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她还以为提到这个,孟楚妩会主动询问那封信的事。
  可她就是一副,我想起来了但我就是不要主动问那是不是你写给我的信的神情。
  要是她主动问,说起来就会轻松很多。
  席小胭看出来了,孟楚妩从那天起就已经抱定“你有权保留任何你想保留的事情”的态度,这让她感到有点难堪。
  “胭胭想要说什么,就像以前一样,直接说,姐姐保证不会笑你。”
  “哦!”席小胭眼睫张开,她又看向孟楚妩的眼睛,“我的昵称,妩姐姐根本就不是梦到的,不是吗?”
  果然够直接!孟楚妩有点接不住了,“所以——”
  “那社交平台允许用户昵称重名,可写《和最爱的妩姐姐分享我的一个秘密》那封邮件的人,是我!”
  啊,果然是她!孟楚妩心里的巨石瞬间落下,照此看来,席小胭和她的缘分,就算不比她和渣A更早,那也晚不了多少。
  现在,她们的关联忽然可以追溯到七八年以前了。
  孟楚妩暗生欢喜,都忘了问她之前也很关心的信里的邻家姐姐是谁。
  “抱歉!”她说。
  “妩姐姐怎么又道歉啦?”
  “抱歉,姐姐那天对你说了谎。”
  “这么说,该道歉的人不应该是我吗?妩姐姐都提出来了,我却硬生生扯到别的事情。我知道妩姐姐没有追问,是担心我不想说,所以给我留了余地。姐姐对我总是这么温柔体贴哦!”
  “……我没问其实还因为不确定,信里的细节我都忘了,只记得‘相忘于江湖’这昵称和写信的是一个因为梦想破碎而心碎的高中生——”
  “哼!”席小胭才不信呢,孟楚妩的记性很好,而且她现在的表情明明就写着“快点告诉我你的邻家姐姐是谁”,“妩姐姐又撒谎!”
  这一次,她不留情面地戳破了她。
  “我怎么撒谎了?”孟楚妩脸热辣辣的。
  “你都想起了那封信,你总不可能想不起来高中生的梦想是什么吧?!”
  “我真忘了。”她选择死撑到底。
  “装相、装相!”席小胭有点暴躁,不坦诚最讨厌。
  “那好吧——”孟楚妩见她生气,就不硬撑了,“胭胭不打算跟姐姐说一说你的邻家姐姐吗?”
  “我就说!”席小胭嘟了下小嘴。
  孟楚妩趁她不被,凑过去,亲了下。
  席小胭瞬间又好了。
  “快点说吧,你劲爆的事情。”
  “劲爆事情就是,我根本没有什么邻家姐姐,我的姐姐,从始至终都只有妩姐姐一个人。本来,我想嫁给妩姐姐的意志很坚定,但第一次分化失败之后,那段时间我心里变化特别大,情绪常常不稳定,基本已经认定喜欢姐姐没结果,分化失败的我变得特别敏感和不自信——
  “甚至为此改了社交账号的昵称,指望着借一个昵称就可以忘掉妩姐姐,继而放下没有希望的梦想。
  “结果可想而知,更改昵称无济于事——为了能彻底放下妩姐姐,所以我就写了那封信。那种情况下的我不敢直白地跟姐姐说你就是我的梦想,所以,我把你塑造成邻家姐姐——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又傻又敏感!”
  席小胭自嘲着,她垂下眼眸,“还不止,为了忘记妩姐姐,我大学还特意选了遥远的北国,结果——唉,忘不了就忘不了,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后来,我跟自己和解了,心想就算不能嫁给妩姐姐,远远地看着姐姐也好的——”
  听得孟楚妩的心都快要碎了,果然是一段很压制的往事啊!
  她及时地打断了席小胭“姐姐谢谢胭胭!”
  席小胭一脸问号。
  孟楚妩解释说,“谢谢胭胭的忘不了和放不下姐姐,不然——”
  这次是席小胭打断她,“我和妩姐姐终究是,缘深。”
  “确实,缘深!”
  要不然那封信也不会穿越到那么多之前。
  按照雅典娜的意思,那本书是今年才开始写的,但孟楚妩却七八年以前就收到了席小胭的信。
  这种事,她没办法跟席小胭说。
  而且,这对她来说也并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孟楚妩收到了她的信,
  那段时间,她因为合同纠纷正好闲赋在家,看到那封信之后,她就认真地回复了。
  虽然回复的内容很短,但却非常真情实感。
  “妩姐姐,你该不会忘了,你给我回了邮件吧?”
  “当然没有啊!”
  “谢谢妩姐姐,虽然迟到了很多年,但既然说到这件事,我必须郑重地向姐姐道谢,是你的邮件鼓励了那个时候的我,虽然说我并没能彻底地从梦想破碎的灰暗中走出,但姐姐的回信却最大程度地鼓励了分化失败的我——”
  “还有这样的事啊?”
  “对!”席小胭笑了笑,“当时读了姐姐的回信,我是有想过高中毕业后去找妩姐姐表白的,但——”
  “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来?!——”
  嘴上这么说,但孟楚妩的心却与此相反:幸好你没去,幸好你没去!
  要是席小胭真的去表白了,那估计她早被渣A辜负了。
  好的缘分也许就是这样,虽然多磨,最后却能恰如其分,一切都来得及。
  “妩姐姐!”席小胭娇笑。
  “胭胭,姐姐真的谢谢你。坚持喜欢姐姐那么久,辛苦你了。”
  “妩姐姐,喜欢你对我来说一点都不辛苦。以前我偶尔会动摇,全都是因为内心的黑暗!”
  “喜欢一个人,有所期待本就是理所当然的!”孟楚妩语气少有地严肃,“姐姐不鼓励不求回报的爱,因为我们是凡人,不求回报是圣人的行为。所以,你偶尔会动摇绝不是黑暗,而是合理的、基本的希望,希望被喜欢的人珍惜和喜爱,是人之常情。只有不泛滥的爱,才会被珍惜!总之,每一份爱都需要回应,都值得被珍惜!”
  “妩姐姐,当时你回信里就是这样跟我说的呀!”
  “真的吗?”
  “姐姐给我的信,在我房间里应该还有的,以前我有打印出来,改天回去找给你看。”
  “还是不要了,”孟楚妩觉得怪羞耻的,安慰人的时候难免会讲一些空泛的大道理,“相比之下,我更想再看看胭胭写的那封信。”
  “哦,那个——”席小胭顿了顿,“我没有留档哦!”
  那么羞耻的内容,妩姐姐你还是忘了吧。
  孟楚妩看得出,她也觉得羞耻,所以没逼她,只慨然又不失坚定地说了一句,“胭胭和姐姐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嗯!”席小胭重重地点头。
  沉默忽然笼罩下来。
  隔了一会儿,席小胭说,“这个时候,妩姐姐应该亲我的。”
  孟楚妩亲了她。
  席小胭又说,“妩姐姐,你可以多亲几下的。”
  孟楚妩依言,亲了好几次。
  “妩姐姐,能不能自觉一点呀?请不要让我说一点做一点好么!”
  “………什么?”孟楚妩觉得这时候做那啥,有点破坏们之间的神圣缘分了啊。
  “你自己算一算,我们多少天没那什么了?我们才结婚多久,竟然就好床死!”
  “床死是什么?”
  席小胭气得翻过身,背对了她。
  孟楚妩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查,顿时满头黑线。
  放下手机,她从席小胭身后抱住她。
  用实际行动打碎了她对她们现状的误解。
  比永久标记的那一晚还要努力。努力很多。
  最后,席小胭哭着求饶。
  孟楚妩满(雪)意(耻)了。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灌溉营养液+10
  谢谢“故渊”灌溉营养液+10
  谢谢“小生爱魄”灌溉营养液+10
  感谢大可爱们支持啊
  么么么么么哒


第83章
  晚上十点多,粉色莉莉酒吧。
  最近这段时间,席小荷常常独自来这儿喝酒。
  她也不交朋友,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点一杯喜欢的众里寻她,喝完就走。
  席小荷第一次见到季亦并不是在席小胭和孟楚妩的婚礼,而是在这家酒吧。
  这件事,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当事人季亦。
  很久以前,在孟楚妩的一条八卦新闻上,席小荷看到季亦那冷冰冰的面孔时莫名地对她产生一种欢喜的感觉,那种欢喜是如此清晰,清晰得她怎么都忘不了。
  于是,她顺着孟楚妩和季亦的八卦深挖,才知道季亦是女AA恋圈子里的名人。
  季亦喜欢女Alpha的事也让她欢喜了很久。
  席小荷只对女Alpha有感觉这件事已经沉压得太久,
  她本想一直压抑下去,因为她明白席司令和官教授是绝对不会同意女AA恋的。
  但只要一想起季亦那张仿佛性冷淡一般的面孔,她就莫名地欢喜,莫名地忍不住想要见她。
  鹭城女AA恋酒吧并没有几家,粉色莉莉是最知名的一家。
  席小荷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为了一睹季亦真容,她常常一个人到这家酒吧,就像最近这段时间一样。
  碍于身份,席小荷出门的时候一向很低调,而且,跟不熟悉的人打交道时,她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谦和有礼,轻声细语,完全不会让人觉察到她的爆脾气。
  在酒吧里,要是有人邀请她一起玩,她总是客客气气地婉拒,以至于不少人都以为她是容易害羞的女人。
  席家的女人都很执著的,席小荷也不例外。
  为了见季亦一面,那阵子她差不多有半个月连续天天晚上找借口溜出家门,冒着触犯席家不得晚于十点睡觉的家规的风险,常常在粉色莉莉酒吧逗留到很晚。
  那时候席小胭大三放暑假,不只一次撞见她晚归,就问她是不是恋爱了,席小荷当然是死不承认。
  还威胁她要是她敢跟父母告状,她就别想见明天的太阳了。
  席小胭才懒得管她,她自己也有很多的烦心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就在席小荷准备回家的时候,
  一个高高的服务生端着盘子走过来,在她的桌上放下一杯颜色看起来冷冽的酒。
  “我没点这个。”席小荷说。
  “是季警官请姐姐的。”女服务生说着,向不远处的一桌人看过去。
  席小荷顺着服务员的目光,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看到了一双冷然的眼睛正看向她这边,并对她点头致意。
  啊,是季亦!那一瞬间,席小荷感觉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样。
  等她从震惊交杂着欢喜的木然中回过神的时候,季亦已经收回目光。
  后来,席小荷端着那杯酒走向被五六个女人围在中间的季亦。
  她的气场一旦开起来总是很强的,那些围在季亦身边叽叽喳喳的女人一个个被冷不防逼近的席小荷吓得呆若木鸡。
  席小荷对看向她的其余人等视若无睹,单俯视着季亦,问道,“为什么请我喝酒?”
  “怕有药?”季亦的声线跟她的眼神一样,都带着让人印象深刻的冷感。
  “我的问题你没听清?”
  季亦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淡笑,“看你一个人,挺寂寞。”
  围季亦而坐的女人们回过神,又立即叽叽喳喳说起来——
  “姐姐就喝吧,季警官还能害你不成?”
  “对啊,人家是警察啦。姐姐大可放心,季姐姐的口碑好着呢。”
  “姐姐要不要坐下一起玩呀?人多热闹一点。”
  “其实前几天我也有邀请过这个姐姐一起玩的,但被拒绝了。”
  “为什么呀?到酒吧来玩,人多才热闹嘛。不用害怕,下次就熟了。”……
  席小荷依然没理会大家,那时候她只觉得季亦肃冷的模样在闹腾的小姑娘中间显得很不合群。
  她一直看着季亦,像是想将她的模样刻进脑海里。
  见她不开口,也不离开,也不喝她送的酒,季亦又说了一句,“你要不放心,酒放这儿就好。”
  席小荷又深深地看了季亦一眼,然后仰脖,将那杯看起来冷冽的酒一饮而尽。
  在大家的鼓掌声中,她对季亦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放下空酒杯,离开了酒吧。
  传闻季亦跟孟楚妩一样花心,席小荷算是眼见为实了。
  围着她坐的那些女生,一个比一个年轻,都恨不得贴上去的样子。
  时隔两年多再到粉色莉莉酒吧,想起那一幕席小荷依然来气。
  也是最近她才知道,季亦那时请她喝的那酒叫众里寻她。
  酒吧里的一切和两年多之前几乎别无二致,她和季亦却从远到近、又从近变远地绕了一圈。
  最终就像席小胭说的那样,也许是因为打开的方式不对,她们之间根本看不到未来。
  席小荷很喜欢“众里寻她”这酒名,这几天她每天晚上都点一杯,喝完真的有一种在人群里寻找“她”的感觉。
  酒的滋味一如从前,但席小荷当时的短发却早已经长过肩头。
  在妹妹的婚礼上再见时,季亦认不出她,她并没多意外。
  那种浪迹于花丛的人,也许根本就没有心。
  大概吧,见到每个寂寞的女人,她应该都会送上一杯酒。
  尽管明知道季亦不是一个好女人,席小荷就是管不住自己,在妹妹的婚礼上,她频频地对她投去欢喜的目光,她本以为,一起当伴娘就是她们缘分的开始,
  其实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后来两个人春风一度又一度,甚至三四五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