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让孟楚妩长点记性。
  今天只是校园,娱乐圈里比刚刚的女生好看的女人一抓就是一把,觊觎孟楚妩额人肯定不少,如果她依然像以前一样没有界限感的话,以后,比今天夸张的事情、让她更难受的事情只会更多。
  所以她不禁说得,很重。
  “胭胭,你不是说过,你不会再为这种事情生气和不安了吗?”
  “妩姐姐,你不是也说过,你不会再让我为这种事情不安和生气了?!”
  咄咄逼人的席小胭又来了!孟楚妩急了,“可是——”
  “或许妩姐姐应该想一想,为什么随便一个女生敢碰瓷你?!”
  说完,席小胭向她们停下树荫下的车走去。
  孟楚妩怔了怔,忙追上去。
  她忽然明白了席小胭的意思。
  生那个女生的气只是表面,而她的内心,是不安和没有信心。
  她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渣A丰富的情史。
  是的,在外人眼里,孟楚妩就是一个四处留情的花蝴蝶,她最难以抗拒的,就是貌美如花的女Omega。
  那些过往,孟楚妩就算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坐到车上,打开空调,冷气令她们慢慢平静了些。
  孟楚妩迟迟没有发动车子,席小胭也懒得问为什么还不走。
  无声的拉锯令车内慢慢变得窒闷。
  “我承认我——”
  “我承认我——”
  两个人异口同声,又不约而同地戛然而止,想让对方先说。
  好不容打破了无声,沉默旋即再次笼罩下来。
  见孟楚妩一直没开口,席小胭只好先说,“妩姐姐,你要承认什么?”
  她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刚才在阳光下的那种冷意淡了,但声音中明显多了委屈。
  那淡淡的委屈恰如其分地激化了孟楚妩心头的愧疚感。
  虽然说她不曾风流过,但她注定要永远背负渣A的花名了。
  发生刚才的那种事情,席小胭绕不开,孟楚妩也绕不开。
  那些令人不愉快的过往,如果不放下,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定时炸弹。
  没有安全感会让感情动摇;愧疚感也同样不利于感情,它会打压人的信心,将人束缚在于事无补的自责中。
  “姐姐承认,是我粗心大意了。作为已婚人士和公众人物,我不该对任何一个试图靠近我的陌生人掉以轻心——”
  “还有呢?”席小胭意识到说错,忙更正,“不,应该是,还有吗?”
  孟楚妩一怔,难道应该还有吗?
  席小胭这语气,分明就是还有啊。
  但孟楚妩已经想不到应该还有什么了。
  “要不我替妩姐姐说吧——”席小胭将错就错,“结婚之前,妩姐姐说的那些誓言,我是真的相信的,你可以觉得我傻、天真,但姐姐说的:我是姐姐的港湾和归宿,是姐姐的最后一个;遇到我之后,这个世界对姐姐而言就只剩下我和别人;姐姐所有的过往都是找寻,而我才是答案……这一切,我想继续相信。
  “妩姐姐,可以吗?
  “我承认现在我没有以前那么坚定了,尤其是面对刚刚的那种事情的时候,因为,以前我对妩姐姐的期待没有现在这么多。
  “我知道这种期待是我单方面的,并非每一种期待妩姐姐都有义务满足我。
  “可是,我还是希望,我和妩姐姐的感情,至少是从我们结婚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希望我们的感情可以纯粹一些,招蜂引蝶的事情,可以少一些。
  “我才发现,也许不是妩姐姐不想给,而是,这个世界不允许,毕竟妩姐姐这么闪耀,闪耀得就像天空的太阳,每个人都有可能被你照耀、被你吸引。
  “想要独占姐姐,究竟是我太贪婪了吧?!”
  席小胭说完,扭头看向窗外。
  她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到像是在说与她无关的人的事情。
  孟楚妩却听得心一阵一阵地揪紧。
  安全感那种东西,今天会因为某件事情牢牢地盘踞在人的心头;
  但下一刻,它同样可以因为一件别的小事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于过往,孟楚妩知道已经无力改变;哪怕再愧疚,但对她却也只是一种很短暂的情绪。
  她不喜欢让自己沉溺在无法改变的过去中,更何况,那些都并非她本人的经历,所以就算洗不清,她也不打算一直自责。
  但有一点,孟楚妩承认席小胭说得很对,招蜂引蝶的事情,是绝对要杜绝的。
  “胭胭,姐姐不是什么太阳!我们大家都一样,打个比方,一个花园里开着几十上百种花,肯定有一些会比较惹眼醒目的,不管被多少人看、多少赞赏,但那朵花,终将只会有一个人能摘得——
  “她只能属于摘取她的那个人。
  “胭胭已经得到了姐姐,不是吗?你这不是贪婪,而只是不够自信。我想,就算我承诺得再多,就算你再如何相信姐姐,但如果胭胭不够自信的话,即便我能够完全避开刚才的那种事情,你还是会因为别的——诸如,结合计划被打乱、诸如被席大小姐的刺激、诸如我不在你身边……这一类的事情也会跑过来折磨你。
  “我对胭胭的感情——
  “怎么说好呢?我(渣A)有过那么多的感情,但是,我唯一愿意与之携手进入婚姻、甘愿一辈子与之相守的,真的只有胭胭,假以时日,你一定会看见姐姐的心。
  “我愿意,百分之百愿意让胭胭继续相信我对你说过的誓言;我希望胭胭可以相信自己,你值得。”
  孟楚妩还有很多话想说,
  却怕说得太多适得其反,便停了下来。
  她的余光瞄见,席小胭依然面朝窗外。
  不确定她认不认同让她手心嗞嗞冒汗。
  “妩姐姐——”席小胭长呼出一口气,“你真讨厌啊!”
  “??讨厌?!”孟楚妩不确定她指的是刚刚被动招蜂引蝶,还是因为她的那番话。
  “说得我——”席小胭低下头,“心服口服。”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缺乏安全感。
  没想到,更严重的是,在这段感情中,自己还是不够自信。
  这是她一直没有察觉到的,就像孟楚妩说的,如果自信,自信自己值得被她喜爱、被她守候,那么,安全感会有,诸如此类的花边,也终将是淡云轻风。
  “胭胭,姐姐愿意为了让你有安全感尽全力。不过,终极的安全感,应该是来自于自己内心。我们虽然结了婚,但同时,我们也应该保持独立;
  “姐姐希望,如果有一天姐姐因为什么意外不得不离开你的话,你可以依靠自己的安全感好好地生活下去——”
  “妩姐姐,是不是因为姜熹洋,你才这么说?”席小胭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孟楚妩离开她——这种事光想一下她就快要窒息了。
  “不!”孟楚妩摇头,“我们生活中的绊脚石,应该不只有姜熹洋,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谁也说不准!”
  “既然未来的事情说不准——”席小胭侧首看过来,“今天我们尽全力生活、尽全力相爱,不可以吗?”
  “……嗯!”
  “现在,必须要让妩姐姐抱一下我才能呼吸了。”
  “来。”
  孟楚妩侧身,半起立,张开双臂。
  席小胭凑过来。
  两个人抱住,脸颊贴在一起,亲昵地蹭着。
  “妩姐姐,说你喜欢,然后亲我!”
  席小胭在孟楚妩的耳畔说。——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慷慨灌溉营养液+20+10
  谢谢你啦一直这么支持
  么么么哒


第71章
  不喜欢被人惦记,尤其是被恶人惦记。
  这件事,席小胭和孟楚妩保持着一致想法。
  最终,对孟楚妩将接演新戏这件事,席小胭从担心变成支持,她也想及早揭开阳纱梦到底是谁的马甲。
  五月底,孟楚妩新戏的开机发布会不出所料地登顶热搜。
  《杀死女科学家》未拍先火。这部电影因为主创阵容和女主角的生命实验颇有争议立即引发广泛讨论,
  “李像导演,YYDS;孟楚妩,YYDS;阳纱梦,YYDS——十星预定!”
  “继爱情、动作、喜剧和冒险片之后,孟影后终于要对恐怖电影出手了!”
  “定妆照倾倒众生的女科学家啊啊啊啊啊我可以……孟影后我永远相信她!”
  “倒也不必,影后烂片也不是没有,可架不住惊悚悬疑题材我的菜!还是,先期待一下下。”
  “影名叫《杀死科学家》受众会更广泛,给科学家加性别画蛇添足了。”
  “我们孟影后是不是出来赚奶粉钱了啊?哈哈哈哈哈嗝!”
  “掐指一算,影后和鹭城第一美O结婚已经一个多月了诶——”
  ………
  《杀死女科学家》六月一号正式开拍。
  预料之中分开的这一天还是到来了,孟楚妩不在的家,席小胭觉得空空的。
  失去她的身影,楼上楼下都格外安静。
  席小胭已经做了很多事情,一个早晨还是没有过去。
  见她坐立不安、心神不宁的,在一旁打扫的陈蓝迎说:“席小姐,孟小姐中午始终有休息时间,你可以去探班呀。”
  第一天就去探班,席小胭觉得太黏人了,加上孟楚妩建议过她非必要不出门,“妩姐姐今天才复工,我去探班应该不太合适!”
  “有什么的呀,新婚别的不舍,大家会理解的!”陈蓝迎说得就像她经历过似的。
  一旁擦花瓶的池清冷不防拽了下她衣角,用眼神警告她,“席小姐出去要是遇到什么意外,你负得起责任吗?”
  “出去一下怎么就有意外了?!”陈蓝迎默声反驳,见孟楚妩和席小胭分开,她也很不习惯。
  过去一个多月,她们都是如漆似胶、形影不离的。
  今天的席小胭失魂落魄而又孤孤单单,也不知那边的孟楚妩怎么样?
  “干你的话,别添乱了。”池清硬生生地把她从席小胭眼前拉开了。
  席小胭沉浸在思念里,都没发现两个小女佣的动作。
  妩姐姐难道都不想我呀?
  早晨出门前,她明明说过只要有空就会发消息、打电话,
  现在,消息停在了十点二十分钟,电话更过分,停在了九点十分;
  十点五十发给她的消息,都过了快二十分钟,她居然还没回消息!
  席小胭望着手机上停滞了的时间点,开始坐不住了。
  在客厅里,眼前是她喂鱼时的身影;
  在起居室,是她逗小猫咪时乐呵呵的场景;
  回到卧室,早晨看着她醒过来时的一幕幕不断浮现;她捏自己的鼻子、刮自己的脸颊时的亲昵——甚至,席小胭觉得她的气息也开始缠绕过来了……
  片场里,孟楚妩正忙着拍第一场戏:女主的出场。
  选角的时候,李像一直觉得孟楚妩外形太过出众,耀眼夺目的她担任女主多多少少会削弱惊悚的气氛。
  但孟楚妩很快就让他见识到,好演员可以演什么是什么。劳模影后可不是她自封的,靠的是演技和工作态度让同事和粉丝们心服口服——
  连宫雪伊都惊讶了,新戏镜头下,孟楚妩专注、认真,投入、到位,连工作态度都无可挑剔。
  以前,每一次初到片场,她最关注的从来都是剧组里哪个小女O最漂亮、哪个女O单身;她不会主动过问工作行程,更不会提前准备台词。
  而今天,论台词功底哪家强,整个片场无人能出孟楚妩左右。
  而且吧,她所扮演的角色的助手是新晋花旦陈诵霖,她主动到孟楚妩跟前打招呼,她居然没夸她可爱,反而说起演戏,“你对你的角色有什么看法?”
  宫雪伊大跌眼镜,这种问题从她口中问出来,她都听得有点心慌。
  所以,结婚真的会让人改头换面吗?
  共事八年多,她就没见孟楚妩和别的演员讨论过对角色的看法,后面听她说起来,居然能讲得头头是道,俨然一副前辈的模样——
  片场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很快被孟楚妩过硬的实力和饱满的工作热情感染,
  开机第一天原本计划拍三场戏,早晨居然完成了两场,
  午间休息前,李像导演收工总结时最后说了一句,“下午,大家都要向孟小姐看齐!”
  “向影后看齐!”大家士气很高。
  散场后,陈诵霖又来到孟楚妩跟前,很自来熟地说:“我想请孟姐关照!”
  陈诵霖和孟楚妩在同一个经纪公司,她之前主要演电视剧,和孟楚妩并无交集。
  孟楚妩仔细看了看这个三番两次到自己跟前刷存在感的女孩,是长得颇为俏丽可人,“关照?”
  “我一直超仰慕孟姐的!就——好不容易有合作机会,我希望能向你请教演技。”
  “别说什么请教,互相学习吧。”孟楚妩的语气很淡,对于这种陌生但过分热情地凑过来的后辈,她一向敬谢不敏。
  “嗯,我就知道孟姐对我们后辈最好了!”陈诵霖眨巴着眼睛。
  孟楚妩身后的阿蜓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
  这位新晋小花为了抱大腿也是够拼的,才第一天早晨就向孟楚妩不知暗送秋波几次。
  孟楚妩都当没看见,她还不死心。
  这种事搁以前阿蜓也习以为常,
  但现在孟楚妩都结婚了,妹妹啊,你醒醒吧,你和席小胭真不是一个level.
  “下午见。”孟楚妩依然维持着礼貌,自动忽略了陈诵霖的故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