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想捏一捏。
  要是早知道转学可以遇见这么萌软的妹妹,孟楚妩都不用父母苦口婆心做心理工作,而早在开学时就来报道了。
  “这么说,你喜欢当姐姐呀?”
  “是你自己主动叫我姐姐的好么!”
  “我——”席小胭张口结舌。
  话是没错,但刚刚是言不由衷呀!
  她怎么可能会没来由地叫新同桌姐姐?啊,要是被同学们听到,她高冷的人设岂不是要崩到万丈深渊底下了?!席小胭啊席小胭,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
  “刚才不小心叫错了。”她试图挽尊,却越描越黑。
  “我比你大好几个月,妹妹不如将错就错吧。”
  “不要吧,同学们听到要误会的。”
  “叫姐姐又能有什么误会呢?”
  “不要吧,我也不缺姐姐的。”
  “席小胭,我不管。你不准对我始乱终弃。”
  “孟楚妩,始乱终弃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好么!”
  “我—不—管!”
  “我—不—叫!”
  “席小胭,早晚会让你叫我姐姐的。”
  “孟楚妩,既然你听说我有特权,应该也听说了我有保镖吧?!”
  席小胭说完,都觉得自己好像在撒娇了。
  这种话不只没有威慑力,反而还在无形中急遽地将她们的距离拉近。
  唉!自己的人设真是崩盘了。
  “你总不能让你的保镖对你的第一任同桌兼姐姐出手吧!”
  席小胭无语死了,
  对方似乎已经开始以姐姐的身份吃定她了。
  唉,好烦!孟楚妩果然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高冷人设呀。
  关键是,席小胭也没想要与她为难,这时候颇有点半推半就的感觉了。
  两个人继续站在教学楼廊下,都没有要挪步离开的意思。
  她们并不是在等雨停,
  而是,都莫名地不想回家,莫名地舍不得就此分开。
  相见恨晚这种情绪牢牢地盘踞在两个人的心头,她们的视线时不时地交汇,虽然大多时候也只是相视轻轻地笑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却不约而同地有一种交流了很多的感觉。
  席小胭第一次这样对一个人依依不舍;
  孟楚妩第一次这样对一个人难舍难分。
  所以,所以——
  席小胭的脸又不禁一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咯?
  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对一个人第二次产生了跌进恋爱里的感觉,
  一见钟情也不能这么迅猛的呀!
  诶呀,真烦,孟楚妩对我是什么感觉呀?
  总是对我笑,还很自来熟,难不成,她也跌进恋爱里了吗?
  她总明目张胆地看我,这不就是,跌进恋爱里了!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原地追我啊?
  虽然说校规禁止未成年人恋爱,可是——
  追自己的未成年人也有一大把呀!所以,孟楚妩会追我吗?
  真该死,雨天天黑来得总是更早一点,还没到六点半,天色已经漫起浓浓的昏色。
  “这雨好像一时半刻不会停哦!”席小胭看向湿漉漉的水泥地。
  地面已经积起小水潭,雨滴打开的一圈圈水波相交互挤,就像她心里这一刻莫名地混乱的思绪。
  “着急回家吗?”孟楚妩穿着白鞋,她的右脚尖在地上没有所以地划了划。
  漫不经心的语气,无关紧要的问题,
  就像眼前淅沥沥的小雨般,浇到了席小胭的心底,激起了一圈圈的水波。
  很快,又失去了痕迹。
  “不着急,反正我们走读生又不用上晚自习。”
  “那——陪姐姐看一会儿雨吧。”孟楚妩说完,又侧首看向席小胭。
  浑然不觉暗下来的天色。
  “雨有什么好看的?”
  席小胭不是不解风情,只是,她的心太乱。
  她高傲的自尊也不允许她对一个认识还不到一天的人有求必应。
  尽管她很想跟她一起无所事事地看雨,无所事事地继续站在一起。
  “席小胭——”
  “怎么?”
  “回去吧。”
  “雨还没停,你怎么回去?”
  “我家很近,走路十分钟就到。”孟楚妩说完,先冲进雨里。
  意识到席小胭没跟上,她猛地停住,回过头冲她喊,“席小胭,快呀,再等下去天都要黑了。”
  她的声音,在昏黑的天色里,显得格外明亮。
  听着有一种让人不由一阵心动的感染力。
  席小胭刚想跟上去,又想起了什么。
  “妩姐姐,等一等——”
  说不要叫人家姐姐,结果叫得比谁都自然。
  站在小雨里的孟楚妩愣了下,回过神不禁又笑了。
  细细的雨丝很快就打湿了她那张无比迷人的笑脸。
  席小胭低下头,从书包里拿出一把杏黄色的雨伞,熟稔地撑开,然后冲向孟楚妩。
  直到雨伞撑到头顶,孟楚妩才发觉脸被淋湿了,“不是说没带伞吗?”
  席小胭冲她微微尴尬地笑了笑,“忘记了。”
  “我来。”孟楚妩接过她的伞,她更高一些,撑起来更顺手。
  “等一等,擦一下。”席小胭从校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递过去。
  孟楚妩身子明显地僵了下,最终,伸手接那块白手帕时,两个人的手不经意地轻轻触了一下。
  很短暂,却明晃晃地产生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链接,
  那过电的微麻感觉,瞬间将两颗心里的昏昧和黯淡扫去,在伞下这一块小小的昏黄中,有一种异样的温柔将她们紧紧攫住。
  “你的手帕好软啊。”孟楚妩的声音有点僵,眼神也是,有点僵。
  手帕刚刚放到额头上,她擦拭的动作顿时也僵住了。
  那清爽得仿佛春天般的气息,迅速地、最大限度地唤醒了她心底的温柔。
  席小胭躲开了她温柔的目光,“快擦啦,你的脸都是雨水哦。”
  “啊,好!”孟楚妩胡乱地抹了几下。
  然后,两个人朝校门的方向走去。
  沉默的那段路,
  两个人都在回想着刚刚那不经意的触碰,
  微小的火花,一路上都在她们的心里不断燃烧——
  为压住剧烈地起伏的心跳,席小胭打破了沉默——
  “你把我送到校门口旁边的停车场就好,司机应该已经在那儿等我。”
  “席小胭,你家到底多有钱啊?”
  “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忽然问这个呀?”
  “又有保镖,又有司机的——”
  “其实保镖是大家以讹传讹,罗枇姐妹是我家司机的女儿,她们也是寄宿生,不过偶尔保护我——”
  “靠近一点,你的肩膀淋到了。”孟楚妩说着,不禁将伞往席小胭那边倾斜。
  夏天校服的衣料很薄,两个人的胳膊肘时不时地碰到,那更加清晰的触感在席小胭的身上又激起一阵阵低伏的电流,不至于让人不舒服,却足够让她更加心慌意乱。
  杏黄色雨伞下这一格小小的、干燥的空间,好像将孟楚妩身上那种果香气全笼住了,温暖的气息扰得席小胭小鹿乱撞,心头仿佛有几百只斑斓的蝴蝶在煽翅纷飞,她哪里还顾得上小雨洒到肩头——
  再靠近她就要彻底崩了!席小胭被这种强烈而清晰的感受吓到了,她忽地滞住脚步,待孟楚妩一停下来的时候,她一个箭步冲到了雨里,跑了五六米才回过头大声说,“孟楚妩雨伞你打吧,明天见咯!”
  也不等对方回应,她说完就转身向停车场那边飞奔去了。
  少女白色的身影在这黄昏的小雨中就像一抹明媚的春色,重重地、清晰地定格到孟楚妩的脑海中。
  ……
  在席小胭的帮助下,加上,大家对于长得好看的同学总是更友好,孟楚妩没多久就融入了实验班。
  虽然是国际学校,但老师们对课业依然抓得很紧。
  实验班都是准备参加高考的,那些打算留学的都被分到了留学班。
  席小胭很担心孟楚妩适应不了这种高强度的学习,尤其是,高二的第一次月考马上就要到了,虽然这里不存在按分数分班、排座位的情况,但如果同桌成绩吊车尾的话,席小胭觉得面子上会挂不住。
  于是,这段时间,她觉得肩头的担子格外的重!
  学霸的同桌只能是学霸,这是席小胭心里对孟楚妩这个同桌的唯一要求。
  “老师们讲的,你都听得懂吗?”她总是殷殷关切地问。
  “听得懂。”
  “你的英语我自然是不担心拉,数理化,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席小胭觉得,孟楚妩不是见外就是害羞。
  月考越来越近,大家都在努力暗暗较劲。
  课余时间,好多人都在群里热心地@孟楚妩,让她需要什么帮助千万别客气。
  孟楚妩一一应了,说不会客气。
  大家在忙着刷题的时候,席小胭见她居然还在悠闲地望着自己发笑,心里就非常着急。
  “孟楚妩,你刚刚从新加坡回来可能没概念,即便是我们这样的学校,考完试也是要公布分数和排名的呢!”
  “公布就公布啊。”
  看她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席小胭心想,孟楚妩这是打算躺平了吗?
  “你之前,学习怎么样?”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很多次。
  “还行。”每次,孟楚妩都是这样回答。
  这个总是担心自己成绩的同桌,让她暗暗好笑。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让谁为她这样担心过呢。“席小胭,我想考前突袭一下,这个周末你能不能帮我复习华语。”
  “你是说语文吗?”
  “啊对,语文。”
  “好的呀好的呀!”
  席小胭实在过于担心同桌的成绩,早已忘了经营高冷人设。
  不远处的陈蓝迎碰巧看到她跟孟楚妩的互动,激动得咬拳头,发出“呜呜呜”的呜咽。
  不只是她,大家都发现了,席小胭对这个新来的转学生确实有点上头。
  因为孟楚妩,从来不去学生食堂的席小胭去了;
  因为孟楚妩,体育课从来都是请假的席小胭开始打排球了;
  因为孟楚妩,从不跟谁一起去卫生间的席小胭也开始跟女生们一起去卫生间了……
  因为孟楚妩的到来,实验班更是名声大噪,
  每天往实验班跑的男生更多了,
  好在,大家暗中担心的席小胭会跟孟楚妩闹掰这事情并没有发生,
  相反,她们两个可以说是好成一对亲姐妹了,
  面对旗鼓相当的追求者,她们不只保持着“不谈恋爱”的相同步调,同时,她们每天都黏在一起,干什么都是一起,交作业一起;课间操一起;音乐课一起;体育课一起;实验课一起;计算机课也一起;放学也是,天天一起离开教室……
  好一对同桌!
  “妩姐姐”和“胭胭”的这样的称谓,一开始大家都觉得她们太像在搞对象了,但经过陈蓝迎多方位的观察和旁敲侧击,证实了她们只是纯洁的姐妹情谊。
  很快,月底考试就到了,
  跟着,十一期间放了三天假。
  一收假,大家最关心的事情就是月考的成绩了。
  从来不会挤在人群中看成绩的席小胭见班长拿回成绩表,第一个冲了过去,吓得大家忘了动作。
  接着,只见席小胭对着手中的成绩表石化了。
  直到这时,大家才纷纷围过去。
  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
  大家一直想要帮助的转学生孟楚妩不只考了班级第一,还是全年段第一。
  席小胭垮着小脸,绕过人群回到了座位。
  “席小胭,没考好啊?”
  席小胭回过神,才想起刚才只顾着看孟楚妩的成绩,却忘了看自己的。
  她看向孟楚妩,幽怨地说,“孟楚妩,你学习原来这么好的哦!”哼,超生气!!
  “那都是你的功劳啊,考前整整一个周末都在帮我复习。”
  “真讨厌,我不理你了!”
  席小胭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一样,白白为她担心了那么久。
  她埋头趴到书桌上,任凭孟楚妩怎么摇她都不理会。
  很快,同学们纷纷来向考了年段第一的她道贺,孟楚妩才知道席小胭为什么生气了。
  等同学们散开,她凑到席小胭耳边说,“第一次考,我也没把握啊,这不能怪我。”
  席小胭也不是生气,就是有一种“小丑竟是我自己”的尴尬。尬死人算了。
  上完早晨的课,她才缓过来一些。
  中午,大多人都去食堂午餐了。
  教室里只剩下中午不想回家的几个走读生,其中包括孟楚妩和席小胭。
  “中午吃什么?”孟楚妩说,“我请客。”
  “没心情吃饭哦!”席小胭这次才考了第三名,心情着实有点低落。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学霸自居的。
  没想到,高冷人设算是早崩了;学霸人设,居然这么快也彻底崩了。
  这个孟楚妩,真的好讨厌啊。扮猪吃老虎的人最讨厌了。
  而且,她家该不会是比我家更有钱吧?
  孟楚妩一来,好像自己都没有以前那么受欢迎了呢!
  唉,谁让孟楚妩更随和呢!
  席小胭越想越气,越气就越不想理孟楚妩。
  “那——”本已经站起来的孟楚妩又坐下,“我陪你。”
  “什么叫你陪我?”这种话,席小胭听着就来气。
  “一起挨饿啊。”孟楚妩将她的小表情看在眼里。
  “不用了,你去吃饭吧。你天天跟我在一起,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