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时光的错觉。那时候,她们常常这样坐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上次见面,我本来就想说,但当时你姐姐也在,不太合适,就一直拖着。”
  姜恬洋知道该和席小胭保持距离,不论之于个人层面,还是家庭层面。
  这是她拖着没联系她的原因。
  “哦,那天我姐姐放心不下所以——”
  “嗯,可以理解。”姜恬洋顿了顿,“我一直想问,你们有没有继续调查腾云剂的事情?我个人并不相信那是咖啡店员工所为,那案子结得有点草率了。”
  “实不相瞒,家父确实有继续调查,但却毫无进展。”
  席小胭不确定姜恬洋是不是在探自己口风。
  她毫不迟疑地回答,因为只要显得有一丝迟疑,她怕她会立刻从自己的的微表情中读出蛛丝马迹。
  但,她却对她最大程度地保留了。
  “那天是我约你出去,我一直对这件事情感到非常愧疚。”
  “好在有惊无险,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席小胭其实非常讨厌再提这件事。
  因为,这件事总会让她想到Omega的弱势,继而被自己的无能为力一次次刺伤。
  “姜姐姐不必一直自责的,那种事情,非你我所愿,我们不要再提了吧。”
  虽然这么说,但席小胭知道,这件事并没有彻底过去。
  因为姜熹洋的事情,她已经对姜恬洋有所怀疑,所以才最大程度地对她保留了。
  将心比心,她觉得姜恬洋一定也会对她有所保留,这是自然的。
  两个人都在克制,尽量不要触及过于敏感的话题。
  “还有照片那件事,”姜恬洋垂下眼眸,“这件事我做得特别差劲,小胭应该对我很失望吧?”
  “为什么这么说?”
  席小胭明知故问,她不自觉地挽了挽头发。
  比起这个,其实,当时姜恬洋给她递文件袋时神情中“我还是觉得孟楚妩配不上你”的意味更让席小胭受伤。
  每次回想起她那那种轻视孟楚妩的眼神,她都会特别痛心。
  “不知道孟楚妩有没有跟你提过,那之后,大约是给了你照片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在街头偶遇,然后到咖啡厅里聊了几句,也是针对照片这件事情。
  “有一句话孟楚妩说得很对:如果你珍惜你和席小胭的情谊,那些照片你不应该给她。当时我没有承认,但事后回想,却不得不赞同她的话。
  “我把照片给你,对你伤害应该很大。抱歉,我本该处理的更理智一些,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对孟楚妩有误解和偏见,觉得她——”姜恬洋顿了下,然后艰难地说,“觉得她配不上美好的你。”
  “既然姜姐姐坦诚以待,那么我也要跟姜姐姐坦诚以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最有权利评判妩姐姐能不能配得上我,而我的答案是,她比我所想象的要好百倍千倍,她绝对配得上我!”
  “这样吗?”姜恬洋看着眼神坚定的席小胭。
  这姑娘,从好多年以前就这样明确,好像从来没有迷茫过。
  也许,她所看不到的孟楚妩的魅力,席小胭看到了。
  “嗯。”席小胭非常坚定地点头,“所以,以后请不要再为我有这样的担心。至于你给我那些照片,我该谢谢你的,幸好姜姐姐帮忙拦截了下来。”
  “那我就放心了。”姜恬洋垂首,“我要说的就是这两件事,小胭妹妹呢?”
  这时候,她们点的饮品到了。
  席小胭想,刚刚姜恬洋问她腾云剂的事情还有没有继续调查,
  有两种可能,一,她真的不知道她姐姐与这件事有关;二,如果她知情,那就说明她想从席小胭这儿套这件事的进展。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她一定知道她姐姐是不是在装疯。
  以席小胭对姜恬洋的了解,第一种情况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件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跟她说下去了。
  “最近看妩姐姐的剧本,我忽然想起高中时代,那时候姜姐姐的剧本不是在学校广为流传吗?甚至,你毕业之后,话剧社都还常常演你的剧本呢!
  “虽然姜姐姐没跟我说过,但我知道你去念了你喜欢的影视戏剧文学。”
  “这个啊!”姜恬洋凄然一笑,“我早放弃了,研究生我念的是行政管理,没意外的话应该会继续读博。”
  “这么说,姜姐姐已经没再写作了吗?”
  “大学毕业之前就彻底放弃了。”
  “啊,好可惜!”
  席小胭由衷地为她放弃所爱感到遗憾。
  她知道她放弃大概是为什么,她姐就是她大学毕业的那年夏天出事的。
  “小胭,你很幸运,也很勇敢,一直能走在去喜欢的道路上。”姜恬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夏天,和薄荷茶很搭!”
  “姜姐姐!”
  “不许同情我!”
  有的人不论过了多少年都不会变。
  姜恬洋的这句话让席小胭似曾相识。
  看着对方纯良清新的眼睛,她想起来了,是姜恬洋毕业的那个夏天,她告白被自己拒绝之后,离开之前,她说过这句话。
  时隔多年,她又说出同样的话,不同的是,那时候伴随这眼泪;而现在,姜恬洋的嘴角却挂着仿佛释然的笑。
  人终究是要跟自己和解的吧!席小胭怔怔地想。
  “没有了吗?”姜恬洋知道,刚才席小胭问的,不是她跟踪她到这儿的重点。
  但她不想逼她,就算她不说,她也绝不会给她压迫感。
  “有一句话很难以切齿。”
  “没关系,这一刻,让我们忘了我们背后的家族,忘了孟楚妩,就当做我们又回到了最初遇见的那段时间——”
  果然,这么多年过去,席小胭发现她们依然还是有这样的默契。
  不只是她,对于姜恬洋也是,不能继续来往,说一点都不遗憾是假的。
  但是人生就是这样,虽然什么都想要,但更多的时候,你却只能选其中一个。
  二者不可得兼,就好像是人生游戏的规则。
  “姜姐姐,也许以后我们都没办法想今天这样坐在一起聊天了。”
  “很遗憾!我也是这样打算的。”
  席小胭默默地点点头。
  姜恬洋叹了一口气,那声叹息中的无奈,令席小胭伤感。
  分别前,姜恬洋说,“小胭,我依然衷心地祝福你!”
  “姜姐姐,你也要幸福!”
  六月的晴天,天空蓝得可怕。云朵白得可怕。
  蓝白各自为伍,界限分明。
  看着姜恬洋离去的背影,席小胭的心无比潮湿,一如她高二那年的夏天。
  让更失落的那个人先离开,是她温柔的慈悲……
  片场的孟楚妩,因为席小胭午间的缺席,她总是心神不宁。
  虽然下午继续拍戏之前,席小胭又给她回了电话,解释了她早前匆匆挂断电话的原因,孟楚妩也能确定,她见过姜恬洋之后已经安全地回到家,但她依然觉得,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似乎有什么关于她们的事情在邪恶地酝酿,一点一点地在以她不知道的方式在逼近。
  这种不确切的预感让孟楚妩感到窒息!
  她一直按捺不住这股预感,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正拍着戏的她,思绪忽然被莫名地加快的咚咚心跳突地打断,
  于是,她不得不喊停,她能想到的意外只有一个,于是跑到人群之外,立刻给席小胭打了电话。
  孟楚妩的举动搞得大家莫名其妙,她那明显不在状态的样子让人担心。
  导演收回追随着她的目光,他让孟楚妩的助理过去去看看,说要是状态不允许,就让她先去休息一会儿。
  看着阿蜓向不远处的孟楚妩走去,大家开始议论起来,每个人都觉得,一定是有什么可怕的意外发生了。
  不远处,孟楚妩对大家的议论置之不理,在电话中,她亲耳听到了席小胭迷迷糊糊的声音,亲耳听到了她说她刚刚在做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幸好孟楚妩的来电及时将她吵醒——
  “好累,妩姐姐,让我再躺一会儿!”席小胭迷迷糊糊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孟楚妩放心不下,又给晁枝打了电话。
  晁枝说:“席小姐中午回来,没什么异常的!”
  “晁姨,你确定吗?”孟楚妩郑重地问。
  “我确定。席小姐吃完饭之后,上楼休息去了。妩小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我这就去楼上看一看?”
  “不用,我才给胭胭打过电话,她还在午休。”
  见孟楚妩挂了电话,阿蜓走近她,关切地问,“孟姐,是不是有事,还能继续拍摄吗?”
  “嗯,继续。”孟楚妩又返回片场。
  虽然坚持继续拍摄,但她依然不能很好地进入状态,以至拍摄效率比以前低不说,拍摄效果也没有达到导演预期。
  收工前看回放的时候,孟楚妩立刻指出她表情和眼神没到位的节点,有几个镜头,角色那种对实验成功的渴望和对打破生命局限的执著表演得不够饱满——
  孟楚妩语带歉意地说:“抱歉!明天重拍吧。”
  李像见她神色倦怠,安慰了一句,“也没那么差。”
  “我可以做得更好。”孟楚妩对自己演戏的要求向来很严格。
  “嗯,那明天再说,今晚好好休息。这几天辛苦了。”李像是脾气很好的导演。
  离开片场,孟楚妩回到休息室准备换衣服时,有电话打进来。
  看着来电,白天那种让她心慌的预感又来了。
  仿佛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又无从捕捉的危险正在逼近,她感到她随时都有可能受到致命的攻击——
  而从不曾给她打过电话的陈蓝迎的来电,就是这个致命攻击的开端!
  孟楚妩对这个没有根据的结论深信不疑。
  接通后,她正色道:“喂!”
  “孟小姐,我是陈蓝迎。”
  电话的那一头,小女佣的声音透出急切。
  她的声音比平时大很多,语速也快很多。
  “别急,慢慢说。”
  “我表姐收集到证据了,现在你能立刻去见她吗?”
  “你说清楚一点,她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着急?”
  “她收集证据的事情曝露了——”孟楚妩仿佛听到了小女佣咽喉咙的声音。“姜熹洋的人正四处找她!刚刚我表姐已经从小道离开了碧热泉疗养院——现在只有孟小姐能救她?”
  “为什么只有我能救她?如果生命安全受到威胁,她应该立即向警察求救!”
  “那些证据,和孟小姐有关。我表姐——她不相信警察。”
  “我现在要去哪里救她?”
  “她正赶往七街夏至巷的当小鹿当铺!”
  “到那边怎么交接?”
  “孟小姐的号码我已经发给我表姐,等一下我把我表姐的照片发给你。”
  “好。”孟楚妩正准备挂电话,想起什么,又问了一句,“家里都好吗?”
  “——家里,嗯,家里如常。”
  七街距孟楚妩家远,离片场却还算近。
  那边与碧热泉疗养院和片场呈三角形,从片场过去半个小时之内应该可以到,在决定过去之前,孟楚妩决定先给席小胭打个电话。
  作者有话说:
  谢谢“我老公陆婷”投雷支持
  谢谢“常常似风”投雷支持
  么么么啾啾
  作者咕会继续努力哒


第73章
  电话里,席小胭说,“妩姐姐,我正等着你回家一起晚餐。”
  “姐姐现在要去七街一趟,去那边取点东西,晚餐胭胭先吃。”
  “啊——七街吗?!”席小胭不由一阵惊愕,“白天,我梦到了亲爱的猫头鹰咖啡店!”
  “不是去咖啡店,等我回家再跟你解释。”救人和去拿证据要紧,孟楚妩确认席小胭没事,连戏服都忘了换就起身往外走。
  “孟姐——”阿蜓惊疑地叫了一声。“你怎么?”
  孟楚妩回头,拉远话筒,对阿蜓匆匆说了一句,“你下班吧,明天见。”然后又继续跟席小胭通话,“今晚一定不要出门!让罗枇姐妹俩保持警惕!!”
  “为什么?”席小胭立觉异常,“妩姐姐,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和我今天到碧热泉疗养院有关?!”
  “你去了碧热泉疗养院!白天怎么没说?!”孟楚妩匆忙往外的脚步并没停下。
  “确切说没进去,我白天说的在路上碰到姜姐姐——实际情况有点复杂,我在车上看到她,就忍不住跟踪了她,跟到疗养院附近时被她发现了,不得已我们才见面的!”
  “你跟踪她?——”
  “因为她和陈诵霖在一起嘛,妩姐姐之前说过陈诵霖不对劲,我就——对了,她是姜姐姐的堂妹。”
  “你们见面的过程中,有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
  “没有。”
  孟楚妩料想姜熹洋现在一定在忙着追踪陈蓝迎的表姐,不至于立刻把矛头对准她和席小胭,当务之急还是先去见护士小姐拿到证据要紧。
  “胭胭等我回家。”
  “妩姐姐,是跟姜熹洋有关吗?”
  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席小胭几乎本能地联想到了她。
  “算是,没时间了,回去我再跟你解释。”
  “你要去的地方,告诉我好吗?”
  “七街夏至巷当小鹿当铺。”
  “妩姐姐小心!”
  “别担心,紫太也在。”
  紫太对孟楚妩是司机和保镖的综合体,这小伙子,身手是很不错的。
  “哦,好。我等姐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