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候送点宵夜过去。”
  “好,那你要用车吗?”
  “你开走吧。”
  路择清下了车,助理把车驶出地下车库,他乘电梯上楼。
  这个时间点,戚淮和戚择禹还在公司上班,路念初出门逛街去了,家里只有戚奶奶和几个阿姨在家。
  “清清,怎么回来了?”戚奶奶每时每刻看到路择清,都是一副很惊喜的样子。
  路择清半开玩笑地说。
  “旷工了。”
  戚奶奶愣了下,随即又猜到路择清是在逗她完。
  “你又逗我。下午没你戏份吧?”
  “是啊,奶奶真聪明,一猜就猜到了。”
  “去。少打趣我。”戚奶奶嘴上这么说,还是让阿姨端了甜品出来。
  “刚做的,还想着给你送过去。”
  路择清抱了抱戚奶奶,“还是奶奶对我最好了。”
  “有的吃就是对你好。”
  这话戚奶奶曾经没少说,那是路择清还小的时候,撒娇闹着吃零食,戚父戚母不让吃,他就找戚奶奶要。
  戚奶奶也偷偷给喂过几次,每次偷吃成功,路择清都会这么说。
  “累不累,要不要去休息下。”
  “不累。”路择清说,“我晚点和江老师出去外面吃,可以让阿姨也给我打包一份,就这个蝴蝶酥。”
  “把小江叫家里来吃吧。”戚奶奶也有好几天没和路择清同桌吃饭了,听到路择清要出去外面吃,他就想着把江司郁也喊家里来。
  “嗨,他们小年轻人是出去约会的,哪里是为了一起吃个饭。”阿姨笑着结果戚奶奶的话,“您和老先生谈恋爱那会,您自己想想不也就图个二人世界。”
  “就知道得多。”
  “那我当然知道,我儿子和他女朋友热恋那会,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一起。”
  “好几年了吧?要结婚了吗?”
  “快了。”阿姨提到儿子和未来的儿媳,笑得嘴都合不拢。“今年春节见过女孩的父母,定了今年夏天结婚。”
  “那好,到时候给你儿子包个大红包。”
  路择清见阿姨和戚奶奶两人聊得开心,陪了一会才上楼换衣服。
  江司郁今天定得餐厅比较特别,路择清听说过,是一个比较浪漫的情侣餐厅,他的着装也不能太过随意。
  他是特意回来换一身适配的衣服。
  约会。
  不管两人在一起多久,都值得为了这场约会好好准备。
  他和江司郁在各方面都特别默契,两人在生活中喜欢偏日常惬意的相处模式。
  但如果是约会。
  不管多少次。
  每一场约会,两人都会像刚恋爱时那样充满仪式感。更何况,江司郁今天的约会邀请就挺正式。
  值得路择清花一番心思在打扮上。
  因为江司郁这只爱打扮的花孔雀,只会比他更注重仪式感。
  一个多小时后。
  路择清穿着Cuki家的高定的白色西装,特意吹过的头发,还换上限量耳钉,手表也是从衣帽间里精心挑选出来的适配款。
  他在全身镜前照了好久。
  忍住了发照片给江司郁的冲动。
  他很少自拍,可自从在一起后,两人只要不见面的时候,江司郁总会让他发自拍,时间一长。不用江司郁开口要,路择清有时候也会习惯性地拍一张发过去。
  同样。
  江司郁也会发一张全身照过来。
  再到后来,两人虽然不会天天穿情侣装,但很多时候都会选择相同色系的衣服,哪怕他们当天并不见面。
  路择清整理了下领结,转身下楼。
  阿姨不知道说了什么,哄得戚奶奶笑得眼角弯弯。
  “奶奶。”
  “呦,这是谁家的小帅哥。”
  路择清走到戚奶奶的身边,他配合戚奶奶,笑着说。
  “是奶奶家的呀。”
  “清清,这身衣服真好看。还是人长得帅,穿什么都好看。”阿姨笑眯眯地递上手提袋。
  “你要的蝴蝶酥,都装好了。”
  “谢谢阿姨。”
  江氏分公司开到A市,路择清还没去过。准确地说,江司郁任职开始,他都没去过。
  他还没见过江总在公司时的样子。
  应该和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不同。
  路择清当然是好奇的,今天赶上了,也就想着偷偷去一趟。
  “我让小陈送你?”
  “好。”
  路择清想着江司郁肯定是开车去公司,他让司机送他去,吃饭时直接坐江司郁的车就行,晚上还有助理来接,自己开车还麻烦,也就应下。
  下午四点多。
  距离下班也有一个多小时。
  司机把路择清送到公司楼下,他自己拎着手提袋上楼。
  “你好,我找江总。”
  “你好,请问有预……路择清!”前台惯性地问出话,抬头才发现是路择清,有点惊讶,又有点惊喜。
  所有人都知道路择清和江司郁在谈恋爱。
  公司里的员工自然也知道,还有不少CP粉。但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到路择清来□□。
  路择清摘下了墨镜,诧异道:“这都能认出来?”
  “那当然,我可是你们的CP粉,你和江总的各类视频都三四刷了。”前台小姐姐颇为自豪地说。
  “你今天好帅。是要和江总约会吗?”
  路择清没想到,这又被猜到了。
  “嗯,他在几楼?”
  “稍等一下。”前台喊来了门口迎宾的小姐姐,“你帮我顶下,我去刷个卡。”
  “好。”
  这是路择清的私人行程,两人虽然激动,但也没有要打扰的意思,况且有了第一次,肯定回来第二次第三次。
  等熟悉了点再要签名就好。
  这个时候还是先留个好印象。
  前台小姐姐帮忙刷了电梯卡,又给按了楼层,“出了电梯就是了,外面是秘书办公室,让人带你进去就可以。”
  “谢谢啊。”
  这不是两人的第一次约会,很神奇的是路择清竟然有种初次约会时的紧张和迫不及待。
  电梯很快就到了。
  出了电梯,还有一个玻璃门,是要指纹才能入内。
  大概是前台提前打过电话,门口已经有人给路择清开门,“你好,路老师。我是江总的秘书。”
  “你好。”
  员工们办公区在楼下两层,这一层就只是秘书和几位管理层的办公区,所以进门都需要密码。
  “你们告诉他我过来了吗?”
  “还没有,我刚接电话就过来等你了。”秘书说。
  “那就好。”
  路择清松了一口气,他想偷偷进去给江司郁一个惊喜或者惊吓?
  “你们江总现在忙吗?”
  “不忙,刚开完会。”
  “那我现在进去不会打扰他吧?”路择清问。
  秘书神色微动,很快就理解了路择清的意思,“不会。就是我这有一份文件,还没来得及送进去。不知道能不能麻烦路老师帮忙送一下。”
  “当然可以。”
  路择清接过文件,直奔江司郁的办公室,好在不是玻璃的办公室,不然他站在门口,一眼就被江司郁给看见了。
  他站在门口,莫名有点紧张,站了几秒才敲响办公室的门。
  门自动打开了。
  路择清一眼就看见了伏案工作的江司郁,鼻梁骨上挂着一副眼镜,只是侧脸也好看到让人心动。
  江司郁以为是助理,所以没有抬头,低着头在看着手上的文件。
  路择清走了过去,特意放缓了脚步声,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动静。
  他站在江司郁的面前,直到他把文件递到他眼前,江司郁都没有抬头,“放旁边。”
  路择清把文件放在了旁边,没有开口说话。
  “还有事?”
  路择清挑了挑眉,原来是在公司的江司郁是这样?
  “有。”
  路择清把手提袋放在了桌子上,江司郁在听见路择清的声音时就已经抬起头。
  四目相对。
  江司郁的神色反应令路择清很满意。
  “怎么突然过来了?”
  “来查岗。”路择清走到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看看我们江总工作期间会不会摸鱼。”
  “我之前让你来你都不来。”
  “哪有不来,时间对不上。”路择清解释,“给你带了蝴蝶酥,我家阿姨做的,很好吃。”
  江司郁放下了文件,打开手提袋,一叠摆盘精致的蝴蝶酥。
  “要喝什么?”
  路择清抬眼观察着这间办公室,看着很严肃,书柜旁边有个饮水机和咖啡机,还有一台小冰箱。
  路择清去过自家的公司,戚总的办公室里也有个小冰箱,一般是储存茶叶的。
  “想喝可乐,你这有?”
  “有。”
  江司郁打开冰箱,里面没有茶叶,只有各式各样的饮料。
  “你藏了这么多饮料?”
  路择清惊讶地走到冰箱前,想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冷饮。
  “当然,为你准备的。你要再不来,我都怕他们过期了。”
  “保质期哪有那么短。”路择清挑了一瓶没喝过的饮料,“这是什么?”
  “桃子汽水。”江司郁说,“家里的小孩很喜欢喝,我带了几瓶过来。”
  江司郁哪里是带了几瓶过来,他是带了一整箱过来,还被小孩记仇寄了好久。
  修长的指节扣住易拉环,稍稍用力。
  “咔”地一声。
  易拉环被揭开,冰冷的汽水递到路择清的眼前。
  “我觉得你应该也会喜欢的。”
  “我又不是小孩。”
  路择清嘴上这么说,手很诚实地接过汽水,“浅尝一口。”
  “没说你是。”江司郁好笑,“家里小孩嘴刁,他们喜欢喝,我才觉得你也喜欢喝。”
  “你说我嘴刁?”
  江司郁没否认。
  路择清没什么忌口,什么都吃,但很多时候他吃不代表他就是喜欢,能让他喜欢的东西确实不多。
  饮料也就奶茶和可乐。
  准确点说,比起奶茶,可乐才是路择清喜欢的唯一饮料。
  如江司郁所料,一口饮料下去,路择清眼睛都亮闪闪。
  “好喝吗?”
  路择清点头。
  “以前没喝过。”
  “国外的一个牌子,国内没怎么卖。”江司郁说,“你要喜欢,冰箱里的可以都拿走。”
  大方到家里的小孩听了都想哭。
  两人坐下吃着蝴蝶酥,闲聊天。半个小时过去了,江司郁还是很惊讶路择清的突然造访,“你怎么会突然想着要过来?”
  “突然吗?”
  江司郁点头。
  “正好有时间,正好想见你。”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除了契合度直线上升,路择清的情话也张口就来,很多时候江司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撩了一下。
  路择清说情话也不会故作深情,或者在特等气氛下。总是很随意地张口一说,就好像说的不是情话。
  而是一句:今天天气真好。
  “谈了那么久的恋爱,只认识江老师怎么行?我也想认识下我们的江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