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小荷没想到,不论春风多少度,那对一个只想走肾的女人来说,那种事根本什么也不代表。
  只有她自己傻傻地以为,走肾久了,她终归会走心。
  事实证明,她误解了季亦。
  前阵子,席小胭研究生开学,她们跟孟楚妩一起送她去学校报道,然后又帮她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忙了大半天。
  一起晚餐过后,季亦史无前例地主动叫席小荷送她一程。
  席小荷又意外又开心,又误以为那代表了什么。
  却没想到,坐上车之后,季亦又若无其事地问,“要去我家喝咖啡吗?”
  席小荷本已经发动车子,听到季亦那样问,她急急地踩了刹车,侧首质问,“季亦,你要对我耍流氓到什么时候?”
  “……我什么时候耍过流氓?”
  “从开始,到现在,一直——”
  “在你看来,一起睡是耍流氓?能不能成熟点!”
  “我再问你一次,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
  席小荷本想冲她大吼,不要把炮友美化成一起喝咖啡的关系!
  但反常地,那天她最终压制住了她的暴脾气。她不只没骂季亦是流氓,音量从始至终都没提高,最后,她的语气甚至罕见地温柔,“我不会再跟你喝咖啡。”
  “这样子。”季亦的声音并没有被拒绝之后的不快。
  “需要我帮你开车门吗?”
  “不用。”
  季亦整个身子僵了下,她还想说点什么,定了定之后只默默地解开才系好的安全带,下车前又冷然地说了一句,“开慢点。”
  “再见。”席小荷维持住了最后的体面。
  冷静地分开的结果就是这样,没有余地。
  从那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星期,
  席小荷做到了没再去缠着季亦,却又不自觉地一个人来酒吧。
  之前,她追季亦算是低到了尘埃里,
  最后她总算是悟了,对于一个只想走肾的女人来说,想得到她的心终究是奢望。
  喝完这最后一杯众里寻她,该放下那个女流氓向前了。席小荷说服了自己。
  却没想到她喝完最后那口酒时,耳边又传来熟悉的毫无热度可言的声音,“来喝酒,怎么不约我?”
  席小荷整个人像是被冰冻住一般,
  她僵了好久才回过神。
  季亦早已经神态自若地在她对面坐下。
  哦,这该死的女人!好像那天的事情对她根本没造成一丁点的影响。
  席小荷放在桌下的手攥成石拳,她不甘心,为什么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沦陷!
  明明,在床上的时候,季亦是一副那么疯狂、那么着迷,那么想要一直跟她长久的模样,
  哪知道,热情褪去,她又立刻变成了这样一个冰冷的没有感情的女人。
  看着季亦那完全不把她那天在车上对她的拒绝放在心里的模样,席小荷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忍住没跳过桌子去掐她死她。
  这个总是让她看不透的、油盐不进的女人,席小荷这时候真的特别想看到她为了爱或者别的随便什么都好而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只有那样,她才觉得解恨。
  “一个人喝酒,很寂寞的。”
  季亦漫不经心的话打断了席小荷浓烟滚滚的心绪。
  “季亦,你知不知,寂寞这个词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可笑?”
  “是么!”
  季亦只冷冷地看着席小荷,像是正在读着她的心。
  “我要回去了。”
  席小荷竭力压下不停地叫嚣的情绪,在今天之前她都不知道,她的语气也可以跟季亦一样,又疏离又冷淡。
  “陪我喝一杯。”季亦直勾勾地看着席小荷的眼睛。
  “这个酒吧里,难道缺陪季警官喝酒的女人吗?”
  “我想要你陪我喝。”
  “季亦——”席小荷快要被自己气疯了。
  为什么她的身体,一看到季亦就会莫名挪不动?!
  “席小荷,这些日子,我不信你一点都不想我。”
  季亦的声音没什么温度,
  却最大限度令席小荷溃不成军,“不想!”
  虽然神情掩饰过去了,可她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
  “是么!”
  这时候,两个从她们座位旁边经过的女人笑着跟季亦打招呼,“季警官,好久不见呢。”
  季亦只摆摆手,算作回应。
  “但——我想你。”
  “想和我喝咖啡,是吗?”
  “嗯。”季亦脸不变色,答得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壮。
  拒绝一再被无视,席小荷瞬间被彻底点燃,伴随着她那一声从绝望和暴怒的心脏里吼出来的“臭女人”,她迅速地跳过桌子,狠狠地将季亦扑到,双手疯狂地在她身上捶打,嘴里还不停地骂着,“你到底把我席小荷当成什么了?!……”
  她暴打季亦的这一幕令酒吧陷入了混乱。
  大家都不敢想,她们的天菜警官姐姐被人爆头了。
  她们惊讶地发现,人狠话不多的警官姐姐完全没有还手,任凭一个疯了一般的女人骑在她身上疯打乱捶,同时还哇哇大叫,说什么“我要你死”、“你简直不是人”、“渣女我恨你”……
  好几个酒吧的保安赶过来,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她拉开。
  那一边,躺在地上的季亦已经被打得有些面目全非了。
  她并没爬起来,躺在地上冲架着席小荷的保安喊,“你们放开她,让她继续打。”
  “哇!”众人整齐划一地发出惊叹。
  架住席小荷的保安们也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酒吧的经理赶到了,她对保安们说,“放开她。”
  席小荷不耐烦地甩开保安,朝像个无赖一样躺在地上的季亦瞪了一眼,
  季亦也不知为什么,看着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气得松不开拳头的席小荷,她忽然忍不住笑了。她觉得开心。
  两个人就这样,在人声嘈杂的酒吧里,上下对视了好一会儿。
  席小荷似乎还想说点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她撞开围在她身边的人,气匆匆地往外跑。
  “这位小姐,你还没买单哦!”
  冲到门口的席小荷身体一僵,只好转回来买单。
  她买单的功夫,季亦也被人拉了起来。
  跟着,她追上席小荷,在众人的纷纷议论声中离开了酒吧。
  作者有话说:
  谢谢“我老公陆婷”又又投雷支持
  谢谢“木槿”小天使投雷支持
  么么么哒哒
  感谢“十二”灌溉营养液+20
  感谢“故渊”灌溉营养液+10
  感谢“小生爱魄”再灌溉营养液+10
  感谢“晴方好”灌溉营养液+1
  (づ ̄3 ̄)づ
  大家一直支持,感恩!


第84章
  席小荷冲到马路边,等车的时候,鬼使神差地,她忍不住转回头,想再看看酒吧招牌上那个略显脂粉气的名字,却看到季亦正昂首阔步地向她走来。
  该死,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是会被她那健美的步伐迷得死去活来,
  跟着,连心跳也遽然地失去了控制。
  席小荷确定,那绝不对不是因为刚刚冲到这边时跑得太快而加速的心跳,
  因为剧烈运动之后的心跳不可能这样将人心底的情绪瞬间搅起,这种交杂着爱和恨、交杂着愤怒和羞耻的心跳,只可能是因为冲她走过来的那个,臭女人!
  席小荷倏地收回目光,连酒吧招牌都忘了看。
  九月深夜的街头,风已经开始变得凉快了。
  现在,她只希望出租车能快一点过来,她不想被季亦当街痛揍一顿。
  刚才在酒吧里,因为情绪失控,她下手也没个轻重,打得季亦的嘴角和鼻子都流了血。
  席小荷有自知之明,她根本不是季亦的对手,要不是她当时没反抗——
  是了,她为什么不反抗?
  这样想着,她又回头看了看,季亦保持着她一贯的步调,她们之间的距离正越缩越短。
  席小荷尽管心里发怵,但她并没有再跑。
  在依然喧嚣的街头,她仿佛能够听到季亦那掷地有声的脚步,那一步一步,仿佛全都踩在她的心跳上。
  该死!席小荷在心里又咒了一遍,喜欢的人走向自己曾几何时变得如此煎熬了?!
  落荒而逃从来不是她的作风,听到脚步声近在咫尺,席小荷猛然转回身,始料不及的季亦脚步滞住,在距她一米左右的地方遽然而止。
  两个人面面相觑,带着微微海咸味的夜风一阵阵地吹来。
  只见季亦嘴角嗫嚅了下,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席小荷左右挽了挽被夜风吹开的头发,然后又看向脸上挂彩的季亦,这一刻,她看起来总算没那么肃冷了。
  马路上往来的车辆显得好吵,酒吧那边的音乐声也有点吵。席小荷不习惯这种无声,于是打破了沉默,“动手吧,我也不会还手的。”
  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那语气显得她多么有骨气似的。
  季亦听了,她那张挂彩的脸又露出笑,“你确定?”
  “废话少说!”席小荷是从来不会示弱的类型。
  季亦上前一步,她专业利落地出拳的姿势,就已经吓得席小荷抱头尖叫。
  最终,季亦上挑的拳头稳稳地贴在席小荷的下巴下。
  预料之中的重击没有发生,席小荷立刻放下抱头的手,后退了一步,确定季亦不会打她,便昂首凶起来,“我不需要你手下留情!”
  季亦的盘着的头发有些乱了,额前散着几绺发丝。
  她又笑了笑。
  她的笑容很淡很淡,几乎是一闪而过。
  可她的笑逃不过席小荷的眼睛,她对季亦的微表情非常敏感,通常情况下,她很难在她的脸上看到表情,当然,不包括床上。
  “你笑屁啊笑!”席小荷像受潮的纸张,已经变软了。
  她眼神不再那么凶恶,声气也不再暴躁。
  这时候的她,神情中有一种让人季亦不禁失神的温柔。
  平心而论,她除了眼睛长得好,作为音乐家的她,声音是非常好听的。
  季亦有点声控,她尤其喜欢席小荷在那啥的时候发出的声音。
  每次只要想起,她就忍不住会莫名地兴奋。
  “季亦,你到底是不是变态?!”席小荷觉得季亦现在一定是在想那啥。
  这个死女人,不止一次大言不惭地说,她就是只走肾不走心的人。
  “知道我是变态,还喜欢我?”
  “被揍了之后,还望着揍你的人笑的,我只见过你。”
  “席小荷,你这辈子是不是只揍过我一个人?”
  “……”席小荷对她们之间对话的走向有点无措。
  现在,她们算是在聊天吗?
  季亦追上来,难道不是想揍回去吗?!
  “是不是嫌挨得少了?”席小荷又装腔作势地凶起来。
  “你这女人,很无趣。”季亦轻轻地揩了揩嘴角,跟着发出小小的“嘶”声。
  “痛吗?”在季亦面前太容易失控了。席小荷看着对方的眼睛想。
  也许,对她没有抵抗力就是她辛苦的本质所在。
  “想试试?”季亦的伸舌舔了舔嘴角,语气让人脊背发凉。
  “刚才你为什么不不还手,也不制止我?”
  “被你揍一顿,够消气了吧?”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席小荷不想承认,这段时间以来,她每天都在生气,生季亦的气,也生自己的气。气季亦只想跟她上床,气自己明知道她渣却还放不下她。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她甚至讨厌,她喜欢季亦这件事。
  可是,到粉色莉莉那么些晚上,她越是想在人群中找一个替身,却变得反而更想念季亦。
  席小荷,你要是坚持自我作践,看以后我还管不管你!
  席小荷甚至搬出她不听话时席司令对她惯常的威胁用语。
  但都没用。她忘不了她。
  “那你打我,是手痒?”
  席小荷别过脸,对着街头问道,“你追过来干什么?”
  “席小荷,你天天一个人跑到粉色莉莉,这么想见我不如直接到局里。”
  季亦有个同事也是女AA恋,前几天她说她在酒吧里见到了席小荷。
  席小荷在季亦那警局里是名人,除了因为她声势浩大地追季亦,还因为她是席家大小姐。
  今晚,在局里加班的季亦又收到同事的消息,“席大小姐又一个人来粉色莉莉,季警官你们不会是分手了吧?”
  季亦已经很久没再澄清过她和席小荷的关系。
  整个局里的人都以为她们在交往了。
  收到同事的消息后,她匆匆把事情做完就赶了过来。
  席小荷果然还是那么不合群。
  或者说,她知道自己脾气差所以没耐心去交朋友,又或者,她这种脾气,和谁都难以长久——
  “少不要脸!粉色莉莉明明是喝酒的地方,而且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不会再跟你喝咖啡!”席小荷高傲的自尊不允许她轻易承认她被看透的事实。
  “喝酒呢?”季亦的眼神倏地变得更加犀利,那黝黑的瞳仁中散发出一股她将要捕获猎物的气息。
  “什么都不想喝。”
  “席小荷,两年前的八月,我在粉色莉莉请你喝过一杯众里寻她。而今晚,你喝的不就是——”
  “闭嘴!季亦,你闭嘴、闭嘴——”席小荷不想让她再说下去。
  这个女人该有多危险啊!啊,她不该忘记她是刑警,是最最擅长看透人心和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