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
  但她们谁也说不清,是谁的手先不老实了。
  藏在水底下,她们都不承认是自己先动手的那一个。
  接着,两个人就像水中鱼儿般,嬉戏起来。
  孟楚妩虽然伤痛在身,但现成的丰富“经验”摆在心里,还是特别会玩。
  相对来说,第一次的席小胭就是个小学鸡,她虽然大胆,却没什么技巧。
  “哇,姐姐这一招,可以哦!”
  “啊,还可以这样吗?”
  “妩姐姐,再来嘛!”
  “教我,这个,快教我怎么做!”……
  算不上真正的结合,但发泄过剩的精力却绰绰有余了。
  而且她们服用了抑制剂,情况最终并没有变得失控。
  席小胭发现孟楚妩精力不济,玩了一会儿就不再顽皮。
  水温渐渐变凉,她们起身离开了浴缸。
  到了淋浴区,席小胭拿着花洒,帮孟楚妩冲了一遍。
  洗好之后,她又耐心地帮孟楚妩擦干。
  “胭胭真会照顾人啊!”
  “高中毕业那年夏天我到福利院当过志愿者,曾照顾过一个双手不便的奶奶一段时间。”
  “这样啊。”
  “好了。”
  她们换上干净的睡衣,离开了浴室。
  一般来说,席小胭每个月十二号之后才会进入情热期。
  隔天,才到十一号,她就有了情热的征兆,先是体温比平时高;接着,她所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春风般的气息,虽然很淡,但孟楚妩还是立刻感知到了;而且,席小胭变得更加没有胃口,一整天几乎都没吃什么东西;一个不注意,席小胭就会黏到她身边,闭着眼说:“妩姐姐好香好好闻!”——
  不对劲!孟楚妩吓得赶紧去叫晁枝,“晁姨、晁姨——”
  “妩小姐,有什么吩咐?”
  “打电话叫唐医生快点过来一趟,看看胭胭是不是情热期提前了。记得提醒他带Omega注射抑制剂!”
  “好——”晁枝起先一脸疑惑,她又看了看依然戴着颈托的孟楚妩,瞬间了然。
  孟楚妩现在这情况,确实不允许。
  作者有话说:
  谢谢“掠星照野”厚爱投火箭炮*2
  谢谢“话少人在”总在投雷支持
  谢谢“故渊”小天使投雷支持
  谢谢“常常似风”投雷支持
  么么么啾
  感谢“沈耶耶要健康”又灌溉营养液+6
  小天使们如此支持作者咕会更努力的
  (づ ̄3 ̄)づ


第66章
  一般来说,分化之后的Omega每个月都会有一次情热期(孕期除外),持续时间一般是三四天,直至中年后减弱或消失。
  尚未被永久标记的Omega在情热期间对Alpha的信息素抵抗力会大大降低。
  情热期时,单身或尚未被永久标记的Omega为了保护自身安全,一般来说都会服用抑制剂来掩盖比平时更浓郁的信息素;同时会刻意避开Alpha,或与之保持距离以免被图谋不轨的Alpha诱害;
  极个别年轻的Omega情热反应比较大,必须与Alpha结合或者注射抑制效果强的抑制剂才能有效缓解情热……
  席小胭在认识孟楚妩之前,她的情热反应一直很温和,有时候如果不出家门甚至不需要刻意服用抑制剂,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情热反应和Omega的习性、体质关系密切。
  一般而言性格恬淡、脾性温和的Omega,情热反应比较小;而性格火爆、气血旺盛的Omega,反应则相对较大;还有就是,高等级基因Omega的情热反应普遍比低等级的要强烈。
  和孟楚妩认识之后,席小胭的第一个情热期是在她的二次分化中度过的,情热反应几乎被分化反应覆盖了。
  四月时,席小胭不确定是因为她们婚期将至,还是因二次分化之后,她的情热反应随着她分化成s级Omega而加倍变强,进入四月之后,她尤其更加渴望与孟楚妩见面。
  只要有机会,她可以从早到晚都和孟楚妩在一起,完全不会觉得腻。
  眼看女儿的情热期近了,为了阻止她和孟楚妩见面闹出婚前结合的丑闻,席司令和官教授将席小胭提前牢牢地锁在房间里,并派二十四个警卫分成三班轮番坚守,只为了防住她再次私逃,以及防住孟楚妩靠近。
  这件事情给席小胭和孟楚妩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结婚后的第一个情热期,席小胭早准备好了与孟楚妩结合,
  哪想到,孟楚妩却撞破了头、撞坏了脖颈,昨天夜晚叫她一起洗个澡,她不得不给她递抑制剂。
  这也就罢了,隔天,孟楚妩见席小胭体温升高,她不过是时不时地对着她的身子嗅一下,她就紧张得不停问,“胭胭的情热期是不是提前了?”
  “没有的哦妩姐姐,我情热期一直很准时,从没在十二号前来过,即便是二次分化之后,也没变过呢!”
  席小胭嘴巴这么说,却趁孟楚妩不注意的时候,又对她猛地吸了一口。
  就好像孟楚妩身上的氧气更充足似的,对她猛吸一口气,她就能头脑清醒好久。
  “是吗?”孟楚妩还是觉得席小胭不对劲。
  但她至今也没见过席小胭情热反应是什么样。
  加之每个Omega的情热反应都不太一样,且几乎每个Omega都会避免让不相关的人发现自己的情热状态,所以孟楚妩也不确定,她姑且信了席小胭的话。
  整个白天都相安无事。
  晚餐过后,她们在客厅里喂鱼,席小胭显得心不在焉,她的目光根本没在那些斑斓的热带鱼身上。
  就在席小胭又准备偷偷地吸她的时候,孟楚妩一个转身,空着的那只手抓住她的胳膊,“胭胭在干什么?”
  “我想吸妩姐姐!——”席小胭小脸红通通的,神情无辜,目光迷离。
  “??什么叫吸我?”
  “就是,妩姐姐今天特别好闻,我忍不住想多闻闻。姐姐是不是换了香水了?”
  席小胭其实知道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香水的气味,而是孟楚妩信息素的香味。
  干燥,温暖,像清晨和冬日的阳光,今天尤其让她着迷。
  “我这两天都没用香水!”白天,孟楚妩信了她说的情热期很准时,没更多往席小胭情热期提前的方面想。
  直到,席小胭所过之处都有了春天般的气息。
  且现在时间也临近十二号了,她不禁一凛,暗想不妙。
  跟着,她放下鱼食盒子,洗手先服用了一些抑制剂,
  然后给席小胭也拿了一些。
  席小胭不情愿,但她看了看孟楚妩戴着颈托难以动弹的模样,便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去,慢吞吞地服了。
  本想着服了抑制剂就没事了,哪想到,天黑以后,席小胭的信息素比白天更夸张了。
  连对信息素一向不敏感的池清都感觉到了,“小陈啊,我怎么感觉到整个屋子都是都是各种花香,好好闻,这气息让人太舒服了,就好像春风拂面,真是心旷神怡呢!我好想振翅而飞——”
  陈蓝迎发现池清说话的语气不太对,忙说,“这是席小/姐/信/息/素的气息啊!池姐,你该不会是被影响,有了结合反应吧?”
  “我一个Beta,怎么可能会对席小姐的信息素有反应?”
  “不一定,原则上只有Omega不会对Omega的信息素有反应,极少数情况下,Beta也会受到Omega信息素的影响,尤其是席小姐这种基因等级高的,不只会影响到Alpha,连Beta也有可能会被影响——”
  “唉!那我出去透透气,你能把我的活也干了吗?”
  “池姐,快去吧!不行就去买点抑制剂啊。”
  “没到那种程度的吧?”
  孟楚妩对Omega的情热不太熟悉,但对被Omega信息素影响的症状可是很清楚的,她确定池清就是被席小胭的信息素影响了。
  席小胭的情热反应已经越来越明显,刚刚服用的抑制剂显然没用,如果不想办法及时控制,再过几个小时,她的腺体一定会开始勃发,继而红肿,乃至失控——
  到时候就不堪设想了。
  孟楚妩当机立断,大喊晁枝请唐司晋。
  她叫晁枝请唐司晋被软绵绵地躺在沙发上的席小胭听到了。
  孟楚妩返回客厅,心疼又愧疚地俯视着她。
  “妩姐姐——”现在,席小胭连声音也变得软绵绵的了,就像力气全被抽走了一样。“我不想注射抑制剂,我想——”
  她看向孟楚妩,她想干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孟楚妩服用过抑制剂才没被越来越浓的春天气息所影响。
  不论有多担心席小胭,但孟楚妩脖子受伤不能动弹是不争的事实,结合这件事,她身体根本不允许。
  “胭胭乖,现在姐姐真的不行!”孟楚妩又羞耻,又自责。
  打过电话的晁枝来到客厅,“妩小姐,唐医生大约半个小时后到。”
  她的目光挪向席小胭,也是一脸担心,事情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在唐医生来之前,要不要再让席小姐服用一点抑制剂?”
  “才服用过不久,不能再服用了!”孟楚妩语气中的焦急已经藏不住。
  另一边的唐司晋接道晁枝的电话时不禁愣住,心想这孟楚妩和席小胭不是结了婚吗?怎么又要注射抑制剂——
  旋即,他想起前天晚上的新闻,以及这两天孟楚妩因为被袭受伤的热搜,心中了然,忙答应会尽快赶来。
  做好了出诊准备,虽然他是Beta,但当出诊对象是高等级的Omega时,保险起见,他还是会习惯性/事/先服用抑制剂,服好之后,他提上药箱匆匆出发。
  席小胭听见晁枝那样说,挣扎着坐正,无力地看向她,“晁姨,我不要看医生,我想和妩——”
  “我们先回房间吧。”孟楚妩打断了她。
  走到席小胭身边,她僵直着身子半蹲下去,牵住她的手,将她从沙发上拉起。
  席小胭站起来,情不自禁地凑近孟楚妩,又猛然吸了一口,她昏沉沉的脑袋瞬间清醒了一点点,可身子依然没什么力气。
  晁枝看着她们慢慢上楼的背影,心里叹着气。
  不多会儿,唐司晋到了。
  晁枝将他带到楼上,看诊之后,不出所料,席小胭的情热期到了。
  唐司晋本想说席小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注射过两次抑制剂,这时候再注射伤害挺大,能与之结合是最好,但看到孟楚妩戴着颈托的模样,到了舌尖的话又生生地收回去。
  鉴于傍晚服用过抑制剂无效,唐司晋低头默默打开药箱,决定酌量为席小胭注射抑制剂。
  席小胭心里还是清醒的,只是身体绵软,高烧不退,总想要黏在孟楚妩身边,想闻她身上所特有的香味。
  她不想注射抑制剂,但并没有过多抗拒。
  唐司晋准备好之后,她看了孟楚妩一眼,微微泛红的双眼像是在埋怨和祈求。
  孟楚妩心情特别复杂——
  她一次次承受了席小胭渴望和失望的目光,
  一次次承受了晁枝担忧和心疼的目光,
  现在还要面对唐司晋不解交杂着同情的目光。
  她不想这样,但她真的不敢叫停。
  手背传来一阵刺痛,席小胭不自觉地发出“嘶”声,跟着她垂下眼眸,无力地看着唐司晋推针。
  注射很顺利,没多久,席小胭就安静下来。
  孟楚妩坐在她身边,将她的手握在手心,两个人相顾无言。
  看诊完毕,唐司晋交代了下注意事项,晁枝将她送到楼下。
  “辛苦唐医生。”晁枝说。
  “职责所在,不辛苦。”唐司晋提着药箱,他在等紫太将他的车开过来。
  “刚刚在楼上,唐医生说席小姐短时间之内已经注射过两次抑制剂——”晁枝知道,唐司晋说的是孟楚妩结婚的那晚,还有席小胭惨遭腾云剂的那天,“今天晚上又注射了一次,会不会——”她有点难以启齿。
  “对身体的影响多少是有的,不过席小姐还比较年轻,”唐司晋知道晁枝在担心什么,“绝不至于到影响生育的程度。现在的抑制剂都很容易被代谢,可以放心。”
  “Omega承受得太多了!”晁枝叹了一口气。
  被唐司晋误解,她没打算解释。
  其实她不是担心注射抑制剂会影响生育,而是,席小胭痛苦的模样让她想起孟织星。
  孟织星也是s级Omega,曾经有一段时间,她也被情热折磨得死去活来。
  好不容易遇到以为可以依靠的人,却被那人始乱终弃——
  她担心的是席小胭撑不撑得住。
  “身体构造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再者我们的社会也不是今天才这样。”
  唐司晋的话语中透出医者慈心。
  他是信息素专科医生,见过太多Omega在这个病态地尊崇基因等级的社会中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却又无力改变什么。
  “也是。”晁枝的语气很轻。
  紫太将唐司晋的车开过来了。
  “告辞了。”唐司晋说。
  “唐医生慢走。”晁枝目送他上了车。
  唐司晋离开后,晁枝对站在廊道上的瘦高小伙喊道:“紫太!”
  “晁姨,有事吗?”紫太迈上台阶。
  “池清应该买了Beta抑制剂,你去找她问问有没有多余的,这两天服用一下吧。”
  “怎么?”紫太一脸疑惑。
  “叫你去就去,别问