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看向游泳池清汪汪的水面,那定睛一动不动的模样显得有点老成。
  倏尔,她侧首看向孟楚妩,“妈妈,要是我和妈咪同时掉进水里,你会先救我还是救妈咪呀?”
  呵,这么老套!
  孟楚妩阴险一笑,小家伙一定在不高兴她刚刚不赞同她埋怨席小胭慢吞吞。
  所以,到底是谁教她改编这道婆媳间的经典题?
  “孟孟觉得,妈妈该先救谁啊?”
  “我咯!”她跟席小胭一样,对于想要的是绝不会拐弯抹角的。
  “怎么办呢?妈妈想先救老婆啊!”
  “妈妈是不是忘记了,妈咪游泳很厉害的。”
  “妈妈也记得,孟孟游泳也很棒啊。”
  “哼!”小可爱更加不爽了,但她绝不会轻易认输,于是立即打开连环攻击模式,“我再问妈妈,在妈妈眼里,真的就只有老婆吗?我这个可爱的女儿,在妈妈眼中,一点都不重要吗?我这么小,妈妈为什么不先救我?我可是妈妈和妈咪的宝贝呀,我要妈妈先救我!”
  听,你再听,这架势可真是能把人逼到死角啊!
  趁席小胭不在,孟楚妩决定给小家伙上一节社会毒打课,“在妈妈眼里当然不只有老婆,也有孟孟啊,不过呢,你要记住哦,在妈妈眼里,老婆排第一,女儿排第二,妈妈和妈咪的宝贝虽然重要,但妈咪对妈妈来说更重要啊;孟孟虽然小,但是,你游泳比赛不是拿过第一名么!你掉进水里,一定可以自己游出来对不对?”
  “我——”小可爱的嘴巴嘟得可以挂油瓶了。
  总是比不过席小胭,她都快要气死了。
  “如果妈妈这么不爱我,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哦?”
  孟楚妩哭笑不得,这小家伙跟她杠上了,“妈妈们把你生下来,就是因为爱你啊。可现在你已经是个懂事的小朋友,懂事的小朋友,就要独立,就要自己爱自己,掉进水里就要自己游出来。还要爱妈妈们,听妈妈们的话——”
  “哼!”席相濡气成了河豚,她才不要听这种大道理。“我要离家出走!”
  “你想让你妈咪哭瞎,你就离家出走吧!”
  “她才不会哭,你也不会哭,你们只会要老婆,不要我,把我忘记!”
  小家伙开始眼泪攻击了,孟楚妩只得投降,“来,妈妈抱一抱!如果孟孟和妈咪掉进水里,妈妈一手救一个,你觉得怎么样啊?”
  “妈妈不要骗我!”小家伙吸了下鼻子,破涕为笑投进孟楚妩的怀里。“妈妈——今晚我要睡在妈咪和妈妈的中间!”
  “孟孟已经长大了,懂事的小朋友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
  “妈妈要是不答应,我就离家出走,去找外公和外婆,还有大姨和季姑姑。我好累,不能和妈妈妈咪睡,我就不要再做你们的女儿——”
  孟楚妩怕了,人小鬼大,要挟起人来一套一套的,“那,只能睡一晚。”
  “妈妈不能在我睡着之后把我抱回我房间。”
  “好。”
  “拉钩!”
  席小胭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席相濡和孟楚妩拉钩。
  小家伙见她终于来了,忙甩开孟楚妩的手,朝她飞奔过去,“妈咪,妈妈真的好讨厌压!我决定,从今天起要最喜欢你。”
  “席相濡,做人不能三心二意哦!”席小胭虽然不知道女儿跟孟楚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看得出来,小家伙刚刚一定吃了瘪。
  “妈咪,我问你——”小家伙牵着席小胭往遮阳伞下走,“如果我和妈妈同时掉进水里,妈咪会先救我还是救妈妈?”
  孟楚妩听着妻女的声音,内心盈满了幸福。
  她没想到,她的生活可以这样顺遂、这样幸福。
  雅典娜离开已经快九年,这段时间里,孟楚妩手心的光标一直是健康的绿色。
  如果可以,她多想将眼前的这一幕录下来,发给小猫咪看一看,她现在的生活有多美好。当年,幸好选择了跟妖娆的小猫咪合作——
  “妩姐姐在想什么?”
  席小胭三两下就把心机girl席相濡打发了,在孟楚妩身旁坐下来。
  孟楚妩回过神侧首一看,只见席相濡已经跑到草地上追蝴蝶去了。
  她收回目光,看向席小胭,“忽然想起雅典娜!”
  “那只小猫咪呀!”
  “是啊。”
  “多亏她,我和妩姐姐才安然地活到现在。”
  “确实可以这么说。”
  “不知道小猫咪现在在哪里?!”
  “愿她安好。”
  现在,孟楚妩已经不会主动召唤雅典娜了。
  因为召唤也很难召唤到,小猫咪估计在忙着穿梭于别的世界……
  夜晚,席相濡果然跑到了孟楚妩和席小胭的房间,任追进来的晁枝怎么哄都不走。
  “晁姨,今晚让她跟我们睡好了。”孟楚妩说。
  “姨奶奶,你快去睡哦!”小家伙听到孟楚妩发话犹不放心。
  “晁姨,辛苦啦,晚安。”席小胭说。她们忙的时候,席相濡大多时候是晁枝带。
  晁枝看了看她们一家三口,淡淡地笑了笑。“我能拍几张照片吗?”
  “拍吧。”孟楚妩将席相濡抱到床上。
  席小胭也爬上去。
  小家伙坐在母亲们中间,被她们环抱,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
  晁枝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然后转身离开。
  “妩姐姐,晁姨是不是给你母亲拍的?”
  “应该是。”孟楚妩点点头。
  小家伙抬起头看向孟楚妩,“妈妈,你母亲是谁啊?”
  也不怪她不知道,影后母亲之前总说等孟楚妩和席小胭的小孩出生会回来,但也止于说要回来,从没兑现过。
  孟楚妩对此并没什么怨言,毕竟,影后母亲对她而言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
  “妈妈的母亲,就是妈妈的妈妈,孟孟的奶奶呀!”席小胭代答道。
  “妈妈的妈妈,为什么不跟妈妈在一起?就像妈妈、妈咪跟孟孟这样,生活在一起。”
  “今天妈妈不是跟你说了吗?在妈妈心里,老婆第一,女儿第二。奶奶也是这样,她为了她的爱人,离开了女儿。”
  席小胭给孟楚妩递了一个“你什么时候跟她说这种话”的眼神。
  孟楚妩只笑了笑,然后低下头给小家伙解她头上的橡皮筋。
  “妈咪,在你心里,也是你老婆第一,我第二吗?妈咪能不能给让我第一呀?”
  席小胭捏了捏女儿的小脸,“不能。妈妈说得对,老婆第一,女儿第二。”
  “好吧。”小家伙受伤了一次又一次,终于接受了现实,“明天我去找一个老婆,妈妈妈咪,我累了,我给你们第一名,你们却只给我第二名。”
  说完,她生无可恋地躺下去。
  “她到底像谁?”
  “当然像胭胭。”
  孟楚妩和席小胭也躺下去,中间隔着她们的小棉袄。
  小家伙挨着枕头,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孟楚妩手肘支在枕头上,手托着脸,给席相濡盖好了薄被。
  然后看向席小胭。
  不知不觉,她们已经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
  “妩姐姐在想什么哦?”
  席小胭侧身,微微昂首,对上孟楚妩的俯视。
  “想胭胭。”
  “我也想姐姐。”
  “你之前不是问什么时候要第二个宝宝吗?”
  “妩姐姐难道想现在——”席小胭不自觉地压低声音
  孟楚妩摇摇头,她想起席小胭分娩时所受的苦,说道,“现在想想,有孟孟一个足够了,我们把给准备给第二个宝宝的爱,都给孟孟,胭胭觉得怎么样?”
  “其实,我还蛮想再要一个宝宝的。”席小胭说。
  她事业心没有那么重,画画基本停留在爱好层面。
  不过这些年,她的作品还是得到了业界的认可,有不少作品被美术馆和收藏家买走。
  “那,顺其自然吧。”
  “好的哦。”
  “和胭胭在一起,这些年姐姐非常幸福。”
  “妩姐姐,我也很幸福。比姐姐还要幸福。”
  “看吧,孟孟像你!”
  席小胭知道孟楚妩在说她们爱攀比,忍不住噗嗤一笑,“可我真觉得比姐姐要幸福呀!”
  “席小胭,谢谢你。”
  “妩姐姐,我谢谢你更多。”
  “我爱你。”
  “我爱你,更多。”
  孟楚妩看着席小胭,躺了下去。
  她们的手自然而然地牵在一起,轻轻地搭在睡熟的女儿的身上。
  夜渐渐深沉。
  她们的幸福将延续……
  作者有话说:
  谢谢“掠星照野”投火箭炮支持
  谢谢“话少人在”投雷支持
  谢谢你们陪伴和支持到现在,很开心
  么么么哒哒
  感谢“尘”灌溉营养液+40
  感谢“南风知我意”灌溉营养液+10+10
  谢谢大可爱们支持啵啵啵啾
  本文主线到这个番外就全部结束啦
  最后还有一个if线番外,
  就是平行世界校园篇,到时候大家的年龄都会设定成一样,
  感兴趣的欢迎继续阅读哦


第88章
  高二上学期开学第三个礼拜一的早自习,实验班的班主任晁枝身后跟着一个高高的女生,她们一前一后走上讲台。
  但凡是抬起头看见这一幕的同学,心里基本都忍不住,“草!仙女啊!!”
  这女生也太漂亮了吧。
  她多像早晨的阳光啊,这个阴天的早晨仿佛都被她照晴了。
  晁枝叩了叩讲桌,大家安静下来,她说,“我们,欢迎新同学。”
  大家的热烈掌声终于将席小胭从书本里拉了出来,她抬起头向讲台上看去。
  “这面孔好熟悉,我一定在哪里见过她!”
  这样的念头刚从席小胭的脑海里闪过,跟着,讲台上的女生像是感应到了她的意念,那仿佛带星的目光越过大家,精准地落到了她的身上。
  好不容易,掌声息落了。
  晁枝又说,“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孟楚妩。”
  大家都注意到了,她是看着席小胭说的。
  那声音多好听啊,光是听到她这把清亮悦耳的嗓音,就能让人忘记高中繁重的课业、开心上一整天了。
  不过,见她初来乍到竟然这样冒冒失失地对着席小胭笑,每个人都不禁暗暗叹气,“新来的仙女,终究是错付了!”
  席小胭何许人——
  灵鹭中学最难攀摘的高岭之花!美是真的美,冷也是真的高冷!
  高一时,在全国中学生演讲比赛中,她虽然只获得二等奖,却因为美貌红遍网络,灵鹭中学也因为她一并火了。
  那次比赛之后,追她的人都能从校内排到校门外了。
  而校门外还有一大堆其他学校的,能从校门口排到地铁站那边。
  任他是校草、校霸或学霸,任他是富几代、官几代或星几代,
  席小胭都没有多看一眼,一概以“不谈恋爱”冷然拒绝。
  不知有多少爱情的种子因为她而萌芽,也不知道有多少刚刚萌芽的爱情枯萎在对她莽莽撞撞的表白中,
  高二实验班的同学们已经见识过太多因为席小胭的高冷而发生的爱□□故,
  所以,见到新来的仙女居然对他们的最高龄之花报以热情的笑容时,虽然她的笑容就像云霞般灿然,但每个人还是不禁倒吸好几口凉气,
  回过神,大家都随着新来的同学将目光齐刷刷地转向席小胭。
  就在这时,班主任晁枝又说了一句爆炸性的话,“席小胭,能让新同学做你同桌吗?”
  请注意哦,班主任用的是询问的语气。
  这就表明,席小胭来头很大。
  她是全班唯一座位固定且拥有两个座位的学生。
  而现在,教室的后面还有三四个空位。
  大家都等着这朵周遭都是“生人勿近”气息的娇花拒绝他们的班主任。
  因为,之前并不是没有人尝试过跟她同桌,结局无一例外,全都是悲剧。
  “好呀!”
  席小胭的回答让大家以为一大早就幻听了;
  关键是,她还笑了,大家明明都看到她笑了,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幻觉了,
  要知道,席小胭在教室里笑,那起码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
  短短几分钟时间里,大家的心脏就像被放到过山车上一般。
  每个人都因为班里又来了一个大美女高兴不已,但又暗暗担心,一山不容二美。
  要知道,在孟楚妩出现之前,席小胭是校花的不二人选。
  现在对比之下,新来的仙女则更耀眼、更迷人,看上去也美得更真实。
  大家对席小胭反常地将身旁的座位让给孟楚妩的行为都是唱衰的,她们迟早要闹掰。
  “孟楚妩同学刚来,大家要多帮助她熟悉新环境。”晁枝的话打断了同学们颇为的复杂的思绪。
  “好!”大家回答得格外干脆响亮。
  孟楚妩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神态自若地走到席小胭的身边。
  她那美丽的眼睛始终笑意盈盈,那轻快的脚步,就好像正在走向自己的幸福一样。
  他们的高岭之花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她从没有给过任何人这么长时间的目光。
  反正吧,大家都见证了,她俩的目光对上之后就没再分开,
  那什么——
  大家不约而同、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她们一定是久别重逢了!
  “继续自习吧。”晁枝来去匆匆。
  可大家哪还有心思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