深起来。
  如若斋藤森在这里的话,就会一眼认出:这就是为他治疗却张口说他犯罪的医生。
  名为心理医生,实为打着名号宣传不法信仰的盘星教信徒。
  医院已经清空。
  以防万一周围居民会看到什么,直接下了一层帐
  窗驻守在外面,时刻与之保持联系。
  而夏油杰进去帐以后,便放出二三级咒灵开始侦查……侦查之前,他千叮嘱:“小心点,不要直接破坏医院哦?”
  咒灵点点头,四下散去。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特级咒灵太能躲藏了,他们花了两天多的时间,才在不破坏医院大楼的情况下,找到特级咒灵的窝藏点。
  ***
  斋藤森万万没想到,他这一出一近,竟然跟特级咒灵的领域有所牵扯。
  众所周知,领域是极其强大的。虽说在领域展开之前,会消耗大量的咒力进行构建,但一旦成功——领域之中,构建者将会天然得到更有利的地形,同时更容易攻击被纳进领域里的敌人。
  而领域这种东西呢,又分成好几种的类型,其中攻击类型的更多,防御型也不是没有。像这个特级咒灵通过门来构建领域,显然是个半成品。
  “可惜悟下手太快了。”夏油杰撑着下巴,拿着勺子开始朝着杯里饮料怼怼怼:“要不然我还能纳为己有。”
  五条悟:“……嘁。那种弱小的东西,能用来做什么啊。”
  只是会影响门吗?
  坐在旁边的斋藤森望着手里的饮料,沉思。
  或者说,那个被祓除掉的特级咒灵,其实还有其他的力量呢?
  例如说,那位广津先生。
  又例如说……他穿过那扇门所看到的一切。
  那些亲眼所见,所呼吸的氧气都是假的吗?
  不见得吧。
  “说起来,你的治疗结果如何了?”见斋藤森从刚刚就耸拉着呆头,一副没有胃口的样子,五条悟开口询问道。
  “嗯?悟他哥哥生病了吗?”夏油杰抬起头注视着对面的男人。
  黑色的短发,低垂着的眸子。
  跟悟是完全不同风格的美人。
  但是怎么说呢……
  这个男人总给他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像极了在社会上混久了的老油条,即便是不开心了笑容也是信手拈来。
  “我的身体修养的差不多了,不必担心。”当然,也只是修养。
  他可没有忘记他之所以回到东京,完全是因为……他那不着调的父亲,说东京有治疗他的医生啊。
  可他人回来了,父亲没给他发消息,连带着那位家主舅舅也始终没有见他。
  斋藤森撑着下巴,也开始无聊怼着饮料。
  他甚至是想……要是还在爱因兹贝伦城堡的话,他这个时间点正在给伊莉雅酱投喂小蛋糕吧。
  “这样啊……”夏油杰回复着,却也没有深究。
  倒是斋藤森在对方低下头吸允果汁的时候看了一眼对方。
  尽管头发梳的干净利索,但从那双斜长的眸子里……他竟然能看出无尽心事。
  看来悟君的这位同学,也是自身经历了很多事情呢。
  不过……他又不是什么好心的大哥哥,凭什么要给才见过一次见的人进行心理疏导呢?
  夏油杰对他不重要,可他对五条悟的观感还是不错的。
  斋藤森回忆了一下弹幕所说的内容,几乎是用那种抱怨地语气说着:“不过我今天倒是碰到个奇奇怪怪的医生。自身带有信仰并没有错,但他竟然还想把他的信仰强加于我……”说到这里,他用手指在桌面上画了个圈,朝着圈里点了点。
  “要小心哦?”
  “过多的信徒疯狂起来,可是相当难控制的。”
  夏油杰:………
  虽然但是。
  为什么说这句话的同时,要看着他呢?
  ***
  当天下午。
  五条悟另有事,斋藤椒 膛  鏄  怼   睹  跏   鄭  嚟森便坐上车,朝着回家的方向赶。
  车的速度很快。
  不一会就抵达了目的地。
  斋藤森推开车门直接走下去,便见一堆族人行色匆匆从里面出来,然后……将他围在了中间。
  弹幕也开始了各种激情讨论。
  [呜哇这是做什么!!!]
  [这算是……事后给阿森补偿他应有的待遇?]
  [待遇个屁,这怎么看都像是在防止他逃跑啊!!!]
  防止他逃跑吗?
  斋藤森似笑非笑,深红色的瞳孔不经意地流转。
  被他打量过得族人一脸复杂地看着他。
  “森大人。”
  他们卑躬屈膝:“家主有请。”
  作者有话说:
  不好意思让大家等久了!!因为发现了重大bug,我直接推翻重写
  除了第一章 内容没怎么变化,2-4章基本上都是新内容!
  **
  这章评论发个小红包!我本来想着跟上次一样抽奖,但是QAQ抽奖抽了!!


第6章
  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被这群人称之为“大人”吧?
  毕竟无论是小时候,亦或者是刚回来这两天……族人都对他爱搭不理,个别者不直接上前捣乱就已经是万事大吉了。
  他名义上是五条家主的外甥,但外甥这东西多了去了……就例如隔壁同为御三家的禅院家,完完全全看重血脉术式。即便是嫡系没有咒力术式,也会被当成狗一般的存在。
  那么——
  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这帮家伙态度转变呢?
  抱有着这份好奇心,他没有拒绝族人的“邀请”,跟随着他们的脚步便前往家主所在的地方。
  家主毕竟是家族荣耀所在,住的地方自然是最好的,所以族人领到门口,剩下的路就要他一个人走了。
  房间的大门敞开着,窗外透过来几分凉爽感,亭台上还有几只麻雀在地上叽叽喳喳。
  环境舒服而又优雅。
  说实话,住过爱因兹贝伦那过分大的城堡,又住过五条悟那偏向于现代化的温馨房间,可他却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传统的和式风格。
  与他现在的现代衬衫产生了巨大的割裂感。
  “阿森?”门里传来一老人的声音,他颇有些威严:“一直站在门口干什么,直接进来吧。”
  对方一说,斋藤森也没有一直呆在外面,便乖乖地走了进去。
  只是刚刚踏进门里,他的唇角就止不住地抽动起来。
  从门口来看,里面必定是古色古香,然而实际上——刚进来撞见的就是五条悟那精致高清的一米长海报!在旁边甚至是摆放了很多五条悟大大小小的挂件,再然后……就是穿着黑色和服,手里摇着五条神子样式折扇的男人。
  斋藤森:………
  或许是察觉到他眸子里的震惊,五条家主拍下折扇哈哈大笑起来:“怎么,跟你想象中的不同?刚刚进来的时候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斋藤森:“那倒也没有,毕竟谁都有点爱好嘛。”
  “对对对,爱好。”五条家主说到这里就有点委屈:“我之前还想着给悟弄个网站,上面放满所有他的海报——谁知道这小子一听,立马嫌弃!”
  “我身为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头子,有点爱好怎么了?”
  五条家主满是哀怨,完全让人想不到这是一位执掌五条家几十年的家主。尤其是对方这肆意的坐姿,还有那黑白掺和的头发……都很容易让人想到邻家的老爷爷。
  但是。
  真要是这么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那么,家主大人你叫我来做什么呢?”
  五条家主顿了顿,他放下折扇,漆黑的瞳孔抬起时气势满满,让人动弹不得。
  “阿森,前两天招惹你的族人我已经替你教训了。”
  “没想到你已经有了自保的实力……舅舅我很欣慰。”
  “不过你要知道——咱们五条家是不养吃闲饭的人,所以要不要开始接任务呢?”
  五条家主一直盯着斋藤森的动作,思考他这便宜外甥接下来会如何回答。
  “好啊——”斋藤森语气轻松,笑颜如花:“毕竟我也是五条家的一员。”
  五条家主“哦”了一声:“这么自信?是因为从爱因兹贝伦家那里学到了东西吗?”
  斋藤森但笑不语。
  他该怎么回答呢?
  其实他在爱因兹贝伦家基本都是在养生,做蛋糕,陪伊莉雅玩?
  这话听了谁会信啊!
  好在五条家主并不是那种好奇心重的人,只是伸手斋藤森拍了拍肩膀。
  “好孩子。”
  “眼下正好有个任务需要你立刻去做。”五条家主从旁边拿出任务单递了过去。
  斋藤森扫了一眼,发现只是调查某个废弃大楼,便点头接下。
  五条家主看斋藤森态度这么良好,便也懒得留他,直接让他离开。
  斋藤森拿着任务单便直接出发——只是在他刚刚搭上车,弹幕争先恐后地刷了起来。
  [啊啊啊阿森第一次任务!!激动!!!]
  [第一次任务,就碰到十几个一级咒灵,超级凶险]
  [对哦对哦要不是因为爱丽丝,阿森已经死翘翘了]
  等等……
  斋藤森看着要不是因为后面的框框,跟后面的死翘翘,默默打出个问号。
  只是个调查任务,任务程度却是这么危险……这个家主舅舅该不会跟悟君的唯粉一样,看他睡了五条悟的沙发觉得不顺眼,想要搞死他吧?
  斋藤森感慨万千,就在他想着要不要请外援的时候——车停了。
  车外,便是废弃大楼。
  司机扭过头看他:“三个小时后我再过来接你。”
  斋藤森:………
  三个小时后,黄花菜都凉了!!
  但介于这个任务明面上实在是“简单”无比,斋藤森也没有多说什么,下了车便注视着眼前的废弃大楼。
  说是废弃大楼,其实完全是建筑商弄了一半后续资金不充足跑路了。幻想着弄个商业帝国,结果时隔两年后却成为了咒灵游荡的所在地,让人唏嘘不已。
  斋藤森揣好任务单,只身一人朝着废弃大楼正门走去。
  刚通过大门,整片废弃大楼的危险气息又浓郁了几份。
  斋藤森平常穿着白色衬衫,现如今感受着这股直面而来的凉风,不由得有些后悔。
  早知如此,应该穿个风衣来的。
  他抬起头,望着黑咕隆咚的大楼,黑暗中似乎有很多“眼睛”在捕捉他的身影。
  斋藤森突然想起来——咒灵还是很喜欢人类的。并非是人与人相处之间的那般喜欢,更像是上位者单方面的玩1弄,看无知的人交 醣 團 隊 獨 珈 為 您 蒸 礼类一步步地被他们引到陷阱,欣赏那鲜活的恐怖。
  怎么说呢…………
  真是可怕呢。
  或许是他停留在原地的时间太久了——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咒灵鱼贯而出。
  它们“嗅着”空气中属于人类的芳香,被压制太久的本能一下子就得到了解放。
  视线中突然十几个咒灵,原本就被衬着有些暗淡的天空,眼下就像是下了帐似的,变得有些黑暗。
  斋藤森挠了挠脸颊。
  “没想到我还挺受欢迎的嘛。”
  十几个咒灵形态各异,但他们的目光却始终如一。
  废弃大楼常年不见人烟,难得有这么一道小菜出现,他们也开始叽叽喳喳了起来。
  斋藤森并不懂咒灵的语言,所以………他也不想等待。手里没有趁手的武器,那就干脆就蛮力撕扯。
  于是,在咒灵的视线中——弱到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