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闪的烛光、红色的花瓣、舒缓的音乐,交织得恰如其分。
  这一刻,说不惊喜是假的。
  这场景虽然不像她们结婚的那天显得富丽奢华,却显得更有情调,更适合今天的主题。原本毫无期待的席小胭一阵感动。
  她回过神,一转身,忽被孟楚妩拦腰一抱,径直向浴室走去。
  “妩姐姐这是干什么呀?”席小胭一脸娇笑,双手自然而然地环到孟楚妩的后脖颈。
  “让我们从浴室里开始。”孟楚妩含情脉脉地俯视。
  “不,从这一刻开始——”席小胭扬起头,贴到孟楚妩的红唇上。
  孟楚妩一边紧贴,一边加快脚步。
  冲进浴室,她把她放到梳妆台上。从上到下——
  吻贴……从梳妆台到隔墙边,又从隔墙边到柜子旁,最后两个人一起跌进洒满了花瓣的大浴缸里,那噗通噗通的水声,听起来让人觉得快乐。
  春日融融的气息渐渐地掩盖住房间里香氛的味道,春天降临了。
  起初只是降临在浴室,后来,春天的脚步四处进发,很快就弥漫到这个阔大房间里的角角落落,携带着一股能令万物复苏、草木萌动的温暖气息,唤醒了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一切。
  孟楚妩和席小胭从一阵梅花的清幽香气开始,后来,阳光晒暖了大地,春风带来了雨露,浇湿了干渴的大地;接着,春水溶溶流动,彻底唤醒了百花,百花渐次盛开,交织出一股让人心醉神迷的香气。那香气久久不散:
  “妩姐姐——”
  “………——”
  “姐姐我、我——”……
  作者有话说:
  感谢“JessieChen”灌溉营养液+12
  么么么哒哒


第77章
  记不得昨夜闹腾到几点,孟楚妩只知道,最后彼此都心满意足地累趴了。
  休息缓过来一起冲完澡后,两个人相拥,沾床即沉沉安眠。
  这会儿她已经醒过来,却架不住被困倦束缚,所以没睁眼。
  “别看了,再睡一会儿。”她手伸到对面,盲摸到席小胭的鼻子。
  纤长的五指向上滑,遮住了她的眼部。
  就算闭着眼睛,孟楚妩也知道,席小胭至少已经对着她看了十几分钟。
  每天醒过来之后,手肘撑在枕头上、手心托着脸颊把孟楚妩看醒,是席小胭结婚之后的习惯。
  “妩姐姐睡你的,我看我的。”
  席小胭说着,另一只手轻轻抓开孟楚妩盖到她眼部的手。
  “胭胭这样——不算朝则同醒、夜则同眠。”孟楚妩依然闭着眼睛。
  她声音还带着昨夜缱绻过后的淡淡倦意,那微微含糊的睡音有一种迷人的慵懒。
  “我睡不着了。姐姐昨晚很辛苦,再多睡一会儿。”席小胭状若无意地帮孟楚妩拨开散到她那张风华绝代的面庞上的发丝。
  “——你这是嘲笑姐姐吗?”
  孟楚妩一把将席小胭抓住,轻轻一拉便将她裹入胸怀,从背后搂住了她。
  席小胭就像一条光滑的小鱼,不停扭动着,“我不喜欢背对妩姐姐!”
  孟楚妩依言松了手,以为她只是换个姿势,
  哪想到席小胭倏地从她的怀抱里滑开,跟着一个翻身,这样她又能一览无遗地看着孟楚妩了。
  “我只想这样什么都不做、静静地看着妩姐姐。”她的声音带笑。
  孟楚妩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她的开心。“被你你这样涩眯眯地看着,姐姐睡不着的。每天我这不就是被你看醒的吗?”
  “妩姐姐也太娇气了吧!我一没吵二没闹,涩眯眯地看一看怎么就把你看醒了?”
  “胭胭是没吵没闹,但是你的眼神很吵很闹——”
  “我的眼神怎么很吵很闹了?”
  “你的眼神不停喊着:姐姐快醒醒、姐姐快醒醒,我不想一个人待在你的美梦外面;姐姐醒醒、快醒醒啊,快醒来看看胭胭呀,人家不想要你做我完全不知道的美梦;妩姐姐你是不是——”
  孟楚妩闭着眼睛,将席小胭的声音和语气模仿的七八分像。
  “哈哈哈……妩姐姐你真会加戏哦!”
  “姐姐才没有加戏!”孟楚妩依然闭着眼睛。闭着眼睛,她也能看到席小胭那双春光灿烂的眼睛依然在看着她,“我郑重地警告你,要是你坚持再看,拒不乖乖听话立刻马上/陪/睡,那么姐姐只好不顾一切再来一次!”
  “那我——”席小胭咯咯笑着,“坚持要多看几次。”
  “好你个贪心的姑娘!”孟楚妩倏地睁眼,一个猛虎扑身,将身娇体软的席小胭控在自己的身下。
  两人上下四目相对,眼睛里都带着欢闹的笑意。
  席小胭刚想反抗,却被绝对地掌控着局面的孟楚妩立刻钳制住双手。
  “啊~呜!”孟楚妩学虎啸,欲擒故纵说,“给你一个求饶的机会!”
  “喵喵喵——”席小胭脸上桃花朵朵开,红得迷人,“如果我不想求饶,坚持要——”说着,她扬起膝盖,在孟楚妩的屁股上撞了下,“摸老虎屁股呢?!”
  那挑衅的语气恨得孟楚妩牙痒痒,“啊~呜、啊~呜!”
  她叫着对着席小胭细长的脖颈俯下去,贴到上面之后说,“啊~呜——种草莓警告!”
  “哈哈哈哈哈……”席小胭笑到快要抽搐了,两条细长的腿不停地打着床垫。
  孟楚妩呼出的热气让怕痒的她很快就笑到全身瘫软。
  孟楚妩种下一颗草莓,贴在她的脖子上闷声问,“老虎屁股还摸吗?”
  “哈哈哈哈哈哈……”席小胭再受痒,又止不住大笑。
  孟楚妩不停哈出热气。
  “姐、姐、不——啊哈哈哈哈哈……”席小胭很快就笑到体力不支。
  孟楚妩本已经被撩拨得有了兴致,但气氛却被席小胭给笑没了。
  不停撩的人是她,笑场破坏气氛的人也是她。
  一个翻身,她放开了她。
  偏偏某些人却笑老虎是病猫,她顾不得抹去笑出来的泪花,癫狂地继续调皮,“送到口也不吃,莫非是昨晚太那啥——还没缓过来?!”
  “席小猫,吃干抹净警告!”孟楚妩实在不能忍她这般嚣张,一夜长眠,她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八/九分,“十次全套!”
  说完,才躺平的她又翻身朝席小胭盖过去。
  “姐姐,别光用嘴说的,证明给——”
  “我”字还来不及说出,席小胭的嘴就被孟楚妩密不透隙地堵住。
  她们像天空中撞到一起的两朵云,在清晨日光的照耀下,白得格外耀眼。
  那交织在一起的欢笑和叹息,听起来比中了亿万彩票的快乐还巨大很多……
  最终的结果就是,席小胭为自己的调皮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用孟楚妩的话来总结就是:身娇体软的小O不自量力地挑衅温柔但绝不缺乏实力的大姐姐A,最终被吃到精疲力竭——
  “妩姐姐——”席小胭立刻打断,她像只小猫咪一样窝在孟楚妩的怀里,“其实,人家还剩很多力气的。”
  “是吗?”孟楚妩笑,“那刚才哭喊着叫不行了的人是谁?大声说出你的答案!”
  “啊?是谁啊,谁那么弱?!”席小胭决定对那一幕失忆到底。
  反正,也没有留下证据。
  “敢耍赖,那姐姐只好再再来一次了!”孟楚妩倒要看看,席小胭的嘴到底能有多硬。
  席小胭忙堵住孟楚妩咬过来的嘴,咯咯笑着说,“我们是不是该起床了呀?”
  孟楚妩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十点钟,她打算缓一缓等到午餐时间再起,便逗席小胭说,“请问,你的腿允许你起床吗?”
  席小胭是个要强的人,她立刻从孟楚妩的怀里退离,试图来一个漂亮的弹跳起。
  结果,站是站起来了,就是有点勉强,跟着腿一软,“嘭”地跌倒在床。
  “哈哈哈哈哈……”爆笑的人换成了孟楚妩。
  瘫坐下来的席小胭忙捂住孟楚妩的嘴,“妩姐姐,刚才的那一幕请当作没看到!”
  孟楚妩挣脱了席小胭的手,“姐姐呢是一个尊重事实的女人,所看到过的一切,绝不会当作没看到!”
  “妩姐姐真的好坏!”
  “谢谢胭胭认可。”孟楚妩一脸得意。
  “唉,真的好累啊!”席小胭面对现实认输了。
  强行起床确实不允许,于是她软软地又钻回了孟楚妩怀里。
  “早知如此,何必逞强。”
  “可是——”席小胭枕在孟楚妩的胳膊上,“也好快乐!”
  “嗯,姐姐也很快乐!”孟楚妩发出餍足的叹息。
  “妩姐姐,你知道吗?”
  “什么?”
  “这是我自分化之后,最、最难忘的一个情热期啦!”
  “如何难忘?”
  “姐姐就不要明知故问了哦!”
  “以后,你还可以拥有更多难忘的情热期。”
  “好大的口气啊,我好喜欢啊!有了妩姐姐,情热期应该就不会那么难捱了吧。”
  “席小胭,你这是把姐姐当作情热期工具了吗?”
  席小胭扬起头,在孟楚妩的脸上啄了下,“谢谢妩姐姐,给了我那么多的,快乐!”
  孟楚妩捏了捏她的鼻尖,“胭胭也给了,姐姐很多快乐!”
  “姐姐给胭胭的快乐更多!”
  “你怎么连这个也要攀比?”……
  第三次上楼请她们吃早餐的池清刚好听到孟楚妩刚才的那记爆笑,
  平日里对家里一切都无比淡定的她这次似乎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她返回楼下,对晁枝说:“晁姨,今天我绝不会再上楼了!”
  “怎么——还在继续啊?”晁枝老脸都忍不住变红。
  昨天晚上的就不说了,从七点多到现在——到底是年轻人啊!
  池清点点头,屋里的笑声听起来多快乐啊,搞得她也有点忍不住心旌摇荡了。
  要是再上楼,她非要先服用下抑制剂才可以了。
  “别管她们了,告诉康姑午餐比平日早半个小时。”晁枝摆摆手,离开了餐厅。
  一旁的陈蓝迎早忍不住了,晁枝一走,她就跳到池清身边,“池姐,快告诉我你都听到了什么呀?你脸色,真的很可疑哦!”
  池清一把推开她,“没事别靠姐那么近好么!”
  “怎么?”陈蓝迎不明就里。
  “虽然姐是Beta,但不是性冷淡!”
  “这么说——”陈蓝迎恍然大悟。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劝你没事的话离孟小姐的房间远一点,免得被她的信息素那啥——”
  “池姐,我去给你买抑制剂!”
  “不用,上次买的还有。”池清去休息前到厨房里向康姑转告了晁枝的吩咐。
  陈蓝迎生怕池清有事,一直跟她回到房间,给她到了服抑制剂的温水。
  池清服了Beta专用的抑制剂后,体内的躁动才慢慢平复下来。
  “你这小O,今天怎么那么体贴?”
  “我一直很体贴啊。”
  “今天怎么不磕孟小姐她们了?”
  “磕呢!不过你不是不舒服吗?”
  “……你这是在担心我?”
  “池姐真的过分大条了。”
  “我大条我的,你干什么脸红?”
  “池姐休息吧,我出去干活了。”
  看着陈蓝迎离开的背影,池清觉得她不太对劲,便冲着她说,“你要不要也服点抑制剂?”
  “不用,我又没去过楼上!”陈蓝迎头也没回。
  午后,孟楚妩收到席家家宴的邀请函。
  这让她大感意外,也有点不安,因为席家向来不待见她(渣A)。
  说起来,直到现在她只进过一次席家,而被正式邀请,不论对她还是渣A都是绝无仅有。
  席小胭将孟楚妩的心思看在眼里,“妩姐姐,不用有心理负担哦!这是我们席家每年年中的家宴,大多人我们结婚的时候,你都见过的。”
  “胭胭,席大司令这是——”孟楚妩不太确定心里话能不能说。
  她们要结婚之前,席大司令曾在家人面前扬言永远都不会承认孟楚妩为家人。
  现在邀请她去参加家宴,所以这么快就要自己打自己脸了吗?
  “我爸爸妈妈,应该是认可妩姐姐了吧。”席小胭知道孟楚妩想说什么,“姐姐还在为我爸以前对你说过的话气恼吗?”
  “还在气恼不至于,但这种场合,要是再发生以前的那种不愉快,岂不是两方都不自在?”
  “所以妩姐姐是不想去吗?”
  “胭胭希望姐姐去的话,姐姐当然不会不想去。”
  “嗯,我希望妩姐姐去的。”
  席小胭不改直接的个性。
  以前,席家就没有一个人看好她和孟楚妩的婚姻。
  现在,既然他们主动邀请孟楚妩参加家宴,她当然希望她去。
  席小胭虽然不至于很虚荣,但她还是想要让那些怀疑过她的亲朋们知道,孟楚妩是值得托付的人。以及,结婚之后,她过得很开心。
  “那行,我们去吧。”
  “妩姐姐,我爸妈虽然反对我们,但不至于把我们叫到亲朋面前羞辱。”
  “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只是不想再惹得彼此不愉快。”
  “我们不要刺激我爸,就没事。”
  “嗯,姐姐尽量。”孟楚妩还是有点怵然。
  六月二十号这一天晚上,孟楚妩和席小胭成了席家年中家宴上最耀眼的一对。
  与孟楚妩所担心的相反,席大司令不只对她礼待有加,还一反常态,史无前例地夸赞她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女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