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吗!!这都没有被子的吧!!]
  [别着急别着急啊大家!!按照剧情来看,马上就有人来送温暖了]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这家伙是笨蛋吗?”
  “被人欺负成这样你都不还手的吗?”
  斋藤森的表情突然变得微妙起来,后脑勺也被点了一下,偏偏点他后脑勺的主人毫无自觉,还凑到他旁边恨铁不成钢。
  “刚刚还可怜兮兮,现在怎么就不说话了?”
  斋藤森压抑住嗓间的痒意,却也因为五条悟的质问,微红的眼睛晕染出了一丝笑意。
  “我好可怜哦。”
  “那就拜托悟君收留我一晚上吧!”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5-29 01:02:37~2022-05-30 20:59: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里香 18瓶;风天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章
  当天夜里。
  斋藤森梦到自己回到了爱因兹贝伦城堡。
  看着伊莉雅捧着小蛋糕,一脸气鼓鼓地坐在一旁,质问他到家了怎么不跟她联系,他双手合十,迅速道歉。
  “不好意思啦伊莉雅酱~都是我的错,不要生气好不好?”
  斋藤森对可爱的女孩子没有抵抗力,所以道歉也是十分真诚。
  忽然,有谁的手重重地落在了桌子上。
  “林太郎——谁是伊莉雅酱呀?”
  斋藤森瞳孔猛地一缩,他抬起头……可爱的伊莉雅消失不见,取代她的是一个穿着红色洛丽塔,披着一头金发的可爱小女孩。
  她抱着胳膊,轻哼一声。漫天雪舞的场景一瞬间转变成广阔的办公室。
  巨大的落地窗依稀可以看到外面繁华的城市,坐落在办公室中间的办公桌椅子皆成为了金发小女孩上去的台阶。
  金发小女孩踩在桌子上,伸出手轻轻地挑起了斋藤森的下巴,蓝色的眸子里一片认真。
  “林太郎,不要迷失自己哦——”
  “要早一点,早一点找到我哦!”
  “你可是……”
  金发小女孩的唇瓣张张合合,还待他想要继续听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坠落感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唔。”斋藤森扶着自己的后脑勺,看着被自己压在身1下的被子,一脸无奈。
  他从地上爬起龟缩在沙发上,还在回忆着那模糊的梦境。
  “金色的头发……不是伊莉雅酱……”
  斋藤森摸着下巴努力回忆着,头顶传来五条悟的声音:“伊莉雅酱?大清早就在念叨女孩子的名字吗?”
  “不是伊莉雅酱啦!是另一个我在梦里遇见的女孩子——”斋藤森抬头就想跟五条悟比比划划,看着还穿着浴袍,浑身水汽的五条悟,斋藤森沉默了。
  不得不说,五条悟是极其美貌的。
  那双六眼在未被遮掩过后,爆发出极具侵略的美感。
  斋藤森侧过头,后者却是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梦里遇见的小女孩?该不是是你昨天萝莉装买多了吧?”
  瞧五条悟那一副嫌弃的模样,斋藤森拍着自己的大腿,郑重其事。
  “是真的梦到了!”
  “梦里感觉跟她很熟悉……”
  “我记得最开始是伊莉雅酱,质问我怎么……”斋藤森猛地拍了一下大脑,连忙翻动自己的背包拿出手机:“糟糕,忘记跟伊莉雅酱报平安了!”
  五条悟:“……我说你这个样子,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毕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已经发送平安到达消息的斋藤森抬起头:“嗯………”
  “……你嗯个屁啊你!”
  斋藤森默默伸出手手。
  五条悟:………?
  “我没钱啊!”斋藤森一本正经:“就算去检查,也得有钱吧?”
  五条悟望着男人逐渐成熟的面庞,一时间陷入了思考之中。
  这个家伙真的比他大三岁吗?
  明明年纪是哥哥一般的存在,却跟一个年纪小的要钱是不是不太对劲啊?
  “给你就是了。”五条悟撑着下巴,忍不住嘟囔。“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是怎么混的。”
  斋藤森就当没听见,甚至是开开心心的接过了五条悟的零花钱。
  哎呀这算是什么。
  五条悟主动孝敬的?
  洗漱过后斋藤森把背包放在五条悟的房间里,他则是拿着五条悟的卡准备出门预约东京新宿的心理医生。
  他刚刚出门,前来端着各色茶点的族人在看到他时,憧憬灿烂的表情瞬间凝结。
  “……斋藤森,你你你——你怎么会从悟大人房间里出来啊!”
  “瞧你说的。”斋藤森把玩着手中的银行卡:“那当然是睡在一起了呀!”
  族人顿时怒火中烧:“你不要诬陷悟大人!”
  斋藤森踩着台阶走下来:“没有诬陷啊——你也不要想的那么肮脏。”
  [笑死,睡在一起了但是不在一个床上]
  [给大家提醒一下,大家族里,表兄妹是可以结婚的,狗头]
  [前面的那个,这个是表兄弟,狗头]
  弹幕狠狠刷过几条,斋藤森满脸黑线。
  糟糕,差点忘记弹幕这些存在能看到了。
  斋藤森轻咳一声:“总而言之,你要放宽心。”他揣好银行卡继续往下走,望着族人怒火中烧的模样,他摸着下巴关心道:“悟君刚刚洗过澡。或许……正需要你手中的早餐?”
  刚提醒完,身后再次传来震怒声。
  “斋藤森——你不要过分得意!别忘记了你可是被父母抛弃的……”
  “嘘……”
  光明仿佛都被掠夺走一般。
  明明摁在唇上的手指是温热的,但却冻的人瑟瑟发抖。
  族人瞳孔猛地颤抖着。
  明明还是那一张脸,可此时此刻——斋藤森仿佛是修罗在世一般,他的轻笑都变成了死神最后收割生命的低音。
  这真的是斋藤森吗……
  明明一出生就掏空他母亲大半生命,他父亲见此迅速抛弃斋藤森这无能的存在。
  到了最后,族人任意欺辱他,也不会遭到报应。
  只是离开了五年,只是消失了五年……
  斋藤森为什么……会变成这么可怕的存在?!
  族人止不住地晃了两下,一屁股坐在了石阶上,然后望着斋藤森离去的身影,看着他的身影逐渐变小直到再也看不到。
  五条悟院子门口发生了这种事……他自然是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还未等他仔细观察的时候……夏油杰的信息突然跳了出来。
  [悟,快看看这个]
  五条悟手指划动打开一看。
  [东京新宿区出现大量时空穿梭者。
  症状显示:睡前打开厕所门,突然从京都、横滨来到了东京
  疑似特级咒灵
  咒灵能力特征:疑似跟门有所链接]
  “跟门有所链接啊。”五条悟摸着下巴:“不过新宿……那个笨蛋应该没事吧?”
  被五条悟念叨的斋藤森,则是在很多族人震惊的注视下,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一直到走出五条家的庭院。
  因为这个原因,斋藤森还主动蹭了五条家的车,前往他预约的医院。
  过去的途中,他还拿出手机摸鱼。
  不过仔细想想,伊莉雅那边的时间还是半夜……作为早睡早起的好孩子,伊莉雅酱应该不会熬夜的吧?
  正想着,手机振动两声。
  [呜哇!!太好了阿森!!伊莉雅等你的消息等了好久好久呀!]
  斋藤森连忙敲字。
  [乖啦伊莉雅酱!快去睡觉快去睡觉!别让爱丽丝菲尔担心哦?]
  对面回复的很快。
  [好哦!那伊莉雅睡了哦……晚安,阿森]
  斋藤森忍俊不禁。
  “换算我这边的时间……是早安啦。”
  斋藤森唇角扬起,欢快地收起手机。刚抬头,车就停了下来,而窗外便是新宿医院。
  到了地方不赶紧下去只会浪费时间。
  斋藤森打开车门,人刚探出头,就听车里司机说:“你……你真的和悟大人住在一起了?”
  这问的。
  “住是肯定住一起了。”但是目前来看,是一晚上的沙发还是很多晚上的沙发,就一概不知了。
  “好、好的。我知道了……”司机忍泪挥别:“我会默默祝福你们的。”
  不给斋藤森反应的机会,司机探头用手扒拉一下后车门,在他的视线之中飞速离开。
  斋藤森:………
  “倒也不用直接嗑起来。”
  “你们就不能纯洁一点吗?”
  [好家伙,换谁听到这句话都觉得是发生了本1子剧情吧!]
  [对头!]
  斋藤森扶住额角。
  算了,相信他那个家主舅舅知道了肯定会有所阻止的吧?
  他不再耽误,径直走进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有单独来到医院,周围给他一种十分不愉快的气息。
  这种气息甚至是一直跟着他,直至他来到心理医生面前,一脸无奈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心理医生:“………斋藤先生,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你闻得是消毒水?”
  斋藤森:“医生,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姓氏,可以换个称呼吗?”
  医生顿了顿:“先说说你的症状吧。”他转了一下椅子,跟斋藤森面对面。
  黑色的头发,深红色的瞳孔。
  就是稍微有点病气,给人一种病美人的感觉。
  医生不着痕迹地想着,就听到对方人一脸严肃说道:“我昨晚做了个梦。”
  医生点头。
  “梦到一个金发小女孩。”
  医生:………嗯?
  “她在不停地靠近我……甚至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医生,你为什么一直后退呢?你想要给谁打电话吗?”
  医生扯了扯唇角:“当然是报1警。我觉得你这个就是恋1童1癖!很有犯罪的倾向……”他还想拨动号码,斋藤森却是直接翻身直接摁住他的座机。
  “作为一个医生,这么歧视患者不好吧?”
  他声音低沉,眼睛一眼不眨:“……嗯?医生,你抖什么?”
  他应该没有做什么很过分的事情才对。
  “斋藤、斋藤先生对吧……”
  “医生,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哦……”他刚说完,心理医生就换了一句:“森先生!”
  “森先生……”斋藤森听到这个称呼,瞳孔里都流露出愉1悦感。他松开医生的手轻轻一笑:“这个称呼我喜欢。”
  “那么医生……你想跟我说什么呢?”
  医生欲哭无泪地翻动着自己的脖颈,然后缓缓地掏1出了一枚碧绿色的人像。
  “不知道……森先生你有没有想过,拥有信仰……你主就会降临在你的梦境呢?”
  话刚说完,斋藤森拿起挂号单,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办公室。
  [艹我笑死,阿森走的这么干脆吗]
  [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阿森刚刚变得好病娇哎!那气场直接开起!]
  [病娇个屁!那就是森先生本来的模样!你们别忘记了啊!前任首领给森先生传位后,森先生就是顶着这么一张脸上1位的]
  [艹啊这就是森厨的力量吗?那明明就是森先生gs前任首领,还拉了太宰治做了见证人啊!]
  弹幕内一片哈哈大笑,可对于斋藤森而言,关键信息统统打了马赛克。
  这无疑是让人感觉到了苦恼。
  走出办公室以后,那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变得更加浓烈。
  难道真的是消毒水味道太浓了吗?
  斋藤森思考片刻便准备前往洗手间。
  而在这个时候,弹幕突然啊啊啊了起来。
  [卧槽你们发现了吗!!那个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怎么了?]
  [等等前面的,你倒是说古怪什么啊!!]
  [艹啊这个人扔了个钩子就跑,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这心痒痒]
  [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了!!我刚刚去看了一下漫画!发现那个医生戴的配饰竟然是天元头像!]
  [卧槽????]
  [天元???是我想的那个天元吗????]
  [前面的,咒术世界里能有哪个天元!当然是加强结界的天元大人啊!]
  [艹啊,盘星教信徒这么早就出现了是我没有想到的……想想接下来的天内理子,想想接下来为黑化准备的夏油杰,还有被插一刀的五条悟……]
  [救救别发刀了!!!]
  [我的天!!!他潜伏在这里想要干什么啊!!]
  [你们别讨论这些剧情了!!快看阿森,他在干什么!!]
  [!!!!]
  而眼下,洗手间里。
  森鸥外关上水龙头甩了甩湿漉漉的手。
  洗手并没有让他变得舒服,反而是更加难受。
  他盯着弹幕说的“天元”、“天内理子”,统统记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那个夏油杰是谁,但悟君会中一刀吗……这样可不行呢。
  找个机会告诉对方?但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概不知。
  不过……心理医生是盘星教教徒的这件事,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想到这里,斋藤森摁住门把手准备离开。
  只是在他打开的那一瞬间……无数恶意都向他奔涌过来。
  黑泥涌动着。
  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视着他。
  斋藤森微微眯起眸子,那与生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