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令周遭的空气变得轻盈,席小胭情不自禁地产生自己也要飞起来的错觉。
  一只莽莽撞撞的萤火虫忽然飞到她纤薄的肩头,吓得她一声尖叫。
  孟楚妩一言不发的捉住那只小可怜,然后手举到席小胭眼前展开。
  在她纤长的手指间,那只萤火虫一动不动。
  “妩姐姐,它是不是——”
  “没有,她还在动。”
  席小胭一脸狐疑,伸出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小可怜。
  忽然,那只萤火虫的肚子开始闪光,接着它的翅膀张开,震动了几次之后从孟楚妩的手心飞走了,飞进那些四处纷飞的萤火虫中间。
  孟楚妩觉得眼前的一切就像一场梦。
  这样的约会明明很寻常,但她就是觉得弥足珍贵。
  越是寻常的幸福瞬间,越是能彰显生活的本质。
  以前她一直不停地工作,拼命地攒钱,以为那样就可以得到幸福,没想到却换来凄惨的结局;而现在,她一次次地拒绝了经纪人安排的工作机会,事后她也曾心有不安,却因此得到了这样,简单而温馨的约会,温柔而美好的夜晚。
  忽然,席小胭牵住她,将她从思绪中拉回。
  “妩姐姐在想什么呀?”
  “你。”
  “姐姐在抢我台词哦。”
  “胭胭也在想姐姐啊?”
  “我们真的好有默契对吧!”
  “是因为萤火虫,这样的氛围里就更加想恋爱。”
  “妩姐姐,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紧了紧牵在一起的手,十指交缠得更加密不透隙。
  回家的路上,席小胭问,
  “妩姐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孟楚妩反问道。
  “这样重要的日子,妩姐姐都不记得了啊?”
  “胭胭能告诉姐姐吗?”
  “不能。”
  “为什么不呢?”
  “因为,这是不需要我说妩姐姐也应该知道的。”
  席小胭的声音和语气,听起来绝不至于生气,却难掩失望。
  孟楚妩继续开车。
  席小胭没再开口,车里变得很安静了。
  这样的安静,一直持续到家门口。
  车子停下,席小胭不等孟楚妩帮她开车门,先下了车。
  孟楚妩对着她的背影说道,“胭胭,帮姐姐到后备箱取个东西。”
  “什么?”忍了一路,孟楚妩都没想起今天是什么日子,席小胭有点恼了。“妩姐姐干什么不自己拿?!”
  “今天紫太休假,我得去停车。”
  “哦!”席小胭想起来,今天紫太确实休假。
  于是,她绕到车背后,抬起半开的后备箱。
  忽然彩色的氢气球浮上来,最大的心形气球上贴在孟楚妩和席小胭前几天在果园里拍的照片,上面写着,“孟楚妩和席小胭会有无数个,幸福快乐的一百天!”
  席小胭心里嫌弃,但脸上却藏不住笑意。
  孟楚妩下车,走了过来,俯身从后备箱拿出早已准备的花束,递给席小胭。
  “妩姐姐,你真的好会装相啊!”
  “胭胭不喜欢吗?”
  “喜欢的,但是气球真的好幼稚!”
  “幼稚那你还说喜欢?”
  “幼稚我也喜欢的。只要姐姐没有忘记,我心里就很欢喜。”
  今天是她们结婚的第一百天。
  “胭胭,难道你就不明白今晚我为什么要带你去萤火虫公园?”
  “姐姐又没说。”
  “在公园里你还说我们很有默契,有默契当然不需要说啊。”
  “有默契也需要说的,有些事,姐姐不说的话,我就没法知道。”
  “啊,那行。席小胭,结婚一百天快乐,愿以后的每一天,我们都能像今晚一样开心——”
  “妩姐姐,说你喜欢我,现在我只想听你说你喜欢我。”
  “席小胭,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妩姐姐,我也喜欢你,比你喜欢我多更多。”
  孟楚妩已经习惯了席小胭总是说她喜欢她更多。
  也许吧,毕竟她的喜欢是从中学时代就开始的。
  可是,一想到在结婚之前,她喜欢的都是另一个人——虽然也能勉强说那是另一个自己,可每次听到她说她喜欢她更多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泛酸。
  吃自己的醋,感觉就是这样微妙。
  有一天,孟楚妩又见席小胭在刷她的社交账号,这个账号她是知道的,席小胭经常在上面分享一些画作,还有她们两个人的日常。
  因为孟楚妩的热度,席小胭这个社交账号的关注数已经快接近百万。
  她盯着席小胭的昵称,忍不住问了一句,“胭胭很久以前是不是用过‘相忘于江湖’这个昵称?”
  “是的,怎么啦?”席小胭说完,旋即察觉到了什么,但想要收回显然已经没有可能——
  作者有话说:
  谢谢“掠星照野”的火箭炮
  谢谢“话少人在”投雷
  谢谢“故渊”投雷
  谢谢“辰”投雷支持
  感谢小天使们支持
  么么么么么哒哒
  --------------
  感谢“lovmy”灌溉巨巨多营养液+328
  感谢“珑箜”灌溉营养液+15
  感谢“57119221”灌溉营养液+10
  感谢“kirawolf”灌溉营养液+5
  感谢“哇”灌溉营养液+1
  谢谢小天使们支持(づ ̄3 ̄)づ
  依然是感恩的一天!


第81章
  被孟楚妩问到很久前是不是用过“相忘于江湖”这个昵称,席小胭几乎不假思索地做了肯定回答。答完才惊觉,她想捂住的秘密,危!
  问完“怎么啦”之后,孟楚没久久没回答,席小胭又问了一句,“妩姐姐怎么会知道我用过这个昵称呢?”
  “相忘于江湖”这个昵称,席小胭用了很久。
  大学的时候,她发现对孟楚妩根本做不到忘之于江湖。
  毕业后,她又忍不住去参加她的发布会和见面会,所以就把昵称改了。
  孟楚妩见席小胭一脸平静,心里不由纳闷,
  如果那封撕心裂肺的信是她写的,按理说这一刻,她应该已经明白自己的意图,而不应该反问自己怎么知道她的昵称。
  除非她不是写信人,或者她不想再提那封信的事。
  而且吧,如果写信的人是她,那那个她想嫁的邻家姐姐是谁啊?
  席小胭从中学时代就喜欢渣A,这她自己说过的,是明明白白的。
  她总不能一边以嫁给渣A为梦想,一边又想嫁给邻家姐姐吧?!
  不论怎么看,孟楚妩都觉得,那封信不是席小胭写的可能性更大。
  如果写信的人是她,就有点矛盾了;
  当然,孟楚妩能穿到这个世界,反之,她丝毫不怀疑席小胭的邮件也可以穿到她原先的世界。
  她觉得矛盾是因为,她不认为席小胭是三心二意的人,以及敢做不敢当。
  不论有多想立刻知道写信的人是不是她,谨慎如孟楚妩都绝不会冒冒失失地问席小胭她是不是给她写过一封标题为《和最爱的妩姐姐分享我的一个秘密》的邮件,
  基于信的内容敏感而私隐,对于写信的人来说,那自然是不希望对事——
  所以孟楚妩决定将话语权就给席小胭。
  反正已经提到那个昵称,她也承认她用过,孟楚妩相信,如果写信的人真恰巧是她,有必要说的话,她相信席小胭会说的。
  对于孟楚妩而言,想知道那封信是不是出自席小胭之手之手,主要是为了求证她们的缘分是不是强大到可能穿梭时空、早已经开始?其次是,那个邻家姐姐真面。
  飞快地理清了想法,孟楚妩才答道,“我隐隐约约对这个昵称有印象,但又记得不在哪里见过。”说完她还故意混淆视听,“难道说,是在梦里见过的?”
  席小胭看得出来孟楚妩在胡扯,也不说破,只顺着她话接道,“也许是因为,我在姐姐不知道的地方强烈地喜欢着姐姐,那份心意被感应到了。”
  孟楚妩决定再旁敲侧击下,“胭胭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就算我能感应到你的喜欢,难不成还会感应到你账号的昵称吗?”
  到这份上,如果席小胭还是不说,她想就算了,其实也不是非得求证不可。
  就算缘分没有那么早开始又有什么关系?
  最重要的是此时此刻,能相爱,能在一起。
  “因为,我用那个昵称写了很多很多暗恋妩姐姐的日记。姐姐这么问,一定是从没有暗恋过别人吧?”
  孟楚妩想了想,她好像还真没有暗恋过谁,
  以前她虽然想恋爱,但碍于世俗观念的束缚,也碍于演戏分/身无暇,即便看到喜欢的类型,她也总是止于看一看就好那样浅薄的阶段。
  “似乎,都是别人先喜欢我!”她说的是真话,不论是对于她,还是渣A,基本都是别人先喜欢她们。
  “是哦,像妩姐姐这样的,该有多少人前仆后继!”
  席小胭语气酸溜溜的,那小表情,可以说是毫不掩饰醋意了。
  “像胭胭这样的人,应该有更多的人前仆后继才是!”
  “才不是这样呢,”席小胭叹了一口气,“我第一次分化失败之后,基本就等于在我家的交际圈里从此查无此人了,在遇到妩姐姐之前,我过得可以说是——非常的清净自在了。”
  这里其实有撒谎的成分,那些年,看脸追席小胭的人还是很多的。
  毫无例外,每个人都被她拒之门外。
  最终,不知是念念不忘终有回响,还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孟楚妩终于主动走到她身边。
  等回过神,孟楚妩才发觉她已经被带偏了,话题离她想知道的事情原来越远。
  她只好继续当前话题,“一定是胭胭将自己封闭起来了。”
  “所以,妩姐姐既没暗恋过,也没追过别人吗?”
  孟楚妩点点头,又摇摇头,“胭胭总不至于这么快就忘了当时姐姐是怎么追你的了吧?”
  席小胭像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胭胭是姐姐人生中的例外啊!”孟楚妩又浇了一把油。
  席小胭的小脸总算烟消云散了,她刚才的酸意被甜甜的笑取而代之。
  “妩姐姐还记得你翻墙进我们家的那次吗?”
  “嗯,记得。”那不是我!孟楚妩心里直叹气,翻墙头这种事,她可做不出来。
  “那天我真以为我爸会让家里的警卫对妩姐姐格杀勿论——”
  “所以你才不顾一切也要挡到姐姐面前啊?”
  说到这里,孟楚妩又开始忍不住吃自己的醋了。
  唉,那种惊心动魄的追爱经历,她也蛮想体验的。
  哪想到直接从母单直接快进到结婚,人生可真是戏剧化。
  “我爸有时候真能下狠手,我都以为那天我们要死在一起了。”
  “席大司令再狠,也不至于对你下手的。”
  哼!差点死在一起的经历,我也有。这醋绝不不吃。
  孟楚妩在心里大声地自我攻略,心里的酸楚总算淡了一些。
  “应该就是那天,他看到了我要和姐姐在一起的决心,之后他就不怎么阻止了。”
  “真想再追胭胭一次啊!”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我从来没体验过追一个人的快乐啊!孟楚妩也不知道她今天是怎么了,居然会有这么多醋要吃,“就觉得,追胭胭的那些日子很惊心动魄。”
  “妩姐姐,其实就算你不惊心动魄地追我,只要知道你喜欢我,我还是会再一次不顾一切地冲到你的身边!”
  “胭胭真是强烈啊。”
  “对啊,我对妩姐姐的喜欢,就是强烈到——”席小胭将放在她腿上的平板电脑摁黑,放到一旁的沙发上,“强烈到有时候让我自己都觉得害怕。”
  “强烈到自己都觉得害怕吗?”
  孟楚妩其实不太能体会这么强烈的情感。
  但看着席小胭认真的表情,还有她刚刚认真的语气,
  她忽然间理解了她之前所说过的“——姐姐近在眼前,我怕我会因为不能够实现梦想而变得扭曲。”
  她应该经历过她难以想象的爱而不得的痛苦。
  因为被分化失败的魔咒牢牢束缚,她认定她的梦想碎了;或者说,因为被基因等级观念牢牢束缚,她一定觉得,就算去表白必定也将黯然收场。
  所以,她才会在去参加她发布会或活动的时候总是坐在角落或暗处。
  看透一切让孟楚妩一阵揪心。
  席小胭喜欢得如此执着,也喜欢的如此辛苦。
  “妩姐姐难道不信吗?”
  “我不是不信,而是——”孟楚妩握住席小胭的手,温柔地摩挲着,“抱歉,姐姐让胭胭等了那么久。”
  “姐姐不用说抱歉,现在——”席小胭也回握着孟楚妩的手,“很感激,也很庆幸,我等到了一个好结局。”
  孟楚妩将她揽到怀里,“要是姐姐的感应能力再强大一点就好了,这样说不定就能早一点到胭胭身边。”
  “万物皆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哭有时、笑有时;寻找有时、失落有时——”(A)
  “会不会太宿命?姐姐觉得,很多东西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获得,而且,胭胭也不是被动的性格,不是吗?”
  “妩姐姐,有一些事情,是努力能够范围之外的。”
  “比如说?”
  “比如说,我的分化;比如说,我对妩姐姐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