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作品:《对A?要不起![穿书]+番外

系方式!!
  在扣扣盛行的年代里她和苏填雪竟然连扣扣好友都不是!
  时凝为了彰显自己在班级里的特立独行她甚至没有加班群。
  所以,在群里找到苏填雪的联系方式都不行。
  时凝咬牙切齿地握着自己那个翻盖手机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可是要是让她现在去学校门口或者苏填雪家门口堵她问她要联系方式,时凝才不乐意呢。
  那样、那样看起来就好像她要追求苏填雪一样。
  .......追求?
  这两个字一冒出来,就让时凝浑身起鸡皮疙瘩。
  开什么玩笑!
  她才不会去追那个大冰块呢!
  时凝咬咬牙把手机丢开,埋头看书。
  离中考不远了。
  她要考最好的高中,然后,在全市排名上碾压苏填雪。
  这一次,她要做第一名。
  看似漫长的近乎三个月的学习结束了。
  走出考场的那一刻时凝忽然又觉得,过去无法忍耐的所有习题全都变成了风,被吹走了。
  她运气不好没跟苏填雪分在一个考场。
  也不知道苏填雪考得怎么样。
  全市放榜那天,时凝不负所望考了第一搞得学校的老师连连给她打电话就连最好的重点高中也马上来约她去自己学校上学。
  校园里挂着横幅红色的写着她的捷报。
  时凝听到这事内心小小喜悦了一瞬间然后就再无波澜。
  更多的是——她怎么会考第一呢?
  苏填雪不应该在第一个吗?
  她为什么没考第一?
  身体不好?
  背着她早恋分神了?
  噢,那家伙在学校里的确挺招人喜欢的。
  时凝想着这些,二话不说打开家里的台式电脑,登上□□,打开老师发来的全市成绩排名表。
  一看,时凝都傻了。
  她是第一。
  可第二不是苏填雪。
  再往下看好多名,都不是苏填雪。
  终于,在三百名的位置,她找到了苏填雪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呢?
  时凝跌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份成绩单,觉得上面的每个字她都认识,但合在一起,只能变成一个词汇。
  ——离谱。
  奶奶开心地切好了梨子给时凝端过来,说是要庆祝她旗开得胜,勇夺第一。哪知道时凝就跟一阵风一样,拿起钥匙就冲了出去,留给奶奶一抹残影。
  “这孩子!这么着急!”
  奶奶笑骂了一句,拿起梨子芽,咬了一口。
  哎呀。
  好甜。
  奶奶一边叼着梨子,一边拿起诺基亚。
  “诶,对,我们家时凝就是第一。”
  “还行吧,这孩子平时也没怎么学。”
  哼哼,奶奶这么做,不外乎就是为了报复那些看不上时凝,每次聚会都要叨叨时凝的臭亲戚。
  而时凝呢?
  打了个车,一路狂奔到教师公寓。
  门口的保安认识她,见到她,给她开了门。
  时凝说了声谢谢,就往记忆里的地方冲。
  按响门铃,一次又一次。
  无人应答。
  时凝就蹲在门口,像一只可怜的小狗。
  等刚搬家过来的邻居从电梯出来,看到门口蹲了这么大一小孩,吓了一跳,回家后给苏填雪的爸妈发消息,“苏老师,好像有个学生在你家门口等你。”
  苏填雪一家正在郊外旅游散心呢。
  苏家爸妈担心苏填雪考试失利,心情不好,所以带她出来吹吹风。
  一看到这个消息,苏母让邻居拍张照看看。
  邻居悄悄摸摸拍了下,照片发过来,苏母惊了。
  “哎呀,这不是时凝吗?”
  本来坐在河堤边看天文学书籍的苏填雪抬起眼来,合上书,凑过来。
  真的是时凝。
  苏母念叨:“这孩子怎么在我们家门口?没考好?”
  苏填雪幽幽说:“她是第一。”
  苏母一惊:“她该不会是专门来找我们家雪宝来炫耀的吧?”
  苏父:“也不是没可能。”
  苏填雪叹了口气:“妈,我现在就想回家。”
  苏母:“可是我们才来半小时!”
  苏填雪:“但是我想回家。”
  女儿很少提要求,现在这样,父母哪里能不满足?
  于是苏父收了钓鱼竿,开车往回走。
  路上,苏填雪还说:“爸,能在注意安全的情况下开快点吗?”
  还真是稀奇。
  平常开车,苏爸只会被女儿念叨:慢点。
  今天还真是转了性子。
  车开得很快,疾驰在城市公路上。
  一到停车场,苏填雪就冲下车,就连那本最爱捧在手里的天文学书籍都忘记拿。
  她丢下父母,一个人上了电梯。
  眼看电梯到了十楼。
  叮咚一响,打开门。
  她的家门口,并没有蹲着的那个人。
  时凝不在了。
  苏填雪喘着气,靠着墙,仰着头看着被她的动作弄亮的声控灯泡,喃喃道:“又错过了吗?”
  “错过什么?”
  时凝嘴里含着一个娃娃头冰淇淋,手里还拿了一个绿豆沙,从过去她的家,现在是别人家里走出来。
  原来是刚刚那邻居姐姐看她太可怜,让她到家里休息,还给她分雪糕。
  时凝不客气,自己拿了一个就算了,还给苏填雪拿了一个。
  她把手里的绿色心情递过去。
  “给你。”
  苏填雪敛眸:“我不吃冰淇淋。”
  时凝骂一句:“你放屁!”
  “我每次爬墙逃学的时候都看到你偷偷在小卖部买绿色心情!”
  苏填雪:“......”
  邻居姐姐哈哈笑起来,不打扰两位小孩子聊天,乐呵呵摇头,往自己家里走。
  苏填雪的父母拎着大包小包出现的时候,家门口没人。
  因为苏填雪和时凝去了天台。
  阳光正好,不晒,但是明媚。
  雪糕化了一些,时凝伸出舌头接着。
  苏填雪面对着楼外,慢条斯理地撕开冰淇淋的包装,漫不经心地问:“你找我有事?”
  时凝噢了一声:“你怎么没考第一?”
  苏填雪眼神一瞟:“你怎么考了第一。”
  一听这话,时凝就哼哼:“我靠实力!”
  苏填雪:“那我也是靠实力没考第一。”
  听到她这样说话,时凝就气得牙痒,狠狠咬了一口冰淇淋,结果被冻得浑身哆嗦。
  苏填雪弯眸笑起来。
  她没告诉时凝,因为想和她一个人高中,所以她控分了。
  哪知道,时凝起飞了。
  也是。
  这家伙本来就聪明。
  以前要想次次压她一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她在家里奋力学习的时候,时凝总是在楼底下和其他的人玩。
  可算这样,时凝都是紧随其后的第二。
  苏填雪一刻都不敢放松。
  “想什么呢?”时凝蹲在天台的围壁边,用吃完了的冰棍小棍在地上画着东西。
  苏填雪摇了摇头,没吭声。
  时凝憋不住,问了一个很想问的问题。
  “你讨厌我吗?”
  苏填雪低下头来看她:“那你呢?你讨厌我吗?”
  时凝画画的手忽然停住了。
  她别过头去:“不知道。”
  但耳根红了。
  她好像不讨厌苏填雪。
  她讨厌的是妈妈那样的做法,但是没有勇气和妈妈对抗,所以把一切的怒火都放在了苏填雪的身上,和她对着来。
  可实际上.....
  苏填雪是个很好的人。
  很好看的人。
  苏填雪一针见血:“幼儿园的时候你都不让我当你老婆。”
  时凝瞪大眼:“还有这种事啊!”
  苏填雪居然主动提出要当她老婆!
  时凝吊儿郎当地说:“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她这样的女生,是很容易被女生告白的。
  时凝偷偷去查过,这叫女同性恋。
  可是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
  难道苏填雪是啊?
  时凝语气中的试探和玩闹让苏填雪觉得不痛快,她朝着时凝的脑袋丢下自己的冰棍棒,留下三个字转身就走:“你做梦。”
  时凝捡起冰棍棒,追上去:“你这人你干嘛还乱丢东西呀,还三好学生呢,还——”
  话说不下去了。
  因为苏填雪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时凝一下没注意,两个人的脸撞在了一起。
  没亲上,因为时凝伸手撑住天台的门,控制了距离。
  可是苏填雪的面庞忽然离她好近好近。
  风从她们之间吹过,都会带来心跳的声音。
  原来她的睫毛这么长。
  原来她的唇看起来这么柔软。
  原来......
  她好像也没有那么冷冰冰。
  时凝噘嘴就想要亲上去,被苏填雪一巴掌拍开。
  苏填雪瞪她:“你疯了?”
  时凝不以为然:“都是女生,亲一下怎么了。”
  苏填雪:“滚!”
  见苏填雪落荒而逃,时凝站在原地想:
  噢,苏填雪好像不是女同性恋。
  她才是。
  (五)
  时凝和苏填雪没能上一个高中。
  不过,两个人的高中正好就在对门。
  A中和B中,绝地死对头校。
  时凝来的第一天,就听到老师们说:“听说那个中考失利的苏填雪去了对面,估计以后跟我们学校有得争了。”
  “没事,我们这全市第一。”
  “可我听说这个全市第一之前在小学初中都只能考第二啊。”
  时凝:“......”
  能不能不要当着学生的面八卦!!
  时凝是有斗志的。
  她自觉自己承担了学校的希望,于是一定要在学习上压苏填雪一头。
  不过这件事,在高中上游泳课的时候,化为了泡沫。
  AB中居然共用一个室内体育馆和游泳室,对于室内体育馆和游泳室的使用权的争夺,正是这两所高中的矛盾所在。
  好巧不巧,时凝和苏填雪的班居然排在一起上游泳课。
  时凝很大方,穿了个标准的分体泳衣,露出马甲线和若隐若现的腹肌,引得好多女生都观看不已。
  苏填雪穿得很保守,长袖连体衣,跟要去潜水一样。可就算如此,她的身材曲线也显露无疑。
  苏填雪不会游泳。
  时凝知道这件事。
  毕竟,她们俩可是在幼儿园上过一堂游泳课的人。
  眼看苏填雪一个人扒拉在岸边练习呼吸,有她班上的男同学想要去帮忙指点一二,时凝一个自由式下水,迸溅起水花,砸了那男的一脸。
  然后飞速游了一圈,游到苏填雪的身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看着她,扬了扬下巴:“还没学会呢?”
  苏填雪冷冷盯着她。
  时凝扬唇一笑:“叫姐姐,我就教你啊。”
  苏填雪:“我比你大一个月。”
  时凝哼了一声。
  她重新拉下游泳镜,准备游走,就感觉自己的泳衣在水里被人拽住了。
  轻轻的,随着水波晃动。
  身后的人在叫:“姐姐。”
  时凝心跳加速。
  站在水里,一下就不知道该怎么动弹了。
  苏填雪:“教不教。”
  听到她的声音又回归正常,时凝眨了眨眼,转过身去,伸手按着苏填雪的肩膀,调整她的姿态。
  “你的姿势不对。”
  时凝嘴巴一开一合,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苏填雪叫她姐姐。
  哎。
  她也不想心动的。
  可是苏填雪叫她姐姐诶。
  接下来的游泳课,时凝就跟孔雀开屏一样,围在苏填雪的身边,疯狂展示自己的游泳技能。
  下了课,同班的同学都说:“时姐,你这一招强啊。”
  时凝懵了:难道大家都看出来她的心思了?
  同学感慨:“你这是通过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来击溃苏填雪的自信心啊。”
  时凝:“......”
  滚啊!!!
  同学:“你们不愧是从小到大的死对头,看来传言没说错啊。”
  时凝:“.......”
  她真想穿回去打自己一巴掌。
  三岁时,有一个摆在眼前的老婆不知道珍惜。
  现在.......
  呵呵。
  时凝从来都是个行动派。
  在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和好感以后,她二话不说就对苏填雪展开了追求。
  比如,在化学竞赛之前给她送奶茶,结果导致苏填雪被迫提交交卷,出去上厕所。
  同学:“时姐,你这招好阴狠啊。”
  时凝:“.......”
  又比如,时凝会在两校联合运动会上,疯狂拿下金牌,然后带着一摞荣誉,把她交给苏填雪。
  同学:“时姐,你这个嘲讽太强了。”
  时凝看着苏填雪身边唯一存在着的参与奖,沉默了。
  她追个老婆有必要这么困难吗??
  夏天快结束了。
  时凝还是没老婆。
  最后一节游泳课,苏填雪换了衣服。
  她没穿保守的连体衣,换上了蓝色小碎花分体泳衣。
  黑色的长发挽起来,坐在泳池边,慢悠悠地洗着游泳镜,准备戴泳帽。
  时凝抓起身边的一块毛巾,二话不说就走过去。
  她本来是想给苏填雪盖条毛巾,好挡一挡那些可恶的男生好色的眼光。
  哪知道,脚下一滑,踩着毛巾,直直朝着苏填雪撞了过去。
  ——卧槽。
  两个人一起坠入两米深的水里。
  时凝呛到不行。
  苏填雪居然把她拖出来了。
  老师在一旁数落时凝的冒失,时凝那进了水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苏填雪她,好像会游泳啊。
  这节课结束,本来该从另外一个门走的时凝,硬是跟着进了苏填雪她们的那个门。
  她拽着苏填雪,没吭声,但是眼神里写满了执着。
  别的人都去换衣服了。
  波光粼粼透着氟气味道的泳池,只有苏填雪和时凝两个人。
  时凝本来想问,你是不是会游泳。
  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