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亦都有意见了。”
  后来,席小胭才知道,季亦是孟楚妩的发小。
  她们从很小、大约是婴孩时代就认识了,可以说是从小玩到大,直到孟楚妩十一岁时随父母去了新加坡。
  “我们叫上她不就行了!”
  “妩姐——孟楚妩,我们偶尔也可以分开一下的。”
  “我不想跟你分开啊。”……
  在教室里吃便当的几个同学听到这话,筷子都不约而同地滞住了。
  为什么有的人,交朋友能做到像在谈恋爱一样啊!
  “孟楚妩,你这个——”席小胭想发一顿脾气,但又怕再崩有教养的富家小姐人设,便忍下了。
  “我怎么?”孟楚妩故意逗她。
  “磨人的同桌!”席小胭站起来,她这是答应要去吃饭了。
  “叫你吃饭,怎么就变成我磨人了?”
  “走吧,怕了你。”
  她们离开教室,大家饭也不吃了,八卦起来。
  “她们真的只是同桌吗?反正我不信!”
  “两个女生,还能怎么样哦?”
  “女生和女生也可以恋爱啊,只是,唉,要是她们真的在恋爱,唉!——”
  “叹什么气?别倒胃口!”
  “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才会光顾我?!”……
  十月初晴朗的午间,鹭城的天空蓝得透明,空气清澈得透明,连耀眼的阳光也显得格外的透明。
  “可能,台风要来了。”席小胭说。
  她和孟楚妩都穿着校服,同样的校服,穿在她们身上,就是要比普通人要好看很多。
  “我蛮喜欢台风天的。”孟楚妩说。
  她们走在阳光下,撑着一把顶面是少女粉的遮阳伞。
  遮阳伞下的她们,虽然挨得并不是很近,但两个人的背影,看上去就像恋爱本身。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啊。”
  “喜欢总要有一个理由吧。”
  “席小胭,你答应让我做你的同桌,又热心地帮我学习,有原因吗?”
  呵,心机girl!想套路我,门都没有!!
  席小胭看了看无云的蓝天,说道,“你长得好看,这个理由可以吗?”
  “台风天的时候,可以不用出门,就——待在家里,把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那种时候,我会,特别有安全感。而且,雨越大,风越强,心里的安全感就会越踏实,很奇怪吧?”
  席小胭不假思索接道,“你这是置身于风雨之外的侥幸心理使然。”
  孟楚妩怔了下,席小胭有时候就是如此本质和犀利。
  短短的时间里,两个人好像跳过了磨合期,直接打开了亲密模式。
  她们对彼此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亲近感。
  有好几次,孟楚妩心里的“我喜欢你”已经呼之欲出,
  但想起她们不过才十六岁,“我喜欢你”这件事情,其实不明言直说更好。
  时间久了,心意自然会越来越清晰。
  有一句话说,打喷嚏和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
  那么,就算没有明言直说,孟楚妩相信,席小胭一定也会看得到她对她的喜欢——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萌芽、继而茁壮地成长的喜欢。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她们走下教学楼间的台阶,穿过小花园,转身走进大榕树的树荫下,不紧不慢地朝校门口的方向去。
  “我们班长得好看的人很多啊,也没见你让别人当你的同桌。”
  “他们都没有你好看。”
  “席小胭,我有多好看?”
  “就像,光一样。”
  “光很刺眼啊。”
  “孟楚妩,你胡说。”
  “考试这件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我没说你是故意的。”
  “可不可以不要生气了?我们去喝你喜欢的牛油果奶昔吧。”
  “……不太想喝。”
  “下次期中考,我少做几道题可不可以?”
  “没有要你让我。”
  “席小胭啊席小胭,你想想,我虽然考了第一名,但第一名是你的同桌,是在你的帮助和辅导之下才考到的第一名,换一句话说,这第一名的功劳还不是你的!”
  “孟楚妩,你胡说八道。”
  席小胭有点绷不住了,又看向蓝天。
  孟楚妩脾气超好,哄了一路,返回回学校之前,席小胭总算是好了。
  大家所担心的席小胭会因为学霸位置不保而对同桌恼羞成怒的事情仅仅持续了一个早晨,当天下午,同学们在音乐课上又见证了,孟楚妩弹钢琴,席小胭唱歌那琴瑟和谐的一幕。
  有人偷偷将这一幕录下来,发到了短视频APP上,
  惊人的播放量和转发量让孟楚妩和席小胭大火了一把,
  这年头,长得好也就罢了,学习还那么好,钢琴弹得好,歌唱得好,家庭条件更是不用说,
  实验班的一众已经快被孟楚妩和席小胭卷死了。
  而当事人对此却全然不觉,
  每天好像只要有彼此就够了。
  席小胭之前每天都想着孟楚妩什么时候会对她告白,
  因为,一个人如果总是看着你笑,所作所为都让大家觉得她喜欢你,没事天天黏着你……关键是,她还好看的不像话,脾气好得没话说,声音好听得能让人耳朵怀孕,
  会心动、会意乱情迷和会胡思乱想也是正常的吧,
  席小胭将她学习下降的原因归结于此。
  月考过后,她确定了,孟楚妩对她就是纯纯的友谊。
  也是,她就冷静下来了。
  任凭同学们再如何起哄,
  任凭陈蓝迎那个八卦精再如何能捕捉她们之间相爱的可能性的蛛丝马迹,天天说请她们快点发糖——
  席小胭已经从最初的心慌意乱中抽离,
  快速地投入到新一轮的学习中,期中考,她非要重回第一名的宝座不可,她才不要孟楚妩,让她!
  孟楚妩很快发现了席小胭的变化,她有点,慌了。
  她们走向不应该是水到渠成吗?怎么现实却,背道而驰了?!


第90章 全文完
  期中考,席小胭又竖起了学霸人设,所以心情特别好。
  同桌虽然退后了一名,但她输给的是自己,这种局面引起了席小胭的舒适。
  “喂,孟楚妩,这题你居然能选错,故意的吧?”
  前面借孟楚妩试卷看的女生手里拿着试卷忽然转回头说。
  她之所以借的是第二名的试卷,是因为,孟楚妩相对更平易近人。
  孟楚妩凑过去看了看,漫不经心笑说,“故意不至于,应该是粗心了。”
  “还有这题,连错两题,不应该!这两题我都会,十分呀,可惜了。要是这两题没出错,这次第一名还是你的。”
  “哪能这么假设!粗心犯错也是错。”孟楚妩打着哈哈。
  一旁的席小胭却听得清清楚楚,
  好啊,她故意让我的!
  数学明明就是她的强项,怎么可能会粗心错两题!
  顿时,期中考全年段第一名不香了。
  席小胭闷闷地走出了教室,
  任凭孟楚妩在后面叫她等一等也置若罔闻。
  鹭城十一月初算是入秋了,天气变得特别舒服,秋风又清爽又温柔。
  下午的课已经结束了,距最后的自习课还有几分钟时间。
  席小胭在楼道边刚站定,忽然,马尾被人弹了一下,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整个校园里,敢碰她头发的只有孟楚妩一个。
  “干嘛不理我!”孟楚妩的身影靠过来,她背对着走廊围栏,头歪向席小胭。
  距离好近,近得席小胭能闻得到对方身上清甜的气息,“走开啦,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啊?”
  “老套!”席小胭一脸嫌弃,向左边跨了一步。
  “好了好了,我错了。”
  “不懂你在说什么。”席小胭将脸别向另一边。
  孟楚妩向右跨了一步,忽地凑到席小胭耳边吹了一口气。
  怕痒的席小胭“啊”地叫出声,小拳头跟着密匝匝地捶到孟楚妩的胳膊上。
  孟楚妩缩着头嘻嘻哈哈闪躲。
  独属于十六七岁的青春气息,比午后的阳光还要明亮。
  一旁的同学们虽然不太清楚她们在闹什么,但那欢乐的模样让他们也不禁跟着笑起来。
  一会儿,自习课的上课铃声响了起来,外面的同学往教室里走,铃声停息,楼道又归于安静。
  孟楚妩准备刷题的时候发现草稿本用完了,左手肘轻轻捅了下席小胭,“草稿本借我用下。”
  席小胭一声不吭地将放在书摞上的本子递给了她。
  教室里很安静,大家都在自觉地写作业。
  席小胭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人,她暗暗下决心雪耻,所以,孟楚妩在草稿本上对她说:“放学后请你吃哈根达斯!”
  她快速而冷漠在句子的下面写了两个字,“没空。”
  后面任凭孟楚妩再写什么,席小胭就都不理会了。
  直到自习课临下课前的几分钟,孟楚妩将草稿本还回来。
  余光瞄到新开页上隐约有画,席小胭抬眸一看,好家伙,孟楚妩画的是她气呼呼地鼓着双颊将脸别开的模样,别说,真的特别传神;
  一旁是哭唧唧说“胭胭不理我,生活真悲伤”的孟楚妩自画像。
  “就没见你悲伤。”席小胭对着画脱口而出。
  “泪水都被吞进肚子里了,哪能看得见啊。”孟楚妩的声音很小。
  席小胭侧首,看到孟楚妩装出一脸的委屈,瞬间被她滑稽的表情逗笑了。
  她不懂为什么,对她就是特别容易心软。
  本来,她对她故意放水的行为是非常不齿的,
  但她就是看不得她委屈巴巴的样子。
  “去啦去啦,哈根达斯!”孟楚妩唇语说着。
  拒绝的话在舌尖滚了几次,席小胭终是咽下了。
  她不置可否。
  孟楚妩就当她答应了。
  没多会儿,下自习的铃声响起来。
  放学时分的教室一下子就变空了。
  席小胭不太喜欢人挤人,孟楚妩总陪她留到人潮远去。
  “喂,你干什么要这样——”席小胭将垂下的发丝熟练地挽到耳后,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
  孟楚妩看着她耳垂上的那颗红痣,若有所思。
  回过神,忙问,“我怎么了?”
  “走啦,不是要去吃冰淇淋吗?”席小胭抓起书包站起来。
  孟楚妩也站起身,拉出课桌里的书包。
  她们一前一后,离开了教室……
  十一月的月考,席小胭依旧是第一名。
  她的学霸人设早已深入人心,大家对她考第一名习以为常。
  但席小胭却隐隐觉得,孟楚妩又在给她放水。
  考试之前她就警告过她,“要是这次你再那样,我就——”
  “怎么样啊?”
  “跟你绝交三天!”
  “我真不是那种人了。”
  月考的试卷每发下来一份,席小胭都要抢过孟楚妩的试卷,细细地检查错题,
  最终她发现这一次孟楚妩的作文写偏了,分数低得离谱。
  “你是不是故意偏题?!”
  面对席小胭质问的语气和凶巴巴的表情,
  孟楚妩有点哭笑不得,“我语文没有那么好。”
  四周的同学都惊了,这种话和事实有点不符啊,
  因为这个转学生,语数英、物生化,以及音体美,就没有她不擅长的,
  想起上次她弹的钢琴,连音乐老师都要惊呆呢;
  体育课上老师见她打过排球之后,一直希望她能加入校排球队;
  而她会画画这件事,教室后面得了一等奖的黑板报框架就是她设计的……
  席小胭看了她的作文,实在找不出破绽,最终也就无话可说了。
  “席小胭,我说你这人吧——”
  “怎么?!”
  “疑心病真的有点重啊。”
  孟楚妩这样说,也是有根据的。
  她们约好了一起好好学习、不谈恋爱已经是实验班众所周知的事情。
  偏偏有一个学弟,自从在课间操时见过孟楚妩一次之后就迷上了她,特别特别迷恋,各种花式表白,程度之声势浩大,好几次甚至惊动了校领导,即便被严重警告,他还是会风雨无阻地、一有时间就跑到实验班的窗外,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即便不能在一起,能见孟楚妩他也心满意足了。
  孟楚妩见无法劝退学弟,就对他说了一句,“只要别妨碍到我,随你。”
  当时席小胭也在,后来,她总是针对孟楚妩的这句话,或说她拒绝别人不彻底;或说她不谈恋爱的决心不坚定;或说那学弟长得不差、姐弟恋挺好的云云……
  “哼!”
  “你要怎么样才会相信我?”
  不远处,陈蓝迎看到她们的互动又不禁咬拳头了,她还非要拉池清一起看。
  “没空。”池清头也不抬。
  “呜呜呜……她们比百合漫好嗑多了,好想见证她们在一起哦!”
  陈蓝迎差不多算是一语成谶了,
  十二月中旬起,文艺委员开始为校元旦晚会的班级节目发愁,她动员了好几次,都没有人主动报名。
  实验班的同学对文艺活动一直都不怎么积极,文艺委员不得不站到讲台上说,“考验大家班级荣誉感的关键时刻到了,现在让我们看一看,最爱我们实验班的小可爱到底会是谁呢?”这次要是再没有人报名,她打算用抽签。
  文艺委员话音一落,
  全班三四十双眼睛几乎又齐刷刷地看向席小胭和孟楚妩。
  不久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