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刷起。
  [!!!快回头啊阿森,你机票还没拿!!]
  ……艹。
  斋藤森内心刷起了美妙的语言。
  他转过身,风衣被吹着震响。
  “卫宫切嗣先生,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呢?”
  卫宫切嗣闻言也没有露出什么心虚的模样,只是随手拿出一张机票的样子递给他。
  这个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无趣啊。
  斋藤森上前几步,在他准备接下的时候,他说道:“卫宫切嗣,好好保护爱丽丝菲尔。”他抽1出机票,头也不转地直接离开。
  他已经能够想象出接下来弹幕的爆炸了。
  果不其然。
  [!!!艹,卫宫切嗣这个微表情!要不是我特意截图了,压根看不到他睁大了双眼]
  [毕竟是个把所有话都藏在心里的男人啊!目前来看也就爱丽丝菲尔懂他!要不然他们两个怎么会相爱,还生下了伊莉雅呢]
  [笑死,这个表情还真是愉悦到我了]
  看着弹幕都在说卫宫切嗣,反而没有提到他。斋藤森默默坐在椅子上,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云层。
  说起来……这次回到东京,会不会有人来接他呢?
  毕竟……
  他在五条家还挺惹人嫌的。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接近十三小时的睡眠时间让斋藤森神清气爽。
  从早上到凌晨,场景变化太快,也让人对着这漆黑的夜晚,生出了一丢丢的悲伤感。
  也不知道回到五条家是立刻分配新房间,还是……依旧使用那个偏僻到被人欺负也不会被发现的小屋子。
  斋藤森拿着轻到不可思议的背包,便准备下机。
  周围都是陌生人,可在一刻他们却有着共同的方向,朝着同一个目的地走过去。
  斋藤森排着队,拿出签证,顺着人群也在打量着变化巨大的机场。
  机场的改变是新兴,就是不知道他回来的改变……
  “呜哇!!前面有个小帅哥!!在等谁啊!!是来接女朋友的吗!!”
  突然之间的熙熙攘攘,打断了斋藤森的思路。
  他抬头望去,深红的瞳孔里划过一丝惊讶。
  那的确是符合众人口中的帅哥。
  黑色的制度勾勒出少年完美的身材,那如同烫染过的白发即便是不经意地捋两下,也会成为最帅气、最完美的发型。
  只是很可惜,跟周围人此起彼伏的惊讶声不同……那个男人的头发是天生的。
  如果不是眼睛被墨镜挡住了,相信他那将整片天空都囊括进眼底的颜色,会更加的令人震撼。
  这就是五条悟,自生下来就拥有六眼的神子。
  当然了,这跟他都没什么关系。毕竟他很有自知之明,还没好到让五条神子亲自来接他。
  斋藤森轻哼哼两声,开始思考要不出去找个地方吃个西餐吧?毕竟没吃飞机餐,现在很饿哎?
  就在他准备当个路人甲,与五条悟擦肩而过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的五条悟,卡着他的视角从旁边掏出了个牌子。
  上面写着:斋藤森森[X],这里,后面带个被黑笔点了点的爱心。
  斋藤森:…………?
  好家伙!
  几年不见,神子画风这么拉了啊?!
  ***
  事实上,五条悟也是内心崩溃的。
  原本,他是想好好上学跟小伙伴欢快交流的。
  家里虽然好,族人都以他的意见为首……但那也太无聊了一些。学校里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例如杰跟硝子。
  谁知道自家老头子直接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让他晚上接哥哥。
  当时接到这个消息的五条悟:????
  他哪里来的哥哥!!
  当时他一脸郁闷,夏油杰还在旁边安慰他:“说不定是你们五条家收养的呢?像我前阶段回家,还发现家里父母收养个几岁的小姑娘呢。”
  “金灿灿的头发,笑容也很灿烂!哦对了,她还有个可爱的名字:爱丽丝!”
  五条悟一脸郁闷:“那不一样啦!”正说着,手机又震动了几下。
  对面的夏油杰凑过来,两个小脑袋挨在一起,随着手机屏幕亮起,信息也挨个蹦了出来。
  [悟啊,你哥身娇体弱,到时候可能会坐轮椅下来,你帮忙照顾点]
  [哦哦还有啊,那个孩子可能有点自闭,要是有什么自1杀倾向你可千万要拦下来啊!]
  [还有还有啊……]
  后面的消息还没有显示出来,五条悟直接熄灭屏幕。
  “你父亲……还挺活泼?”
  夏油杰有些意外。
  毕竟这可是五条家的家主啊!给人的印象就是严肃,没想到私底下竟然还是平易近人?
  “这么嘱咐你……该不会你那个哥哥有什么问题吧?”
  五条悟撑着下巴,湛蓝色的眸子随着他的视线转动而变得自信非凡。
  “无所谓哦。”
  “反正我是最强的嘛。”什么哥哥什么姐姐,压根就影响不到他的。
  只是……
  五条悟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斋藤森在下机途中,明明看到他了还不主动过来?
  五条悟掏出老头子准备的接机板子,看到上面的字嘴角抽搐,他快速拿出笔涂涂抹抹,然后高高举起。
  远处的斋藤森看到板子迟疑了两下……便走了过来。
  说真的,斋藤森是真的没想过五条神子长成了这副模样。尤其是对方朝着他身后瞅了瞅还一脸古怪的时候,斋藤森更是觉得………他身后可能有着什么。
  例如,咒灵。
  他虽然在魔术世家呆了很久,却也没有忘记自己从出生就呆在五条家。
  知道咒力,术式,乃至于咒灵。
  他打出生身体就柔弱非凡,就连一阵风都可以将他轻易吹倒。
  不过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他身体里的确是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但他那时候不会使用,又一副随时都要去世的模样,以至于时间久了,没有人告诉他要使用力量,辨别咒灵。
  所以现在……五条悟是在挑衅他?
  觉得他就是个弱者,连可能跟在身后的咒灵都没有发现?
  哇哦!
  这种骄傲自大的样子,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呢。
  “悟君,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斋藤森两手甩来甩去,时不时用眼神瞄了瞄旁边的五条悟。
  “好不容易回到东京,却要直接回到府邸什么的我也太可怜了吧!”
  斋藤森呐呐两声:“所以,悟君!”
  “来逛街吧!!”
  “……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
  五条悟半张着嘴,墨镜也挡不住他那半是嫌弃半是无语的表情。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家伙……跟老头子还挺像的。”
  “老头子?”斋藤森站直身体:“你说的……是家主大人啊。”
  “能跟家主大人同样的性格我还真是……荣幸至极啊……”个屁!
  不过大概也可以推断出……五条悟出现在这里,真的是因为五条家主的命令?
  印象中这个男人可没有那么和蔼可亲啊。即便是……这个执掌五条家主的存在,是他这具身体的亲舅舅。
  “不过你还真没有带着轮椅下来啊。”
  “………?”
  斋藤森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现在买一个也不是不行哦。”
  五条悟看了眼周围慢行甚至是在关注着他们的人,耸了耸肩膀:“走啦——!”
  斋藤森拎着背包跟上:“去买轮椅?”
  五条悟:“是逛街!”
  斋藤森唇角轻轻扬起:“好哦!”
  不得不说,东京还是相当繁华的。
  尤其是现如今已经是凌晨,灯火通明,可夜市却还开放着。
  从机场走出来就前往附近的连锁超市。超市有六层,从底下往上分别是床上用品、服饰,奢侈品,以及吃饭的地方。
  吃饭的地方在最顶层。
  看斋藤森背包轻轻压根就没有多少,五条悟拿着老头子准备好的钱,准备一会给斋藤森付款。
  他想着斋藤森再怎么也是有审美的……然后,就看着斋藤森不假思索地走进了童装店????
  五条悟迈着自己的大长腿,在斋藤森彻底走进去之前,直接揽住了对方的肩膀。
  “喂……你去这里干什么?”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斋藤森扒拉着玻璃门,脑袋疯狂往里面挤:“心里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得去那里,得去那里!”
  五条悟瞠目结舌,他一撒手,斋藤森就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
  几乎是一瞬间。
  刚刚还是正常的青年人,一下子变成可爱的两头身形象,在他眼里跑来跑去。
  一会说“这个这个好可爱”,一会踮起脚说“那个那个好可爱”,最后抱了一堆可爱的衣服,跑着旋风腿来到了前台,左晃晃右晃晃。
  “结账~”
  吧台客服盯着这些可爱的小裙子,又看了看在原地晃来晃去的斋藤森,没有多问对方的爱好,直接说了个总的价钱。
  “好哒~”斋藤森伸出小手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了摸,摸了……艹!他的钱呢!他的钱包呢………!
  斋藤森抱住自己的脑袋,一脸懵逼。
  他的钱包呢!!
  他记得自己特意把钱包放在了背包里才对!但是现在为什么消失了呜呜!!
  钱包消失了就不能立刻买衣服,这样的话,新买的衣服就不能立马给爱丽丝换上了……
  ……嗯?
  爱丽丝?
  爱丽丝是谁?
  为什么心里会突然蹦出这个名字?为什么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的内心便是一片激扬?
  为什么………
  “先生?先生?”
  “这些衣服你还需要了吗?”
  “先生?”
  门外,看着上秒兴奋下秒就颓丧的斋藤森,五条悟走过去拿出自己的信用卡在客服眼前抖了抖。
  “结账。”
  “好的,一共是………”
  结账结束后,五条悟看着一堆可爱的衣服不明所以,但是在他帮忙装进袋子里的时候,却发现这些衣服的大小号码竟然都是一致的。
  哦?
  这些东西,单纯是斋藤森的小爱好还是给某个小孩子买的呢?
  跟斋藤森之前呆的地方有关系吗?
  五条悟一边想着一边手速极快的装完。直至走出童装店后,斋藤森一脸颓废地跟着他出来,呆毛也蔫巴巴的不动。
  “悟君……”
  “谢谢了!”斋藤森抱着背包,站在橙色灯光之下,显得格外可怜。
  五条悟:…………
  他一脸不解。
  东西是他拎的,钱是他付的,为什么这个家伙还能这么可怜兮兮!
  好在斋藤森这种情绪并没有维持多久……毕竟五条家的专属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悟大人。”司机摇下车窗,即便是夜色也掩盖不了他那双憧憬的眸子。
  五条悟打开车门将手里的东西扔进去,顺势坐上,然后转头看向还在外面的斋藤森。
  “进来啊,难道你想自己走回去吗?”
  “怎么会呢。”斋藤森笑意盈盈:“悟君都帮我把东西拎过来了,我要是不顺势上来,不就辜负了你的心意了吗?”他轻笑两声,坐了上去。感受垫子那柔软的感觉,他发出一声喟叹。
  突然,一股参杂着恶意的视线直接朝着他而来。
  斋藤森不经意抬头,正好对上后视镜那双愤怒而又羡慕的眼神。
  哦?是在介意五条悟帮他拎东西的事情吗?
  斋藤森眉眼弯弯,朝着司机一笑。
  司机:…………
  气炸了!!!
  五条悟自打上车就一直摩挲着手机,没有观察这件事。当然了,斋藤森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让六眼出手。
  车行驶速度很快。
  穿梭一片森林之中终于抵达了五条家。
  斋藤森跟五条悟一同下了车,拿出行李以后,从门里走出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人。
  男人拿着钥匙,从台阶下走了下来。
  “悟少爷,欢迎回来。已经为您准备了洗澡水。”男人说完,转而看向斋藤森,上下打量一番后,语气平平:“跟我来吧。”
  斋藤森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了,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那么悟君,明天见哦。”
  斋藤森眨了眨眼睛,告别了五条悟。
  五条悟站在原地,眉头蹩起。
  “喂。”他问旁边的人。
  “那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情况啊?”
  ***
  穿过走廊,走的地方越来越偏,连同灯光都少了很多,不知不觉跟记忆中的路逐渐吻合。
  望着眼前他从小就住的地方,斋藤森心里闪过一句“果然如此”。
  让五条悟亲自接他,但却又给他安排一个糟糕的房间。
  他这位家主舅舅还真是……恩威并施啊。
  “某些人回来了也要知道自己身份有别——不要妄想抱住悟大人的大腿就可以一步登天。”
  领路的男人拉着一张脸扭过头看他:“斋藤森,记住你的身份。”随后,把房间的钥匙甩了过来,便头也不行地离开了。
  斋藤森捏着尚有余温的钥匙,来到门前打开,就被灰尘呛了个正着。
  “咳咳咳……”
  他咳嗽不止,弹幕上却是一片愤怒的符号。
  [艹啊什么人啊!瞧不起阿森,还让阿森住在这破破烂烂的地方?这就是把人叫回来的态度???要我说,阿森这还不如继续呆在爱因兹贝伦家呢!!]
  [啊啊啊好心疼阿森。救救,他今晚就要住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