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的人类。
  她是这样狡猾,居然装作对那件事情毫无印象的样子,故意地忽略掉她的拒绝,在每一次她已经决心结束她们这种没有结果的游戏时,又若无其事地出现在她的身边,
  第一次见面,她说她看起来寂寞;
  一起当伴娘的时候,她说唯一的朋友抛下她结婚,她寂寞;
  现在呢!席小荷看着难得地配合她闭口不言的季亦,难道又是寂寞这种鬼把戏吗?——
  “最近我很忙。”季亦没有感情的声线中平添淡淡的无辜。
  你听听,你品品,连道歉她都要说得如此寂寞。席小荷真的很想冲上去,再将她暴打一顿。但捏成拳的双手终是松开了,她做了个深呼吸后说道,“你忙关我什么事!”
  “席小荷,承认你想我吧。”
  季亦的语气又变回了寻常的毫无感情。
  席小荷再也受不了她这样若无其事的蛊惑,她是这么容易被季亦击溃,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她好不容建立起来的想要向前走的决心便又彻垮下去。
  “季亦,为什么你总是对我这么混蛋?!”
  “因为,”季亦看着陷入脆弱的席小荷,冷酷地说,“跟你睡了以后,我对跟别的人睡都失去了兴趣。”
  席小荷又冲上去,拳头疯狂地捶到季亦身上。
  “季亦,你这个混蛋!季亦,我恨死你了……”她边捶打,边疯狂咒骂。
  可是,她的拳头,早已经不自觉地变成了轻风细雨。
  就好像是情侣之间的打闹和撒娇。
  季亦任由她发泄。
  是的,她就是这么混蛋。
  既然席小荷让她对别的女人都失去了兴趣,那她绝对不会放她走。
  到最后,席小荷不好意思再继续做作,她吼道,“你还手啊,你快还——”
  季亦一把捞住席小荷的后脖颈,倏地往前一拉,嘴巴精准地封下去,将她的话完全堵住了。
  席小荷还想挣扎,她脚跳手舞,像个忽然遭到流氓欺负的大家闺秀。
  但没多久,她的身体就背叛了她,她不再跳脚,也在不舞手,而是抓紧季亦的腰肢,忘我地贴上去。
  良久,两个人才分开。
  “你明明想要我。”季亦看着席小荷微微发红的眼睛,无情地说。
  “你说的没错。”席小荷说,“但我告诉你,我不只是想要跟你喝咖啡,我想要的还有很多,如果你不想给,就不要再招惹我!”
  “如果我偏要招惹呢?”
  “季亦,请你做个人吧。我不会再不明不白地跟你喝咖啡,也不会不明不白地跟你喝酒——”
  “怎么就不明不白?你明明很快乐很想要——”
  “对,我不否认我想要,但我想要得更多,你给不了。”
  “真的么?”
  “千真万真。”
  “你还想要什么?”
  “我——”
  席小荷不想像个乞讨爱的乞丐一样,最终她改口说,“你不明白就算了。”
  说完转身就走。
  结果被季亦一把拉了回来,她紧箍住她的手,“不说明白别想走。”
  “季亦,如果你喜欢我你就会明白我想要什么。”
  “我喜欢和你睡,还不够吗?”
  “你现在就像一个死缠烂打的高中生。”席小荷甩开了季亦的手。
  “席小荷,你在浪费时间和自我欺骗。”
  “季亦,你是一个不敢去喜欢的,胆小鬼。”
  两个人又僵持了一会儿。
  最后,席小荷说,“我很累,回去了。”
  “席小荷,不要走。”
  席小荷的脚步滞住,该死!她又心软了。
  “我都说我想你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光想我还不够的。”席小荷背对着她说,“我要你为我舍弃整座花园,要你和我牵手走在这个世界上——”
  “听你的,可以了吧?”
  席小荷倏地转身,“季亦,你耍我?”
  “我没有。”
  “你就是想和我睡觉。”
  “这个——确实想。”
  席小荷气得倒仰,世界上怎么会有她这种无耻的女人!
  但更让她绝望的是,明知道她很无耻,她却还为她停下脚步。
  “今晚,去我家好吧?”
  “季亦,你流氓!”
  “只对你流氓。”
  “……你讨厌!”席小荷心里依然想走,身体却再一次背叛了她。
  季亦走上前,牵住她,
  两个人拉扯了好一会儿,便一起向夜色深处走去。
  长久的恋爱,思考了差不多半个月,季亦想和席小荷试一试。
  作者有话说:
  谢谢“珑箜”灌溉营养液+10
  啵啵啵啾
  抽奖结束啦,奖品系统已发放
  小可爱们可以到个人中心查看
  如果中奖会有邮件通知
  另外,晋江扣除了50晋江币抽奖费所以实际奖品是950晋江币哈
  恭喜中奖的小可爱们啦
  感谢各位订阅支持啦啦啦啦啦啦


第85章
  一大早,席司令见席小荷走进餐厅,舀花生汤的勺子忽地滞住,侧首看向妻子,“官教授,你把她叫起来的?”
  官教授抬眸,见女儿打扮得花枝招展,回道,“是爱情把她叫起来的。”
  起床困难户席小荷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爸、妈,早安!对了,那个——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同意我和季亦的事啊?”
  相比席小胭的任性,席小荷其实是很听父母的话的。
  “等那小警官当上个什么干部,兴许可以考虑。”
  官教授知道女儿们都是执拗的性格,也不劝,只说,“你就那么喜欢她啊,喜欢到可以天天早起吗?”
  父母现在的态度跟她出柜的那一晚比起来已经算非常温和,席小荷在母亲的对面坐下,“可以的。”
  她回答得信誓旦旦,就像当初不顾全家人的反对,执意要成为一名钢琴家那样坚决。
  从小到大,席小荷忤逆父母的事情屈指可数。更早之前的两次,一次是关于她的人生志向选择;一次是研究生毕业之后没事打死不早起。
  再来就是最近的AA恋这件事了。
  那件事,原本是可以瞒过去的。
  但她选择了公开,很大的原因是她不愿欺骗父母,以及,因为对象是季亦。
  “别应得这么快,先坚持早起一个月再说——”官教授知道女儿是什么德行。
  席小荷看向父亲,问道,“爸爸,可以吗?”
  席司令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声“嗯”。
  “谢谢爸爸,谢谢妈妈。”刚坐下的席小荷兴奋地站起来,转身冲出了餐厅。
  “官教授,看看你的女儿们——”
  “席司令,她们不是你女儿?!”……
  今天是席小荷和季亦的第一次约会。
  至于约会时间为什么是早晨,见面的地点为什么是春鹭体育场,席小荷并不太关心。
  反正只要是约会、只要能和季亦见面就可以了。
  何师傅见大小姐这么早起,脸色和语气还这么好,吓得他冒冷汗,大小姐这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好在,一路席小荷都很友好,即便在堵车的地段,她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叫司机卷包袱滚蛋。
  到了体育场,她才拐到足球场的正门附近就看到了季亦。
  只见她穿着一身运动装,脚上是跑步鞋,席小荷忽然明白了什么。
  她哒哒哒走到她身边,问道,“季亦,不要告诉大清早你约我来跑步!”
  “不是叫你穿运动装?”季亦看着席小荷那身跟运动场格格不入的着装,忽然有点想笑,这个女人,总会出其不意地戳中她的点。
  席小荷气得倒仰,要知道这是她们第一次正式约会啊!
  这死女人的脑子里到底还有没有一颗浪漫的细胞?!
  “我才不要穿傻乎乎的运动装出来约会!”
  “不穿运动装怎么跑步?”
  “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跑步了?”
  “你以为到运动场来做什么?”
  “额!真是一点浪漫都不懂的女人!”
  “一起锻炼身体不浪漫?”季亦边说边做着跑步的准备活动。
  席小荷双手又不自觉地捏成石拳,咬牙切齿说,“好—浪—漫—呀!”
  她极力地忍着才没有冲上去暴打季亦一顿。
  “哈哈哈……”不知什么时候起,席小荷暴躁的样子,季亦觉得也没那么烦人了。
  席小荷从没见季亦这样大笑过,在十月清早的晨光中,她才发现,褪去肃冷的表情,她也可以很柔软。
  “你笑破肚子也没用,反正我是不会跟你跑步的。”
  “席小荷,真无趣。”
  季亦转身朝体育场的入口走去。
  席小荷不高兴地跟了上去,她加快脚步,跟她肩并肩。
  早晨的阳光照在她们身上,一个看上去健美,一个看起来和运动场的调调不搭,这样的组合格外惹人注目。
  到了跑道边,季亦侧身问,“真不一起跑?”
  席小荷抬起自己的高跟鞋,伸到季亦眼前当作回答。
  “到上面坐着等我。”季亦说。
  “你就不能为了我,不跑步吗?”
  “不能,我要跑五千米,知道是几圈吗?”
  “季亦,我恨你。”
  季亦微微一笑,头也不回地跑进塑胶跑道。
  平心而论,席小荷觉得季亦的身姿真的很美,看上去就像和专业的运动员一样矫健,最近她老在电话中跟席小胭吹嘘季亦有多厉害有多厉害,哪儿哪儿都可以堪称完美——
  “姐,你那是恋爱滤镜好吧!”
  “承认季亦好你会死啊?”
  “我跟妩姐姐在一起这么久,你夸过她一句吗?”
  “那个女流氓有什么好夸的?”
  “各花入个眼,姐你开心就好啦!”
  反正,看着季亦近在眼前,席小荷就很开心了。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
  虽然到现在她还是不太确定她和季亦算不算交往。
  之前席小胭在电话里问,“姐,你确定你们真的是在交往了吗?”
  她想起曾经和季亦的那番谈话,还有她当时的神情,席小胭很担心她姐又是一头热,毕竟,有时候她就是真的分不清,真话和谎言,像季亦那种段位的,把她姐欺负哭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干什么总是怀疑我们的感情?”席小荷嘴巴上不承认,其实,她内心是有点不确定的。
  “你确信就好啦,不然这阵子我真的忙,没时间听你哭哦!”
  “滚!”……
  见到季亦来。
  就算没有明确地说在交往,也差不多了吧?
  她觉得,她们算是心照不宣了。
  但,心照不宣真的可以吗?
  上个月,在粉色莉莉酒吧的外面,季亦不是让自己不要走吗?
  对于寡言的季亦来说,叫她不要走就算是想跟她在一起了吧。
  席小荷自行联想着。
  季亦的身影又跑远了。
  席小荷不禁又想起那一晚。想起那一晚,她的脸不禁一热。
  原本,她以为在那一晚之前,她们已经做得够疯狂的了。
  但比起那一夜,之前的全部都是小儿科。
  反正,那一夜,她们欢乐的声音,闹得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了。
  年老的人呢,骂她们不知节制、狂乱放纵;年轻又有伴侣的人呢,在她们欢乐声音的影响之下也开始纵情享乐;家里有小孩的,父母们都赶紧找来耳塞给孩子们戴上,纷纷说那是魔鬼引诱人堕落的声音,小孩听到要赶紧捂住耳朵,以防被引入魔道……
  第二天中午醒过来,季亦将业主群里的聊天记录翻给席小荷看,揶揄说,“席小荷,你在我们业主群里出名了。”
  “季警官这次的女朋友不得了——”席小荷将其中的一句念出来。
  那一刻,她本想质问季亦有过多少女朋友,但又觉得好不容易才和好,且才缱绻过后就问这个多少煞风景,不得不忍住了。
  “季亦,你在你们小区还真是声名狼藉!”
  “那就,再声名狼藉一次吧。”季亦翻身。
  她从没遇到像席小荷这样有着无穷的吸引力的女人,她是那么原始,那么自然,那么生机勃勃,她让她对别的人都失去了兴趣。
  她喜欢席小荷的热情,喜欢席小荷的直白,也喜欢席小荷身上那惊人的能量,还喜欢席小荷那仿佛总是能让她快乐的声音……
  那一晚,连着第二个白天,除了去卫生间,她们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两个人像不知疲倦地沉迷在游戏中的小朋友,完全忘记了时间。
  要不是第二天晚上饿得头晕眼花,席小荷觉得也许她们还能继续玩下去。
  所以,她们之间到底是放纵地走肾,还是在走肾过后,季亦也能偶尔走心?
  今天的约会是她提的。昨晚,席小荷高兴了一整夜,却没想到是约跑步。
  好吧,约跑步也算是约会。她这样自我安慰。
  看着季亦跑了一圈又一圈,看着她的身影距她近了又远,远了又近;看着她的脊背和前胸慢慢被热汗湿透,;看着她那张被汗水打湿的脸在阳光下有了不一样温度,球场上的其他人仿佛全部滤去,席小荷感到,这个阔大的球场好像只剩下她和季亦了,她便忘了那种不确定她们是不是在交往的烦恼,决定今朝有酒今朝醉。
  关于她们是不是在交往,没多久,她便有了答案。
  十月二十二日,席小荷的第二十场个人演奏会在人民音乐厅举行。
  原本,这场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