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的主题是《恋爱了》,但十号那天,跟季亦在春鹭体育场那场泥石流一般的约会结束之后,虽然那天下午——季亦也有带她去看菊花展,
  在花姿百态的菊花旁边,季亦告诉她,她的人生其实很简单,除了工作,闲暇的时候就喜欢做/爱;喜欢逛公园、去超市;喜欢去体育场锻炼、去图书馆看书;天气好的时候喜欢听钢琴曲、喜欢看蓝天和白云……
  说完她的爱好,她又淡淡地说,“席小荷,我就是这样一个没有什么高雅格调的人,估计我的人生都会在这样的平淡中度过。”
  其实季亦故意将她生活中的平淡夸大了,好掩盖住她工作里的黑暗和险恶。
  对于一个刑侦科的警察来说,那样的平淡恰恰是最弥足珍贵的。
  而那样平淡的人生,和席小荷的期待是有出入的。
  她热爱风光,正努力朝着成为一个蜚声国际的钢琴家的方向努力着。
  最近她正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如果她接受的话,势必就会和季亦那种安于平淡的愿景背道而驰了。
  席小荷对季亦狂热的爱第一次碰壁现实。
  那天夜晚,她们依然合拍,依然狂热,也依然放纵到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流干最后一滴热汗,直到无法动弹——
  凶狠得好像是分手泡。
  来之后,她将原本为了季亦而开的演奏会的主题悄悄地改了,改成了《启程吧》。
  她的二十五岁在九月份才翻篇,二十六岁才刚刚开启。
  就像官教授告诫她的那样,如果耽溺爱情,那么,她就是在辜负她苦苦弹了十几年的钢琴。
  但意外的是,就在席小荷准备按下她的热恋,准备奔赴前程的时候,
  季亦对她告白了。
  演奏会那天,她坐在嘉宾席上,穿着黑色晚礼服,头发烫了半卷,披散在肩头,气质显得格外出众。
  当然,席小胭和孟楚妩也在场,她们见证了季亦的这一场告白。
  演奏会结束之后,观众尽数立场,席小荷也已经退到了幕后。
  一会儿,席小胭走进来,对她说,“姐,季亦姐问能不能请你单独为她弹奏一曲?”
  “可以啊!”席小荷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臭女人,她干嘛不自己跟我说?”她起身折回舞台。
  也不知什么时候,钢琴的四周围满了鲜花,心型排列的蜡烛摇曳着,挺拔的季亦就站在钢琴旁边默默地注视着对舞台上这一幕呆住的席小荷。
  良久,回过神的席小荷走近,她失控地问道,“季亦,你这是打算跟我求婚吗?”
  台下座位上的孟楚妩和席小胭一阵绝望,这女人还真是没有分寸感。
  还好季亦深谙她的脾性,也不以为意,反而淡然笑了,这才是席小荷最真实的反应。
  “那倒没有,”她说,“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很正式地跟你表白过,我也不太擅长说好听的话,这一切——”
  季亦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看向舞台下,“是孟楚妩和席小胭帮忙准备的。”
  “我就知道,一定是席小胭那个讨厌鬼的主意。”席小荷也看向台下。
  整个音乐厅额观众席上只剩下孟楚妩和席小胭。
  席小胭见她们看下来,便举高左手,开心地挥了挥。
  “席小荷,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季亦,你不应该让我等这么久的!”
  席小荷一语双关。
  显然,是偏向于拒绝更多。
  但是,季亦和孟楚妩都没发现。
  她们都以为,席小荷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只有席小胭听出了端倪,以她姐热烈的性格,如果是接受的话,她应该已经高兴得跳到季亦的身上大声地说好了。
  但她没有。
  不出所料,爱情和事业之间,席小荷选择了后者。
  她亲自粉碎了了她的恋爱脑。
  后来,席小荷准备到处巡演之前,
  知道季亦风流,所以,她也没有奢望季亦会等着她。
  巡演首站出发之前,席小荷对季亦说,“我要离开鹭城好一段时间。季亦,如果你想要跟别的女人玩,那么我们的关系就自动结束。”
  “席小荷,你想要跟别的女人玩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席小荷顿了顿,“怕你寂寞的时候,我没在你身边。”
  “你想让我等你吗?”
  “我想。你愿意等我吗?”
  “对我说,你想让我等你。”
  “季亦,等我回来。”
  “嗯。等你。”……
  三年之后,席小荷巡演结束,她得偿所愿,成了声名远播的钢琴演奏家。
  回到鹭城之后,季亦、孟楚妩和席小胭一起去机场接她。
  三年里,大家都变了很多。
  季亦成了鹭城刑事侦查局史上最年轻的副局长;
  孟楚妩又演了几部电影,如今她依然是娱乐圈中的顶流。在这期间,她又封了一次影后,成绩追平她的母亲;
  而席小胭,她研究生已经毕业了,最近正在准备第一场个展。
  离开机场,在回家的路上,孟楚妩调侃了一句,“席大小姐,我们的季警官为了你寡居了三年,你说该怎么办吧?这次回来,你得好好表现一下。”
  “放心,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好好补偿她!”
  席小荷的心情特别好。
  其实这三年,她们也不是从来没见。
  季亦休假的时候,她会跑去席小荷巡演的城市;
  席小荷在巡演的间隙,如果季亦不忙,她会匆匆飞回鹭城,隔天又早早离开……
  “姐,你没发现季亦姐瘦了吗?”
  “哦,确实瘦了。”席小荷伸手摸了摸正在开车的季亦的左脸。
  “席小荷,以后跟我住吧?”季亦说。
  “哇哦!”孟楚妩和席小胭惊得异口同声,三年的婚姻生活,她们变得越来越同步。
  “答案当然是,好的!”这一次,席小荷有了分寸感。她知道,她们还没有走到结婚的那一步,但是,她对此充满了信心。
  “妩姐姐,让我们为她们的爱情鼓掌哦!”
  车的后座上响起孟楚妩和席小胭的掌声。
  掌声落下之后,席小胭见她姐不停地看着季亦,一直看、一直看,不停看。
  车里静悄悄的,于是她不禁唱起了小时候姑奶奶常常唱给她听的那首歌谣——
  “你看我,我看你,看一天,不会累;白天看,晚上看,一直看,看到老。
  “你看我,我看你,看一年,不会累;春天看,秋天看,一直看,看一生……”
  作者有话说:
  席小荷VS季亦完
  明天孟席CP继续
  准备生小宝宝啦
  各位大可爱们周末愉快啦啦啦


第86章
  孟楚妩和席小胭准备在家里给席小荷接风洗尘。
  席小荷却说,“现在,我只想让季亦给我接风洗尘!”
  下一秒,季亦把车停到路边,转回身看向后座的发小妻妻说道,“对不住了——”她脸上写着大大的“下车吧”三个字。
  “季亦,你不会来真的吧!——”孟楚妩没想到她会有被便宜发小这么对待的一天。
  “会。”季亦毫不犹豫地赶人。
  “妩姐姐,我们还是不要耽误她们了。”席小胭左手拉住孟楚妩,右手打开了车门。
  “季亦,干得好!”席小荷赞道。
  “这话,你留到待会儿再说不迟。”
  重色轻友,现世报呀!孟楚妩皱眉道,“季警官啊,从机场到这儿你已经开了一路的车,在我和我亲爱的下车前,你能不能再稍微克制一下?”
  “不能!”季亦始终面无表情。
  席小荷又嘚瑟道,“女人,干得好!”
  右脚已经跨出去的席小胭听不下去了,回头说道:“妩姐姐,她们眼巴巴盼了这么长时间,久旱逢甘霖,我们体谅一下吧。”
  孟楚妩不得不承认,刻薄还是席小胭刻薄。
  她们下车的地方是滨河公园旁边。
  时值三月初,午后的风带着一阵阵淡淡的花香。
  阳光很明媚,天空蓝蓝的,洁白松软的云懒懒地偎在蓝天的怀抱里。
  “好久没有晒太阳了。”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席小胭伸展了一下手臂,跟着低下头,举手遮住唇部,轻轻打了个哈欠。
  孟楚妩像是被传染了一样,也跟着打了一个哈欠。
  “那——在河边走走?”
  “我也是这样想的。”席小胭贴过来,双手挂到了孟楚妩的臂弯上。
  孟楚妩拿出墨镜戴上。两个人牵扯着,穿过绿化带,走到滨河公园的栈道上。
  三年了,她们的身材一如当年,席小胭挑食,所以依旧纤细,她的穿衣风格越来越有艺术家的风范;孟楚妩一直保持锻炼,加之工作量大,她的体重也没变,身姿依旧妙曼,现在她已经适应了浓重色系的装着,因为浅色系和她红色的头发实在不搭调。
  走在滨河公园栈道上的她们就是一道优美的风景。
  河风吹开了她们的长发,那飘洒的青丝与红发交织在一起,仿佛一对在树荫下开心嬉戏的好朋友。
  工作日的午后,滨河公园人影寥落,木棉已经开花,小鸟声啾啾。
  孟楚妩和席小胭的脚步不算快,她们十指紧扣牵在一起。
  “妩姐姐,我问你——”
  每当席小胭这么起头的时候,孟楚妩的大脑和身体总会下意识地报警,因为她的送命题太多了。
  “什么问题?”
  “你还记得三年前那个关于我姐和季亦姐的赌约吧?”
  “赌她们三年之内会不会结婚?”
  “是呀,现在我输了,按约定我要答应妩姐姐一件事情。”
  “你也不算输,她们在一起了不是么!”
  席小胭摇摇头,“嗯”的一声之后继续说,“结婚和没结婚,这是很清晰的事情。就像输赢一样泾渭分明。”
  “胭胭,只要她们过得幸福不就行——”
  “妩姐姐,我不要你给我放水哦!”席小胭打断孟楚妩,虽然那只是三年前的一件小事,但席小胭是一个认真又注意细节的人,“约好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按照约好的规则来。”
  “严格说起来,我们打赌的时候是在四月底,现在才第三月初,差不多还有两个月才满三年呢!”
  孟楚妩记得这么清楚引起了席小胭的一阵舒适,“我姐的求婚结果你也知道,而季亦姐,短时间之内她都不会跟我姐求婚的——”
  “何以见得?”
  “如果她想跟我姐结婚,刚才就不会叫我姐跟她一起住,而是会选择等到结婚后。”
  “说不定季警官想要先试一试和席大小姐住在一起合不合拍呢?”
  “妩姐姐,季亦姐是你打小起的朋友,如果她觉得我姐跟她不合拍,你觉得她会叫我姐跟她同居吗?!”
  孟楚妩哑然,是啊,季亦对这个世界其实很疏离。
  大约是因为职业使然,看过太多人心黑暗面的她,对人的防备心也特别重。
  请席小荷跟她同居,她已经迈出了非常巨大的一步。
  “妩姐姐不一定要今天就告诉我你要我答应你做什么——”
  “胭胭,”孟楚妩打断了她,“我们,生小孩吧!”
  现在,她的工作告一段落,而席小胭也毕业了,两个人的时间正好允许。
  生自己的小孩以前她从不敢想,但是到这个世界之后的着三年里,她已经目睹了很多女女、男男伴侣家庭都生下了自己的小孩,现在,她已经对此不再存疑。
  “妩姐姐!”席小胭忽然拦到孟楚妩的面前,她微微抬首,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试图彻底透视墨镜,好看清孟楚妩美丽的眼睛,她认真的神情中带着少见的严肃。
  “怎么?!”孟楚妩微微一怔,她忙把墨镜摘下来,只见席小胭那水亮的眼睛里汪着清冷的光。
  “生小孩这件事,绝不能用来当做我们的赌约!因为——”席小胭顿了顿,“这是我答应跟妩姐姐结婚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做好了准备的事情!”
  在席小胭的注视中,孟楚妩羞愧难当。“抱歉,是姐姐太轻浮!”
  即便她的重点不是赌约,但在刚才的语境中,她说的话怎么看都不免草率。
  “我知道妩姐姐不是那个意思,但我还是希望,我们想要小孩的动机更纯粹一些。”
  “怎么纯粹啊?”
  孟楚妩知道,席小胭结婚时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件事情,说明她心底早已有了答案,于是便将话语权交给了她。
  “妩姐姐,刚刚你说‘我们,生小孩吧’的动机是什么呢?”
  席小胭认真的眼神和语气让孟楚妩有点心慌。
  这个答不好,就会是一个超级送命题。
  到底要怎么样,生小孩的动机才能更纯粹一些呢?
  孟楚妩一再地看着席小胭那安静地等待她回答的模样,心头忽然一阵温柔,“胭胭,姐姐喜欢你,很喜欢你,所以想要拥有你和我的小孩。”
  席小胭那双清亮的眼睛里瞬间开出无数的花朵,那水嫩的脸蛋也漾起甜蜜的笑意。
  “这还差不多!”她说。
  如果只是差不多的话,席小胭心里应该还有别的想法。
  孟楚妩说道,“胭胭是不是另有高见啊。”
  “也不是高见吧,”席小胭微微垂眸,她踮起右脚尖,在木栈道上划了划,然后说,“除了和妩姐姐相爱之外,其实我一直很想成为一个母亲,这大约是刻在Omega基因里的天性,姐姐想成为母亲吗?”
  孟楚妩又一怔,在她之前的认知里,女人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