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杀意从他脚下蔓延开来。
  “咔嚓——”
  是什么破碎的东西。
  翻涌的黑泥如同破碎了的镜子一般,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在东西发怒之前,斋藤森才后知后觉地说道:“原来如此,你就是那个让我感到厌恶的东西啊?”
  “那么——你跟着我身后,是想做什么呢?”
  斋藤森说着,眼前黑泥却是突然张大了嘴巴,将他吞噬进去。
  置身于这片黑泥世界之中,斋藤森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照亮半个空间。
  怎么说呢。
  虽然从小到大身体就很弱,但可不代表,他没有对抗这个东西的力量。
  不,或许并不应该称之为东西,而是……
  “咒灵啊。”
  “就是不知道几阶呢……”
  斋藤森轻笑着,挥动着胳膊开始撕扯着这片黑泥。
  那如有生命的咒灵发出“呜哇啊”之类不明的惨叫。
  偶尔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砸落在斋藤森那干净的脸上。
  斋藤森完全不在意这种肮脏,甚至是饶有兴趣的继续撕扯着这个咒灵……可惜,兴致还未达到顶峰。
  他就被这团咒灵,“噗噗”两下,从门里吐了出去。
  吧嗒一下。
  斋藤森从门里出来,止住差点跌倒的感觉,站在了了地板上面。
  ——这并不是医院洗手间,而是另一个地方。
  毕竟这精致的环境,还有那堆积起来的文件……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社畜办公的地方。
  既然是陌生的环境,斋藤森也不想破坏这间房子主人的一切。
  那么……既然是从“门”里出来的,要不要再试试打开这扇门呢?
  斋藤森想着便走了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他隔着门听到那十分明显的脚步声……一瞬间,脸上的笑容凝结。
  糟糕了呀。
  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回来了。
  是要跟这间房间的主人打起来呢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躲呢?
  斋藤森快速扫荡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窗帘刚好可以遮挡住他的身形。
  他踮起脚尖赶紧跑过去,将自己埋进窗帘的时候,他止不住地看向窗外,发现窗外那高楼大厦竟然跟梦中落地窗外面的风景十分相似。
  难道………这是在梦境之中?!
  斋藤森刚想着,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
  刚刚推门走进来的广津柳浪看着残留在地上的轻微水渍,吐出一口烟。
  他抬起手,异能力在手掌心上聚集。
  “没想到在我不在的时间里……竟然会有客人主动登门。”
  广津柳浪目光阴沉:“能麻烦你主动走出来吗?”
  “客人。”
  嘴上说着客人,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即便是隔着窗帘也像是要打透他一般。
  好吧……
  看来这间房子的主人并不是什么普通人,而是干着类似文职,实际上手里却是沾了血的武力派?
  不过听声音已经是个老人家了?哪家公司这么臭不要脸,还在这压榨老人家呢?
  斋藤森内心感慨着,又听到广津柳浪那压低却蕴含十足十杀意的提醒。
  “客人——”
  “再不出来的话,我可就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隐藏在窗帘后的斋藤森动了一下。
  “别那么冲动嘛……”熟悉声音传来的瞬间,广津柳浪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下一秒。
  斋藤森那张过分年轻的脸颊,在窗户的衬托之下,直接让这年岁接近五十的广津柳浪瞪大双眼。
  他说。
  “……boss?!”


第4章
  ……boss?
  竟然被一个矜持的老人家直呼为“boss”,如果这真的是梦境的话,是不是太不符合常识了一些呢?
  当然了,斋藤森还没有一味的将自己现下的处境统统甩给梦境。
  他瞄了一眼在广津柳浪出场后就疯狂闪过的弹幕。
  [啊啊啊是广津先生!!]
  [没想到广津先生还是那么温柔——!你看,他的异能力明明是贴到人才可以发动!但是,他还在那握着空气虚张声势]
  [呜呜呜呜呜!这就是首领X属下的魅力吗]
  ……嗯嗯?
  这就是什么?关键字符又开始框框,显然又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无法查看。但不难看出,这位广津先生……算是个不错的人?
  基于弹幕,又或者是基于内心中的那份安定,他选择出声:“广津先生?”他刚说完,却是令站在对面的广津柳浪手掌心抓紧。
  “不要动,小子。”
  广津柳浪目光低沉:“虽然不清楚你为何顶着这副面容出现在这里……但擅闯黑蜥蜴的办公室,你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了吗?”
  “不要那么凶嘛广津先生。”斋藤森依旧是那副懒洋洋地模样:“或许我们可以做下来好好谈一下?”
  “更何况……”他低吟出声:“您确定以现在的姿态,可以攻击到我吗?”
  ——确实。
  以现在的姿态压根就没办法攻击到对方。
  广津柳浪缓缓地收回手,然后一点一点的把白色手套剥了下去。
  他长吸了一口烟,在短暂的思考途中,他缓缓出声:“这栋大楼有着过于严格的安保人员。即便是顺着旁边楼梯抵达黑蜥蜴的楼层,也要经过不少于三次的检查……那么你,究竟是怎么上来了呢?”
  ……哦豁?这就进入套话环节了吗?
  斋藤森放下双手,背靠着窗户,在烟气寥寥地过程中,他轻笑道:“广津先生,如果我说……我是从门走进来的,你会相信我吗?”
  广津柳浪动作一顿,随后他直视着眼前少年的瞳孔。
  深红色的,却夹带着对他的一丝丝信任………?
  “小子,不要空口说大话。”广津柳浪最终还是败给了斋藤森的眼神:“即便是我这样的武力派,想要死闯这里也是十分危险的。”
  斋藤森无奈耸肩。
  “有时候说真话反而被人不信任——广津先生,你这样真是让我心痛啊。”
  他嘴上说着,脸上却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广津柳浪的视野里,斋藤森突然行动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他走了过来。
  “……不准动。”
  广津柳浪将手摁在挡在两个人眼前的桌子上:“否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可就不清楚了。”
  “——好吧!”
  斋藤森再次停留在原地。
  “不过广津先生,你这样真的很让我为难啊。毕竟我只是出来看个病,要是没有及时回去的话……悟君可是会很担忧的。”
  “……”广津柳浪唇角抽动了两下。
  不知为何,他听到这句话竟然想到了那位太宰干部。毕竟都带那么点睁眼说瞎话的自信。
  况且,谁家看病会来到港1黑大楼看病啊?
  那不是看病,那是死得更快好吗?
  “不信我吗?”斋藤森抬手点了点广津柳浪身后的门:“要不要让我试试通过你身后的这扇门呢?”
  “相信我,广津先生。”
  “我只是稍稍演示一下,什么都不会做的。”
  广津柳浪:………
  “我凭什么相信你呢?”
  斋藤森:“因为你是……值得信任依靠的广津先生啊!”
  广津柳浪:………
  怎么说呢。
  从对方嘴里听到对自己的夸奖,总觉得味道怪怪的。
  但基于对方长得太像年轻版本的森先生,广津柳浪迟疑了片刻便侧过身子。
  “希望你不要耍花招,我会时时刻刻看着你的。”
  “好哦。”
  斋藤森欢快地跑了过来。
  他这么自信也是完全有原因的——毕竟那让人熟悉的讨厌感,再度袭来。
  他轻哼哼两声来到广津柳浪的旁边,不经意地擦过对方的胳膊,在广津柳浪火速收回手的动作之下,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真诚了。
  “那么……广津先生!”
  “看好了哦?”
  斋藤森摩擦手掌,去触碰门把手。
  瞬间,冰冷的感觉再度袭来,斋藤森不再犹豫直接打开门……漆黑的黑泥一下子遮掩住他的身影,也令他消失在广津柳浪的眼中。
  门吱呀吱呀地在来回震1动,唯独少了那么一个刚刚开门的人。
  广津柳浪:!!!!
  他火速拿起手套朝着门扔了过去,手套却呈抛线物状直接落在了门口。
  手套没有消失?
  可那个男人消失究竟是怎么回事?
  广津柳浪迟疑片刻,手掌心维持着随时释放异能力的动作,渐渐地从门里移动,然后来到了外面。
  可直到他拿起了手套,依旧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广津柳浪:………
  如果不是地上残留的那道干涸,他想必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梦。
  但是……
  在boss最近变得不对劲、爱丽丝也跟着不出现的过程中……顶着年轻版本boss脸的不明少年突然出现在这里,让人感觉到一种荒唐感。
  他停留在走廊太久,旁边的巡查人员过来看了一眼:“广津先生?是有什么情况吗?”
  “你们有没有……”广津柳浪抖了抖手套,“不,没什么。”
  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巡查人员:“……?”
  他们看着广津柳浪缓缓走进属于他的办公室,就在门准备关上的时候,其中一个巡查人员摸了摸脑袋:“说起来,我刚刚路过洗手间的时候,还看到二队的人呢喃了一句……”
  “他说,洗手间灯灭了,恍惚间看到了boss……”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那小子脑补多了吧?”
  正准备关门的广津柳浪猛地顿住。
  这真的是巧合吗?!
  ***
  依旧是那片熟悉的黑泥。
  虽然是脱离了广津先生的房间,但是却一直停留在这里。可与刚刚不一样的是……现如今这个咒灵只是困住了他,并没有把他放在主要攻击位置上。
  “我还真是被小看了呀。”
  斋藤森用鞋踢了一下黑泥,可不知道这个黑泥是不是有记忆,见到他有所动作,就开始躲。
  躲来躲去,反正就是怂着,不让他出去。
  斋藤森:“……这样就不好玩了啊。”他扶着后脑勺,感受着周围那似乎是有生命的蠕动。见这个咒灵真的不打算攻击他,他顿了顿,开始摸口袋拿出手机。
  光芒照亮这片窄小的空间,却也令斋藤森看清手机屏幕后开始膛口结舌。
  “等等,这个时间是不是有点夸张?”
  感知上也不过是出来半个小时,但是手机上却是明明白白告诉他——他消失了两天!
  斋藤森抱着手机蹲在地上,眼神望着没有信号的标志,眼里一片哀怨。
  [哈哈哈哈虽然很惨但是莫名很想笑怎么办?]
  [阿森这个时候是不是在想!艹啊消失两天,五条悟是不是全世界找他啊!]
  [哈哈哈哈哈哈!]
  望着弹幕的斋藤森直接打开手电筒,照亮眼前的路。
  “哎。”
  “好伤心哦。”
  “已经两天没有联系伊莉雅酱了,她肯定很想念我吧?”
  [等等?是伊莉雅?不是五条悟???]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想,这是太符合人设了还是……]
  [别着急啊大家……按照惯例,这种剧情会有人专门送温暖的]
  上一次送温暖的人是谁呢?
  是五条悟。
  那么这一次呢?
  斋藤森捏紧手机,一直往前走。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黑泥如海浪一般翻涌过来,就像是临死前会剧烈挣扎一样……黑泥漫过来,甚至是向着斋藤森脚踝往上爬。
  可是紧接着。
  将这片空间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屏障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光透过高空屏障,照在了正准备前行的斋藤森身上。
  斋藤森眨了眨眼睛,向上一看。
  只见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轻易地……将这片黑泥毁坏,然后跳下来落在了他的眼前。
  然后——
  “我说……”
  眼前的少年行站起身来,就伸出手开始捏着他的脸颊,甚至是开始向两边拉扯。
  “你这个家伙果然是笨蛋吧?”
  “上个医院都能闯进特级咒灵的领域里……”
  “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斋藤森用手推了推少年的手:“等等悟君……松手啊。”
  “还有……”他注视着周围黑泥的消散,可天空还维持着一层暗淡的帐,他说道:“那个特级咒灵的领域……是怎么回事?”
  五条悟:………?
  作者有话说:


第5章
  特级之所以是特级,就是因为棘手。
  但对于五条悟而言,他祓除过很多大大小小的特级。照他说的话就是:这些特级拉的很,不过是虚有图表。
  如若不是这次造成的来往人数超过30名,其他咒术师又一时之间找不准……相信这个祓除任务还到不了他的手里。
  当然了,在跟夏油杰汇合时,发现这个特级咒灵竟然已经在新宿附近放出领域圈,甚至是把部分新宿医院囊括进去的时候,五条悟开始不爽了。
  “那个笨蛋还真是够倒霉的啊!”他嘟囔着,夏油杰凑了过来:“哪个笨蛋?是你昨天接回来的兄长吗?”
  五条悟:“……对没错,就是他。”
  这可有点惊讶到夏油杰了。
  他与五条悟虽然是挚友,但也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