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多。”
  “哦!”紫太去了。
  晁枝折回屋里。
  楼上,孟楚妩还握着席小胭的手,抑制剂里有镇静剂成分,这时她眼皮已经开始不停打架,但显然,她并不想睡,所以一直强撑着。
  席小胭不想说话,她就想静静地看着孟楚妩。
  “姐姐哪也不去,会一直待在胭胭身边。”孟楚妩轻声说。
  “真的吗?”席小胭的声音已经含糊不清……
  晁枝返回楼上,敲门走进去的时候,席小胭已经睡得深沉。
  “妩小姐,你要休息吗?我帮你——”
  “还早。”孟楚妩感觉头变得更沉重了。
  房间里还残留着席小胭带有春风气息的信息素,但晁枝感觉不到,Beta本身对信息素就不敏感,更何况到了她这种年纪。
  “有些话,我想对妩小姐说。”晁枝知道,注射过镇静剂和抑制剂之后,席小胭一定已经睡得深沉。
  孟楚妩确定并不会打扰到席小胭休息,就忍住肢体的疲累和脑袋的昏沉,将席小胭的手放到被子里之后,她微微转身,对晁枝说,“晁姨,坐下说吧。”
  她们身旁有木凳。
  “不了,也没几句话。”晁枝双手握在前,两手勾得有点紧。
  孟楚看得出来,她心情应该也挺沉重。“晁姨还跟我见外啊!”
  “妩小姐身为Alpha,可能不太理解Omega的被动和辛苦——”
  孟楚妩见她难以启齿,便温和接道,“晁姨是Beta,能理解吗?”
  “以前我跟织星小姐一起经历了很多,见识过她受的各种苦,今天又看到席小姐这样,就想起那段日子。你不是答应过晁姨,会跟席小姐好好过,不伤她的心吗?”
  所以,在这个管家阿姨看来,她已经伤了席小胭的心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席小胭也有可能如此以为?!
  想起她不想注射抑制剂的哀求眼神,孟楚妩怔了下,抬眸看向晁枝,“我跟胭胭,不正好好过着的吗?”
  她知道,今晚请医生给席小胭注射抑制剂的事本就令人费解。
  孟楚妩心里一片惨淡,席小胭不解,晁枝不解,唐医生估计也不理解,现在,连她本人也开始不解起来。
  今晚的一切,到底只是因为受伤不能结合更多,还是因为,她依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暗中退缩?
  “席小姐一个月注射三次抑制剂,妩小姐不心疼吗?”
  想起以前孟织星遇人不淑,也有过类似这样的悲惨遭遇,晁枝心如刀绞,不觉间就把话说重了。
  “晁姨,我知道怎么做对我和胭胭更好!”
  孟楚妩面上一派平静,语气也非常有说服力。但是,她的心却是摇摇欲坠的。
  她不担心、不心疼席小胭吗?
  不,她比任何人都更担心、更心疼她,只是,阻挠着她和席小胭靠近的事情接连发生,以至于她不禁想,这很可能是阿系说的那样,她在签约中的迟疑触发了小说的炮灰机制,再就是,原书中渣A的炮灰属性过于强烈。
  所以,她宠妻的绊脚石才这么多。
  “那——是我多虑了。”晁枝不着痕迹地看向大床上沉睡的娇美人。“席小姐真的是个好姑娘。”
  “晁姨很中意她!”孟楚妩记得这已经不是晁枝第一次这样称赞席小胭了。
  这个管家,平时话不多。但只要跟席小胭和她相关的,孟楚妩发现她就会变得特别容易动容。
  “是啊,她跟妩小姐以前带回来的所有女人都不同。”
  “哪里不同?”孟楚妩明知故问。
  “妩小姐,相信晁姨,席小姐能给你幸福!”
  “我也会,给胭胭幸福的。”孟楚妩的语气很淡,却很坚定。
  “那晁姨就放心了。”晁枝收回目光,“我先下去了。”
  “嗯,晁姨辛苦了。”
  晁枝微愣了下,离开了她们的房间。
  屋里又安静下来,
  安静到,孟楚妩能听到席小胭均匀的呼吸。
  这个夜晚对孟楚妩来说显得格外漫长,久违地,她失眠了。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唐司晋都来给席小胭注射一次抑制剂。
  结婚之后,席小胭的第一个情热期悄然而过,甚至连一件称得上温馨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在抑制剂的作用之下,她一丁点想要和孟楚妩亲热的念头都没产生过。
  周末到了,席小胭的情热也全数褪去。
  这天早晨,她收到了一份快递。
  拆开一看,是她很喜欢的一个当代著名画家的作品。
  她一下就猜出来了,上次去逛美术展时,见这位画家的作品也在参展,她随口提了一句,没想到孟楚妩却记下了,“妩姐姐,谢谢你。”
  久违地,席小胭的脸上露出很淡很淡的笑意。
  “干什么谢我?”孟楚妩装模作样地看着画。
  “只是——”席小胭的淡笑很快就褪去,“现在,我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她的声音闷闷的,眼神也很黯淡。
  “你还在生姐姐的气啊?”孟楚妩这几天为了哄席小胭开心,可谓是使出浑身解数。
  陪她看老电影;读书给她听;跟她一起插花;她画画时,主动给她打下手……
  可以说是跟她寸步不离。
  席小胭始终淡淡的。
  明明不是生气的模样,但孟楚妩更宁愿她发一顿脾气,好打破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的低气压。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席小胭装作吃惊的样子,就好像,她对此一无所知。
  那绝无此事的表情,连作为影后的孟楚妩也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
  “如果你没有生气的话,那就是——”
  “我为什么要生气啊,妩姐姐又不是故意让我注射抑——”
  情急说漏嘴,席小胭气得咬了下舌尖。
  “胭胭,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姐姐还是喜欢直来直去的你。你要是不高兴,大可以对姐姐大发脾气,也不要这样,整天都是一副——”
  “一副什么?”
  孟楚妩心里掂了掂,料着不会加剧她的低落才小心翼翼说道,“这几天,我都不禁要以为,胭胭已经不喜欢姐姐了。”她拿出她最好的演技,说得那叫一个委屈。
  反正已经说漏嘴,席小胭就不再藏着掖着,“我想,太喜欢妩姐姐可能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最近我都反思,是不是姐姐压根儿就不稀罕我喜欢!”
  啊,刻薄的席小胭!
  孟楚妩心想,她终于准备发泄她积压了好几天的情绪,于是迎刀而上,“你这么说就冤枉姐姐了吧?我怎么可能会不稀罕胭胭的喜欢?胭胭的喜欢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稀罕的好吧!你没见姐姐这几天,因为胭胭对姐姐的喜欢变少——”
  她时不时地觑席小胭一眼,好确认会不会用力过猛适得其反。
  没错,依然还是那个喜欢甜言蜜语的她。孟楚妩才继续往下说,“胭胭的喜欢变少,姐姐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你看,姐姐的黑眼圈偶出来了!”
  “妩姐姐,这事你少赖我好么!”席小胭才不打算这么轻易揭过这件事。
  本来,理论上孟楚妩也没做错什么。
  但一想到她对自己的情热期如临大敌的模样,她就忍不住生气;
  而且,结了婚之后还一而再地注射抑制剂,这件事本身也让席小胭在佣人面前特别没面子;
  当然,应该感到羞耻的本是孟楚妩,但席小胭见她压根不在乎这些小细节,
  她情热褪去之后,孟楚妩立即一副终于过去了啊的模样,席小胭简直越想越气、越气越不想理她。
  偏偏孟楚妩还一副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的样子,想到她以为她不理她都是因为抑制剂将她的热情全部抑制,席小胭就更生气了。
  及至发现势头不对,孟楚妩想要挽救的时候已经晚了。
  凭她百般讨好,气极的席小胭都是淡淡的。
  于是,两个人之间来了个大逆转。
  以前是席小胭一天围着孟楚妩转,现在,孟楚妩简直就恨不得跟她同穿一条裤子、同吃一碗饭,甚至连上卫生间都不想分开。
  这搁以前,席小胭做梦都会笑醒;而现在,她只想晾着她。
  “妩姐姐吃不好、睡不好又干我什么事?难道是我叫你吃不好、睡不好,叫你长黑眼圈的?”
  “还不是,姐姐太渴望得到胭胭的爱。”
  孟楚妩被自己肉麻到起鸡皮疙瘩,但为了哄好席小胭,她真的是拼了,“胭胭对姐姐这样,感觉什么都不香了,生活好像都提不起劲儿——”
  席小胭继续端着,“妩姐姐,如果你是一个Omega,你就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
  孟楚妩猛地想起前几天晚上晁枝说的“席小姐一个月注射三次抑制剂,妩小姐不心疼吗”,一时五味杂陈。
  “胭胭要怎么样才能原谅姐姐啊?”
  她也不打算再提自己有伤在身什么的了,干脆直接认错求饶。
  这样席小胭的心情说不定能快一点好起来。
  “姐姐又没做错什么!”席小胭继续装模作样。
  没想到孟楚妩会这么快求饶,本来她还准备了好多很刻薄的话,但对方不接招,她就像打到棉花上,继续撒气也是没意思。
  “姐姐错了,姐姐不该请唐医生,不该不顾胭胭反对让你注射抑制剂;不该让胭胭结了婚之后却没有X生活——”
  “噗嗤——”席小胭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看孟楚妩委屈巴巴的,还戴着颈托,她也端不下去了。
  气归气,但她真没想过要拿孟楚妩怎么样,只想着过几天气就散了。
  现在看孟楚妩一副想让她快点消气的模样,席小胭忽然又有点心有不甘起来。
  “胭胭,原谅姐姐好吗?”
  “除非姐姐——”席小胭决定刁难一下孟楚妩。
  作者有话说:
  谢谢“话少人在”厚爱投手榴弹支持啦
  谢谢小天使总在
  感谢“十弎丷”灌溉营养液+25
  好大方么么么哒


第67章
  孟楚妩求原谅心切,除了不希望席小胭一直闷闷不乐,她对让她注射抑制剂也心怀愧疚;再者,她是一个习惯性强的人,席小胭的变化让她不自在。
  见席小胭被逗笑,孟楚妩忙乘胜追击,“胭胭,原谅姐姐好吗?”
  这几天,席小胭虽然生气不想理孟楚妩,却没到冷战的程度。
  冷战也不是席小胭的风格。
  她之所以话变少,是因为怕忍不住会和孟楚妩吵起来。
  用刻薄的语言攻击一个人,对生气中的她来说不算什么难事。
  尽管对孟楚妩心存怨气,她却绝没想过要攻讦对方。
  席小胭舍不得。二次分化之后,她的情热反应确实变强了,孟楚妩有伤在身的情况下请来医生,也是理智的行为。
  所以,这几天她努力控制着情绪,尽量配合医生,即便心里有诸多不满也一直没表现出来。
  她只想让那些情绪自来自去,偏偏孟楚妩却忽略了很多小细节。
  她一不该在佣人面前大叫,搞得每个人都知道了她的情热期;
  其次,她也不该对让自己的妻子注射抑制剂这件事表现得那么随意。
  席小胭不相信,孟楚妩经历那么丰富,即便她不是Omega,但也不至于对注射抑制剂会对Omega造成信息素紊乱或情热期不规律等潜在影响一无所知;
  第三,她不该误解她的冷淡是因为注射了抑制剂——
  这是最让席小胭生气的。
  所以,孟楚妩求她原谅,可以;没条件地原谅,不行。
  不然她会不甘心。
  所以席小胭决定刁难一下孟楚妩,她说道,“除非姐姐——”
  孟楚妩将席小胭的小心思看在眼底,却故意上套,送人头上门,“胭胭想要姐姐怎么样都可以!”她拼了。
  只要席小胭不要再对她横眉冷对,跪榴莲她也认了。
  这一点,要是孟楚妩说出口,一定只会徒增席小胭的气恼,因为她才没有这么粗暴,她也绝不可能做出体罚孟楚妩的事情,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席小胭澄澈的双眼眨了眨,无辜地问,“妩姐姐是认真的吗?”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哦。”席小胭微微垂眸,计上心来。“有三个问题,只要妩姐姐都回答正确,我就原谅姐姐。”
  “好——”
  明知道是坑,孟楚妩只能闭着眼睛跳,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妩姐姐不用担心,这三个问题,都是姐姐亲眼目睹或亲手所为的事情,我绝不会刁难你!”才怪。席小胭见孟楚妩眉头深锁,差一点就心软。
  席小胭,你就给个痛快吧!孟楚妩已经看透了,她不会轻易原谅她。
  进退两难选择进,她说:“胭胭问吧。”
  看着席小胭那志在必得的小表情,孟楚妩已经做好阵亡和二次求原谅的心理准备。
  “第一个问题,”席小胭正色道,“妩姐姐和我第一次牵手的地方在哪儿?”
  “天文馆天象厅。”孟楚妩回答得干脆利落。
  她们的第一次约会的记忆,清晰得令她吃惊。
  那时席小胭不顾家人反对,坚决要跟孟楚妩往来。
  忽然叛逆的席小胭气得席司令大发雷霆,他吩咐官教授将她软禁。
  渣A说要给席小胭一个惊喜。她说到做到,一天,趁席司令和官教授外出,她避开席家的警卫,悄悄地溜进席家,然后,在众警卫的围堵之下,带着席小胭成功突围。
  那其中不乏警卫们怕伤到席小胭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